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旁门之祖全文阅读(玉爪俊)最新章节更新_蜀山旁门之祖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蜀山旁门之祖

作    者:玉爪俊

类    型:网游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7 02:40    最新章节:第一八四零章 姻缘簿发威,二佛结连理

—————————————————————————————————————

蜀山旁门之祖全文阅读:

—————————————————————————————————————

蜀山旁门之祖最新章节试读:

    粉色卷轴停下了震颤、挣扎之后,钟元却是丝毫时间都不耽搁,即时间,与叶缤一起,驾驭遁光,飞速无比的离开了阴阳灵地。

    半途之中,两人turán收敛了自己的气息,匿迹而行,一路狂奔,在钟元非常熟悉的冰寒灵地之中,停了下来。

    找了一处隐蔽的地穴,两人潜匿了下来。

    这里,yijing没有shime值得关注的东西了..”“。不过,也正是因为此,才最为安全。钟元,从清净欢喜佛身上收获颇大,所以,却是想要花费一点儿时间,将其化纳,转化为自身的战力。

    当先,钟元取出了那从阴阳灵地所得的粉色卷轴,展将开来。

    卷轴展开,不过三尺长短。中心处,一个巴掌大小的红色光团,宛如星云一般,不停的旋转着,丝丝缕缕的红线,喷涂而出,又行收回,循环往复。

    红色光团之外,却是星星点点,无数的光点儿,或金或紫,或红或青,密密麻麻,几乎弥漫了整个卷轴,便是钟元,也数不清到底有多少。

    因为,这卷轴,看起来虽然只有三尺长短,但是,其内里,却是蕴含着一方shijiè,无边广阔。那些光点儿,就fǎngfo那夜空中的浩淼星辰。

    “这是一件shime法宝?效用如何?”看的这个,叶缤却是颇有一头雾水,故而,却是不自觉的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想来祭练之后。便可以明了了!”钟元对此。也是同样没有分毫的头绪。故而,却是也只能够回道。

    不过,钟元却是并没有当即开始祭练,而是继续的,将从清净欢喜佛身上得到的其他法宝,一件一件,都给取了出来,观察了一番。

    其余的法宝。倒是没有像这阴阳至宝这般古怪的,或多或少,都自能够看出几分玄妙。很快,钟元便行又从其中找出了三件至宝。分别是:帝王道的玄穹宝印,混乱道的逆乱神幡以及逍遥道的自在飞梭。

    这般的收获,让钟元却是禁不住心中感慨,“还是没本儿买卖,来的轻松自在!”

    钟元却是别无一分一毫的犹豫,第一个,祭练起了粉色卷轴。倒不是说。那粉色卷轴威能最大,而是。他最为神秘,便是钟元,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了解他,到底是一件shime宝贝。

    万化圣法即时间催动,浩荡法力,若滚滚洪流,朝着粉色卷轴,冲击而去。与之相应,六道轮回盘升起,帮忙加持。

    时间,一天天过去,到得第五日正午之时,粉色卷轴一个震动,瞬间,化散开来,化作一道粉色长虹,冲入了钟元的体内,与之彻底的合一。

    这时,钟元却是睁开了双眼,不过,其面色,却是古怪非常,颇有几分哭笑不得的样子。

    “夫君这是怎么了,莫非,这粉色卷轴,名不副实吗?”叶缤见此,即时间问道。

    “不是,这粉色卷轴,的确是包含阴阳大道的先天至宝,只不过,这功效,实在是有点儿让我难以启齿!”钟元说话之间,面上仍自带着几分苦笑。

    “到底是shime?”听得这个,叶缤却是也禁不住好奇无比。

    “我成媒婆儿了!”钟元一顿之后,开口道。

    “媒婆儿?”叶缤听得这个,当是时,脑海之中灵光一现,道,“莫非,这粉色卷轴乃是月老的姻缘簿?!”

    “不错!”钟元当即点了点头,道,“阴阳大道,包罗万象,分支无数,我怎么就偏偏摊上这么一件儿了呢?亏我还对它抱着无与伦比的期待呢!”

    听得这个,叶缤却是也禁不住笑了起来,道,“其实,姻缘簿也不错啊!执掌天下因缘,为天下有情之人结缘,这可是莫大的功德呢!夫君这一路修行,几乎都是杀伐过来的,有此至宝,为你削减戾气,也是好事儿,想必,对于将来的正道,也是大有好处的。”

    “有没有好处,也都只能够如此了!”钟元一声叹息,道,“这阴阳至宝,今后我能不能再得到一件,还是两说呢,保不齐,这辈子就是这一件儿了,也是丢不得的,希望,他真个能够发挥作用吧!”

    “对了,不知道,你我之间的因缘,能不能够在这姻缘簿上查出来?”叶缤turán间问道。

    “应该不行吧!我们乃是外来客,又不是这一方shijiè的人。再者说,即便我们身在这一方shijiè,受到这一方天道的监管,可是,大罗金仙超脱诸界之外,难不成,他还真个能够掌控我们之间的因缘不成?”钟元即时间回道。

    “看看也无妨啊?”叶缤笑着道。

    钟元闻得如此,却是也不多言,即刻间,将手一伸,粉色卷轴,再度显化而出,虚空一展,宛如一道长河,流泻开来。

    钟元手中,几道法诀打出,立时间,一金一紫,两枚星辰般的光点儿,却是闪耀而起,绽放吹夺目的辉光!

    “还真个有!”

    见得这个,钟元也禁不住吃了一惊。

    凝神观察,却是发现,那两枚光点儿之间,却是有着一缕极淡极淡的红线,jinháng相连,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看来,应该是这姻缘簿对我们的因缘,监管之力不足,要不然,我们如此恩爱,这姻缘线,也未免忒差了点儿了!”钟元即时间道。

    “你现在执掌姻缘簿,难道,还不能够将其改改吗?”叶缤听得这个,当是时道。

    “说的也是啊!”钟元闻得如此,当即大点其头,道,“我现在就是越来,天下因缘,还不都是我一言而决!”

    说话之间,当是时,配合姻缘簿的独门法诀,再度催动。刹那之间,卷轴中央的红色光团之中,便行激射出一条红色丝线,两头儿分别朝着代表着钟元与叶缤的星辰光点儿,冲了过去,很快,便行将之连接在了一起。

    这一连接,即时间,钟元与叶缤,都自发现,自己无形之间,对于对方的感应,愈发的敏感了一些。目光一对,一切尽在不言中,那份儿默契,无与伦比。

    “看来,这姻缘簿,也不是没有分毫的用处嘛!”这一刻,钟元不自觉的感慨了一句。

    试验了一下姻缘簿,却是让两人之间的guānxi,更加的亲密。钟元,并没有给人保媒拉纤的爱好,所以,即时间,便行将之收起,欲将去祭练那玄穹宝印。

    可是,就在这一刻,其将要将这姻缘簿收起之时,钟元的脑子里,turán间灵光一个迸射,却是停了下来。

    “怎么了?”见得如此,叶缤还以为出了shime问题,当是时,赶忙间问道。

    钟元面上,一抹诡谲之色显现,摆了摆手,道,“没有问题,只不过,却是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可以让我们的对手,不nàme轻松!”

    “shime主意?”看的钟元这幅表情,叶缤便行明白,这主意,肯定是阴损无比。

    钟元淡淡一笑,当即而道,“你觉得,我将清净欢喜佛与文殊菩萨这两个人,结一下因缘如何?”

    “shime?”听得这个,叶缤当是时,大吃一惊,瞠目结舌,“清净欢喜佛与文殊菩萨,他们两个,可都是男的啊!”

    “都是男的怎么了,佛法有云: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若是不能够了悟诸相皆空的妙理,他们焉得能够有现而今的成就?看人家观音菩萨,男相女相,不都在自己的一念之间吗?渡化之时,显化绝色女相,布施肉身,降魔之时,则又显怒目男相,这很正常嘛!”

    钟元一摆手,即时间道,“清净欢喜佛与文殊菩萨,论实力,或许不如观音菩萨,但是,论境界,却是不遑多让,想来,他们肯定能够明悟,男相女相,其实都是空的,唯有欢喜寂灭,才是真如!”

    这种事儿,也就是钟元,由后世穿越而来,经历了种种冲击,早就见怪不怪,换做是他人,肯定不会想到这般阴损的主意。

    叶缤,虽然知道钟元说的都是歪理,但是,一时间,却是也找不到shime反驳之处。再加上,无论是清净欢喜佛还是文殊菩萨,都是他们直接的敌人,他却是也不再说shime。

    见得如此,钟元却是又行道,“清净欢喜佛与文殊菩萨,都是佛门之中的一朵奇葩,相信,他们今后还会在佛门之中,绽放的更加的灿烂的。”

    说话之间,钟元却是毫不犹豫的出手,恰出了姻缘簿的独门法诀,激荡中央的红色幸运,射出了一条粗大无比的红线。

    本身,钟元为自己与叶缤准备的红线,便yijing是极限了。可是,出自于人性本能的恶趣味,钟元硬生生的突破了自身的极限,给清净欢喜佛和文殊菩萨,催化出了一条更加粗大的。

    粗大红线,虚空扭曲,两头儿分别朝着代表着清净欢喜佛和文殊菩萨的星辰光点儿,冲击而去。

    “看来,这姻缘簿,也不是一无是处嘛!今后,谁也别得罪我,不然的话,”(未完待续。)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