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骑斗罗全文阅读(卑劣小人)最新章节更新_圣骑斗罗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圣骑斗罗

作    者:卑劣小人

类    型:网游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9 20:05    最新章节:D200.胡列娜和胡医生的游戏

—————————————————————————————————————

圣骑斗罗全文阅读: 苟这个字言简意赅,处处透露着种花家博大精深的文化。 “医生奶我!”马红俊大呼。 胡医生微笑“来来来,把头伸过来我给你上个buff。”手里掏出了偌大的锤子。 “呵呵呵,我开玩笑的。三哥你说喃。” 唐三无奈的叹气“医生锤子收回去吧,你可是辅助魂师。” 胡医生开心的收起了锤子“对对对,三哥说的对,我可是一个辅助。来马红俊我给你上个荣誉。” “噢噢噢噢,我感到力量涌现了出来,现在的我能大十个!” 突然想写斗罗,毕竟是我追的第一个网文,挺怀念的。

—————————————————————————————————————

圣骑斗罗最新章节试读:

    比比东的提问让胡医生愣了一下,然后有些难为的说道

    “事情很多可以不说吗?”

    没有说谎,虽然只是几天,但是事情真的很多,或者说不是事情多,而是牵扯到的事情太多了。

    比比东犹豫了一下,最后摇摇头并没有选择继续追问。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要不然你怎么会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喃?

    大师来找她寻求帮助的时候就已经和她说过了。

    ‘我的两个弟子都有着自己的秘密,唐三的我知道的多一些,但是对于医生的我也不知道太多。即便是我已经猜到的信息也不能和你说。’

    这是大师的话。

    简单来说这个孩子身上充满了不能说的秘密。

    比比东若是没有大师这层关系估计早就忍不住动用强硬手段了。

    “好吧,既然你不想说那么我也不强求你说,但是无论如何记住一点。有什么困难就和我们说,无论是小刚还是我都会帮你的。别把我们当外人。”

    “……”

    比比东这番话倒是让胡医生有些意想不到。

    甚至有些惊吓。

    毕竟在胡医生的映像中比比东即便是因为种种意外原因脱离了原著中的那种疯狂的模样,但是也依旧是那种高冷师娘的形象。

    这波太暖了,暖的有点人设崩塌了。

    【震惊!冷艳师娘对我意外温柔,是另有隐情还是狗血伦理】

    咳咳

    “师娘,你莫不是受到什么刺激了。”胡医生试探的问到。

    比比东翻了一个白眼“你说喃~小雪那里的事情我都还没有问你喃~”

    “……这”

    胡医生只能抓头。这事情没法说啊。

    比比东也不是真的想让胡医生说出这个事情。只是想要提醒一下胡医生,毕竟胡医生可是和她女儿搞在了一起,他这个做妈的总得看着点。

    至于胡医生脚踏两只船……

    心里恨着,但是嘴上却不好说。

    所谓为人父母亦师,自己的感情道路都是那么狗血,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去教育人。要知道最基础最有效的教学方式便是以身作则。

    不过想到这个事情比比东突然脑海中闪过一个画面。

    这种情况比比东现在时不时的就会出现,一般是触发了一些奇怪的点的时候自己便会清晰的回忆起某一些自己已经淡忘的东西。

    这些记忆无一例外都是存在这一些奇怪的地方。

    那是一封信,那封信如同她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女儿寄给自己的第一封信。

    脑海中那个画面一晃而过,比比东皱眉皱眉头却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但是当她再一次想起的时候却注意到了其中的不和谐之处。

    那便是,字迹。

    虽然那时候自己完全没有关心过自己的女儿,但是这种歪歪斜斜的字真的会是一个女孩写出来的吗?

    顺着这个异常点,比比东脑海中闪过一个个画面,这些都是那段时间女儿寄给自己的信。

    可以看出,字迹在慢慢变化,直到……

    这个字迹……

    比比东陡然惊醒,眼神之中出现了一丝慌乱,不过看着下方的胡医生很快的掩盖了下去。

    不过比比东还是震惊于自己心中浮现出来的猜想。

    最开始给自己寄信的真的是自己女儿吗?

    “师娘,你怎么了?”胡医生担忧的问道。

    刚才比比东突然双眼无神,似乎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之中,怎么说,给胡医生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人突然没了魂的感觉。很诡异,很恐怖。

    比比东挥了挥手“没事。”

    嘴上说着没事,但是事实上比比东额头已经冒出了几颗冷汗。

    她这个现象是在接受了那位神明的传承以后出现的,用那个神明的话说。

    她能看到的,是她本不应该看到的,她现在能看到了,是因为她已经在走出来的路上了。

    走出来的路上?

    从那里出来?

    之前比比东没有深究,但是这一次比比东觉得自己必须要好好问一下了。

    不过在那之前,她还有事情要做。

    目光重新放在胡医生的身上。

    胸口起伏,比比东做了一个长长的深呼吸。“小子,说吧,你可不会单纯的为了见我而跑来武魂殿,况且,你现在的情况应该是立马回到史莱克去。大师很担心你。”

    胡医生面露歉意“对于老师我只能先说一声抱歉。”“正如师娘你说的,我来这里是有重要的事情……”

    胡医生越说越魔幻,而比比东越听越惊讶。

    和小刚说的一样,这个孩子……太深了。

    半小时后,胡医生挂着满意的笑容带着兜帽昂首阔步的离开了。

    “列娜,你真的要这么做?”被自己的妹妹拉着邪月有些无语。

    之前他的妹妹胡列娜突然风急火燎的跑来让他和她一起去跟踪一个人。

    他差点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不过在妹妹的软磨硬泡,甚至撒娇的情况之下邪月最终只能无奈答应。

    要知道自己这个妹妹自从实力越来越强,在武魂殿中越来越受重视以后便越来越高冷,连他这个哥哥都很少看到她正常女孩的表现。

    这一个香艳的撒娇他瞬间什么都忘了。

    性感尤妹在线撒娇,一口一个欧尼酱,就问你软不软,钢铁直男都得让你酥了,除非……你是钢铁加鲁鲁。

    所以,不就是跟踪嘛,淦!

    “哥哥,你是不是怂了?”胡列娜鄙夷撇了一眼邪月“你还是不是我哥,怎么什么事都这么怂。”

    我怂?邪月一脸懵逼,我好歹在赛场上也是一个猛男,怎么在你这里就成了怂?你是对你哥有多大的期待啊!

    “走不走!”

    邪月心一横,咬牙道“走!”

    不就是跟踪人嘛,况且还是在自家地盘,怂什么怂。

    两人对视一眼,兄妹之间的默契不需要过多的言语,两人分成两路分别跟踪。

    胡医生正走在街道上,思索着自己刚才和比比东所说的东西是否会有其他的偏差。

    那个计划是胡医生结合了他现在收集到的情报设计的一个恶心人的计划。至于为什么要告诉武魂殿,原因很简单。

    胡医生和武魂殿并没有什么仇恨,不管没有仇恨,恰恰相反,因为千仞雪的关系,胡医生更是和武魂殿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关系。

    多的不说,另外一个世界线的自己跑到这个世界来用千仞雪的身体缓和了比比东的母女关系,顺带给自己预约了一个女票。

    并且,自己那个混蛋还顺带的还让比比东和大师的旧情复燃,陈材闷火,一触即发,原本的相爱相杀变成了相亲相爱是一家。

    用辩证的角度来分析的话,那就是。

    另外一个世界的自己已经成功的把斗罗大陆的主要矛盾解决完了。

    不过如果自己的计划成功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便会有了新的矛盾。

    至于自己老婆的谋朝串位的计划,胡医生觉得很悬,但是没有了比比东的干涉,没有了自己师兄的参与可能事情也会变的轻松不少。

    一切的一切,都是要利用这一次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大赛构建一个新的斗罗大陆。

    “嗯,有小狐狸跟过来了。”

    在接受了笑嫣然的力量以后,胡医生的自然状态已经又进了一步,有人跟踪这种事情几乎略微静下心观察一下便能轻松发现。

    除非对方真的是大神级别的跟踪者。

    不过很显然,这两个跟踪的家伙并没有这样的实力。

    胡医生浅浅一笑决定和她们玩一玩。

    在简单的拐了几圈以后胡医生成功的将跟踪他的两个人钓了出来,在确认了两人的面貌以后胡医生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那个女孩他有点印象,刚才在武魂殿的门口有一面之缘,不过两人并没有什么交集。

    胡医生想不通她们为什么要跟踪自己,不过在看着那个女孩那个有些冷艳的气质胡医生不由的生起了作弄的玩心。

    要玩谁不会玩。

    不过重点还是那个女孩。

    胡医生颇有些喜欢看别人人设顿时崩塌的那种反差萌。

    说做就做胡医生重新回到了大街上,装作若无其事的向着两人的身后走去。

    临近了,胡医生还顺带的压低了一下兜帽,这样能够让对方不至于一眼看出自己。而自己要做的……

    “哎呦,喂,很多,走路长点眼睛。”胡列娜不爽的撇了一眼这个从后方撞来了灰袍人,对方似乎有些胆怯,在撞到她以后第一时间便点头哈腰说起了对不起。心中有些不爽,但是对方的态度还是让胡列娜一下子把火压了回去。“快点走,别在这里恶心我了。烦死了!”

    胡列娜正因为跟丢了人而感到郁闷喃。

    “好好,对不起,我马上就走。”胡医生装作胆怯的样子又道了一波歉然后快速的开溜。

    “真是的晦气!”

    然而此时一直没有用心的邪月突然眼睛一闪感觉到了一丝不对“等等,列娜,刚才那个人有问题。”

    邪月陡然一把抓起了古伊娜的左手,随后怒道“列娜,那个家伙是小偷!而且……那个人就是我们刚才跟着的那个家伙!”

    胡列娜一愣,看了一下自己的手,发现原本合在手指上的魂导器居然消失不见了。瞬间胡列娜怒了“混蛋家伙!”

    二话不说,两人直接在街道上狂奔了起来。

    “那个家伙,我一定要把它碎尸万段!”

    然而此时胡医生在前方一个转角取下了兜帽微笑的等着他们。

    偷戒指?那其实是唐三原本教他的夺取他人手中暗器的手法,属于暗器手法大全中的一种,胜在轻盈快速,加上根本不需要拥有魂力,让人根本察觉不到。

    游戏就是要这样才有趣不是吗?

    感觉到两人就快走来,胡医生微微一笑将身上的灰袍反了一面穿上。

    外面是灰色,但是里面是黑色。只要反过来穿,那么自己就从灰袍人变成了黑袍人。

    给自己换了一个色胡医生淡定从容的迎着两人走去。

    胡列娜刚刚跑到转角,这里有三条分叉,胡列娜拿不准,看到了旁边缓缓走来的黑袍的家伙于是果断的拦住了。“有没有见过一个穿着和你差不多的灰色袍子的家伙。”

    “灰色啊~”胡医生压低了声音并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嘶哑,随后颤巍巍的抬起了手指向了右边。“他……他往那边跑去了。”

    “那边啊!混蛋,我一定要抓住你!”胡列娜一声咆哮追了过去。

    倒是紧随而来的邪月深深的看了一眼胡医生,不过远处胡列娜的声音格外响亮,邪月也不顾的多观察,直接追了上去“列娜冷静一点!”

    待到两人跑开,胡医生摇摇头再一次放下了兜帽。

    “没想到只是把衣服换了一面就有这样的效果。决定了,你以后就是我的伪装战衣第二形态。”

    至于第一形态……那是和伪装套装一起的吉利服。

    不过……

    列娜?

    胡医生回想了一下刚才那个女孩的容貌。冷艳之中带着一丝妩媚,那种清纯和妖艳交织的美艳让人印象十分深刻。只是……“那个家伙不会是胡列娜吧……”

    现在先去吃一顿吧。

    胡医生甩了甩手中的魂导器愉悦的想到。

    东西他并不缺,他只是单纯的想要作弄一下这两个跟踪自己的人罢了。

    想了一下胡医生笑着走进了这个拐角边的那个生意看着很不错的饭店。

    吃饭的钱胡医生直接用刚刚到手的魂导器抵押了。

    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胡医生便留下了几句话离开了。明天的比赛是重头戏,他需要好好养精蓄锐。

    不过胡医生走了一会儿以后胡列娜和邪月有风急火燎的跑了回来。

    “哥哥,你说那个黑袍的家伙就是那个家伙?”

    “对啊,我刚才来追你的时候发现那个家伙的手根本不是一个老者的手,但是你却说他是用老者沙哑的声音给你指路,毫无疑问那个人就是那个家伙。”

    “可恶,又被耍了。”

    “算了,先歇歇脚吧,那个魂导器你只是装了一点钱财,丢了也没有大碍。”

    “怎么没有大碍,里面可是有私人衣物啊,万一那个家伙是个变态……”说着胡列娜瞬间感觉一阵恶寒“我不活了!~”

    邪月一脸懵逼“……”

    妹妹这种模样他还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到。

    不过比起平时那个冷冰冰的妹妹这个妹妹反而更加让人亲近了,这才像一个正常的女孩子嘛~

    “嗨嗨~等下我再帮你去找,我们先歇脚喝点水吧。”说着邪月拉着胡列娜走向了路边的饭店。

    “老板,给我们一点水。”

    “好嘞~欸!”上水的老板定眼一看便想起了刚才胡医生留下的话。“两位,你们刚才是不是丢了魂导器,并且去追了一个灰袍人?”

    胡列娜和邪月一愣“店家你怎么知道?”

    老板呵呵一笑,从兜里取出了胡医生留下的魂导器“刚才有一个黑袍的小伙子留了这个在我这里,他说‘那两个人一会儿肯定会回来的,到时候他们多半会到你这里歇脚,如果他们来了,便把这个给他们。’”

    胡列娜听罢一脸不甘,可是还是接过了魂导器仔细检查“可恶,完全被算计了。”

    “对了两位。刚才那位黑袍的少年说了,如果你们二位来的,那么就请你们支付他的饭钱,如果不支付饭钱,那么这戒指肯定不是你们的。”

    “我……!(艹皿艹)”(▼へ▼メ)胡列娜怒火升腾“简直欺人太甚!”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