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悠悠我意昭昭全文阅读(可乐葡萄柚)最新章节更新_岁月悠悠我意昭昭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岁月悠悠我意昭昭

作    者:可乐葡萄柚

类    型:网游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9 19:35    最新章节:第58章、星空靠近就不闪烁(4)

—————————————————————————————————————

岁月悠悠我意昭昭全文阅读: 单挑连跪以后程初夏终于服了,谁能想到游戏里的野王现实中是常年占据榜首的学霸? 在学校, “明天一模,卷子写了吗?”在游戏, “明天赛季结束,上分吗?”程初夏自称学霸网瘾少女却惨遭现实打脸,游戏结束以后,对面发来一条信息差点没把她气死, “双排么?我负责一打五,你负责全图浪?”程初夏也是委屈,别人家的野王:“法师来拿蓝”、 “乖,回一下状态”而他, “回家”、 “换复活甲”、 “买魔女”、 “躲塔下”、 “进草”……程初夏想,我就是个工具人吧。

—————————————————————————————————————

岁月悠悠我意昭昭最新章节试读:

    程东恒在手机上看到了新闻,虽然没有说明受伤的学生名字,但是心里的不安不假。

    手机拨通了程初夏的电话,却是长时间的无人接听。

    无奈之下,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他拨通了韩睿的电话,接通了。

    电话里传来程初夏的声音,“喂,爸——”

    “夏夏?你怎么……”后面的话程东恒没问出口就猜到了原因,此刻的夏夏和韩睿在一起。

    “嗯,我和韩睿在一起。”

    程东恒沉默半晌,又若无其事地开口,“怎么打你电话都不接?你现在在哪?听说你们那边出了点意外。”

    “嗯……我在医院……”

    韩睿听不到电话那头的反应,只见程初夏老老实实地回复。

    “……在人民医院”

    “吃过了……”

    “没事……”

    ……

    放下电话,程初夏转头看向韩睿,“我爸现在要过来。”

    韩睿点点头,正在帮她倒水的动作不停,试了一下水温又递到她的面前,“把水喝了。”

    “不是……”程初夏有些担心,他们一碰面,指不定又要出什么乱子,好不容易他们才在一起,实在是不想再徒生波澜。

    “喝水。”他的语气很坚定,似乎明了她的担忧。

    “不用想太多,我说过不会离开就是不会。”

    “可是之前明明就有……”说到这里,程初夏满腔的委屈,但是在某人凌厉的目光注视下,又弱弱地收回了自己的气势。

    韩睿低声叹了一口气,轻轻从后面托住她缠着纱布的脖子,弯腰在她额前落下一个温柔的吻。

    “我就在你的身边,哪也不去了。”

    程东恒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了这温情的一幕,心底的某个角落似乎也被软化掉。

    “咳咳——”

    还是程初夏先反应过来,“爸——”

    韩睿有些不自然地站到一边,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眼前的人。

    程东恒紧张女儿的情况,也无心顾及其他了。

    看着还渗着丝丝血迹的纱布,心里一阵心疼,“伤哪了?严不严重?医生怎么说?”

    “没事,现在已经好多了。”

    “伤到血管不是小事,你看看现在脸色惨白的,气色这么差。”说着又想起什么似的,转头看了看一旁的韩睿,“小睿怎么样?没受伤吧?”

    程东恒自然不知道陪着程初夏去报到的人并不是韩睿,只是他问起,韩睿正想解释,却被程初夏拉住了手。

    “爸,那时候在宿舍,韩睿在外面等我,他不知道。”

    她没有怪他明明来了却没有早点告诉她,没有保护好她,在程东恒的询问下,还是选择无条件地维护他。

    韩睿看她一眼,笑了,眼里的深情明了。

    程东恒看到他们的样子,心里百般滋味。

    “韩睿,我们单独谈谈吧。”

    韩睿点点头,“好。”

    程东恒又跟程初夏交代几句,走了出去。程初夏拉着韩睿的手迟迟不肯松开,她还是有些担心,不知道程东恒又会怎样为难他,又害怕他会被说动,会放弃。

    韩睿知道她的小心思,牵起她的小手放到唇边亲吻一遍,看着她不安的眼睛,“乖,休息一下,等我回来。”

    他不知道要怎样才能消除她的担忧和不安,可是没关系,来日方长,她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

    医院的走廊上一身西装笔直的中年男人尤其惹人注意,窗外被隔绝的是繁华的城市灯火,窗内,白炽灯光柔柔地披散在他的肩上,气场摄人。

    见到韩睿过来,他对他笑了笑。

    “小睿,谢谢你照顾夏夏。”

    “我……其实她现在这个样子,我也有责任。”

    程东恒看他内疚的样子,其实心疼女儿的,不止他一个,甚至韩睿的自责更深。

    这三个月韩睿变了很多,他经历过什么,别人不清楚,但是通过萧晴,程东恒也了解不少,心理和药物的治疗,只是辅助的作用,更加重要的,还是韩睿自己本身和自己的抗衡,这是他自己的斗争,谁都无能为力。为了回来,他选择了最冒险的治疗方法。

    最难的那段日子,他一整天几乎都没有睡眠休息的时间,因为睡不着,闭上眼睛,意识还是万分清醒的。负责的医生跟他们说过,很多的人,会在这种强烈的治疗下选择结束生命,因为这样的方法虽然快速,但是对患者心理素质的考验也很大,承受不住病情更加严重或者以后都无法治愈的人,大有人在。

    可是最后他还是坚持下来了,只凭着那一个信念,为了见一眼那个远在大洋彼岸的人。

    “韩睿,站在一个父亲的立场,对于夏夏来说,你不是一个适合她的人,成长的环境,对待事物的观点态度,都不一样。而且加上我和你妈妈的关系,你们不适合在一起的理由有太多了。可是,这些理由,都不能成为我阻止你们在一起的理由,因为夏夏是真的爱你。”

    在很多事情上,韩睿总是习惯做好最坏的打算,最绝对甚至极端的考虑,这也是程初夏跟他最大的不同之处。

    程初夏对待事情的考虑永远是正面大于反面,她的世界从来都是阳光遍布的,唯一的那一点黑暗也是韩睿的进入给她带来的。

    那些时间里面,韩睿总是想不通,自己给她带来的究竟是好是坏,她应该活在一个美好的世界里面,可是和韩睿在一起,她就不得不面对那些负面的事情,不得不接受他的极端和固执。

    好在后来他想明白了,人们看到什么样的世界,取决于他们看世界的眼光。

    程初夏就是他眼里的阳光。

    “夏夏很重感情,无论是爱情还是亲情,她都不希望任何的人受到伤害和难过,这一点,她很像她的妈妈,她决定离开你,是因为想要大家都可以回归原位,但是我知道她是放不下的。高考结束的时候,她因为我的牵连没办法办签证出国,知道你的情况,她把自己关了好几天。她以为这样惩罚自己可以消除一点点对你的愧疚,但是她始终没有让自己放下这一份对自己的责怪……”

    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小情人,但是程东恒自认这个父亲做得实在不称职。

    那天程东恒在走廊上跟他说了很多,但是韩睿除了无尽的心疼,却无能为力。

    这一场聊天的结束是程东恒对韩睿的嘱咐,“照顾好她,我先回去了。”

    韩睿回到病房,程初夏睡得很轻,听到门锁转动就醒了。

    “我吵醒你了?”

    程初夏嘟囔一声,“没有,睡不着,不习惯。”

    韩睿走到床边坐下,自然地牵过她的手,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晚上八点。“那我陪你说会话?”

    “我爸刚跟你说什么了?他有没有为难你?”

    “没有。”

    “真的没有?”她不相信。

    “真的没有。他不反对我们在一起。”

    “哦,这样啊。”声音明显低了下去。

    韩睿眯了一下眼睛,语气里面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挑逗,“怎么?你好像不太满意的样子?”

    “对啊,我还以为会有那种老程坚决反对,你还要宁死不从,坚决守护爱情的场面呢,太可惜了啊……”

    韩睿被她这乱七八糟的小心思弄得哭笑不得,“你这小脑瓜子里每天都在想什么?”

    “想你啊。”

    韩睿看着她,一下子说不出话来,程初夏看着他的眼睛笑得张扬,对自己故意的撩拨丝毫不觉得害羞。

    那样的笑容很有感染力,韩睿在她的眼神里面仿佛又看到了星光。

    韩睿突然向前靠近,原本就躺在病床上的程初夏想要逃也无路可退。

    “你干嘛?”

    他沉迷在她明亮的眸子里面,低声唤着她的名字,“程初夏,原来喜欢一个人的眼神里面,真的有光啊。”

    科学上说,恒星是一个发光体,大气隔在我们和星星之间,当星星的光穿过大气层时,会发生折射。折射光线不断变化,这就让我们误以为星星是一闪一闪的。所以当你靠近星空的时候,星星就不再闪烁了。

    可是现在,韩睿分明看到了漫天闪耀的星光,汇成了多彩的银河。

    “唔——”

    程初夏还来不及反应,韩睿就吻上了她的嘴角,似乎像是要把那样的笑容永远留住。

    浅尝即止,何况她还受着伤。

    韩睿松开了她,但是没有起身,只是定定地看着她。

    程初夏感觉脸上的温度烧得火热,现在的她一定脸红得不像话。

    原本想让韩睿被撩到的,没想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她跟韩睿果然不是一个级别的……

    “嗯……你在看什么……”

    韩睿看见她脸上的红晕,笑得邪魅,语气带着威胁,“程初夏,现在很会了嘛?跟谁学的?”

    “呃……”不得不承认,赵一浩教她的这一招,这理论跟实践,还是有点差别的。

    见她为难的样子,韩睿笑意不减,又接着问,“我认识?”

    结果,程初夏还是没骨气地把赵一浩供了出来。

    韩睿一副了然的样子,说,“看来还是不能让你跟他们多待。”

    程初夏不解,“他们?”

    “还有盛唐。”

    他们知道平时在韩睿这受的憋屈无处发泄,所以把捉弄他这事,带上了程初夏……

    不过韩睿也不是吃亏的主,这个仇反正他记下了就是了。

    程初夏只能默默道歉:师兄啊,你们自求多福吧……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