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高一尺全文阅读(我叫石丑牛)最新章节更新_盗高一尺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盗高一尺

作    者:我叫石丑牛

类    型:科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9 06:10    最新章节:第三十二章 与时代共痛痒

—————————————————————————————————————

盗高一尺全文阅读: 神秘组织的介入,使得原本准备前往广陵王墓的考古人员全数灭口。临危受命之下,雪豹突击队王牌特种兵化身 “黑眼镜”,与无业游民金元宝,百科全书李绿蚁搭伙前进。守陵精怪枭阳、无尽死循环的瞒天回环术、人面蜘蛛络新妇、苗疆毒蛊血婴蛊、白垩纪残存至今的蓝血鬼鲎、杀人无......形的伏地蝎蛉……背负着扬州城所有龙脉的居然是一只千年戴山鳌? 世间真有上下颠倒自成空间的帝王古墓?蓬莱仙山一探究竟,却是一场埋藏在水底无穷的死亡骗局? 广寒月亮城、神堑黄海、天水蓬莱……emmmm,后面还没想好,但是我觉得你一定会喜欢的。 【展开】【收起】

—————————————————————————————————————

盗高一尺最新章节试读:

    话说那独刺铁王在听到这诡异桀音时,浑身如同炸了毛的斗鸡一般,嘴唇翕动,颤抖不已:这令他想起的,不是别的,那几十年前,在自己的兄弟被那鬼王吞食之前,他记得,那鬼门关的鬼王在从小鬼进化成完全的鬼王之前,似乎要相互吞食,最终养成元窍神气,随后便是任鬼门关谁也无法阻挡。而在最开始,那些小鬼的动静,似乎跟眼前这一幕——

    “啊!!!!!”

    “兄弟快跑,这常胜鬼王已经修出了元窍神气,你快——”

    “虎威!!!!!”

    “兄——弟——快!!!咳——快!跑!——”

    “你疯了么?那鬼王就在鬼门关,你若是进去一步,你的命也不要想要了!”

    “姜云愫,你少他娘的在这儿妖言惑众,我自己的命是我自己的命,与你有什么关系?你倒是有理,有理能坐视不管我兄弟死活,把他一个人丢在那鬼门关,看着鬼王撕裂了他的大腿啃食了??!!”

    “难道他牺牲了他的性命救你,就是为了让你意气用事,胡奔乱闯,再丢你自己一条性命的?!”

    “那你说怎么办?他家的老婆孩子还等着他回去,难道你要我连他的尸骨都带不回去,就跟他老婆孩子说他尸骨无存吗?”

    “你在这鬼门关外等我一刻钟,鬼王虽已修炼了元窍,但是尚未离体,不能出这扇门,若是在一刻钟内,我没回来,你便回去,无论如何,这个地方,以后绝对不要再回来了。”

    …………

    “铛铛铛——”

    无数的坛子在第一个坛子摔碎的这一刹那,全部应声而碎,好似蛰伏的毒蛇,只等待一个契机便要脱口而出。

    “呲——”

    一道黑烟从那坛子中氤氲袅袅,黑蝎双眼加剧颤抖,急忙忙往后退了几步,连这人类都顾不得,就要离开,却从那被摔碎的坛子中,伸出一双布满黑毛的手,无声无息的靠近正面色恶狠的二狗。

    “呵呵——你不救我,那我们便一起玩完,独刺铁王,现在你到底是——啊!!!!!”

    一双黑手如泰山压顶般,一个瞬间将二狗的胳膊扯下,二狗凄惨一叫,那黑蝎转瞬就退,却被无数黑黢黢一片的东西团团围住,在一个瞬间,那浑如一座小磨坊般的黑蝎便被啃得干干净净,连一片蝎甲都没留下。

    在这天上地下,都堪称是霸主存在的巨型黑蝎,连惨叫一声都不曾有,只一个照面被那些长着黑毛的东西啃食了。

    二狗死前的惨叫响彻云霄,大狗目眦尽裂,却不敢下去,畏畏缩缩往后退了好几步,嫉恨的看着李改革,“你为什么不要独刺铁王救他?!!!”

    那些东西在啃食了黑蝎与二狗后,似乎觉得有点不太够,看着巨石阵边缘的独刺铁王,又见到了站在峭壁上的李改革等人,愉悦的发出了几声“咯咯”的笑声,开始朝着最近的独刺铁王冲来。

    “前辈!!!!!快退!!!!!!”

    李改革仓惶一声,独刺铁王哪里不知这一切发生的可怖?踩着步子几个瞬息,便顺着石头爬了上来,看到大狗恨得咬牙切齿的与除之欲快的脸,自动忽略,而与此同时,那边却传出一声锁王的惊呼。

    “咔哒——”

    好似机括转动的声音,李改革面色大喜:成了??!!!

    其实这六丁六甲大须弥正反九宫天锁,除了铁王,李改革还有一种方法可以打开,便是两把后来由鲁班所打造的,专门解开这六丁六甲大须弥正反九宫天锁的钥匙,而这两把钥匙,李改革也的的确确找到了,之所以他没有用的原因,便是因为俗语所言“天不绝人之路”。

    这两把钥匙,会成为最后的一点线索,如果以后真的面临到即使牺牲数万人性命,也要拯救的一段历史,这两把钥匙,会成为最后的一个引子线索。

    “哈哈哈哈哈——我锁王果真是这天下第一解锁巨匠!!!!”

    迫不及待的打开那盒子,却锁王愣了一愣,那盒子里什么也没装,只装了一个再平凡无奇的毛笔,静静地躺在石盒的中间,一副完全不知道几千年来,有无数人为它抢破头的岁月静好的模样。

    一支——笔????

    锁王拿起那一支毛笔,嘴唇翕动,不可思议的看着李改革,李改革却视若珍宝的将那只平凡无奇的毛笔捧在手心。

    “你——就是在找这个东西——???”

    锁王声音沙哑,李改革回头一看,身后那些东西已经如跗骨之疽般的,顺着石壁爬了上来,转瞬就来,立即在独刺铁王与锁王耳边耳语几声,就在这时,一个大跳,明知山有虎的朝着那巨石阵冲了过去。

    “小子!!!!!”

    独刺铁王不敢置信的大喊一声,却诡异的,当李改革拿着那支笔时,那些黑影好似浑然没有看见他一般,穿过他的身影而去,李改革在几个纵步之间,巨石阵在这一刹那“蹭蹭”交错,最后在山体上开出一条不可思议的暗道,李改革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锁王与独刺铁王交换一下眼神。

    “那小子在你耳边说了什么?”

    什么什么?

    大狗两股战战,在那黑影如影随形的爬上来时,几欲先走,扒着锁王瘦弱的身躯,“到底?那小子说了什么?”

    “他说,在我们这些活着的人中,最后只能有一个人出去,当想好是哪个人能出去时,必须要站在巨石阵的中间,会有一条绝命之路逃脱。”

    一样。

    独刺铁王幽幽一叹,“那小子对我们说的话一模一样,说明最后的确是只有一个人能出去。”

    山下的黑影只需要十几个呼吸马上便到,独刺铁王反而非常镇定的站在了原地,峨眉刺收回到袖子里,“老家伙,你走吧,如果真的只有一个人能出去——”

    自从他的兄弟在当年也死在这群东西的手里,他便也没有活下去的意思,生与死,不过只是日历上的数字罢了。

    蜷腿在地,独刺铁王这一刻十分镇定。

    锁王深深的看着满目疮痍的巨石阵,亦是幽幽一叹,“老伙计,还是你去吧,我这辈子能在死之前,见识一番那六丁六甲大须弥正反九宫天锁,已经是死而无憾了。”

    两人相视一眼,大狗却在这时嘴角一勾,阴测测的,“既然如此,二位,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黑影在这一瞬应声而至,大狗一个俯冲冲入巨石阵中央,就是这一举动,让本已爬上来的黑影调转船头,朝着那大狗冲去,而与此同时,锁王与独刺铁王的脚下陡然一空,不敢置信的神色还未全部做出,一阵轻飘飘的失重感悬落,在一个瞬间便消失不见。

    “啊!!!!!!”

    “卑鄙小人,居然敢在最后一刻欺瞒我?我与二狗两条命,都死在你李改革手上了!!!!!”

    势镇汪洋,威宁瑶海。

    势镇汪洋,潮涌银山鱼入穴;威宁瑶海,波翻雪浪蜃离渊。水火方隅高积土,东海之处耸崇巅。丹崖怪石,削壁奇峰。丹崖上,彩凤双鸣;削壁前,麒麟独卧。千峰排戟,万仞开屏,瘦藤缠老树,古渡界幽程。幽鸟啼声近,源泉响溜清。重重谷壑芝兰绕,处处巉崖苔藓生。

    李改革说不清在黑暗中走了多久,当面前这一幕好似天外飞仙般的景色展现在自己眼前时,那一座嵌在山体中的宫殿,便近在眼前就了。

    仙宫之美,金光万道滚红霓,瑞气千条喷紫雾。天门沉沉,是为琉璃造就;大明幌幌,更有宝玉妆成。近处几座通往那高耸入云的宫殿的长桥,盘旋着彩羽凌空丹顶凤。

    李改革手执毛笔,轻飘飘的踏在桥上,一步步朝着那里走去。

    幢幡飘舞,宝盖飞辉。高山峻极,大势峥嵘。

    仙宫近在咫尺,入内之景,自不必言及,待直来直往看到那天宫尽头伫立着的一本大书,似乎与天色浑融一体,静静地流淌在时间的长河中时。

    仙宫入口,消失已久的益西次仁撕下人皮 面具,捻须而立,李改革视线与他相撞,惨然一笑,提起毛笔,以笔做引,毫无畏惧的走了进去,走进了那本书中去。

    就在他消失的那一瞬,1974年的某一天,好似平静的水面投入了一颗石子,荡起一丝波澜。

    总指挥室——

    工程师、设计师、程序员……绕着图纸排成一列,总工程师凝眸不解,看着白板上的参数,最后化为一阵无可奈何的叹息,死命的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

    “老大,怎么办,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次模拟失败,我们会不会完了?”

    弥漫在会议室的压抑气氛,使得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愁闷与颓废。

    “刺拉——”

    设计师将设计图撕成两半,愤愤的扔进垃圾桶,末了却归于一声绝望的哀嚎,双手抱头,哭腔,“早知道你们就不该喊我也加入,我就知道,我根本就没有达到这个资格与能力,加入到这样的设计中来。”

    唉——

    叹气声此起彼伏,没有任何人去安慰他,因为他所说的,便是每个人自己的内心写照。

    鸳鸯蝴蝶派的形成有文学内外的多重原因。从清末民初的历史情境来着,晚清王朝的迅速倾覆,与民国社会的初步形成带来伦理规范秩序的动摇与弱化;城市生活的日益丰富,也给文人写作提供了新的感受资源与言说空间,其中报刊业的发展与文学传播过程中,市场因素的逐渐凸现,更给的世俗化培植了直接的土壤。

    鸯蝴蝶派的代表作家如包天笑、周瘦鹃、徐枕亚……无不身兼报刊编者与通俗作家之二职——可谓耳闻社会变动与演进之际的时代先声、目睹现实秩序与日常人生的新旧更迭,品味着新型平民社会的悲欢、实践着初来乍显的城市文明新信条。

    但是无论如何推脱,最后的结果都只有一个,便是成功存活,以至于到现在的21世纪,仍然广为流传。

    但是在这里,别的国家一次便能成功的事情,而他们偏偏进行了几千次模拟,却无一例外,都失败了,失败的原因可以有一万种推辞,但是结果却都是一样的。

    总工程师顿了一下,从垃圾桶中将揉的皱巴巴的设计图拿出来,捋平,再次放在了平台上。

    为什么?为什么?

    每一个得出来的数据都是经过无比严密和千百次的验算,没有一个不是正确的;每一个零部件,无一不是千锤百炼后调整的最佳尺寸;每一次发射试验,无一不是所有人精心准备了几百个日夜的结果……但是到底,为什么?为什么就是不行?!!!!

    像是一锅加了番茄的浓汤,无论怎么喝,都是酸的。

    设计师的哭腔带动了众人的情绪,灰心、失望,在所难免,连带着痛苦情绪的迸发,霎时间让众人眼帘都为之打湿。

    “漾——”

    总工程师耳朵微动,忽然灵敏的抬起头,“你们听到什么没有?”

    什么?

    专注于哭的伤心的设计师泪眼朦胧的擦了擦鼻涕,“啥啊?”

    “嘘——你们听。”

    “漾——”

    又是同样一声,好像是有人在平静的水面扔进了一块石头,带来了雪意和充满朝气的六点钟,穿进了清晨的寂寞,一霎时朝气蓬勃。

    大家面面相觑,还是没有听到总工程师说的那奇怪声音。

    “老大,你是不是伤心糊涂了?这里里三层外三层被军队包裹的密不透风,我们还在几十米的地底下,哪来的什么异动?要是有异动,外面早就乱成一锅粥了。”

    总工程师神色认真,在四处搜寻了一下,白板上的数字一晃而过,却顿时倒退几步,站在了一个参数的面前。

    “你们刚刚谁动过白板?”

    “老大,刚才一直是你站在白板前,能有谁去动白板?”

    “我的傅里叶恒等式参数怎么被人调整过了?”

    “老大,上面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是你独具风格的狂草,你自己的字自己都认不出来吗?”

    总工程师倒吸一口凉气,死死的扒住白板,忽然拿起黑笔演算,呼吸间都带着狂喜的色彩,须臾之后,将设计图拿到手边,带着难以抑制的兴奋,“你们快跟我来,我找到解决的办法了!!!!!”

    长征二号701403(Y3):起飞时间,1974年11月5日17时40分;卫星轨迹:近地轨道;发射地点:第20训练基地第一试验部,二号发射阵地138工位;结果——失败。

    长征二号701504(Y4):起飞时间,1975年11月26日11时29分52秒;卫星轨迹:近地轨道;发射地点:第20训练基地第一试验部,二号发射阵地138工位;结果——成功。

    长征二号Y5(长征二号丙):起飞时间,1976年12月7日12时38分;卫星轨迹:近地轨道;发射地点:第20训练基地第一试验部,二号发射阵地138工位;结果——成功。

    长征二号甲Y6(长征二号丙):发射时间,1978年1月26日12时58分;卫星轨迹:近地轨道;发射地点:第20训练基地第一试验部,二号发射阵地138工位;结果——成功。

    工学者,巧心,劳力,造器物。

    有时正是人们无法理解和想象之人,才能做出超乎想象之事。

    二十年后的某一天——

    罗布泊——

    “屎壳郎,如果这次不死,我金元宝想实实在在的为人民做一点贡献,不用太大,一点一点,日积月累起来就够了。”

    李绿蚁侧身看着金元宝,轻喃一声,“我实在对不起你,我想不到,居然他在20年前,就想到了今天,更想不到,是我亲手害了你,我只是没有料到,这一次陪我一起死的人里面,居然还有你。”

    我也不曾想到,这一次回来后,付出的代价会这么大,我以为会毫不犹豫的牺牲掉你,最后关头绝不手软,不曾想,我只是稍微动了一下真感情,便再也无法收场了。

    行尸如潮水般扑来,李绿蚁看着近在咫尺的窝瓜唤了一声,“窝瓜,如果说,这一切都是我害的你,你恨不恨我?”

    似乎有一瞬对视,金元宝瞳孔一缩,不可思议的愣了一晌,却转而带着几分释然,“我这辈子,都在与平庸为伴,而自从加入你们的那天起,却成了英雄一员,我怎么会恨我自己的同伴?”

    在那一瞬之前,凡人所不敢赴的雪月风花,你却毫不犹豫的与我共时代痛痒一刹那。这段大梦一场,以家国为念,为民族燃灯,不敢沾染的佛前茶,是你与我看到这尘宇浩大。

    《盗高一尺》第五卷《惊鸿天府》完。

    全书完。

    题外话:有些流行男高音歌手已经风光不再了,但面对如痴如醉的观众,仍然依依不舍,频频鞠躬致谢,举行告别演出。正如柯南·道尔所著的《福尔摩斯》一书所言,“说不定,在如此一座神殿的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夏洛克和华生或许可以暂时寻找到一席之地,而他们先前活动着的舞台,则被某个更加精明睿智的侦探,领着一个更加缺少心眼的助手来占据。”

    笔者期盼着,有技巧、笔力更臻于完善的作者,来重新谱写一曲新的探险曲章,然而在这里笔者还是要先行退场,以期下一个欢迎日的到来。

    感谢各位盗版网站给我的全订,你们的全订对我的意义重大,感谢各位看盗版网站的读者的忠实阅读,笔者亦要在此表示欢迎,多亏有你们的帮助,我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实实在在合格的大扑街了。不过没关系,何其芳在《独语》中曾说过“而可爱的灵魂都是倔强的独语者,”笔者虽无最可爱的灵魂,却拥有世界上最厚的脸皮。

    本来新书即刻准备发的,因为一些原因耽误了,所以明年再发,不发我是狗!又当牛又当狗,好像有点忙,算了,你们洗干净脖子等通知吧,毕竟我感觉我这个大扑街还能究极进化。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