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在异世界全文阅读(寒风一叶)最新章节更新_缘在异世界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缘在异世界

作    者:寒风一叶

类    型:网游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9 15:35    最新章节:第二卷 狼穴入了个坑 第三十一章 大兵压境

—————————————————————————————————————

缘在异世界全文阅读: 矮人、狼人、狐女、人族、龙……异界大陆,争斗不息,为生存、为利益、为资源……一位菜僧的误入,带来了怎样的惊奇、惊喜与惊悚!

—————————————————————————————————————

缘在异世界最新章节试读:

    到得此时的豹人首领如何不知自己已经中了敌人的诱敌之计。大好局面即将尽丧在自己的一时冲动之下!

    他并不知道在异界有冲动是魔鬼一说,因为他所认知的魔鬼正在等他跃起的身躯落在他们的圈套之内!

    “奸诈的人族!……”是他在世界上最后的遗言,冲跃而来的身躯没有了他预计之中的豹人战士的掩护,未及落地站稳,查尔士的重剑便是一个临空的剑气斩,剑光准确的在他的脖颈处划过,而后重剑变斩为拍,豹人部落首领的头颅冲天而起,随之冲天而起的还有一腔猩红的热血!

    “主将授首,尔等不降还待何时?”战场上即时响起根伯如炸雷般的喝喊?

    原本士气如虹的豹人军见得豹人首领授首一幕,原本就有疲态的豹人战士,目睹勇武第一的首领阵亡,群龙无首之下,士气立时全面崩溃。落在后方的豹人兵士开时偷偷的向后方溜走,便如同一片雪花引发了雪崩,大面积的溃逃开始出现,而原本深陷战阵之中的豹人战士,则无奈的高举双手,示意自己放弃抵抗,愿意成为战俘!

    眼见得杀红了眼,特别是有同什兄弟阵亡在豹人之手的剑盾士连连挥剑,砍倒了几个高举双手的豹人战士,查尔士怒了,高声吼道:“降者不杀,否则军法从事!”连呼三遍,这才止住了剑盾士杀俘的举动。

    可是就这么一耽搁,更何况豹人战士本就以速度见长,而重步兵完全没有速度优势,那就压根无法追击。查尔士不得不命令将士们打扫战场,清点伤亡数量与歼敌数量,还有战利品。

    百来人的剑盾士,就这么一刻的鏖战,三十八位兄弟就长眠在这片孤寂的雪原,二十六人或亲或重的带伤,完好无损的不过三十六人。豹人军阵亡八十七人,被俘六十五人,其中伤兵二十三人,都是重伤员。因为轻伤的豹人战士依战场纪律都落在后方,见势不妙,都已经带伤亡命去了。至于重伤员又如何能跑得掉?

    清点出来的战利品,兵器不过是一百多套的铁爪,兽人部落并没有多少精铁可供打造兵器之外的护具。还有些粮草与金银财宝,都是从豹人战士的身上搜检出来的,不用说,也是从人族百姓村落里搜刮劫掠得来的。

    查尔士如何看得上这些战利品?吩咐把铁爪收集好,因为这是要上缴军部的战利品,至于缴获的金银珠宝,则吩咐一众人等按阵亡将士双份,受伤将士一份半,其他将士一份的标准分发了。他自己坚持只拿一份,也必须拿一份,这才能让其他将士拿得心安理得!这也算是一起分过赃的过命交情,对带兵有好处。

    出现如此重大的伤亡赢得的惨胜,还有数量不低的战俘,还有如此之多的伤员,再回兵营已然不太现实。查尔士早就吩咐随军法师放出通信纸鸢,请求军部支援。而自己率一众疲兵则进入村落,拆散门板家俱,生起火来等待救援。

    为何此时敢生火了?因为一场血战过后,自己的位置对敌人而言已然不再是秘密,四散而去的逃兵可不会为他们保守秘密。即是如此,又何必忍着饥寒呢?而且失血过多的伤员,可不能再在冰天雪地里挨冻了!更何况,烟火也可以更好的为自己人的救援提供更好的方位指示。

    ……

    世界上的事本就如此,一颗跳出油锅的油星子可能会引发一场大火,一个小兵的无心举动,也可能引发一场巨大的战争!

    被称为伯宁大陆绞杀战的大战,竟也就因为查尔士与豹人军队在这个籍籍无名的小村落里爆发的一场冲突,而就此拉开序幕。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查尔士是为了完成军部的驻守任务,而豹人部落的军队,则是为了搜救失踪的斥候营士兵,一个叫四眼,一个叫白毛。身份贵重的自然不是白毛,虽然他也是豹人部落的一员,但是很狗血的是,他们搜救的主要目标是四眼!因为四眼是狼人部落的下一任首领!

    也可以说,对伯宁大陆影响深远的伯宁大陆绞杀战,便是因为一场捕俘活动而展开,剑盾士与豹人军队的战斗只是一道开胃甜点。

    ……

    据守在村落里的查尔士剑盾百人队等来的并不是援军,而是村落后方来的一面高高飘扬的蓝色军旗。能够拥有军旗的自然不会是寻常小队人马,即便是千人队也不过是一面小小的三角旗。拥有着方形军旗的,那便是万夫长的特权。帝纳斯军团,不过是五面方形军旗,而整个兽人部落,也不过九面万夫长军旗。

    不得不说查尔士的运气真心不错!一个小小的驻守任务,便能先遭遇三百人的豹族小队,而后又正面碰上兽人部落的万人大军。而蓝色大旗上绣的飞熊图案,说明这只大军出自于熊人部落。这是实力并不下于豹人部落的大军,别说只是一只伤残的百人队,即便是全盛的百人队,遇上了如此大军,说胜算,那还真是侮辱了这两个字眼。便是想逃出一兵一卒,那也是难比登天。

    站在了望台上,看着远远飘扬的那面蓝色飞熊旗,查尔士面如死灰,万念俱消。根伯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可还是抱着万一的希望劝说道:“公子,不如我带着你逃吧!”

    查尔士面无表情,轻轻的回道:“逃?逃得掉?”

    根伯无语良久,轻叹了一口气:“逃还有一丝希望,不逃就一丝希望都没有了!”

    查尔士仿佛下定了决心:“就为了那一丝渺茫的希望,就要我让大公府蒙羞吗?就要让大公府荣誉扫地?不!我宁可战死当场!”

    是呵,大公的儿子是不能成为战俘的,荣耀无关生死,却远远高于生死!大公的儿子当了战场上的逃兵,或者是被敌军生俘,那蒙羞的又何止是大公府?身在高位,获得的比别人的要多,意味着该当承受的也要比别人多得多,有时候甚至不得不付出自己的生命!这是他的使命,难到也是他的宿命?

    走下了望台的查尔士将一众人等,包括伤兵,都集结了起来,冷静的安排着后事:“军士们,抱歉我隐瞒了大家,我是查尔士,出自于威烈大公府的查尔士!”挥手止住了下边一众兵士将起的喧哗,“我命令,我战死以后,一众人等即行放弃抵抗,战败之责,我一力责担!”

    再次挥手止住下边将起的喧哗声“根伯!”

    “在!”

    “我阵亡后,你即刻接替指挥之责,负责放弃抵抗事宜。不得再令一人白白牺牲!”

    老根伯原本想着如何陪同查尔士一同赴死,却被这个命令惊得目瞪口呆,他何尝不明白查尔士不想他枉送了性命,可是查尔士若是阵亡,而他完好无损的做了战俘,留了一条命在,他如何面对威烈大公,他如何面对昔日的袍泽,他又如何面对他自己?这是生不如死的一条路呵!

    根伯伏泣在地:“公子,恕根伯无法从命,根伯唯愿与公子一同赴死,请公子成全!”

    一众兵士也互相看了看,齐声道:“属下愿与长官一同赴死,请长官成全!”

    查尔士只是静静的横剑在颈,声音冷冷的:“将士不从军令,主将之耻!诸位可是要逼得查尔士自裁谢罪?”

    说完,重剑轻轻拉动,一丝鲜红的血线自颈间顺着皮肤滑落。

    战死沙场,查尔士自然是大公府的荣耀,但是如果是被手下军士不从将令而逼死,那便是驭下无能,反而成为大公府的耻辱。众人如何再敢逼他,即便是根伯,也素来知道他是个如大公般刚烈的性子,说一不二的主!

    众人无言,只有根伯急切的道:“公子不必如此,根伯尊命便是!”却在心里暗暗打定主意,只要查尔士战死,自己跟着力战身亡便是,至于别的,自己身亡以后,就顾不上那么多了!

    一众战俘,原本得知熊人大军正在开来,一个个脸上重新焕发出生机,甚至有些趾高气扬起来,大有皇帝轮流坐,明天到我家的感觉。一个个冷言冷语的劝说着众人识时务者方为俊杰。如今远远的见了这一幕,一个个安生下来了。不知是被打动了,还是知道萌生死志的人最好别招惹,又或者是二者兼而有之。

    蓝色的军旗正在向村落移动而来,查尔士将一众人等与根伯都留在村落内,自己独自坐在村落后门的出口处,缓缓收拾着自己的盔甲与兵刃。将头盔取下来,用软布一寸一寸的擦拭干净,将红缨一丝一缕的整理清楚,不容一丝混乱。而后便是擦拭着自己的盔甲、重剑、钢盾!

    蓝色的军旗已经越来越近了,查尔士却似乎没看见一般,只是专注于自己手头上的活计。此生最后一次的整理,又怎么能马虎了事呢?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