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龙族当老师全文阅读(相思落黄叶)最新章节更新_我在龙族当老师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我在龙族当老师

作    者:相思落黄叶

类    型:网游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00:15    最新章节:第四百七十四章 麻烦的水蛭

—————————————————————————————————————

我在龙族当老师全文阅读: 卡塞尔学院的招聘会上。 在平均年龄高达六十岁的应聘者中,陆离是最年轻的那个。 校长希尔伯特·让·昂热盯着这位前些天帮他们干掉次代种的年轻人,神色不善。 “先生,我想知道您的身份。” “在北欧神话中,奥丁曾经把自己吊在树上,并用长枪昆古尼尔刺伤自己,发现了卢恩文字。” “你是奥丁?” “不,我是那棵树。”

—————————————————————————————————————

我在龙族当老师最新章节试读:

    雪下得越来越大,甚至带着动物般的凶猛,似乎想要把这座城市永远埋在冰与雪的坟墓中。风的尖啸尤其刺耳,听起来更像有人附耳咒骂这群弑神者。

    “大火不会把这个环形的建筑全部点燃了吧?”

    路明非用一只手扣了扣灌入耳朵里的雪。

    “点燃了岂不是正好?这是一座没有人的罪恶之城,所有的罪孽与野心都应该被大火烧成灰烬,再被极低的温度永远埋葬在冻土中,永远也不会被揭晓。”陆离递过来一个麻袋,    给年轻版的布宁套上。

    “您真像个哲人,不过我并不反对。”路明非用冻红的手帮忙捆好麻袋,一本正经地问,“但是不是我们走了之后再纵火?”

    两人用平静的语气开着玩笑,最后是陆离承受不住这种搞怪的气氛,率先破功:“好吧,    我有分寸。”

    路明非得意地挑眉,却听到苏恩曦在后面不屑地撇撇嘴:“男人真是幼稚。”

    “切……”回应苏恩曦的是一个不屑的中指。

    这是离开环形建筑的十分钟以后,    黑蛇的尸骨已经彻底被焚化,    按照陆离教授的说法是‘连舍利子都不会留下’——前提是它有的话。精神之火耗尽了尸骨中为数不多的力量,那些骨灰都和混凝土融在一起,没有任何价值。

    “就是这里?”在风雪中,扛着麻袋的路明非指着一栋亮着灯的建筑问。

    “要是你的克里斯廷娜小姐姐没撒谎,就是这里了,路顾问。”苏恩曦特别在某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路明非攥拳,旋即勃然大怒:“都说了不是我的!”

    陆离没理会他们的打闹,用一只手推开了酒馆的大门。拍卖会开场前聚集的地点是一间不起眼的建筑,在门口就能闻到浓浓的酒精味,它的名字呼之欲出。

    彼时的酒馆内乱哄哄的,每张桌子上都摆着陈年伏特加,男人与女人的背后都站着漂亮得像是人偶一样的服务生,还有美女荷官正在发牌。

    赌客都是跟着布宁上车的权贵子弟,有不少人陆离都叫不出名字,认识不多的只有情报员克里斯廷娜,    她穿了一件晚礼裙,双肩只搭着黑色的带子,晃动骰盅的手在水晶灯的反射下露出象牙一样的暖色,引得附近的人一阵喝彩。

    “他们正在赌钱?”路明非看到了大批筹码。

    “在拍卖会开始之前,会设立这样的赌局,以便于让筹码不足的人获得足够的资金,一些炒热气氛的小手段。”零说,她显然知道部分内幕。

    “我们的钱……足够吗?”路明非问。

    “你担心我们的钱不够?”苏恩曦仿佛受到什么奇耻大辱一样抬起下巴,有她在,罗曼诺夫家族唯独不缺的就是令人着魔的金钱。

    “等等……什么味道?”陆离抽动鼻翼,忍不住皱眉,空气中除了酒味,仿佛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添加物。

    “微量的致幻剂,对于我们的血统效果微乎其微。”零冷漠地说,这似乎勾起了她不好的回忆,让本就冷着脸的冰山小女王更加冷漠疏离。

    路明非连忙捂住鼻子,可惜他只有一只手,另一只手搭在肩膀上的麻袋,用来固定俘虏,没办法帮楚子航也捂上。

    “我靠这帮家伙疯了?往通风系统里面注入lsd这种违禁药剂?”

    lsd是中情局审问罪犯才会使用的手段,虽然是微量,但想想也是够恐怖的一件事。

    路明非捏着鼻子看这群赌客,怪不得根本没有人注意他们走进来,就算有看到他肩膀上的麻袋也收回了目光,没有任何人质疑。

    “教授,你怎么没闻出致幻剂的味道?”路明非用肩膀撞了撞陆离,在他看来这位教授简直就是神乎其神,而这个谜题竟然是零先揭晓的,太不符合常理了。

    “我又不是警犬,也没闻过lsd怎么可能知道它的味道?”

    陆离已经走到窗边,忽视了酒保推过来的空杯,微微打开窗户的一角,冷风卷着霜雪拍在脸上,回头无奈地说。

    路明非却幽幽打了一个寒颤,站在原地没有动。

    零……是怎么知道的?他当然不会怀疑冰山小女王嗑药,不是被人用这种手段审问过,就是遭遇过类似的场景。

    “路顾问,你们罗曼诺夫家族的人不过来玩几把吗?”不远处的赌桌上忽然有人大声嚷嚷。

    “不玩了!”路明非掂了掂自己肩上的麻袋,“没看我这里都是美金吗?!”

    对于赌钱,路明非可是没有什么底气的,虽说当年小魔鬼在身他能摸出皇家桃花顺,但自从陆离教授出现后,小魔鬼似乎消失了。他不确定幸运女神还会不会眷顾自己,要知道他连同花和葫芦谁大都不知道。

    “等一会儿吧。”陆离给楚子航推过来一杯可乐,招呼众人在窗边坐下。

    背后依旧是热闹的赌局,有人输了捧着伏特加一口豪饮,有人在舞池里翩翩起舞,也有人红着眼睛在沙发上恶狠狠地喝闷酒——他输掉了所有的筹码,提前离席。

    窗边默默无言的几人仿佛不存在,冷眼看着这群肆意又疯狂的赌客。

    墙上的挂钟忽然响了,疯狂与迷乱在一瞬间戛然而止,所有人都呆呆地看向吧台后面那堵洞开的墙壁,猩红色的地毯从里面滚了出来。

    不知道是无意还是巧合,正好铺在陆离的脚下。

    所有人回身望去,年轻的教授率先起身,他的身后跟着同伴们,仿佛他们不走没有人有资格提前踏上红毯一样。

    明亮的汽灯将通道内的黑暗一扫而尽,陆离目视前方,精神力却在迅速扩散查探情况,这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迷宫,光出口就不下十五个。他在暗中牢牢记下了出口,确保发生意外可以第一时间控场。

    井然有序的人群穿过漫长的通道后,终于来到了一间古朴的会议室,地方不大,穹顶上涂着红色的五角星。

    当最后一位客人进入会议室后,沉重的安全门缓缓闭合。

    座位上都贴着黄铜的标牌,手持邀请函的客人可以随着上面的序号找到自己的座位,他们有的人或严阵以待或面无表情,但不约而同地都直直地看着前方。

    前方是巨大的会议桌,不过它现在变成了拍卖展示台,年迈版本的亚历山大·布宁就站在桌子后面,上面放了六个被锁起来的沉重大箱子,看起来就是今天的货物。

    “非常遗憾,今年的货物只有六份。”老布宁说,“我还得到了消息,由于某种原因,明年乃至后年的货物数量会越来越少,想要时间的朋友要抓住这最后的机会。”

    台下立刻交头接耳以至于沸反盈天,即使没学过金融相关知识的人也知道货少了价格会水涨船高,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谷呕

    路明非总感觉老布宁的目光就像一头摄人的野兽,看得他毛骨悚然。

    “教授,他要是公布货物的减少是因为我们怎么办?”他压低了声音,“这群家伙不会生撕了我们吧?”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陆离无所谓的耸肩。

    交谈的时间老布宁落槌示意众人安静,他推出了检验客人财力的职业经理人,来自苏黎世银行的顾问。

    顾问先生冷着一张脸手拿黑色的托盘,沿途不断有人抛进去一张或几张银行卡,从始至终都保持着扑克脸。但在路明非这里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因为客人们大多轻装上阵,唯有这个罗曼诺夫家族的顾问拎着一个麻袋。

    “没见过美金啊?”路明非大力在麻袋上拍了几下。

    接过零的银行卡之后,苏黎世银行的顾问非常快速的溜走了,因为这伙人太奇怪了,根本不像是来参加拍卖会,更像一群劫匪或者闹事的,他看得出这场拍卖会和往年不一样,说不出的诡异。

    “好了,女士们先生们,废话不多说,现在就开始第一件货物的拍卖吧!”

    老布宁重重地落槌,他的前方是插着黑色凹槽的电脑,顾问已经划过了每个人的卡,记录了他们的余额,保证拍卖会的秩序。

    “一亿!”陆离率先举牌,他是罗曼诺夫家族的发言人,一上来就是惊人的数字。

    “一亿一千万!”立刻有人举牌。

    “两亿!”陆离冷冷地环顾四周,大有不怕死的继续往上抬反正我钱多的念头。

    路明非自诩也不是土狗了,当年也跟着校长出席拍卖会把七宗罪买回来,但这一上来就是两倍于七宗罪的价格,还是让人的心脏砰砰直跳。当然七宗罪那时真正的功用没有人发现,否则后面加个零也买不下来诺顿铸造可以杀死龙王的炼金武器。

    “两亿零五百万!”有人咬牙出价。

    “三亿!”陆离再次睥睨八方的举牌。

    不少人都暗呼这个家伙是不是疯了,第一件货物而已,至于如此加价吗?而且每次的弧度非常巨大,不过是多个零头,至于直接提高近一个亿吗?

    而且根据每年的规矩来看,三亿已经超出是市场价的一倍,何况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第一份货物的品质是最差的,就算后面的货物越来越稀少,这个溢价程度已经接近极限。

    “三亿一次!”

    “三亿两次!”

    “三亿……成交!”老布宁及时落槌,“第一份货物属于罗曼诺夫家族!让我们为他鼓掌!”

    会议室里响起了零落的掌声,立刻有服务生捧着巨大的铁箱扭动腰肢款款走来,放在专属的坐席上还不忘记解除了密码,每个人都能听到机簧在里面弹动的声音。

    陆离挥手生成了炼金矩阵,确认里面的交谈不会被任何人听到,路明非这才松懈下来,好奇地问:

    “教授,要是刚才有人加价怎么办?抬到四亿吗?”

    “我又不傻,加价就给他们好了。”陆离一只手拍在铁箱正上方,“虽然这不是我的钱……但也不能太浪费。”

    苏恩曦闻言险些泪流满面,在一群大手大脚的主里找到这样节俭的人,还真是一件难事啊……

    陆离打开了箱子,揭开箱盖的瞬间摧毁了上面的金属探针,确保这个机关不会发动。

    路明非原先以为这位教授没有直接明抢是碍于道德的问题,现在一看恐怕要存疑了,因为这上面有一个非常显眼的机关,要是钱没到账贸然打开,恐怕这个机关会瞬间摧毁货物。

    这样一看背后的主人还是蛮鸡贼的家伙。

    “等等……货物是水蛭?”路明非这才看清装在玻璃管里面的货物是什么。

    营养液中有一只大型的白色虫子,它的皮肤上有浅浅的角质纹路,褶皱里闪烁着鳞片一样的光泽。随着陆离晃动瓶子里面的水蛭微微蠕动,有点反胃。

    “里面有东西。”陆离取出一根不锈钢的针管,穿透玻璃瓶与营养液,缓缓抽出推进管,把水蛭体内的暗金色液体汲取出来。

    “这就是龙王的血清?”路明非联想到当年注射的康斯坦丁血清,可比这个东西有气魄多了。

    陆离没理他,而是又从尼伯龙根中取出一根牛肉干,真空包装,曾经是他用来装进去打牙祭的东西,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某种炼金反应在针筒内进行,像是蒸发析出晶体的化学实验,转眼半个针管的容量只剩下一个浅浅的底。

    陆离将一毫升左右的血清注入牛肉干中,另一只手抹过双眼,眼睑流淌着电光,尤为拉风。凝视良久后,他用凝重的声音说:

    “洛基竟然研制出了这种血清!”

    “怎么了?”不仅是路明非好奇,零、苏恩曦、楚子航全部投来关注的目光。

    “血清中充满了异常的活力,它可以让一个衰老的人变得年轻,甚至到达进入一种被侵蚀的状态。”陆离撕开牛肉干的包装,所有人都看到牛肉干正在缓慢的蠕动,它表面的纹路破碎,隐约还能看到血管跳动。

    路明非险些吐出来,他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吃牛肉干了。

    “还有吗?”他捂着嘴巴瓮声瓮气地问。

    陆离用精神之火将那根令人看起来san值狂掉的牛肉干化成灰烬,一字一顿地说:“它现在只是非常原始的一种状态,被提纯后……可以让混血种进化,甚至能让普通人激活特定的基因片段,拥有混血种的能力却没有混血种的特征。”

    “这是一份进化药,剧毒的进化药。服下它的人看似没有任何负面效果,但无法摆脱这种束缚,直至死亡。”

    路明非、零、苏恩曦听到这个结论后,在一刹那战栗在肌肤的表面流淌,他们甚至忘记了呼吸。

    进化药他们都知道,但更要命的是可以让普通人变成混血种,普通人虽然也会因为龙血的诱导而基因突变,但是他们体内没有特定的基因片段无法使用言灵,就是最低级的死侍,很容易被清除。

    但这种稳定的进化药可以赋予普通人言灵却无法点亮黄金瞳,这说明洛基可以批量制造强大的超级战士,还不会被血系结罗等言灵侦测到。再配合他的克隆技术……对混血种或人类而言,这的确是一场灭族的战争。

    “批量版本的‘血之恩赐’……”陆离深深吸了一口气,“现在能改写血统的人,除了黑王、白王、奥丁以外,又多了一个。”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