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全文阅读(烟火酒颂)最新章节更新_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作    者:烟火酒颂

类    型:网游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03:55    最新章节:第1818章 没事,你带走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全文阅读: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 周二。 医生:“明天周几?” 池非迟:“周三。” 医生:“咳,明天周五。” 池非迟:“……” 8月21日。 医生:“明天几月几日?” 池非迟:“8月22日。” 医生:“咳,明天1月1日。” 池非迟:“……” 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 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 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最新章节试读:

    “知道啦,”国末照明郁闷道,“虽然你这么说,我更想拆开看看了……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会认识自大狂啊?”

    “国末,你能不能不要一口一个‘自大狂’?”池非迟语气平静地提醒道,“很失礼。”

    “拜托,是谁当年说‘我不跟水平那么差的人切磋’那种话,简直又可恶又气人好吗?”国末照明开始怨愤吐槽模式,“又是谁跟我对练的时候,一直在挑我毛病啊?”

    “有吗?”

    池非迟回忆了一下,是有过东田越让他跟同龄大阪集训生对练的事,原意识体一开始也是拒绝的,不过之后被东田越说服了,至于挑毛病……

    “我没有针对你,而是针对你们所有人提出建议。”

    没错,原意识体没针对国末照明,是针对集训队的所有人提出一点建议。

    池非迟:“比如,让你们要注意基本功……”

    国末照明:“拿好球拍是基本,连球拍都拿不好,剩下的根本不用练习了……是这么说的,对吧?”

    池非迟:“比如,告诉你们发球时的错误习惯……”

    国末照明:“发球时眼睛不紧跟着网球,闭上眼睛会更方便吗?”

    池非迟:“让我从切磋里吸取经验,是东田教练的主意。”

    国末照明:“结果好像没什么收获,我感觉他们还要多练习基本功……如果我没记错,你是这么跟东田教练说的吧。”

    吃瓜的柯南等人:“……”

    想想这两个人是同龄人,他们大概能够想到当时国末照明集训小队有多气。

    池非迟沉默了一下,“我说的不对吗?”

    国末照明也沉默了一下,“你说的是没错啦,可是也很气人啊,我们三个人当初可是憋着一口气去练习的,就想着有一天一定要好好教训你一下,可惜他们一个人跟着父母出国了,不过另一个人留在大阪上学,也加入网球社,和我一样,一直在努力练习呢!我到东京来,就是为了在东京提前跟你一决胜负啊,可是我跟很多大学社团都打过比赛,完全没有遇到你耶,过两天我们有跟新宿区大学的比赛,我连休就看过名单,也没有发现你的名字……你不会没有加入网球社团吧?”

    “之后发生了一些事,我不打算再打职业网球,”池非迟没想到国末照明执念这么深,顿了顿,“而且我已经提前毕业了,你不用想着找我比赛了。”

    国末照明再次沉默片刻,幽怨道,“是啊是啊,就是这种‘我不陪你们玩了’的态度,最气人了……”

    池非迟:“……”

    他有那个意思吗?好吧,他确实觉得跟大学生打网球比赛不如去杀人放火有意思。

    “好吧,我前不久练习过度,手受伤了,这次比赛也没法参加,”国末照明还是想不通,“不过你怎么会放弃了?真的很可惜啊,我还想着以后进职业队的话,会不会遇到你呢……”

    “说来话长,”池非迟默认了这就是‘长话短说、不如不说’,跳过这个问题,“那么,和叶的护身符……”

    “护身符是还在我这里啦,可是我现在和朋友在酒吧里,喝了不少酒,要不是突然接到你的电话,我都快不清醒了,我想我们还是明天见面再说吧……”国末照明那边回忆了一下,“我最近暂时住在朋友那里,一整个上午都在,明天下午我打算去体育馆,然后去附近的餐厅吃饭,你们什么时候有空过来呢?不如我请你们去吃饭吧!”

    池非迟见远山和叶迟疑着算时间,直接道,“把你朋友家的地址、体育馆的地址发简讯给我,我把你的手机号码给和叶,她去找你之前再联系你。”

    “也好,到时候电话联系是方便一点,我只是担心在体育馆里太吵了,我没有听到手机铃声,那我把那场棒球比赛的时间一起发给你吧,最好在比赛前后联系我哦!”国末照明认同,又疑惑问道,“对了,你不打算跟和叶一起过来找我吗?我们可是已经有十年没见了耶。”

    “明天我想在家休息。”池非迟道。

    “好吧,反正我就在东京上学,以后也可以再找机会见面,”国末照明遗憾接受事实,“那我这就把地址发给你,还有我的UL账号,你可别忘了加我哦!”

    电话挂断没多久,国末照明就把两个地址和自己的UL账号发了过来。

    服部平次想到白天池非迟就在打盹,猜测池非迟最近应该在忙广告之类的工作,想想自己白天还把池非迟吵醒,心有愧疚,也没有再提出让池非迟明天跟着他们跑。

    远山和叶打算留在越水七槻这里,就连毛利兰也决定留在这边,准备开始女生睡前夜谈,让毛利小五郎带着柯南和服部平次去毛利侦探事务所。

    池非迟没兴趣去毛利侦探事务所挤,把地址告诉远山和叶后,给国末照明发了好友申请,收起手机准备回家。

    他现在只想休息,没心情去撞案子。

    出门时,光彦叹了口气,“结果没什么事件啊,不是绑架。”

    步美无精打采,“也没有遇到危险。”

    元太半月眼,“那个大哥哥好像只是最近练习受伤了,堕落地去喝酒了嘛。”

    “喂喂,我说你们几个小鬼,没有人遇到麻烦不是应该高兴吗?”服部平次无语,教训了一句,又转头问池非迟,“对了,非迟哥,你今晚喝过酒,没法开车,真的不打算跟我们去毛利侦探事务所吗?”

    “我到街口打车。”池非迟表示拒绝。

    跟一群人打地铺,这些人一晚起夜就够折腾他的。

    “那么,我就带无名去博士家住一晚吧。”灰原哀抱着无名不撒手,“明天它想出门的话,再让它出门玩,如果它不想出门,就让它继续留在博士家。”

    无名也没有挣扎或者抗拒,懒洋洋地眯着眼睛,朝池非迟喵喵叫,“主人,最近贝尔摩德太忙,我的小弟都没看到人,我去博士那里蹭个窝,还可以顺便蹭饭。”

    池非迟若有所思地盯着无名。

    难道驻地屯粮不够了?

    无名沉默了片刻,如实道,“最近天气暖和,我犯困,跟着小哀的话,她可以直接把我抱进窝,明天睡醒就能有人把食物端到面前……”

    灰原哀看了看朝池非迟叫不停的无名,迟疑着仰头问池非迟,“它是比较想跟你去杯户町那边吗?”

    “没事,你带走。”

    池非迟转身就走。

    懂了,因为惯无名惯得不行的贝尔摩德在忙,所以无名打算再找个人做猫奴。

    ……

    接下来两天,池非迟没有再掺和什么事件,找时间开回自己的车子后,有事没事就开车上街兜风。

    组织暂时是没什么杀人放火、敲诈走私的事要做了,不过那一位也让他们这段时间别离开东京,没事做就开车上街多兜风,就连给各处经费都到账了。

    就算明知找不到朱奈瑞克,就算不打算用组织给的经费,他也不想拒绝‘带薪兜风’这么有意思的工作。

    去动物园看看团子,商量一下‘团子私有化’的事,顺便看看路上能不能遇到朱奈瑞克,不过份。

    被牵扯进事件、不幸受伤住院的国末照明纠缠,不得不去医院探望了一趟,顺便看看朱奈瑞克有没有可能去医院之类的地方,也不过份。

    带非赤去参观世田谷的爬虫、游鱼动物展,帮非赤找点新鲜的小动物做食材,顺便找找朱奈瑞克的线索,还帮忙排查了一下朱奈瑞克上学时期的同学住处附近的情况,更是兢兢业业。

    陪越水和自己妹妹去逛街,借着有人打掩护,顺便看看朱奈瑞克有没有可能躲在人流量大的秋叶原,那也没毛病。

    某家多次光顾的咖啡厅。

    非赤趴在靠窗的桌子上,埋头吃了一口冰淇淋,又抬头看着窗外人来人往的街道感慨,“主人,组织里的工作其实都还不错耶,不是很刺激、很有趣,就是很轻松,报酬还那么多。”

    “今日份已经够量了,”池非迟把非赤面前的冰淇淋收走,“不能吃了。”

    组织的工作不是在犯罪就是在准备犯罪,报酬不多还有人做吗?

    有的工作刺激有趣是没错,但‘轻松’这個说法,他不敢苟同,他曾经熬过的那些夜也不会认同的。

    非赤意犹未尽,瞥向旁边柯南吃的水果甜品,“好吧,那下次再尝尝柯南那个……”

    “让非赤吃冰淇淋,真的没关系吗?”越水七槻坐在对面沙发上,右手里还拿着勺子搅拌咖啡,用怀疑目光打量着某条活蛇,“虽然吃得不多,但会不会害它拉肚子啊?”

    “它就是这样,”池非迟拿纸巾把非赤脸上沾的冰淇淋擦掉,“明明尝不到什么味道,还什么食物都想尝一尝。”

    非赤面无表情,“主人,你这么说,真的很伤害蛇心。”

    “是非迟哥太惯着非赤啦,”铃木园子用勺子挖着冰淇淋,疯狂吐槽,“之前不是你帮非赤点的冰淇淋吗?还有啊,七槻姐,你真应该去米花町的非赤食物饲养处看一看,那里就像水族馆一样饲养着各种鱼,全部都是非赤的食物哦!”

    池非迟保持着沉默,端起咖啡杯,侧头看街上的路人。

    非赤闹着要尝尝,他能怎么样?

    他承认他是有一点娇惯非赤,那只是‘有一点’,对,根本不严重。(未完待续)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