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符道印全文阅读(卯时月影)最新章节更新_灵符道印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灵符道印

作    者:卯时月影

类    型:科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30 02:50    最新章节:第五十二章 阴丹

—————————————————————————————————————

灵符道印全文阅读: 这个世界上总是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传说,到底是真是假,众说纷纭。但许多人言之凿凿地赌咒发誓自己曾经见过、经历过各种不各样匪夷所思的灵异事件,其中不乏很多恐怖诡异的情节,让听者心惊胆颤,深信不疑! 那么这个世界的关于 “鬼”的种种传说,究竟是否可信?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对于某位大学生而言,这些不过是些子虚乌有的荒唐事,直到某次特别的经历,彻底的改变了他的一生....妖魔鬼怪,看我灵符道印;阴间冥府,任我来去自如! 困难艰险从中过,我以我身捍苍生!

—————————————————————————————————————

灵符道印最新章节试读:

    张朔猛然一惊,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忙审视四周,却没发现有人,难道...

    转而望向昏迷的龙大师,不可思议地道:“龙大师...你?”

    龙大师依然毫无反应,而那声音又在此传来,“哦?你认识我,小伙子你是...?”

    “传音入密!!”

    张朔恍然大悟,据说道行精深者,可将自己想说的话以念力传达,修道大成者甚至能够千里传音,以当今法术界段位划分,龙大师的修为至少已在“法师”之上。

    望着床上的老人,张朔越发惊服,点头道:“晚辈是您小徒弟师霖的朋友,如今她被人抓走,我特意赶来救她,谁知道...”将前因后果一一告知。

    龙大师传音叹道:“冤孽...小伙子,多亏你出手相助,本人在此多谢了,请你务必将师霖救出来,否则将会酿成一场大祸!”

    “龙大师放心,晚辈一定想办法救出师霖,只是我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人抓走了她?目的又是什么?”

    龙大师沉默片刻,开始慢慢对他讲清事情原委。

    原来龙大师包括师霖在内共有五名弟子,而且全都是无依无靠的孤儿,被他收养来的,其中大弟子孙军现年四十,跟随龙大师时间最久,为人老实诚恳,行事谨慎;二弟子欧阳明三十八岁,入门稍稍迟于孙军,为人精明能干,思维别出心裁;三弟子沈玉山三十二岁,性情沉默寡言却心思缜密;四弟子曹坤三十岁,为人机灵聪慧,然而好高骛远、易走极端,更痴迷长生之道,是龙大师最忧心的弟子;最后就是尚未成年的师霖,是龙大师的关门弟子。

    其他四位师兄虽然各有所长,然而比起身具“五阴之体”的师霖,天资上就逊色了不止一筹,只是可惜她的体质只易习练阴邪鬼道,所以龙大师的本领并未继承多少,不然龙大师早就立她为继承人了!

    本来兄弟和睦,大家相安无事,可从前年开始,龙大师的身体就出了状况,去了多家医院也查不出问题,而龙大师经验老道,慢慢从身体的状况推断出自己是中了毒!但身边都是至亲之人,到底是谁下的毒呢?而且这毒属于慢性毒药,显然是潜伏了很长时间,已然回天乏力,龙大师感觉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便找了个借口将最信任的师霖“放出师门”,目的就是为了保护她,同时自己暗中调查真相,临走前又教会了师霖如何克制其他师兄的方法,只要查出是谁所为,就能让师霖以其法制住他!

    万万没想到师霖走后,其他四个弟子开始明争暗斗,趁着自己虚弱之时软磨硬泡,务必让他选择他们自己为继承人,龙大师心力交瘁,看到昔日和睦共处的师兄弟为了利益反目成仇,可想而知龙大师有多么痛心;庆幸的是师霖平安无恙,两人时常在信上往来,当下毒之事渐渐有了眉目,龙大师料到自己命不久矣,而四师兄弟的暗斗已经白热化,于是告诫师霖千万不要回来,等他查清真相之后再做定夺。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就当龙大师查出幕后黑手就是自己的四徒弟曹坤时,其他三位徒弟突然陆续遭遇不测,龙大师亦被曹坤反制,这才得知早在三年前曹坤就加入了“阴鬼派”,成为了“阴鬼派”分坛的坛主!

    据传“阴鬼派”是元朝中期忽然出现在陕西某地的一个神秘门派,门人皆精通匪夷所思的邪术,擅长“御鬼招魂、指点迷津”,当地百姓多被其迷惑,不但供奉邪神,每月更上供钱粮以求平安,该派甚至买通官府,在当地威望与日俱增,数十年来横行无忌,由于行事诡秘,被正道视为邪派异类。

    元朝末年,各地起义不断,阴鬼派第三代掌门袁尚青野心不小,眼看群雄争霸,自家势力越来越大,便起了妄想痴念,竟然想“登高一呼”,仿效黄巾起义,割据称雄,从乱世中分取一杯羹!

    袁尚青本是不世奇才,夜观天象窥出“帝王星现,天下易主”,又召集派中所有门人进行推算,最终算出未来天下共主的乃是彼时红巾军吴国公——朱元璋!

    “阴鬼派”集结上千门人,随后与红巾军正式结盟,袁尚青与朱元璋暗中达成协议,只要“阴鬼派”能助他一统天下,必定论功行赏,赐地封王。

    此后得“阴鬼派”神鬼莫测的邪术相助,朱元璋陆续剪除几个大敌,又在军师刘伯温,猛将徐达、常遇春等人相助之下,一路所向披靡,终于打败宿敌陈友谅,一统天下!

    所谓“飞鸟尽、良弓藏”,朱元璋自私狠毒,乃是盖世枭雄,为了巩固政权,“阴鬼派”所做下的勾当然不能流传于世,于是便设计将袁尚青和门中几名重要长老诱来宫中受封,受封之际,朱元璋突然发难,与暗中埋伏的正道门派和禁军联手,秘密除掉了袁尚青等人,并发兵围剿“阴鬼派”余下门人,费时两年最终剿灭了这个门派,横行多年的大派就此灭亡,令人唏嘘。

    这些不入正史记载的传说,龙大师也是年轻时游历天下偶然听到的,至于是否真实已无从考证,就连“阴鬼派”是否真的存在,在此之前龙大师也不敢断言。

    万没料想这个门派居然真的存在,而且已死灰复燃,势力还在悄然壮大,曹坤便是被他的妻子陈巧芸诱入“阴鬼派”的,而陈巧芸本是阴鬼派使者,为了来香港发展特意与曹坤秘密牵线,曹坤早已有了不轨之心,当即应允,两人眉来眼去很快就搞到了一处,曹坤因此顺理成章做了香港分坛的坛主,龙大师所中之毒就是陈巧芸按不同毒药剂量调成的“失魂散”,这种组毒属于慢性毒药,长期服用就会渐渐侵蚀人体五脏六腑,耗损精气,修道者亦不能幸免,中毒太深纵使华佗在世亦束手无策,只能凭灵力和相应解药延缓续命,由于终归发现太晚,毒已深入骨髓,龙大师道行大损不说,身体更不如前,所以才会这么容易被曹坤所擒。

    得知真相的龙大师万念俱灰,闭目等死之时,陈巧芸听曹坤说师霖乃是“五阴之体”,居然大喜过望,故意不杀龙大师还为他续命,以此要挟师霖回到香港,目的就是为了用她的身体来炼制“阴丹”!

    “阴丹!?”

    “没错,相传‘阴丹’是‘阴鬼派’一种绝密丹药,配方不明,听说服药之后能另服用者成为‘半人半鬼’之躯,能力用途我不清楚,可能师霖的体质就是‘阴丹’的药引之一,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师霖的命来炼制‘阴丹’!”

    这些话若不是出自龙大师,张朔打死也不会相信,“原来是这样...那龙大师你的身体是什么情况?怎么醒不过来?”

    “我的身体已经衰竭,很快就会死亡,现在不过是凭借仅存的念力来传达罢了...”

    张朔闻言难受失落,龙大师又传音道:“我知道你现在身上有伤,有一个办法可以帮你修复元气!”

    张朔惊愕道:“什么办法?”

    “就是把我剩余的灵力全都传给你,只不过这样一来,我会立即死亡...唉...时也命也,顾不得许多了,我死以后,师霖就拜托你了。”

    “前辈...”张朔悲不可抑,两人刚刚相识就要生死离别,老人更要舍命救他,饶是素来坚强的张朔亦是心中酸楚刺痛,泪水夺眶而出。

    龙大师难得笑道:“小伙子重情重义,难得难得,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张朔。”

    “张朔吗...好,救了师霖以后,麻烦你告诉她,我名下所有家业由她来继承,遗嘱就在我家中的床下,让她好好经营,不要辱没了“龙丞相馆”的名声,对了,空灵镜现在在曹坤手上,我传你操控口诀,到时候你用来干扰他,切莫让空灵镜发挥威力....”又把空灵镜使用方法和口诀告诉了张朔。

    牢牢记住后,张朔哽咽道:“我记下了,谢谢前辈。”

    “嘿嘿,春去秋来,花谢花开,随缘而去,乘风而来...也不知来生又是如何...哈哈,大梦一场,大梦一场...小伙子,来生再会了。”

    龙大师胸前一团金光豁然窜出,连同其口鼻中逸散出的数道气体凌空汇聚,如灵珠飞旋着汇入张朔体内。

    张朔闷哼一声,全身经脉如惊涛骇浪、翻滚不息,灵力重新生成流走、热血如沸!

    想不到龙大师所传灵力霸冽若此!张朔忙凝神吸收,以念力将新生的灵力集结于丹田之内化为己用,沿着四肢百骸遍走全身,伤势以肉眼能见的速度迅速恢复。

    许久以后,张朔缓缓睁开了眼睛,手脚上的绳索被他用力一挣顿时齐齐而断,足见伤势已然痊愈,且体内灵气较之从前更为充沛,道行又有精进!

    如果换做他人早已狂喜难奈,而张朔却神色悲伤,心中充满了愧疚与惆怅,长长吐出一口气。

    “龙大师...”

    龙大师再没传音,只是静静躺在那里,神态已无痛色,十分安详,嘴角稍稍上翘,似在睡梦中欣慰的微笑,张朔轻轻把手指放在龙大师的鼻息间,已然气绝。

    看着龙大师安详的脸庞,张朔黯然伤感,沉沉叹声,恭敬地朝着龙大师跪下,磕了三个响头,肃然道:“多谢龙大师救命之恩,我一定不负重托,拼了这条命也要救出师霖!您老人家在天之灵请保佑我们。”

    起身后为龙大师盖好被子,合十一拜,张朔退到一旁开始分析形势,制定营救计划。

    首先要摸清楚这里的地形和人员配制,免得打草惊蛇,设法出去以后最要紧的就是赶在曹坤等人动手之前联系上姜欣怡,有她相助,纵然刀山火海,也敢走个来回,而且姜欣怡心思机敏,比自己聪明百倍,与她汇合后可以听听她的意见,如果连她都被抓住了,那就先救她出来再说。

    打定主意,张朔便收拾了一下地上的断绳,躲到一旁大叫肚子疼,连续叫唤了一会儿,就听到有脚步声朝外头传来,应该是那个送饭的壮汉。

    门锁传来响动,那壮汉隔着门叫道:“小子叫什么叫?妈的,把老子吵醒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铁门被“咯吒”推开,那壮汉进来后见张朔直挺挺地站在身前,不由一怔。

    张朔等的就是这一刻,身法迅疾如风,五指如爪闪电般捏住了那壮汉手腕用力反扭,同时一脚踢中小腿,那壮汉只觉眼前恍惚,手上、腿上登时传来一阵剧痛,刚想大叫,一把森冷锋利的军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吓得他不得不把叫声忍了回去。

    恰才张朔眼疾手快,制住那壮汉的瞬间就拔出了他腰间的军用匕首抵在他的咽喉,那壮汉惊恐诧异,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抵在脖子上的刀锋缓缓割出一道口子,让他不敢妄动分毫。

    张朔冷冷道:“如果你不想死,老老实实回答我几个问题,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壮汉咽了咽口水,知道自己绝不是这少年的对手,再也不敢反抗,颤声道:“请...请说...”

    “被你们抓来的人有几个,现在在哪?”

    “除...除了你...就一个啊,是个小姑娘,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看起来十七八岁。”

    张朔确认是师霖,那意味着姜欣怡没有被抓到,不由心中松了一口气。

    “她在哪?”

    “被...被陈小姐带去“祭坛”了,就在最底层的厂房里,这里是地下二层,最底层是四层。”

    张朔心中一沉,看来形势已迫在眉睫,半刻也耽误不得,那壮汉见他神色阴晴不定,抵在脖子上的刀锋又进了一分,已有血丝溢出,不由肝胆俱裂,哆哆嗦嗦地乞求道:“饶命...饶命啊...”

    张朔回过神,又问道:“这里是哪?你们总共有多少人?”

    “这里是新界,是我们坛主名下的一家地下工厂,算上门徒共有60人左右,包括我在内每层有五人守卫,其他人都被堂主召到了‘祭坛’...求求你别杀我...我什么都说...”

    张朔见问得差不多了,忽地一记手刀拍中壮汉后背,壮汉闷哼一声向前扑倒,就此昏迷不醒,张朔见自己衣衫褴褛,破破烂烂,为了掩人耳目,又不情不愿地将那壮汉身上的衣服脱下穿在自己身上,不过这人身材壮硕,比张朔还要高一些,所以衣服穿在他身上显得松垮垮地架不住。

    张朔又好气又好笑,把一些完好的绳索捡起来将那壮汉捆绑结实,对着龙大师遗体深深一鞠,这才小心翼翼地出了门,又把铁门重新关上。

    出门后张朔首先拿出壮汉的手机拨打了姜欣怡的电话,可奇怪的是姜欣怡电话居然处于关机状态,张朔心急如焚,偏偏在这节骨眼上联系不到,真是失策,尤其自己的“乾坤袋”还放在她那里,要是就这样冲去救师霖,无异于羊入虎口,自寻死路。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见前方暗道灯光暗淡,隐传来有脚步走动声,张朔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蹑手蹑脚地缓步前进,就在转过转角岔口后,映入眼帘的乃是一个极大的厂房,探头一看,里面放着的大多是一些看不懂的机械设备,光线比之前要稍稍亮了些,有四个穿着黑袍斗笠的门徒正坐在对面楼梯口抽烟谈话,手上均拿着利刃钢管,像在戒备守卫。

    未免打草惊蛇,必须出其不意,张朔站直了身子,尽量表现得自然,借着光线偏暗把帽子拉低轻步走了进去,同时悄悄观察,双方原本相隔三十来米,当距离不到十米时几个门徒听到脚步声看了过来,晃眼间看到那身保安服还以为是刚才的壮汉,不以为意打个招呼便接着说话,感觉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

    可张朔不会给他们怀疑的机会,抓住这难得的时机闪身贴近四人,双臂如风甩动,两指如电光火石“咻咻”连出,不到两秒的时间就封住了四人的经脉。

    四人惊怒骇然间发现全身动弹不得,这才慌张地想要大叫,张朔却不给他们一点喘息的时间,纷纷赏了一记手刀就将四人打晕了!

    把他们拖到了暗道中藏好,推算一个小时以后他们身上的穴道才会自然解开,但相信这段时间不会给他添麻烦了,于是张朔又把一个身材相仿的门徒身上的黑袍扒下,完整的套在了自己身上,耐心检查,确认没有异样便轻步下楼。

    地下三层的格局与地下二层相差无几,唯一不同的事腐朽的脚墙壁落点着几个火把,给人一种幽暗神秘的感觉;但这样反而对张朔有利,能够更好的隐藏自己,于是他正常行走,暗中观察周围动态,这一层果然和那壮汉说的一样,只有五人把守,不过他们分别站在不同的位置,而且神态严谨、毫不松散,看起来比上一层把守更严密,尤其在一道闭合的铁门前,两个门徒手上拿着的分明是两支手枪,这就增加了潜入的难度。

    张朔苦思对策,忽听一人从身侧墙边问道:“站住,口令!”

    糟了!张朔心中叫苦,哪里知道什么口令,而五个门徒位置分散,就算他出手再快,也没有把握一击得手,要是打草惊蛇,那就前功尽弃了。

    就在左右为难的时候,另一个沙哑的声音从楼道口传来:“九幽碧落,鬼道长生!不好意思,坛主命我们取‘药’,有急用,现在我们先给他送去。”

    刚才那个声音“哦”了一声,似乎没有怀疑,“走吧。”

    张朔心中一紧,是谁出声为他说话?而且刚才二层所有人都被他制住,并没有漏网之鱼,这是怎么回事?

    趁机暗暗防备起来,这时候,一个身影从他身后出现,手上似乎拿着一个药箱,但脸上带着鬼怪面具,容貌始终看不清楚。

    “喏,拿着,走这么快也不等我,跟我走!”

    黑袍人顺势把手上的东西递给了他,张朔惊疑不定,但还是接了过去,黑袍人也没多说,径直走向前面,张朔紧紧跟在后面,走到那道铁门前,黑袍人从身上取出一块木牌,在守门人面前晃了晃,守门人看后也不说话,从身上取出钥匙解锁,只听“咔嚓”一声,铁门就被两人缓缓推开,张朔飞快地瞟了一眼,铁门后竟是一条幽闭的甬道,隐约有火光闪烁。

    “谢谢。”那人含糊着说了一句,迈步走了进去,张朔紧随其后,当两人进去以后,那道铁门又缓缓闭合上。

    “唝隆!”

    确定门关闭后,张朔眼中流出一道寒光,冷冷道:“你是谁?”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