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人禁地全文阅读(叶天迟)最新章节更新_生人禁地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生人禁地

作    者:叶天迟

类    型:科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9 05:20    最新章节:第二百六十二章叫名必死、吹灯必死

—————————————————————————————————————

生人禁地全文阅读: 因为一次秋游,我和同学们来到一座死亡庄园……随着一个诡异的游戏结束,班主任也莫名自杀,从此我们陷入了死亡游戏中……

—————————————————————————————————————

生人禁地最新章节试读:

    第二百六十二章叫名必死、吹灯必死

    “换妻?”金大涛的话一下子让我脸色阴沉了起来,目光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金大涛恍若无觉,脸上还是带着笑眯眯的表情,说道:“陈小兄弟,就是换妻,我老婆陪你一个晚上,作为交换,你女朋友也陪我一个晚上,而且我还让你一个房间,这个交易,你不亏吧?想要活命总得付出点代价的,再者说,你玩你女朋友久了也会腻的,适当的时候玩这种游戏,你不觉得很刺激吗?”

    祝瑶一张俏脸冷了下来,冷冷道:“恶心!你这种人太恶心了!我们走。”

    她此时觉得这个胖子无比的恶心,连换妻这种恶心的话也说得出来。尤其金大涛旁边的女人杜春花,知道丈夫把她卖掉了,不但不觉得生气,反而笑脸盈盈的盯着我。

    再在这里多待一秒,她都会觉得反胃。

    我压住心中的怒气,拉着祝瑶的手就往外离去:“杨炜,走人!”

    我不想在这种地方生事,既然待不下去那就直接走人。

    旁边阴柔男人王秋雨身形一挡,挡住了大门的方向,嘿嘿冷笑道:“小朋友,成年人的世界不是你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既然你来到成年人的世界,就得乖乖按照规则办事,是龙是虎都给我趴着。”

    中年壮汉也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走进这片院子,以为想出就出得去吗?”

    其他几个人也是冷眼旁观着,此时楼上又走出两三个人,饶有兴趣的看着下面。

    我站住了,冷冷看着王秋雨,“搞事情?”

    杨炜道:“风哥,动手吗?”

    金大涛笑了笑,大马金刀的在槐树下的大石头坐了下来:“小兄弟,你既然来到这里,有些道理就得懂得,这可不是我们拉你进来的,而是你自己要来了,既然来了,该做什么就得做什么,该守的规则就得守,不要那么不识抬举。既然你不愿意玩这个游戏,那我就不勉强了,我从不强人所难。”

    金大涛摸摸下巴的胡渣,啧啧道:“不过,你这女朋友水得很,这么就走了,我们这些人心里也不太舒服啊。这样吧,你把这妹子借我们几个玩玩,那又何妨?我们保证!保证不会玩坏你女朋友的,你可以在一边看着,要是觉得我们不行,不妨教教我们怎么做。”

    金大涛说完,王秋雨以及其他男人都哈哈笑了起来,一双双眼睛充满了淫邪和贪念。

    “当然啦,小兄弟,你不借的话,我也不会为难你们,我这个人真的不喜欢强人所难,不过某些代价,根本是要付出一些的。”金大涛道。

    我脸色越来越沉,双眼微微眯了起来。杨炜深吸一口气,他知道,今日这件事绝对没有那么容易了,以我的性格,绝对会选择硬碰硬。

    堵着大门的王秋雨嘿嘿笑道:“金总,这不知死活的狗东西生气了,这是要打人呢?我怕了,万一他待会打我怎么办?”

    他笑嘻嘻的向我走来,脸上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

    “生气了?打人了?你有种打我试试?你有没有种啊你?”王秋雨来到我身边,不屑的用手拍拍我的肩膀,接着伸手去抓祝瑶。

    忽地,我伸手右手,抓住了他的手,阴冷、散发着阴气的鬼手顿时动用了厉鬼力量,死死的,如同一个金箍,把王秋雨的手抓住了。

    “你想打人?找死!”王秋雨喝道,另一只手就要掐我脖子。

    我右手猛地用力,“咔嚓”一声,折断了王秋雨的右手,随即抓住了他的脖子!

    王秋雨脸色剧变,强忍剧痛,便想动用厉鬼能力,但这时,他却发现体中的厉鬼似乎不听使唤了……

    我的右手紧紧掐着他的脖子,阴冷、噬骨……这是厉鬼的鬼手!甚至可以压制红厉!

    “咯咯……”王秋雨眼睛瞪大,拼命挣扎,却发现面前的我脸色漠然,一对眸子闪烁着诡异的红光,仿佛不是一个学生,而是一只恐怖的厉鬼!无情,冷酷,充满了杀戮!

    “涛……涛哥……救我……”发现动用不了体中的厉鬼,王秋雨用尽力气的喊道。他感觉我的右手上的灵异力量已经在入侵他的身体,甚至在侵蚀他体中的鬼!

    这是极诡异,极恐怖的过程,偏偏却只有他一个感受得到!

    在旁人眼里,他就像被点穴了一样,被一个学生掐住脖子后便动弹不得了。

    “挑衅我?我以为你驾驭的是红厉,原来是这种级别的鬼?”我面无表情的道,语气漠然,无情。

    王秋雨体中的鬼实在是太不入流了,只怕连鬼村之中的单脚老人都不如,被鬼手轻轻松松就压制住了。

    “驾驭这种级别的鬼,就敢挑衅我?”我冷冷道,鬼手上的灵异力量疯狂地入侵王秋雨体中的鬼,并慢慢将那只鬼抽离。

    这时,那个壮汉大怒道:“找死,给我放下他!”他怒吼着向我扑过来,右手顿时变化成一条巨大粗壮的鬼臂,朝我抓出。

    杨炜快步跑到壮汉身前,忽然身形扭曲,出现在壮汉后背,并且趴了上去,紧紧抱住了壮汉。他阴色惨白,阴瘆瘆的道:“喂,你认不认识我家的路?带我回家吧?”

    厉鬼“黑衣”!如影随形!

    壮汉忽然发觉后背多了一个人,却是浑身冰冷,仿佛一具尸体,不禁吓得呆住了……

    他用力想将杨炜抓下来,却如同摸上一块冰冷的石头,不仅扯不下来,反而变得越来越重。

    这个时候,那个王秋雨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叫,摔倒在地上不断挣扎。

    他体中的厉鬼已经被鬼手吞噬了,一下子从驭鬼者变成了普通人!我敢保证,这种手段,就算是管家也很难做得到。

    现场的人都已僵住了,金大涛一张脸阴沉得跟黑布一样,嘿嘿直笑:“原来有两下子,怪不得这么狂。”

    我脸色漠然,冷冷踢了地上的王秋雨一脚:“现在我不走了。两个选择,一,打一场,你死我活,二,滚!不要惹我!”

    我废了王秋雨,而杨炜又压制住了壮汉,本来虎视眈眈的其他人都想要退却了,原本以为只是三个刚成为驭鬼者的学生,现在看来,这三个学生也不好啃啊……

    一个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轻而易举就控制住阴柔男子,一个又跟黏牙糖似是死死趴在壮汉的后背,任壮汉怎么使劲都摔不下来。

    金大涛霍地起身,脸色狰狞的道:“妈的给我选择是吧?好啊,我姓金的第一次发现有人给我选择,好啊!我也给你选择!一,自己打断腿爬过来求饶,二,我现在就干掉你们!”

    他说着,从裤兜里抓出三张红色的符纸,狞笑道:“你选不选?”

    在这三张红色符纸出现后,空气中似乎涌现出什么灵异力量,让院子里的气温骤然降了两三个度数。

    “金总,慎重!”那个老人脸色变了变,道。

    杜春花则是笑盈盈的,说道:“葛老,别管他,由他去吧!”

    我冷冷注视着金大涛,我能感觉得到,他手上三张红色符纸散发出来的灵异力量,给我一种无解的感觉。

    这绝对是一种几乎无解的道具!

    金大涛抽出一张符纸,狞笑道:“他妈的,冥纸用在你们身上,还真是不甘呢!要选择,我给你他妈的选择!”

    说完,他果断地把那张红色符纸塞进嘴里,快速的咀嚼两下,狞声道:“陈亮!去死!”

    顿时,这个院子气温降到零点,槐树上的灯瞬间一黯,即便是驭鬼者,竟也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墙屋,地上,甚至是树上,似乎爬出了一个个血淋淋的厉鬼,让人感到浑身发毛。

    我也是眉头一皱,眼皮直跳。

    但这个现象维持了三秒之后,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温度也在逐渐恢复。

    我,并没有任何事发生。

    金大涛脸色骤变,眼中满爆发一抹不可置信:“怎么可能?冥纸不灵了?”

    我心中冷笑,大概猜到了这个冥纸是怎么回事,应该是吃到嘴里,然后叫出某个人的名字,那个人就会死。可惜,我警惕得很,刚才报的名字也是一个假名。

    当然,陈亮会不会出事我就不知道了。

    不过灵异力量的袭击也是有一定的范围的,刚才金大涛使用冥纸后,院子就发生了变化,应该是处在这个院子中的陈亮才会受到袭击!

    金大涛很快就想明白回来了,眼中爆出一抹精光:“他用的是假名!该死!冥纸最大的缺点就是这个,这个人是怎么防备到的?那么他的真名是什么?”

    金大涛再抽一张纸,依旧放到口中咀嚼。

    我冷冷注视着他,全身却是紧绷起来:“一次失效还来一次?难道这个冥纸还有什么别的袭击方法?”

    金大涛咀嚼完毕,冷冷注视着我身后之人:“祝瑶,去死!”

    顿时,我脸色骤变,身子一震……

    这个家伙,想袭击的人根本不是我,而是祝瑶!

    祝瑶刚才暴露了自己的名字,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

    瞬间,院子中温度重归零度,墙壁,地面,树皮均涌出一个个扭曲的,血淋淋的厉鬼!

    ·········

    冥纸的使用方法是放在嘴里咀嚼后喊出某个人的名字,便会产生无解的袭击,但这种无解的袭击显然还有一个缺点,那便是喊错名字,无解袭击就会失效。

    但是……祝瑶的名字被他知道了!

    瞬间,阴冷、绝望的死亡气息从四面八方侵蚀而来,无数狰狞厉鬼出现在院子之中,仿佛一片地狱修罗场。

    “啊……”祝瑶娇躯一颤,脸色煞白,整个人在灵异力量当中扭曲,变形,鲜血溢出体表,摇摇晃晃的后退,原本绝美的脸庞瞬间变得血淋淋的满是腐烂的伤口,尤如厉鬼!

    “你找死!”我眼睛睁大,脸色充满了杀气和恨意,此时此刻,我身体彻底被厉鬼影响,散发出阴冷、诡异的死亡气息。

    右手伸出,抓住背包中的青铜灯。我不疾不徐,却非常稳的拿出火柴盒并擦亮一根火柴,并缓缓点亮了残破的青铜灯。

    瞬间,这盏青铜灯亮起了氤氲的青色火苗,我周身也被一股灵异力量所包裹。

    僵硬、冰冷的右手举起了青铜灯,其中的阴气开始入侵我的身体,却都被鬼手吞噬了。

    右手扬起,青铜灯对准了金大涛。

    刹时间,金大涛脸色剧变,饶是他离我不近,却也感觉全身似乎被什么灵异力量锁定住了,无法动弹。

    我目光冷冰,心中只剩下滔天的杀意,一口鬼气从口中吹出。

    青铜古灯的无解袭击!人死灯灭,灯灭人死!

    惊恐的其他人尚未反应过来,金大涛便尤如失去生机的烂木头,重重地栽倒在地上。

    “嘶……嘶……”他剧烈的喘着气,眼睛睁得金鱼般大,脸上却只剩下惊恐和后悔……

    他后悔,为什么非要把事闹大,后悔为什么非要得罪这个人,后悔……后悔……可惜此时已经没用了,自从他提出换妻游戏那时候,他就注定必死。

    在青铜灯的袭击下,就算是成为驭鬼者已久的卓龙莹也坚持不了多久,何况是他……

    短短不到30秒的功夫,金大涛便停止了呼吸,脸上还残留着死前的悔恨和绝望,嘴角却咧出一抹古怪的笑容,嘴角、鼻孔里还有一些泥土。

    院子中的其他人骇得呆住了,一时间没有人动弹,也没有人敢说话。这种袭击,只怕只有红厉能够拥有的吧?要知道金大涛可是驭鬼者啊!而现在,他竟然连厉鬼也没动用过,就这样死了?

    “这个男人……可怕……太可怕了……”杜春花颤颤巍巍的后退,老头也是一脸的惊惧,提灯的赵建退得远远的,脸色也充满了惊骇。

    “金大涛杀了他的女人,这个恐怖的家伙……只怕不会放过我们的……我们,能挡得住这种程度的袭击吗?”杜春花深吸一口气,随即摇了摇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

    “完了,这个男人绝对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该死的金大涛,为什么要动手?”赵建满脸惊骇懊恼,提灯的手都在颤抖。

    出乎意料的,我没有继续动手,而是来到金大涛尸体旁,捡起那张冥纸。又在他身上搜了一圈,可惜没有别的东西了。

    第一时间动用青铜灯,就是因为金大涛还有冥纸,我担心他对杨炜动手,所以只能先下手为强直接干掉他!

    “完了,现在他又得到那张冥纸,一种无解袭击就够可怕了,现在他竟然有两种。”赵建低下了头,发现双腿都在打颤。

    我收起冥纸,看向了“祝瑶”的尸体,脸上却闪过一丝庆幸,随即冷然道:“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他们都干掉!杨炜,把人都清除了!”

    声音刚落,老头,赵建,杜春花,身上趴着杨炜的壮汉,以及回房却在偷看的无影女人心中都是猛跳,这个疯子,还是不肯罢休么……

    两件无解的鬼器,能挡得下么?

    就在这时,身旁一个声音响起:“秦……,算了。”

    祝瑶缓缓出现在我身边,而地上的“祝瑶”尸体却慢慢地变成了一个满是鲜血的布娃娃。

    替死娃娃!

    替祝瑶挡住了一次致命袭击!

    所幸……我一下车就让祝瑶使用,如若不然,现在后果不堪设想!

    赵建等五人心中猛地一震,脸上亦露出不可置信之色:“这个女孩居然没死?冥纸失效了?这怎么可能?”

    赵建看向地上的布娃娃,马上就反应了过来:“替死娃娃,连这种东西都有……这些人,到底是从哪里出来的,为什么一个比一个恐怖?”

    我冷冷瞥了他们一眼:“不赶尽杀绝,待会他们又会找麻烦怎么办?总不能找一次再杀一个吧?索性,把这一层清空了,省得麻烦!”

    我说这句话时语气中杀意丝毫不减,院子之中一时间鸦雀无色。

    赵建走了出来,坚难的开口道:“我,和你们没有仇,绝对不会向你们动手。我驾驭的鬼是阴胎,就算想对你们动手也做不到。”他说着就撩开衣服,露出肿起的肚子,隐约能看到那里有块东西在蠕动。

    杜春花立马道:“我驾驭的也是不如流的鬼,就算有心也无力。”

    老汉也马上表示自己所驾驭的只是一只普通小鬼。

    “哦,我不信,还是杀光了更谨慎一点。”我冷笑道。

    我这句话一出,院子中气氛再度己冷了下来……

    这时,楼上忽地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秦风,放过他们吧,这些人对你绝对造不了威胁,当然,如果你实在放心不下,我帮你清除掉他们。”

    我脸色微变,抬头一看,那里,站着四个人。两个男子,一个黑衣女人,还有一个红衣小女孩。

    中间一个男子穿着西装,手戴臂铠,神采奕奕,微笑的看着我。

    “果然是你,司马仲秋,好久不见。”我冷冷道。

    “好久不见,秦风。”西装男子摸了摸鼻子,苦笑道。

    “刚才提醒的果然是你啊……”我又看向了司马仲秋身旁的黑衣女人,道:“卓龙莹,你真的没死。”

    黑衣女人歪着头,展露灿烂笑容:“秦风,你好。能在这里看到你,我很高兴。你太帅了,也太可怕了,这个杀人方法,我看得害怕。”

    “上来说吧,秦风,这些人没必要杀光,黑暗中那东西来了先会攻击他们,让他们先为我们挡挡。”西装男子向我挥挥手。

    我看向祝瑶,杨炜两人,点了点头。杨炜马上离开已经筋疲力尽的壮汉,嘿嘿冷笑:“压碑石配合我驾驭的鬼果然无解……要是再过半小时,这小子就得被我活活压死。”

    壮汉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眼中充满了惊恐:“怪物,怪物……这群人,都是怪物……”

    不管是使用无解袭击手段的我,还是诡异以身体压住人的杨炜,亦或是被无解袭击后竟然还活着的祝瑶,在他们眼里都是极恐怖的怪物!

    如果早就知道我们这么恐怖,他们就不会主动招惹!甚至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快,回房间,时间快到了,那东西的袭击就要来了。”老头喊道,顾不得其他人,匆匆忙忙返回自己的房间了。

    赵建擦了擦冷汗,庆幸道:“这些家伙,居然和楼上的怪物也是认识的……难怪一个比一个可怕……幸好,幸好我没得罪他们。”

    他又看了地上死去的金大涛一眼,冷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金大涛会死,纯属自己作死!得到一件无解的灵异道具就作威作福,自以为是,今日也终于自取灭亡了!

    壮汉见他们一个个返回房间,惊恐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却始终力有未逮,最后在杜春花的搀扶下才站了起来。

    “他呢?怎么办?”壮汉看到地上死狗般的王秋雨一眼,忍不住道。

    杜春花摇了摇头:“你要是想死就去救他。”她扶着壮汉回房,阴瘆瘆的道:“他得罪了那个家伙,你去救他试试,看看人家会不会再趴到你后背上去。”

    壮汉想想就毛骨悚然,再也不向王秋雨多看一眼。

    ·······

    我来到二楼,司马仲秋已打开了房门,等待我们进去。

    竹席,小木桌,一个火炉正烧着开水,房间中热腾腾的。

    卓龙莹,小女孩,以及另一个男子都在竹席坐了下来,司马仲秋看着我,微笑道:“请坐。”

    我冷冷看着他,右手却举起青铜灯,上面的青色火苗仍然没有熄灭:“说清楚,或者我送你走。”

    “你还真是不客气……”司马仲秋哑然,苦笑道:“别,我怕你,这玩意连小卓也吃过亏,你别对着我啊!”

    我没有说话,却已举着青铜灯对准了他。瞬间,房间中的四人都炸毛了……

    “这个疯子,想把我们一起干掉吗?”卓龙莹喃喃道。

    “行,行,我说!”司马仲秋举起双手,“重新认识一下,我,通灵协会的一号,驾驶的鬼,叫千面鬼。你的老同学司马仲秋是我,秦陌嫣也是我,而我的真名叫秦仲秋!”

    “秦仲秋……通灵协会……一号……”我缓缓放下青铜灯,指着卓龙莹:“她是怎么回事?”

    “先坐下吧。”秦仲秋脸色变得凝重起来,说道:“有件更重要的事情,我需要跟你说,这件事……关系到我们所有人的生死。而且那个东西很快就要来了。”

    “秦风,我们这个世界……是假的,我们,也是假的!”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