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者降临全文阅读(凤凰烙印)最新章节更新_圣者降临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圣者降临

作    者:凤凰烙印

类    型:网游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7 04:45    最新章节:第五百五十八章 提取与修复(三合一)

—————————————————————————————————————

圣者降临全文阅读: 大学生林顿在玩某网游时因为一个意外,带着自己拥有圣光亲和体质的牧师号,以及坑爹的游戏系统,来到了剑与魔法,力量为尊的异世界。 ——然后重生到了一个乡下少年的身体上。 “喂喂,从零开始我倒是可以接受...但你这坑货系统居然让我跟着万年反派光明神和教廷干?是想让我被新世代的龙傲天们当练级材料踩死吗?”轻松愉快的系统流,主角一边在异世界做神棍享受人生,一边顺带拯救世界的故事。

—————————————————————————————————————

圣者降临最新章节试读:

    失去五感的感觉再次传来,似乎过了很久,又仿佛只是一瞬,五感恢复后,林顿发现自己已经再次置身于那梦境般的无垠空间。

    身边除了希耶尔和两位导师之外,其他人已经不见了踪影,似乎是被传送到了其他区域。

    林顿环顾四周,只见如宇宙般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无数或银白、金黄或浅蓝色的星辰闪烁着,它们连成了不同的星座,组成了一片片璀璨的星云。

    那些明灭不定的“星辰”,全部都是闪烁着光芒的魔法和神术符文回路构成的巨大光球。

    一颗颗金灿灿的符文光球仿佛漆黑广袤的宇宙中漂浮的星辰,难以计数的魔法和神术符文组成了一片又一片仿若白色的烟雾和云朵般的“星系”,仿佛蕴含着无穷无尽的知识与奥秘。

    “虽然是第二次看了,但还是很震撼啊...”

    林顿平复着自己的心神,看着身边的罗金斯魔导师控制着四人脚下的移动法阵,在最近的一颗符文光球前停了下来。

    这时,他才发现,比起第一次看到时,这巨大光球内符文散发的光芒实际上已经暗淡了许多,且符文不再按照某些规律不断地快速相连组合,而是处于弥散的状态缓慢地运转着,只是很偶然地,才会射出一道道金色的丝线与其他符文相连变换,但也是瞬间便会断开,重新暗淡下去,就仿佛被某种强大的力量抑制着,正处于强制休眠中的精密机械。

    好奇心驱使着林顿再次凝神向符文光球内部看去。

    他立刻发现,不知是不是精神受到了多种buff强化的关系,自身的意识不再如之前那般,像是海洋中的一叶小舟无助地随波逐流,似乎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而是变得轻松了许多,但那种在庞大的信息流如洪水一般的冲刷之下,瞬间茅塞顿开的感觉也没有再出现。

    珍妮大主教一直注意着林顿,见他凝视着光球内的符文回路,微笑道:“是不是和初次见到时,感觉完全不同了?”

    林顿点了点头:“我没办法再进入之前的那种奇妙的状态...不过这应该和大封印的转速降低无关吧?”

    珍妮大主教有些意外和赞赏地看了林顿一眼:“不错。无论是魔法议会还是教廷,都曾经在封印阵并未降速的情况下,让已经观察过一次内部回路的魔法师和圣职者进行多次观察,但进入深度冥思的状况只会在第一次出现,原理至今不明。”

    “不过,这些我们暂时不用去考虑,接下来,你们两个只需要尽快掌握维护的方法——虽然你们或许都已经清楚了,但是我和罗金斯先生作为你们的导师,还是会从头给你们梳理一遍。”

    珍妮大主教看了眼两个孩子,见无论是林顿还是希耶尔都没有露出不耐的表情,而是作认真倾听状,不由暗暗点头,接着道:“我们都知道,回路内的魔法和神术术式结构并非是一成不变的,而是会遵循着某种规律不断重新排列变换,只有将原本瞬息万变,难以把握的符文回路降速到现在这种程度,我们才能够在回路两次重组变化的间隙进行维护。”

    “而越是靠近封印内部核心,符文回路就越是繁琐复杂,转速也比外层回路更加难以降低,危险性也更大,因此只能由精神力、反应速度以及相关知识储备都足够的高阶甚至传奇施法者进行维护...”

    或许是觉得珍妮大主教的叙述过于繁琐啰嗦,罗金斯魔导士皱了皱眉,直入主题地接口道:“首先,维护的第一步,需要两人以自身精神力控制圣力或魔力,同时深入自己所在区域的符文区块中,不断寻找每个对应正确的神圣或魔法符文,直到将两条复杂纠缠的魔力和圣力回路中的每个符文全部点亮....”

    林顿听着两位导师的讲解,最近被硬塞进脑海中的相关信息也很清晰完整地浮现在经过了思维强化的大脑中。

    大封印维护的第一步,是最危险的一个环节。

    若是在一整条完整回路还未全部点亮之前,搭档中的其中一人因为对选择的回路内的术式结构不够了解而停顿、精神力或魔力耗尽、心神不定等原因“失去同步”,不仅会前功尽弃,严重的操作错误甚至可能导致封印回路的损坏事故,或令维护者出现危险的情况。

    ——自大封印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开始由人工进行维护一来,大大小小几乎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事故,都是在这一步出现。

    这也是议会和教廷为何要大费周章地通过适性测试匹配知识储备、阶位和力量素质甚至在各种特殊状况下的下意识抉择都相对接近的“搭档”的原因。

    同时,若是在整条回路还未完全点亮时,符文就开始重组变换的话,除非运气很好地赶上了与重组回路完全对应的结果,否则维护员不仅会直接丢失之前联络回路的信息而前功尽弃,其符文光轮重新组合时产生的干扰信号也会对施法者的精神造成冲击,很容易引起精神力震荡甚至反噬。

    因此,维护员必须加倍小心,尽可能在每次符文重组刚刚完成后,立刻动手联络回路。

    “....好了,说明就先到这里。”

    罗金斯魔导士简单地将维护的步骤叙述了一下,推了推眼镜,对一旁珍妮大主教略有不满的无奈神色视若未见地道:“现在,我会建立一个四人间的心灵连线,然后和珍妮大主教先做一次演示。”

    “另外,在开放我们两人的思维供你们进行体悟的同时,我会将你们两个人之间的心灵连接隔断,防止你们的思想互相干扰。”

    说完,罗金斯魔导师头顶延伸出三根虚幻的浅蓝色线条,分别射向珍妮大主教、林顿和希耶尔的眉心。

    认得这是“心灵连线”的林顿没有躲避,任由线条连接到自己的眉心。

    “我们会针对性地维护这颗符文区块中的一条回路,你们的任务就是通过我们的维护过程,体会我们对于组合回路时提取符文的选择。”

    随着连接到眉心处的线条隐去,罗金斯魔导师的想法已经顺着无形的心灵连线传递到了林顿等人心中。

    “心灵连线”属于圣职者、魔法师以及萨满等施法者职业都能够使用的通用法术,它能够能直接传递施法者们的想法,作用距离与连接者的精神力强度成正比,本身并不算很难掌握,属于非常方便和泛用的基础法术。

    而在这种观摩示范中之所以使用心灵连线,是因为在短时间内依靠口头对话快速接收和交流大量复杂且难以准确描述的抽象讯息根本不可能做到,非得使用这个法术不可。

    最重要的是,这法术只会传输连接者本人愿意向他人传递的讯息,除非自己主动透露,否则其他人并不能通过心灵连线窥探连接者内心深处隐藏的秘密,所以林顿并不担心因此暴露什么。

    珍妮大主教无奈地暗叹口气,在心灵连线中补充道:“若是联络过程中自忖时间来不及,或是感受到与搭档即将失去同步的情况下,我们也有一些提前撤出,而不致损伤自身精神力和封印回路的技巧。”

    “但这些技巧只是看书本和口头的描述,不去实际训练的话几乎不可能掌握,我和罗金斯魔导师也会对这类技巧进行演示,你们之后必须进行实践练习,在练习合格之前,都不允许自行开始维护。——罗金斯先生,没问题吧?”

    她看向罗金斯,柔和的目光中却带有一丝不容拒绝的坚定。

    “我同意。”

    罗金斯魔导师点点头,他明白珍妮大主教的顾虑,也知道希耶尔的“前科”,因此对对方的小心谨慎并未表示反对。

    反正维护的工作大多是由有丰富经验的高阶维护员完成,这些见习学员的主要任务就是学习,维护效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至于自己学员的学习进度和成绩相比其他组如何,他并不在乎。

    “那么,开始吧——注意了。”

    珍妮大主教又看了两个学员一眼,接着和罗金斯魔导士仿佛约定好了般同时向前迈出一步,面对眼前的巨大光球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分别对准了光球的不同位置。

    “在寻找联络符文回路的过程中,必须时刻注意通过心灵连线和自己的搭档进行实时交流,这种交流可能只是一个模糊的想法甚至潜意识,但我们就是依靠这些瞬时讯息不断进行确认和配合,尽可能同步推进对应符文的联络进度。”

    “首先,寻找到两条相对应回路的‘初始符文’。”

    随着罗金斯魔导师的想法流入林顿和希耶尔的脑中,他和珍妮大主教的手掌前同时浮现出一轮人头大小的复杂法阵,接着,明亮的法阵中心几乎完全同步地射出两道仅仅手指粗细,却极为明亮耀眼的光束!

    砰!

    这两道光束瞬息即至,分别准确地击中了巨大符文光球中的两颗符文!

    嗡——

    明明是纯粹能量构成的符文,在被击中的那一刻却发出了仿若洪钟大吕般的鸣响,那一枚魔法符文和一枚神圣符文猛地爆发出一金一蓝的璀璨光芒,接着像是受到吸引般快速靠近、纠缠——

    仿佛某种抑制的力量被切断,在它们四周,一片片复杂精细的回路结构密密麻麻地浮现出来,仿佛漫天的星河,而在那星河的正中心,两颗被选中的“初始符文”如恒星般明亮!

    接着,从那金蓝两色的符文中流淌出了一条条湍急的金色河流,这河流沿途又分成无数条细小的支流,向各个方向奔涌而去。

    “唔...”

    林顿发现从两位导师的心灵连线中瞬间传来了大量的信息和思维,在自己的脑海中飞快地略过。

    这些信息流并没有第一次看到大封印时那种如同奔流不息的海浪般狂暴的冲击,而是更加柔和,像是一首充满和谐有序的知识与思路的“音符”,令人愉快的奏鸣曲旋律一般。

    “怪不得大封印维护员又被称为‘大封印的调律师’...这种难度的话,希耶尔应该比我更加轻松吧...”

    不知是精神被多次强化的作用,还是两位导师故意放慢了速度,林顿并未感受到什么压力地轻松跟上了将两位导师的思维速度,一边清晰地跟随着珍妮大主教的思路,脑海中甚至还有余裕冒出这种无关的想法。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一条条“河流”,看到它们以极快的速度流淌过一个个魔法和神术符文,仿佛串起无数宝石和珍珠的项链一般,巨大的符文光球中,蔓延出一片片绚丽的涟漪。

    很快,这涟漪演化成汹涌的波涛,不断地在整颗符文光球之中激荡、蔓延....

    终于,仿佛火药燃尽,沸腾的回路渐渐地熄灭、平静下来,像快速封冻的海面,当最后两枚符文被连接,一金一蓝两色相互纠缠的符文回路终于被珍妮大主教和罗金斯魔导士完整地“提取”了出来,完全脱离了符文光球。

    林顿和希耶尔也同时回过了神,刚好看到面前的大光球中的其余符文再次射出一道道金色的丝线,与其他符文相连变换,重新组合——缺少了一条回路,似乎对符文光球的运行并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不到一分钟...”

    林顿下意识看了眼系统中的时间,有些意外,在这里,时间的流速似乎比他的体感慢了许多。

    “感觉如何?”

    珍妮大主教收回手,转过身微笑地看向两位学员。

    她知道以希耶尔的基础和思维速度不会有任何问题,因此并不担心对方,只是在心灵连线中单独向林顿问道:“能不能跟得上?跟不上也没有关系,尽可能熟悉这种思维方式就好。”

    林顿心里微微一暖,摇了摇头:“没问题,主教大人,我基本上能够理解。”

    虽然林顿习惯性地并没有把话说满,但仍然让珍妮大主教有些惊讶,她走过来,亲昵地摸了摸林顿的脑袋:“很好,孩子,也不要太过勉强自己,你的时间和机会还有很多。”

    即使没有安其罗枢机的叮嘱,珍妮大主教也对这个言行低调,却又有着不服输的韧劲的少年圣职者很有好感。

    这个孩子身上有一种不符合这个年龄段的沉稳,以及一种说不清道不明,却让她莫名感到亲切的、独属于圣职者的气质,有时甚至让珍妮大主教有种面对自己老师——前枢机主教圣克莱门特那般的感觉。

    珍妮大主教隐约有种预感,这孩子只要能够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地成长起来,将来必定会有一番远超自己,甚至自己的老师那般的成就!

    因此,她不希望林顿因为逞强而损坏了自身的精神力根基。

    一旁,希耶尔呆呆地看着符文光球,一脸魂不守舍状,完全没有注意其他人,似乎思绪已经飘到了很远的地方。

    “...这便是组成大封印的一条最基本的复合型回路——将其暂时从符文区块中“拆出”,我们便能够清楚地看出其中每个术式的结构以及符文的运行状况。”

    这边,罗金斯魔导师也回过头来,看到珍妮大主教毫不遮掩的偏袒,也没有在意,只是通过心灵连线唤醒了梦游状态的希耶尔,然后指着悬浮在四人面前,闪烁着美丽的金蓝两色辉光的符文回路,在心灵连线中将想法向两个学员传递过去:“我们可以看到,在迪斯瓦德界域和美因茨神圣区间交界的暗淡处,便是暂存回路模块中的基础符文磨损的表象,其中,这个区域内符文组的修复方法是...”

    为了系统的稳定运行,基本回路在被完全激活、提取出来后,维护员们还必须对磨损或故障的“零部件”采取各种维护和修复措施——当然,这其中至少会有五分之四的回路并不需要进行任何修复,仅仅简单充能即可。

    总体来说,修复和充能的工作反倒相对简单,因为并没有提取时那般苛刻的时间限制,维护者可以从容地将其修补完毕,如果遇到问题,也可以自行讨论、查阅资料或是请教上级负责人。

    两位导师一边修复,一边通过心灵连线对林顿和希耶尔进行解说,仅仅花了一分钟左右,便熟稔地将磨损符文修复完毕。

    但他们却并未将重新充能而焕发了更加明亮光彩的回路重新嵌入了符文光球中,而是通过这条已经清晰确定的回路,开始教导林顿和希耶尔将精神力中途安全撤出符文区块的技巧。

    ........

    “接下来,你们两个做好准备,在练习符文回路的提取和撤出之前,我会放开你们之间隔断的心灵连线。”

    听到罗金斯魔导师的话,少女似乎罕见地有些犹豫,她看了林顿一眼,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几口气,才对两位导师点了点头。

    一旁,珍妮大主教脸色也有些严肃起来,她走近林顿两步,将一只手放在了林顿头顶。

    在上次大封印的维护中,和希耶尔搭档的那位圣职者学员无论是位阶还是精神力都比现在的林顿要强不少,即便如此仍然几乎难以承受希耶尔无法自主控制的超速思维所带来的冲击,之后维护过程中虽然执意咬牙勉力维持,但终究还是因为同步率的严重丢失而精神力受创。

    这几年间,希耶尔的实力又上了一个台阶,已经是五阶魔导士,其思维的影响力无疑还要高于之前!

    而林顿没有自己和罗金斯那般强大的精神力,可以屏蔽或化解这种影响——虽然从适性测试的结果来看,只是高级牧师位阶的林顿目前的精神力已经远远强于同级的施法者,但却必然低于已经是五阶魔导士的希耶尔!

    这种情况下,心灵连线中来自希耶尔的思维干扰一定会相当强烈,即使林顿被加持了高级奥术智慧,喝下了稳固精神力的药剂,也未必能扛得住!

    因此,珍妮大主教打算时刻监视林顿的状态,一旦情况不对,就立刻出手强行切断两人之间的心灵连线。

    接着,罗金斯魔导师打开了林顿和希耶尔之间的思维隔离。

    ........

    与希耶尔的思维连接时,林顿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和初见大封印时那种被信息流填鸭般疯狂灌入大脑的感觉类似,但那时涌入自己脑内的都是仿佛蕴含了无穷奥秘,令人身心愉悦向往的知识,但希耶尔的脑内,却几乎都是堪称精神污染般的极为快速却毫无意义,亦或是因专业性极强且过于跳脱,而令人根本无法理解的古怪思维!

    更可怕的是,对方的思维并非单一线程,而是多线程并行!

    这一刻,林顿仿佛置身于一个嘈杂喧闹的大街上,但来来往往的行人却都是希耶尔,她们口中所说,心中所想,深刻的、模糊的、甚至是浮光掠影的念头全部都会被自己接收到,偏偏这些信息大多毫无意义甚至毫无逻辑,一股脑涌入林顿的大脑,让他感觉脑袋胀痛,心中更是烦闷欲呕。

    此刻,林顿终于深刻体会到为什么这个少女整天失眠睡不好觉了。

    一直保持这种疯子一般的高速思维状态,睡得着才怪!

    这么多年没有被折磨得发疯,还能保持着基本正常的认知和并不算扭曲的性格,已经是意志力坚强了吧!

    这时,两个相对其他纷乱的思绪更加清晰的想法通过心灵连线,同时传到了林顿的意识中。

    “撑得住吗?”

    “需要停下来吗?”

    一旁,珍妮大主教覆盖在林顿头顶的手已经亮起略显虚幻的淡金色圣光,随时准备强行切断两人的心灵连线。

    “没关系...不用停下来。”

    林顿面色却渐渐平静下来,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问题。

    连他自己都有些惊讶地发现,在最初短暂的难受之后,他的思维也跟着更加活跃、迅捷起来,就像是被一匹脱缰的野马拉着,身不由己地向前狂奔一般,初时有些趔趄,但调整好步伐后,居然神奇地跟上了对方的步调!

    同时,林顿迅速地意识到,自己完全可以通过坚守自身的意念去在一定程度上忽略那些无法理解也无法跟上的想法,并从中提取出有用的内容——就像是在大封印纷繁复杂的符文星海中寻找正确的那颗“星辰”一样。

    “真的没问题吗?”

    希耶尔有些担忧,三年前,和自己搭档的那位圣职者一开始也是咬牙坚持,但最后还是...

    “嗯,我已经开始习惯了,我们开始吧。”

    林顿睁开眼睛,用平静的目光看向希耶尔,微笑着将自己的想法传递给了对方。

    “嗯。”

    看着那双带着圣职者特有的温和,却显得不容置疑地坚定的目光,少女沉默了两秒,轻轻地点点头。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