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课本诸天全文阅读(陈壮壮)最新章节更新_穿越课本诸天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穿越课本诸天

作    者:陈壮壮

类    型:科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9 06:00    最新章节:第232章 杀入重围

—————————————————————————————————————

穿越课本诸天全文阅读: 来到课本中的位面世界,解决一个又一个的危机。世界:朱自清《背影》、中世纪欧洲(历史)、傅里叶变幻之谜(数学)、圣诞老人之夜(英语)、圣女贞德(历史)、小桔灯(语文)、生命演化(生物)……

—————————————————————————————————————

穿越课本诸天最新章节试读:

    直到走着走着看到了前面的伊利斯,他刚刚让伊利斯在原地等待。

    “主人,你都已经走了一圈了,还没有找到进去的路吗?”伊利斯看着男人迷茫的表情问道。

    男子听到这话,眼前一亮:一圈!对了,一定是这样的!他终于想起来一只在耳边萦绕着的那个声音说的是:图腾!男子闭上眼睛开始回想起来。

    男子想起了那段暗无天日的时光,自己常常在训练完成后望着天花板发呆,训练时的天花板上雕刻着圆形的图案,族长说过那是家族供奉远古神的图腾。奇特的勾云,守护着四个方位的神兽,还有人首蛇身的远古神,都浮现在眼前。

    “伊利斯,你还能坚持住吗?”男子睁开眼问道。

    显然,男子已经找到进去的方法了,伊利斯对于男子看着的方向有一股莫名的恐惧感,她很想跟着男子进去,可是她的潜意识告诉她:“不行。”

    “伊利斯你怎么了?”男子看见伊利斯有点犹豫不决,他觉得可能是伊利斯承受不了这里的神威压制了。

    “那你在这里等我回来吧。”说完,男子站在沟壑边缘,凝出一把风刃,握住风刃,手掌一拉,鲜血流进沟壑喷发出一道红色光桥,男子踩着光桥走了进去。

    ……

    黄衡动弹不得,眼看着林德超要被击中,却无能为力,正绝望之时,一道声音传来。

    “浩然正气”

    整个桌球室气场一扬,黄衡等人感觉就像失重了一般,向上浮起,赵阳的攻势也戛然而止。

    国字脸的李敖走了进来。

    “诸位停止争斗吧,我在这些时日一直观察者精灵宠物app的动向,我发现我们现在所有的矛盾都是由它所激起,他的目的虽然不明确,但是却大致可以定为:‘互相残杀’,你们这样只会让幕后黑手得逞,请听我一句劝,同心协力,揪出黑手吧。”李敖傲然而立,缓缓说道。

    不待黄衡等人做出反应,瞬息之间,李敖背后闪出一道黑影,一只利爪从李敖的胸膛之中穿出,鲜血喷涌如柱,李敖双目圆睁,眼球爆出,看上去痛苦无比。

    “竟敢坏我好事!罪不可赦!”黑影的声音尖利刺耳。

    “修罗大人!”赵阳三人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齐声大呼。

    “是魔族!”玄武甲光芒大盛,玄武从中现出身来。

    身体之内的剑鸣铮铮作响,黄衡不再压抑,轩辕剑凭空出现在手中,剑光所指的方向正是那可怖的黑影,剑身好似有了生命一般,有频率的跳动着。

    黑影抽出手来,将李敖丢垃圾一般丢在了一旁,看着赵阳三人,用那尖锐的声音说道:“你们这三个废物,让你们办事真是浪费本座的时间。”话毕,伸出利爪,一道黑雾向着三人笼罩而去。

    张无敌和罗辰见此情形,哪肯就烦,想要召唤出手机中的神兽来反抗,却没有任何回音,短短几息的时间,二人就只剩下了森森白骨。

    “哼哼!想要反抗,难道不知道你们的能力都是本座给予的吗?”黑影笑起来的声音依旧刺耳。

    此时的赵阳早已分清敌我,挣脱黑雾闪身站到了黄衡等人旁边。

    看着黑影的所作所为,黄衡心里有了点眉目:“看来这就是精灵宠物app的幕后黑手了,看来他果然可以随时回收宠物使者的能力,幸好当初脱了身,否则今天的后果不堪设想。”

    “你的目的是什么?”黄衡抛出了压在心里已经很久了的疑惑。

    “目的?你有必要知道吗?”黑影不想废话,可能他知道反派死于话多这个道理吧,周身黑雾喷射而出,向着黄衡一行人缠去。

    黄衡奋身而上,手中长剑挥舞着,斩出一道道剑气,抵挡黑雾的侵袭。果然,和预期的一样,轩辕剑正是这黑雾的克星,黑雾一触碰到剑气就烟消云散,黄衡等人士气大涨,向着那黑影攻去。

    黑影闪身丢出一颗石头,心头感到一阵不妙,急忙抽身急退,那石头光芒大盛,投射出一道虚影,是一条玄色蛟龙,蛟龙围绕着黄衡等人急速的游动,带出一道道残影。

    “死亡绞杀。”

    ……

    男子跨过了那到让他头皮发麻的沟壑,向前寻觅着,看到空旷的广场,广场的四角本应该像族中图腾上那样有四圣兽镇守的,可是现在却空无一物。很明显,应该是上次黄衡进来把它们带走了。

    男子跟随着耳畔的声音一路向前寻觅着,忘记了周围的沉重的气息带来的压力,毕竟,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跟儿时受到的特训没什么两样,痛苦什么的,只要能够忍受,忍忍也就过去了。

    终于,看到了那一座座令人窒息的雕塑般的神躯,男子感觉有点喘不过气,这是神躯带来的威压,但是那个声音的诱惑让他忘记了这种压迫感,终于他在外围找到了那个赤着上身的神躯。

    他感受到自己的血液滚烫起来,像是在跟神躯打招呼,这是体内的血脉之力自发的运转了起来。

    男子打量着神躯,和族中图腾中那个色彩最显眼,最引自己注目的远古神一模一样,当他看向身躯的眼睛的时候,他看到了神躯瞳孔中跳动着的火焰,好似感受到了那团火焰的炙热,男子身临其境,等到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那股灼热感的时候,他清醒了过来,眼前的情景已经大变了模样,他的确已经身处火焰之中。

    眼前的景象让男子叹为观止,像是老君的炼丹炉,漫天的赤色火焰,找不到一丝其他色彩,待到他仔细观察时才发现眼前百丈之高的火焰竟是一个人。

    “不知前辈如何称呼?”男子拱手礼貌地问道。

    “吾乃火神祝融。”火焰中露出一张威严的人脸。

    “前辈指引我到此地不知有何用意?”男子继续问道。

    “你体内流淌的是我祝融的血,我在陨落前在此处留下传承,今日你若愿意接受传承,便以血为引,我将为你觉醒神力。”火神祝融回道。

    “晚辈愿意接受传承。”话毕,男子如进来之前一般,使用风刃割开手掌,不同的是,血液一流出体外,便熊熊燃烧起来,男子感觉到炽热的能量从伤口引入体内,每一根血管都变得滚烫起来。

    “这需要忍受巨大的痛楚,但是在火神力的淬炼之下,你能忍受的越久,你的神躯与神力的契合度便越高,所能发挥的威能也越强。所以,能到达什么样的高度,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

    玄色蛟龙快速游动,飞沙走石,密不透风,形成一个玄色旋涡,蛟龙每向内游动一分,旋涡便缩小一分,旋涡越收越小,不断挤压着玄武祭起的保护罩。

    虽然玄武实力回归巅峰,防御力惊人,但是由于属性上的压制,玄武神力耗费极快,眼看就要撑不住了,玄武急忙对黄衡喊道:“小友,我支撑不住了,等会儿我会寄身于你身上的玄武甲,我收回神力瞬间,你发力从这旋涡中脱身出去,我会用神力加持铠甲,护你周全。”

    眼看保护罩出现裂纹,黄衡心中一动:“就是现在了!”黄衡踩在玄武背上的脚一发力,向上腾起,玄武化为一道玄光,钻进了玄武甲。

    黄衡落地之后,也不停留,挥起手中长剑,向着那黑影斩去,黑影躲闪不及,只能用手来挡。

    黄衡只觉得所向披靡的轩辕剑砍在黑影的手臂上,就像是一把卷了刃的老柴刀砍在了一根风干的横木上,“噌!”金属撞击的声音响起,黄衡落地站稳,黑影被击飞出去。

    黑影翻起身来,身上的袍子已经被尽数撕毁,露出了可怖的面容,面部皮肤中隐隐地透露出青黑色,斑驳的纹路纵横在脸上,赤红的双瞳看上去没有任何情感,嘴里的两颗尖牙就像西方故事中的吸血鬼。

    黄衡看清楚了眼前的这个怪物时,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发怵,就像是啮齿类动物看到蛇天生会害怕一样,本能地心惊肉跳着。

    阳光!我讨厌阳光!怪物在心里嘶吼着。皮肤在阳光下开始发黑,融化,升腾,转变成一道道有着生命的黑雾,怪物瞧了眼流着紫黑色血液的手臂,伸出勾状的舌头舔了舔,面目狰狞起来:这不是我要的味道,我还记得在梦里那种香甜的味道,就像陪伴我长大的那根铁索的味道,对,就是那种,人类的血液。怪物并不太记得那种味道,那种气味很是熟悉,却又想不起来是在什么时候品尝过。怪物开始失去了理智,在这种紧急关头,怪物把目光投向了倒在一旁的李敖。

    黄衡急眼了:这怪物砍不死的吗?怎么现在看起来气势更盛了呢?我才是他的敌人,它不顾我的看着李敖干什么?

    怪物手向虚空中一抓,李敖被拖了过去,问着鲜血的气味,怪物兴奋起来:就是这个味道!刚刚裹着一身累赘都没有注意到这种美味!

    怪物伸出舌头着李敖胸膛喷涌着的鲜血,黄衡再也看不下去了,挥剑再度斩去。然而怪物却恍若无物的继续着进食,手起剑落,怪物的背部被砍出一道可怖的伤口,黑紫色的血液涌出,像一团有生命的黑色血液,涌出体外就向着伤口蠕动着,好似想要填补住这道伤口。

    怪物回过头来,嘴角还流淌着血红,黄衡打扰到了他的进食,他有点愤怒了。

    怪物伸出利爪作猛虎掏心式向着黄衡抓去,黄衡手中长剑往胸前一横,抵挡住怪物的攻击,站定后,行云流水的扭动身体回旋斩击,怪物以臂格挡,再次被黄衡斩出一道伤口。

    缠斗数个小时,让黄衡恼火的是:怪物虽然遍体鳞伤,但是速度丝毫不减,怪物浑身鲜血淋漓,却像是无穷无尽。

    黄衡有点怀疑,这轩辕剑是不是大姨妈来了,怎么在这时候不管用了。

    “虚空踏行。”趁着黄衡分神的间隙,怪物召出空间漩涡,钻了进去,就像他来时一样,消失了。

    终于解脱了,一阵无力感传来,手上的轩辕剑再也握不住了,乒里乓啷的掉在地上,黄衡一屁股坐倒,与这样的怪物战斗,无论是从身体上,还是从心理上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屁股还没坐热,轩辕剑好似受到惊吓一般从地上挑起,横在黄衡背后,黄衡只感觉背后一道巨力传来,整个人被击飞了出去,翻身而起,赫然是那怪物,他居然没走!

    怪物自然不甘心猎物被抢走,他必须要这个夺走自己猎物的人付出血的代价!

    黄衡站定,感觉背后火辣辣的,看来是被那怪物抓伤了。伸出手向着虚空中一抓,轩辕剑飞回手上,只是剑身上还淌着几滴斑驳的血液。黄衡发动血脉之力,以青木之气恢复伤口。

    这时,黄衡才感觉到轩辕剑又活了过来,跟自己第一次看见这把剑时的感觉一样,它是有生命的。

    林沦想伸出手抚摸一下那个魂牵梦萦的脸庞,但是手颤抖的抬到半空中便无力的垂了下去。

    黄衡赶紧伸出双手手来接住那只即将垂落的芊芊素手,捂在自己的脸庞上。

    “对,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黄衡略带哭腔。

    “你就会说这一句吗?上次也是这样。”林沦笑了,笑的有点无力,这绝美的笑容在此刻看起来是那么的凄凉。

    “我……我……我爱你……”林沦眼睛有点睁不开了,费尽最后的一丝力气,说出了那句埋在心底的话。

    “林沦!!!”眼前的林沦已经气息全无。

    虽然对于这个女人并没有男女之情,但是曾经的一幕幕情景都是那么清晰可见。外表柔弱,内心坚强,不管有什么都独自承受着,黄衡现在惭愧又后悔,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出小差。

    “小友,你冷静一点,不要忘了她跟你说的话,你现在应该化悲愤为力量,杀死那个魔人,为他报仇!”玄武提醒正伤心欲绝的黄衡道。

    黄衡这才想起那张嘴角挂着血迹还说着‘你一定要平安的’脸蛋。

    黄衡放下怀中的林沦,纵身而上,轩辕剑在此刻也莫名的躁动起来,铮鸣之声震颤心魂。

    ……

    林德超已经失去了理智,这是他从未有过的,他放弃了那些所谓的“顾全大局”,现在他只想将那个怪物撕碎。

    周围的弟兄一个接着一个倒下,林德超双目血红,愤怒,但是却无能为力,对方的力量,完全不是人类所能达到的,自己带来的三位化境强者,已经战死了两位,但是749局却没有一人撤退。

    一道白色闪电蓦地劈向了那个正在嗜血的怪物,怪物以黑剑格挡,却被劈飞了出去,嵌入了山体之中。

    是黄衡!他总算是出手了。林德超心头有点激动,之前他正担心着黄衡堕入悲伤,无法自拔。

    “撤离战场,不要卷入战局。”这完全不是人类所能企及的战斗,林德超心里很清楚。

    “我要你血债血偿!”黄衡狂啸着,气势逼人。

    男人从乱石堆中爬了起来,他想起来这句话正是之前对黄衡说过的,对了,修罗可是被他杀死了啊!

    就这么一句话,同样激的男人怒火再次燃烧起来。

    对峙的两人如同脱弦的利箭,杀气腾腾的冲杀向对方,毁灭之剑与轩辕剑撞击在一起。

    金属的碎裂声撕扯着围观者的心脏,两把剑相撞暴发的耀眼光芒刺得众人睁不开眼。

    “是谁!谁的剑断了!”林德超心里焦急地想到。

    等到众人睁开眼时,眼前已经只剩下一道触目惊心的裂缝横断整个山谷。

    ……

    “轩辕剑断了!我死了吗?”黄衡想要睁眼,却怎么也睁不开,已经完全感受不到眼睛的存在了。

    “小友,轩辕剑崩溃,我将我毕生的神力赐予你,并且会将你传送到圣地之内,我神力耗尽,必将油尽灯枯。

    “所以,这是我最后一次嘱托与你了,你且记住,我的真身,也就是那五彩神像会留下来,还有青龙、白虎和朱雀的,当日走出圣地只时我都带在了身上,五彩神像本一体,等我神识消散后,便会融合为一块五彩神石。

    我此次发动禁术干扰生死,护住了你的魂魄,你可寄身于五彩神石,五彩神石作为五行载体,现在兼具其本身的圣土之力,我的圣水之力,你的圣木之力,轩辕剑的圣金之力,只差一个圣火之力便能化为无上圣心石。你在圣地中寻找到火神祝融传承,定然能击败那魔人,小友保重。”

    玄武的声音在脑海中历历在耳,黄衡做不出任何动作,只感觉到像是在一条河里,阴寒彻骨,虽然现在并感觉不到骨头的存在了。

    黄衡还不想这么早死去,强烈的求生意识支配着他在这河流中流动起来。

    黄衡循着水流方向向下游去,撞到了一面墙,不过并没有什么大碍,浑身轻飘飘,只撞一下,就退出好远一段距离,黄衡靠着墙壁寻找出口,终于找到了墙壁边缘,向前游去。

    蓦地,眼前情景大变,身处一座大殿之中,黄衡这才发现自己能睁开眼了,看着自己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的站在大殿中央,赶紧四处张望,这一幕可千万别被别人看到了。

    “你就这么的不想死吗?”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

    抬头望去,是一个浑身铠甲,皮肤森白的巨人,他坐在大殿正前方的一个宝座上,手中把玩着宝座扶手上的骷髅头。

    “为什么要想死,我大仇还没得报,我还不能死!”黄衡不甘心的说道。

    “呵呵,仇恨确实是最能牵绊人心的东西,不过你这个小东西还真厉害,竟然能寄身于五彩神石,不过能力还是差了点,连化形都不会。”巨人咧着嘴笑着。

    黄衡想起了玄武的一番话,原来自己现在这副身体就是五彩神石,自己不会化形,所以也就没有眼睛什么的,眼前的这个巨人竟然帮助了自己,看来他很厉害啊。

    “多谢前辈,不知前辈如何称呼?”黄衡拱手道。

    “无名无姓,自诩‘黄泉大帝’,掌管死亡之海。”巨人的神色变得桀骜起来。

    原来这是死亡之海!刚刚的那面墙壁竟是上次自己不敢跨越的石碑,没想到误打误撞进了这里。

    “前辈出手相助,晚辈甚是感激,晚辈斗胆问一句,要怎样才能从这里出去?”黄衡客气的问道,他现在迫切的想要出去报仇。

    “打败我!”巨人有点玩味的看着黄衡说道。

    ……

    “这是哪里?”男人睁开眼来,却发现周围一片冰天雪地,面前矗立着巨大蓝色冰晶。

    禁地!男人心头一跳,那老乌龟究竟搞什么名堂!

    “禁地,不可触及,记住,永远不要!”这是在儿时父亲再三嘱咐自己的话,男人有点不服气,举起手中的毁灭之剑劈了下去。

    北地震颤,然而那冰晶纹丝不动,金色符文爆射,男人被击飞出去,男人翻起身来,身上已经千疮百孔,身体被那金色符文灼烧得青烟直冒,本来无惧任何疼痛的身体现在竟然抽搐起来。

    男人有点忌惮,起身向着远方走去。看来,‘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还真有几分道理。男人心里想着。

    ……

    “禁地出事了?”男子刚在打好的冰洞上面牵着鱼线,却被北边传来的地震吸引了。

    “伊利斯你就呆在这里,我去看看。”男子起身向北边走去。

    后面的伊利斯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第一次违背了男子的命令,偷偷跟了上去。

    ……

    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男人有点意外,同时心里感到很不舒服:被背叛的滋味可是不好受啊!

    “没想到你居然躲在这里!”男人看着眼前的男子冷笑道。

    才逍遥了半个月,那个折磨了自己十几年的声音又在耳边响了起来,男子很是恼火,看着眼前异于常人的男人,男子血脉燃烧了起来。

    “你竟然是魔族?”男子吃惊的看这个自己称呼了十几年‘老师’的男人。

    “哼!是不是已经无所谓了,背叛我的人都得死!”男人爆发出弥天的黑气,竟把苍茫的北地照得一片浑浊。

    滔天的火焰燃起,男子心中早已决定不再言听计从,他需要的正是十几年前连至亲都无法阻挡他去追求的‘自由’。

    伊利斯在雪丘后面担心的看着,她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她曾经在轮回之眼中看到过。

    ……

    “啊呼吸着空气的感觉真好!”黄衡出现在冰原的废墟里,旁边是曾经见过的蓝色冰晶。

    “呸!这个菜鸟吹什么牛逼,还说曾今答应过他的只有一只猴子,三拳两脚就趴下了。”黄衡现在想起来那个巨人夸张的吹嘘着自己多么多么牛逼,觉得有点好笑。

    在圣地中找到了祝融的神躯,但是并没有什么所谓的传承,想来可能是被人抢先一步了,黄衡向南边走去,他要开始复仇了。

    ……

    男子无力的坐在冰原上,对面的男人情况也好不到哪去,身上被烤得焦头烂额,是真正的焦头烂额,男子开始幻想着以后的幸福生活了。

    ……

    命运是逃不过的!伊利斯无力的站在男子面前,黑色巨剑贯穿胸膛。

    男人有点纳闷,这些女人都喜欢这种死法吗?

    男子悲痛欲绝,爆发出滔天的火焰向着老师攻去。

    男人遁入虚空,看着那个失去理智的人影在风雪中疯狂的舞动着火焰,男人等待着他神力耗尽的那一刻。

    如芒在背,男人握剑转身格挡,一个熟悉的身影腾飞着站在了雪原之上。

    “你还没死!”男人有点吃惊。

    “联手吧!”黄衡站定在男子旁边,向那个脱力站在地上的火人伸出一只手。

    ……

    都半个多月了,黄衡一直没有消息,楚梦涵日渐消瘦,坐在房间里无所事事。

    “梦涵我回来了!”终于,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