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在末日当团宠全文阅读(花寒烟)最新章节更新_重生在末日当团宠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重生在末日当团宠

作    者:花寒烟

类    型:科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9 11:30    最新章节:第八十一章 信

—————————————————————————————————————

重生在末日当团宠全文阅读: 林楠前世因错跟了父亲被虐致死,重生后做出了对的选择,变成了团宠。

—————————————————————————————————————

重生在末日当团宠最新章节试读:

    徐蔷担心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凌霄闻言,将背在身上的绳子拿了下来递给众人。

    众人开始在腰上拴绳子。

    拴好绳子之后,何故还特意试了试结实不结实,他用手抽了几下,没抽动腰上的绳子,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何故做完准备工作,看到其他人还没绑完绳子,他沉思了一下,又从身后的包裹里取出了几张符咒贴在四肢上,何故贴完符咒,看到其他人的绳子也绑结实了,这才出声招呼众人。

    “大家跟好我,我要上去了。”

    何故说完,就抬脚往小道上走过去。

    凌霄就跟在何故的身后,徐蔷跟着凌霄,林岚跟着徐蔷,林楠留在最后垫底。

    “何道长,这化解厄运的办法需要多久才能消除厄运?要是速度快的话不如你先在山下将厄运化解了,我们再上山?”

    林楠第一次被厄运缠身的时候总是无缘无故的摔跤,她抬头看了看这么陡的山路,总感觉不大稳妥。

    当初她在平地上都跌跤,在这种山路上,又是这种程度的厄运缠身,即使众人身上绑上了绳子,林楠也觉得不够安全。

    “现在这种程度的厄运要彻底化解必须要寻一处静室,用一整天的时间才能彻底化解掉,现在时间紧张,在耗费一天,我怕师父等不了,不过问题也不严重,之前我练过几张好运符咒,这次正好用得上。”

    “好运符是可以抵消一定程度的厄运的,这次我用的多,好运与厄运两两相抵消,也就没什么大碍了。”

    何故说完,林楠这才明白何故为何往身上贴这么多的符咒了。

    一行人爬上了陡峭的山壁,这山壁几乎是垂直于地面的,只在不多的平缓之地又几个台阶可以落脚,其他的地方全是前人在岩壁上钉的钢钎或者是挖出来的小型岩洞。

    知道自己厄运缠身的何故也没托大,他一步一步爬的很小心,在难以攀爬的地方,何故还将自己随身携带的砍刀插进岩缝之中以求稳妥,跟在何故身后的凌霄更是小心,他一面照看着自己,一面又盯紧了何故,以防何故突然一脚踩空落下山去。

    何故爬的小心,他身上的好运符似乎也起了效果,一路上来,只有林岚踩空了两次,不过都被有惊无险的救了回来。

    一行人爬到了山上,山顶的道观,彩羽已经侦查过了,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站在道观前,看着紧闭的大门,何故心中有些异样。

    这里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何故都很熟悉。

    道观依然是那个道观,虽然大门紧闭,大门前的空地上还落了一层落叶,这样的场景,何故都能猜想得到。

    他心中的异样感来自道观前的那棵大树。

    这棵大树从外观上来看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作为一棵百年老树,这棵树生长的的极其旺盛,巨大的树冠肆意的伸展着,遮住了好大一片艳阳,树荫之下凉风阵阵,树下摆放着一把木质的摇椅,摇椅的扶手处被人盘的锃光瓦亮的,这摇椅一看就是有人经常躺在上面纳凉的。

    可这颗大树是一颗雷击木,据何大脚所说,何大脚将何故捡回来不久,在一个雷雨之夜,这棵树就被天雷劈掉了一半。

    何大脚告诉何故,这一劫本应该是何故的,是大树替他挡了一劫。

    对这事,何故将信将疑,这棵大树是一颗核桃树,为了保证果实的繁茂饱满,何大脚一直指使何故给大树浇水施肥,浇水还罢了,但给这么大的果树施肥可是一件苦差事,何故每年都要围着大树挖一米多深的沟壕施肥。

    肥料是纯正的农家肥,每次施完肥何故都要累个半死,但何故不能喊累,何大脚说何故这是再给大树偿还恩情。

    听了何大脚的话,何故总会盯着大树另一半焦黑的树身发呆。

    这棵树,原本只活了一半,活着的这一半以道观的围墙为界充满了生机,而被天雷劈掉了的那一半正是靠近道观的那一半。

    可现在,这颗巨大的核桃树的树干上根本看不到任何雷劈了的痕迹,除此之外,从不犯界的树冠也郁郁葱葱的遮住了半边道观。

    何故看着巨大的核桃树站着没动,其他人不知这核桃树有异常也没放在心上,从小路上爬上来之后,彩羽又巡逻了一圈,在这道观附近,没有任何丧尸存在。

    那些从山下上来的丧尸,都集中在了距离这里不远处的另一颗大树下面。

    林楠看到何故没动,还当何故在睹物思人,彩羽汇报了没有异常之后,林楠便上前去推道观的大门。

    “等下……”

    何故盯着核桃树还在发呆的时候,林楠已经将手搭在了道观的大门上,何故察觉到不对想让林楠先别推门,可就在这时,大门已经吱呀一声被林楠推开了。

    “……不对劲。”

    林楠推开了大门,何故不对劲三个字才说出了口。

    “怎么了?”

    听到何故的话,林楠停下了踏进道观的脚步。

    “大家离这棵树远点,这棵树是一颗雷击木,我几个月前下山的时候它只有半颗,现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已经完全恢复了。”

    听到何故的话,原本想要去摘树上青绿的果子的林岚赶紧收回了伸出去的手后退了两步。

    她看这棵树上的果子相当繁茂,有两颗核桃就在手边,却不曾想这棵树有问题。

    以身犯险的事情林岚很少干,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她也不想给大家添麻烦。

    “还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推开了大门,林楠没进去,她将何故让在了前面,对道观何故很熟悉,一有不对劲的地方,何故肯定也是第一个察觉到的。

    何故站在推开的门前,朝里面看了看,没发现其他什么异常之后才走进了院子,他满怀期待的推开了道观里的一间间屋门,但每一个房间里,都没有何大脚的身影。

    最后,何故站在了自己住了十几年的房间面前。

    这间屋子,门是从外面扣起来的,何大脚肯定不会在里面。

    何故叹了口气,拉开了栓扣,推开了房门。

    屋子里还是何故离开时的样子,只不过房间里的床上放了一封信,信封上是毛笔写着的“爱徒何故亲启”六个字。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