从灭族之夜开始迈向最强全文阅读(南方暖风昔人)最新章节更新_从灭族之夜开始迈向最强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从灭族之夜开始迈向最强

作    者:南方暖风昔人

类    型:网游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09:10    最新章节:第十九章 对秽土转生起作用的幻术。

—————————————————————————————————————

从灭族之夜开始迈向最强全文阅读: 穿越成火影世界里灭族之夜的宇智波佐助。没有系统,没有金手指。只能凭借先知先觉和精妙的算计,于灭族之夜谋划万花筒写轮眼,一步一步,迈向忍界之最强!

—————————————————————————————————————

从灭族之夜开始迈向最强最新章节试读:

    鸣人!

    卡卡西老师!

    小樱和八云刚一落地,就四处寻找两人的踪迹,但那看是浓雾实际上是虚影的迷障,将两人的视线遮盖住。

    卡卡西老师,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小樱并不担心鸣人,因为鸣人那个人虽然很冲动,但实力却是他们中最强的,硬实力就在那,就算吃亏。

    也就是吃点小亏。

    无性命之危。

    而卡卡西老师,虽然是他们的老师,但严格来说其实力以早已被他们三人超越,这一点是卡卡西亲自承认的。

    特别是他如今消耗很大,一身实力不符完好。

    只是眼下的情况显然不允许两人想太多,两人身体体内的液体再度跳动起来,比刚才的不知强烈多少倍。

    小樱受到的影响倒是不大,倒是八云也不得不把手放在阿修罗之刀,借助其中的阳遁之力才缓解下来。

    一道高速旋转的水团旋涡呼啸而出,仿佛最凶猛的海啸组成了一个旋涡卷风自上而下朝着两人席卷而下。

    “哼!”

    小樱冷哼一声,双手拇指相抵,一道澄清透明的细长水线猛地从小樱掌心交叉口中疾射而出。

    水遁·水断波!

    两年后造诣,威力不知强了多少的水断波,顿时将来势汹涌的水遁之术切割粉碎,水珠犹如激射的子弹四处漫天散开。

    哗!

    来人显然早就料到他的攻击对于小樱并没有什么效果,就在水遁旋涡溃散的瞬间,一道人影跃至半空,一记简单至极的下劈朝小樱劈了过来!

    “干柿鬼鲛!”

    干柿鬼鲛的一刀犹如一记巨山从天而降一般,空气的压迫成了实质,凶猛的气流吹得小樱身上的衣服猎猎作响!

    小樱眸光冷冽,握住因陀罗之刀斩出一道巨大的冲击波,毅然朝之对斩而去。

    怪力斩!

    两人即将到来的对拼,却是让一旁的八云不得不闪避开来。

    她不是水遁忍者,更不是身体很强的体术忍者,不管是即将落下的水遁洪流还是两人对拼产生的冲击波,显然都不是让她可以待在一边的存在。

    她相信小樱在这一瞬间的对拼并不会吃亏,而且她也会在站稳身子后支援小樱,对来人发起致命一击!

    而就在这时,光怪陆离的浓雾之中冲出来了一个人,一个带着视千军万马如无物苍凉磅礴气势的人!

    他每要行走一步,其凸凹不平的大地上便会莫名的出现一团水流。

    他居然能够在大地上施展在河流才能用出的水遁·瞬水。

    与此同时,八云身体内的血液前所未有的急速跳动起来。

    那怕她一手紧握阿修罗之刀,白皙的脸色也不经猛然暴红起来。

    “他的目标是我!”

    “他是死人!这是秽土转生!”

    “原来如此,为了让我们分开,无法顾忌彼此吗?”

    “顾忌我的幻术,所以派出幻术无效对于死人来对付我吗?”

    看到来人面部那遍布裂痕的脸的一瞬间,八云想到了很多,左手紧紧握着刀柄,右手有些颤抖又极为坚定的捏了一个手印。

    “我现在只是一个死人,幻术对于我来说是无效的!”

    见到这个手印的瞬间,身体被操控,但意识却极为清楚的初代水影以一个常人根本无法听清楚的语速开口道。

    “真的无效吗?”

    八云面色绯红,表情却极为淡然。

    见状,初代水影就叹了一口气,虽然这小女孩是木叶的人,但初代水影还不是希望她就这么死了。

    而且死在现在这个状态下的自己手上。

    可惜的同时,初代水影暗骂一声蠢货,亏他之前还夸赞这个小姑娘。

    以幻术来对付死人,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而且还是不怎么样的幻术——魔幻·树缚杀!

    魔幻·树缚杀是自古以来流传的传统幻术,让对手看到自己被树木缠绕住的幻想来扰乱其心态,限制其自由,由于这个术能让对手保持理智,一般用作套取情报方面,使目标陷入被大树缠绕束缚的幻境。

    可是,这对于死人又有什么用呢?

    一道道枝丫蔓藤从初代水影身体周围蔓延而出,初代水影却没有放在心上,这些只是幻影而已,他目光始终放在少女那张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的脸上,他似乎已经看到少女凄惨的死状。

    然而,这一瞬间初代火影却忽略一个事实,魔幻·树缚杀是幻术没错,所谓的自己被树木缠绕住也只是幻想幻影没错。

    但眼下的他只是秽土转生之体,是死人,就算有意识也不属于自己,严格来说他是看不到任何枝丫蔓藤的。

    那么他看到的枝丫蔓藤又是什么呢?

    僵住了!

    正在急速疾驰的初代水影猛然僵住了。

    “这?”

    初代水影难以置信的看了看捆住自己身体的枝丫蔓藤,它们是如此的栩栩如生,初代火影甚至还能闻到那属于植物的芬芳,以及其中的勃勃生机!

    “这不是幻术?这是木遁?”

    初代水影抬头向少女看去,少女的表情依旧平静,面对他的问题,只是摇了摇头,同时再结了一个手印。

    八云施展的确实不是木遁,通过独特的天赋幻术真生,将只是幻影的枝丫蔓藤虚实转换,同时又借助阿修罗之刀

    为其变成真实后的树木赋予了强大的生命力。

    不是木遁,但却胜似木遁。

    “那是.....”

    初代水影还想继续发问,只是这时他的清明的眸光瞬间变得浑浊起来,同时一股强大的查克拉从中爆了出来,八云的束缚瞬间变得岌岌可危起来。

    不过,这时八云的另外一个手段已经准备好了。

    初代水影脑后突然浮现一根常人看不到的蓝色查克拉线,链接着远处天际的某一个地方。

    只见八云结完印后,食中指并起,做剑形,阴郁神秘的阴遁查克拉波动浮指尖,随即轻轻点在了初代火影额头上,

    就是这云淡风轻的一指,刹那间让初代火影浑浊的眼神恢复了清明,本来要暴走的查克拉也瞬间平静下来。

    灵魂禁锢术!

    二代火影开发出来,能够将人体灵魂都禁锢住一段时间的禁忌之术。

    两年前,木叶高层便全力开始培养第七班,何为全力培养?

    就是你想看什么,都给你看。

    历代火影的忍术卷轴,经验笔记?

    删除一些关于高层的黑暗和秘密后。

    给!

    涉及到人体,灵魂禁忌的禁术?

    删除掉一些血腥和不人道的内容后。

    也给!

    总之第七班想看什么,想学什么,都大开方便之门。

    这也不是纲手姬一人的决定,而是两位顾问同时全力配合下的举动。

    作为一名幻术忍者,二代火影这门涉及到灵魂秘密的灵魂禁锢术,八云自然是看过的,

    甚至秽土转生,她都了解不少,所以她才能一眼就认出了初代水影的秽土身,并在短短时间内想到了针对的办法。

    “怎么可能!这家伙居然中断了我的操控!?”

    战场远处,某个隐蔽的地下巢穴内,和马猛地睁开双眼,一脸不可思议的怒吼道。

    “必须赶快把操控权夺回来!”

    和马再度闭上双眼,一边努力着重新夺回初代水影的操控权,一边派出其他的秽土身前往战场。

    他知道,他再不快一点的话,以那个女孩展现出的对于秽土转生的熟悉。

    一定会彻底解除了初代水影的秽土转生。

    要知道初代水影可是他现在手中最强大的秽土战力了,一身实力都还没来及发挥呢。

    怎么能就这么轻松的丢掉?

    “你解除了秽土转生?”

    场面上,重新恢复了理智的初代水影开口问道。

    “并没有,您身体内有一股不多,但却极其强大的力量依然在束缚着你,我现在只是暂时中断了幕后之人对于水影大人您的操控。”

    闻言,八云眉头紧皱,摇了摇头,再度结了一个手印。

    这次的手印是秽土转生——解!

    本来她是想以灵魂禁锢术直接夺取幕后之人对于初代水影的操控,为己方增加一名强大的战力。

    情况非常之下,八云并非一个迂腐之人,大不了,过后向这位忍界先辈道歉就是了。

    只是让她没想到是,幕后之人用出来的秽土转生显然是加强版本,比她在书籍上描述的秽土转生强了不少。

    更关键的是祭品!

    “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吗?”

    初代水影目露沉思之色,随即开口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初代火影的力量,只有他的查克拉具有如此强大又显得生机勃勃的波动。”

    所以祭品里面有初代大人的细胞吗?

    怪不得,如果是初代大人的细胞的话,就不奇怪了。

    毕竟我的力量比起初代大人还差得远。

    “我明白了。”

    八云点点头:“幕后之人很快便会继续操控您,水影大人为了避免您之后给我们之后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见谅了。”

    “真是麻烦了,明明只是一个死人,还要给你们这些后辈带来麻烦。”

    虽然已经恢复了意识,但面对八云即将施展的封印术,初代水影也没有反抗的意思,只是笑了笑,就这么看着八云的封印术放在了他的身上。

    “对了,小心他们,我来到这里之前,看到了.....”

    “宇智波斑!”

    身躯不断分解成一块块碎片纸屑,初代水影留下了最后这么一句警告。

    “那位忍界修罗吗?”

    闻言,八云脸色严肃,这时小樱再次出现在了她的身边。

    海市蜃楼的幻境能够将其他人隔离开来,却隔离不开具有阿修罗之刀,因陀罗之刀,同时仙术双修两年多的她们。

    现在的她们就像双胞胎一样,具有某种特殊的心电感应,总是能够轻松的找到对方。

    “枇杷十藏、西瓜山河豚鬼、林檎雨由利、通草野饵人......”

    小樱碧绿色的眼眸缓缓扫过这些从浓雾中显露出身形,或高大,或瘦小。

    有些拿着自己本来的大刀,而有些却是拿着查克拉金属所制的武器作为代替。

    忍刀七人众?

    不!

    再加上干柿鬼鲛这个活着的七刀众,就是八个人。

    “还有这投影应该是二代水影海市蜃楼吧?再加上刚才攻击的初代水影,除了三代,四代水影,雾隐村历代的精锐大都集合在这里了。”

    “真是好大的阵仗,什么魍魉魑魅都出来了。”

    小樱语气冰冷又讽刺的开口道。

    “我保证你和我的较量会是一对一的公平对决,至于你的同伴?”

    干柿鬼鲛耸了耸肩:“我只能说抱歉了,春野樱。”

    小樱眸光冷冽,淡淡道:“你觉得你们已经胜券在握了?”

    “难道不是吗?”

    干柿鬼鲛扫了扫周围,咧嘴一笑。

    海市蜃楼周边泛起了浓雾,这次的浓雾不再是幻影,而是真实的存在。

    这样一来,虚虚实实,真中有假,假中有真。

    更让人防不胜防。

    与此同时,周围的水流也在几人的特意操控下,向着这个地方奔涌而来。

    海市蜃楼,浓雾,河水。

    可以说,他们一开始就在环境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是吗?我可不这么觉得!”

    说话间,小樱右手结印,脸颊却冒出了两条金色的条纹,条纹最后额头处交汇形成菱形的印记。

    与此同时,一旁的八云也心有灵犀的,咬破左手手指,以手指为笔,鲜血为引子,查克拉为魔,在虚空中画了一个个图案。

    也同样冒出了跟小樱形状差不多,但颜色却为紫色的条纹印记。

    阴封印·解!

    “不要小瞧了木叶的忍者啊,雾隐的混蛋们!”

    小樱怒喝一声,右手往八云已经在虚空中构建好的图案,猛得一拍,

    土遁·有为转变!

    阴遁·魔幻地宫!

    轰隆隆!

    刹那间,大地猛然发出剧烈的震动,犹如爆出了9级地震一般,平坦的大地猛然凹陷数十米之深。

    而那消失不见得,深达数十米的岩石居然骤变成一座巨大的神秘地宫将众人全部包裹起来。

    “这是什么忍术!?”

    干柿鬼鲛脸色极为难看,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掉进这个地宫之中的,他最后的视线就是看到春野樱往虚空中一拍。

    随即不知道为何,突然一个恍惚之后,整个人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出现在了地宫之中。

    这座地宫中,有石柱,有通道,有台阶。

    地宫也并不黑暗,反而五彩斑斓,甚至还有各种各种堪称艺术的壁画。

    只是石柱仿佛并不是真实的存在,那通道仿佛也永远走不出去,只会深深沦陷其中。

    颜色是不安的,壁画中的线条是扭曲起伏的,刹那间干柿鬼鲛的大脑只感觉一股股巨大的视觉、精神冲击汹涌而至。

    短短的这么一瞬间,干柿鬼鲛几乎误以为自己又陷入了当年在沼之国的那个峡谷中。

    到处都充满了压抑、焦虑与痛苦的强烈情感贯穿了人的思想,折磨了人的灵魂。

    而秽土转生的七人众也不好受,或者说背后操控他们的和马很难受。

    他只感觉随着七人众进入这处地宫之中后,无一例外对于他的反抗都前所未有的强烈起来。

    我对于秽土转生的束缚在变弱!

    和马难以置信的同时又不得不承认了个事实,只是他依然搞不明白幻术怎么可能对秽土转生有作用?

    或许幻术够强大的话,真的能够影响到秽土转生?

    毕竟秽土转生涉及到了灵魂,而众所周知灵魂与阴遁息息相关。

    比如当年在沼之国宇智波鼬对那个人形妖魔用出的幻术(别天神)

    就是他见过最强的幻术。

    若是那个幻术的话,是不是能够直接夺取被转生者的控制权,而不是暂时的中断,影响呢?

    和马陷入沉思,他突然意识到秽土转生也并非完美。

    ...........

    就在小樱和八云对上干柿鬼鲛和七人众的时候,在浓雾中一顿乱闯的鸣人则是闯入了一片冰天雪地的世界中。

    霎时间,鸣人几乎误以为自己来到了雪之国。

    不然,明明是春末转夏的季节,怎么会突然出现大雪呢?

    “哼哼!冰遁!藏头露尾的老鼠们终于忍不住冒出来了吗?”

    而另外一头,在跟三个弟子走散了的卡卡西,谨慎无比的在浓雾中穿梭着。

    “我剩下的查克拉不多了。”

    卡卡西再度服下一颗兵粮丸后,如此感叹道。

    没多久,遮掩住卡卡西的浓雾就莫名的消失了,整个视线顿时豁然开朗起来。

    而卡卡西心中却变得更加警惕起来,警惕中带着许多复杂。

    因为他前面的空地上站着一个人,面具下露出的那一只独眼,看向他的目光中充满了冷漠和漠然的审视。

    显然他已久候多时了。

    “当年的真相,或许我马上就可以知道了。”

    卡卡西心中叹了一口气,手持白牙短刀向着面具人冲了过去。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