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爷我只会放大全文阅读(老油条叉叉烧)最新章节更新_法爷我只会放大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法爷我只会放大

作    者:老油条叉叉烧

类    型:网游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7 00:17    最新章节:第122章 重塑金身

—————————————————————————————————————

法爷我只会放大全文阅读: 罗辰穿越到一个叫做“神源大陆”的世界,同时获得了法师职业。 与普通法师不同,他竟然只会放大招! 【技能: 火山熔浆LV99、地狱火牢LV99、冰女皇之怒LV99、巫灵霜甲LV99、集体传送LV99、智爆增幅LV99...】 “我去,每个技能都这么吊,那我岂不是要成为法师第一人?”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kǔ)感(bī)。因为等级的缘故,法力值太低,99%的技能不能释放,再加上回蓝速度超级慢、CD时间超级长,罗辰欲哭无泪… “大爷的,看着肉不能吃的滋味好痛苦啊!”他仰天长叹… 沉木镇,冒险者公会,罗辰真正地成为了一个冒险者。 法爷的装逼生涯正式开启了…

—————————————————————————————————————

法爷我只会放大最新章节试读:

    “赤阳道长,看您的神通广大,恐怕在神源大陆是一等一的高手吧?”罗辰恭维道。

    “我哪里算得上高手啊,身为东夏人,我的修为只能在化神后期,相当于‘白金’阶,不能再突破了。”

    罗辰听到这里,纳闷地问道:

    “听说神源大陆的英雄阶也有不少,难道东夏人就一个也没有么?”

    “由于特殊的原因,英雄阶也就是‘还虚’境的强者在东夏人中是不可能存在的。不过,你是个另类。尽管你的修为在外界看来仅仅是人境中期,却可以凭借天赋强行修炼高等阶法术,可以称得上是奇才了。”

    罗辰没有因为赤阳子的夸赞而洋洋得意,反而对这个“道士”职业更加好奇了。

    按照赤阳子所说,东夏人中的道士职业是独有的。那为何与西方修行者共用一套神源系统呢?

    道士的特殊性,到底在哪里?

    赤阳子仿佛从罗辰充满疑惑的眼神里看出了什么,接着说道:

    “一切法术皆为‘道’的变种。道祖仁慈,在莽荒的时代,便将道法传播于四方蛮夷,即便是你我都在用的神源系统,也是上古东夏神祇所创,改动并不大。”

    “原来,我现在所用的法术和系统,并不是西方神的创造。那...为何如今西方一家独大,将所有的功劳都归功于他们的七神呢?”

    赤阳子呵呵一笑,他等的就是这个问题。

    “四个字:成王败寇。”

    “我懂了,道长。”

    罗辰何其聪慧,怎么不知道这其中的道理呢?

    西方,等于是学成之后,背叛了老师。不仅如此,还在成功夺下神位之后,任意篡改历史。

    神源系统,他们的!

    法术,他们的!

    整个大陆文明的发源地,他们的!

    西方文明的发家史,简直就是一部血腥的强盗史!

    经过赤阳子的点拨,罗辰如同醍醐灌顶,受益良多。

    “罗辰,与你说了这么多,我也该上路了。”赤阳子说完,就要走。

    “赤阳道长,您要往何处去?”

    “周游列国,一切随性。道祖交给我的任务已经完成,剩下的就要随缘了。你们两个在失落之地要小心一点,另外能照拂一下东夏人的话,我会感激不尽的。”

    “道长...”

    罗辰还要问些什么,就在这个时候,赤阳子大袖一甩,脚下多出一只巨鹤,腾空而起!

    “我送了你一件薄礼,希望你可以好好利用...贫道走了!”

    赤阳子驾鹤而去,把罗辰和布鲁克看得一愣一愣的。

    这可是真的仙人啊!

    “什么时候,我也能像他这样牛掰就好了。”

    “主上,属下相信迟早有一天,您定能超越赤阳道长。”

    “老布你拍马屁的功夫是越来越精进了。”

    “属下说的都是真心话啊!”布鲁克大喊冤枉。

    罗辰笑了笑,想起刚刚赤阳子提到的那件薄礼,急忙唤出了系统。

    草,这...这是怎么回事?

    本来是充满西幻风格的神源系统,简直是脱胎换骨,大变样了!

    面板的皮肤变成了修仙风格,有祥云和雕梁画栋,甚至连等阶称号都和之前大相径庭。

    【修道者:罗辰,等阶:人境初蒙三阶。】

    【力量...敏捷...体质...】

    【声望:20000】

    ...

    等阶称号变成了人境初蒙,其余的属性名称不变,技能树的变化也不太大,除了某些技能的名称变成了东方风格。

    【冰女皇之怒LV99】改成了【昭君怒雪LV99】,

    【暴风切割LV99】改成了【风神狂斩LV99】...

    罗辰对这些名称的变化倒是无所谓,只要够牛掰就行了。

    他发现道具栏里还多了一件东方风格的道服,顿时来了兴趣,抓出来换在身上。

    没想到,还真合适!

    不像赤阳子那种宽松的道袍,这件道服很贴身,更像是古代的武者服,只是在腰间挂着一枚八卦。这个时候,罗辰一时间有种玩修仙游戏的感觉了。

    装备上这件道服之后,罗辰的各项属性丝毫没有发生变化,这倒是让他有些失望。

    在禁闭塔,他还得到了一件稀有法师套装,这两件都不错,真是难以取舍啊。

    不管了,还是这件道服比较个性,先穿着在说吧!

    就这样,罗辰决定以后就穿道服,可裤子和靴子还是稀有法师套装里的两件,看起来倒是有些不伦不类的。

    “赤阳道长的见面礼就是这个?有点不够诚意啊!”

    罗辰自言自语的时候,道具栏的一个角落发出淡淡的华光。

    这个是...

    小黑的灰烬么?

    由于之前吸收了潜力宝石,这一小撮灰烬始终保持着一定的“生机”。难道它要复活了?

    罗辰顿时喜出望外!小黑为救自己而死,他一直对小黑怀有愧疚。

    如果能复活小黑的话,倒真的是一件大礼!

    灰烬仿佛被什么东西唤醒,无数颗细小的黑色砂砾飘出了道具栏,围绕着罗辰开始转圈。

    “小黑?是你么?”罗辰不禁急急地问道。

    黑沙没有答应,而是慢慢地爬上了他的胳膊,在左臂的上方印了上去,形成了一圈黑环。

    这个样子像极了一个朴素的纹身。

    罗辰摸了摸这个纹身,熟悉的感觉一下子让他有些热泪盈眶。

    小黑确实回来了,即便它不会说话,可还是一样想保护自己的主人。

    黑环加身,使他的坦度恢复之前的程度,物理防御力增加了超过6万点!

    不仅如此,他暗暗感觉到,这黑环还是一件能够自动防御的神级装备!

    “主上,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布鲁克惊讶万分。

    “是赤阳道长留给我的大礼,嗯...以后我就是个道士了,专心修道。不过,法爷还是法爷,这个法不是法术的法,而是道法的法...”

    罗辰的一番话让布鲁克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禁问道:

    “道法的法?不都是法,有什么区别?”

    “这个...跟你一时半会也说不明白,以后你慢慢就懂了。”

    毕竟是一个西方人,怎么能奢求他能领悟到东方的大智慧呢?

    不只是布鲁克,奎斯特将军如果知道以退为进的话,也许就不会死了。

    罗辰望向埋葬奎斯特的大山,暗暗下定了决心。

    奎斯特不会白白死的,这笔账他记下了。

    稍作休整后,罗辰和布鲁克驾驶魔导车返回了要塞。

    很令人意外,整个要塞灯火通明,官兵们乱做一团,叫喊声不断,看来是出了大事。

    一队巡逻守卫将罗辰和布鲁克围了起来。

    在看清楚罗辰和布鲁克的脸之后,这些守卫纷纷舒了口气。

    布鲁克上前问道:“你们慌什么,难道有敌情?”

    为首的一个哭丧着脸回答:

    “将军...被人杀死了...”

    “什么?!”

    布鲁克难以置信,再三询问过后才确定乔那多的死讯。

    他的尸身就摆在不远处。

    “主上,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看?”布鲁克问道。

    “去看看吧,这个人怎么着也是你的战友。”

    “谢主上。”

    罗辰心里也有些好奇,白天见面时还好好的,怎么就被人杀了呢?

    乔那多的尸体被一众官兵看守着,因为有布鲁克这层关系,两人被临时允许近距离悼念。

    布鲁克快步走近,蹲下来仔细检查了一下乔那多的尸体。

    乔那多瞪得滚圆的眼珠子黯淡无光,嘴巴张得老大,脑门上被人钻出一个血洞。

    这位塞因帝国驻守边塞的大将军,临死前一定很震惊,以至于没来得及抽出随身的佩刀。

    布鲁克摸了摸那个血洞,不禁现出些惊色。

    暗暗点了点头,他站起身来,向乔那多微微鞠了一躬。尽管两人的理念不同,毕竟是曾经在一个战壕里待过的战友,一时间倒是有些唏嘘。

    “你们将军怎么会死在外面?”布鲁克问道。

    “将军本来是去禁闭塔那边巡视,还没走到塔下就…我们甚至都没来得及看清楚杀手的模样。”

    一个守卫低声回答。

    “嗯…愿神保佑他安息。”

    布鲁克说完,便回到了罗辰的身侧。

    两人没有理由留在这里,还是尽快离开要塞为好。

    几分钟后。

    魔导车启动,极速地穿过了要塞,向失落之地的核心地带进发。

    “主上,您怎么不问问我,乔那多是怎么死的呢?”布鲁克实在忍不住问。

    罗辰笑了笑:

    “问你干嘛?我早就猜出个八九不离十了。”

    “哦?主上是怎么猜出来的?”

    “乔那多这个人心胸狭窄,咱们两个驾着车这么拉风地去禁闭塔,他能不跟上?”

    布鲁克点点头,“确实,以他的个性,一定会对咱们进行跟踪的。”

    “那个时候,鬼煞被我打得逃了出去。她一定碰巧感觉有人在附近巡逻…鬼煞的行踪是绝对保密的,不可能让一个守边塞的将军得知,所以就顺手杀了他。你说我猜的对不对?”

    “主上猜的一点不错。”布鲁克佩服得五体投地,“属下从那个血洞和残余的恶魔气息得知是鬼煞杀了他,您仅仅靠推理就得出了正确的结论,简直神了。”

    “哎,这有什么难的,稍稍动动脑子的事情…”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不知不觉将塞因边塞甩在了身后…

    ……

    ……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