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域之王全文阅读(威信的天空)最新章节更新_界域之王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界域之王

作    者:威信的天空

类    型:科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9 00:20    最新章节:第三十八章:察言观色

—————————————————————————————————————

界域之王全文阅读: 地球之外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

界域之王最新章节试读:

    艾克上校点点头,茫然的眼睛,突然爆出摄人的凶光,右拳聚劲,呼呼风声划过,‘梆啷~’,外层水晶球应拳破裂开几条长长的裂缝,但,却没有破碎开,艾克上校愣了愣,不敢相信的看看自己的拳头,眼睛里,突然爆怒火,大吼一声,艾克上校聚气全身的力气,砰~乓乓啷啷~,一阵清脆的玻璃破碎声响起,两层水晶球爆碎着向洞壁飞溅,哧哧哧~的刺入洞壁声不绝。

    华帝,也随着这一拳,被轰贴在壁上,受到拳势的迫压,门面扁平,脸部的皮肤生生被向两外侧扯开,好一阵,拳风才消散,华帝无所依靠,骨碌碌的滚落下来,在地上弹了几下,跌在艾克上校的脚边。

    艾克上校还在怔,这一拳的爆,让艾克上校也不敢相信,要不是度不及戈夫曼,艾克上校自信,凭着本身的力量,自己绝对不输于戈夫曼。

    脚下,渐渐恢复神志的华帝痛苦的**起来:“哎哟~,痛死了~”

    艾克上校慌忙移开两步,歉意的问道:“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会这样,没事吧?”

    华帝的头颅在地上转了转,抬起眼睑,看了看洞壁,又再看了看艾克上校,突然,眼睛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兴奋,但也只是一闪而过,艾克上校根本没有察觉到。

    华帝装做很痛苦的样子,脸部扭曲,鼻歪眼斜,涎着嘴说道:“痛,很痛!帮帮忙,把我扶起来。”

    艾克上校不疑有诈,应声弯腰抄起华帝,举到面前,正想好好看看,谁知道,手掌突然渐渐消融在华帝的头颅里,就像已经连成一体一样,艾克上校骇然的喊道:“你做了什么?快把我的手吐出来!”

    华帝得意的阴笑着,说道:“你的体质不错,干脆做我的身体好了,我会给与这付身体更强大的力量,你应该感谢我,从此,你我合一,成为天下最强的妖魔,桀桀~”

    艾克上校想要硬扯开双手,可是一阵阵钻心的疼痛袭来,真的已经与华帝的头部连成了一体,艾克上校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渐渐不由自主,突然的一阵晕眩,颓废的瘫倒在地上,沉沉的昏睡过去。

    良久,艾克上校缓缓醒来,睁开眼睛,看到满壁的水晶碎片,在跳跃的火苗照映下,闪闪光,三角尖利处,还在辉耀着七彩的光芒。

    看在水晶的碎片,艾克突然想起华帝,慌忙的举起双手,凑到眼前,可是,这双手依然好好的,还是分开的,并没有昏迷前看到的连在华帝的头颅上,艾克诧异的爬起来,上上下下的打量自己,浑没现自己身体有什么异处,艾克上校仔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还好,这张脸还是自己的。

    艾克上校在山洞内扫了一圈,没有现华帝的踪迹,奇怪的自语:“到底怎么回事?Tmd居然被一个鬼骗了,真Tmd,做好人为什么总是这么倒霉!”

    “你觉得有什么不爽的吗?桀桀~”

    从艾克上校的肚子里,突然传出华帝那尖细的声音,艾克上校骇然的跳了起来,砰,身体意外的撞到了洞顶和洞壁的边沿夹角,艾克上校更加的惶恐,这身体的轻盈,完全不是自己所熟悉的。

    “怎样,感觉不错吧?桀桀~”

    艾克上校缓缓的滑落在地上,双手颤颤抖抖的摸向肚子,脸上,满是惊惧。缓缓的摸在衣襟上,艾克上校抬起头,深深的吸了口气,双手十指,突然左右抓住衣襟,唰~,暴起了青筋的双手用力的向外一扯,将衣服哗啦的扯破。艾克上校慢慢的,低下头,眼睛一点点的向下看,‘啊~’,艾克上校最害怕的情形还是生了,惊惧的叫了起来,华帝的头颅,正陷在艾克上校的肚子里,一张奇怪的脸形,正突出的显在肚皮上,诡异的笑着。

    “我们的合体已经不可分割,你拥有我的力量,我也拥有你的身体,我们可算是完美的互补了,从此,我们就是一个人,我叫妖王,你是毒王,桀桀~,很好,很强大的合体,哈哈~”

    独柯山下,一处隐蔽的山洞里,一个阴沉的笑声和一个惊惧的叫声,一同混杂着传出洞外,一股无形的妖气快的迫散出来,远在几公里外的戈夫曼侧耳倾听,心中一动,慌忙循着声音传来的地方飞奔而去。

    一大片蔓藤,将山洞口严严实实的掩蔽起来,要不是那股异常的妖气,戈夫曼也不能准确的找到山洞。

    哗哗啦啦的拨开蔓藤,戈夫曼随手拿出指灯,套在右手食指上,小心的向里摸出,山洞的尽头,早已空空无人,只有一个快燃尽的火把,哧哧的不断闪动着跳跃的火苗,看着满壁的水晶碎片,戈夫曼心中突然涌出强烈的不安,沉思良久,戈夫曼才叹了口气,转身退出了山洞。

    庄园里,在两个小时后,突然冒出了数十名全身罩着奇怪黑袍的高大保镖,戈夫曼只能做到这一点了,那同时消失的华帝和艾克上校,留给戈夫曼的,只有恐怖!

    艾克上校衣衫凌乱、精神恍惚的奔跑在山间,嘴里呼呼的闷声低吼着,当戈夫曼说道自己已经死了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很滑稽的事了,多少也影响了艾克上校的精神,现在,华帝的融入,让艾克上校更是精神濒临崩溃,这种古时候的妖异传说,竟然接二连三的生,任谁,都无法承受得了。

    不知翻越了多少座山,不知跑过了多少路,艾克上校终于气竭的摔倒在地上,四肢撑着地面,呼呼的大口喘着气,华帝却突然从肚子上钻了出来,顶着怪异的图纹,凑到艾克上校面前,艾克上校已经毫无意识,茫茫然的看着华帝。

    “习惯没有?其实,这是天注定的,你想躲,也是躲不掉的,好好配合我,完成我的大业,那个时候,说不定,你还会感激我。”

    华帝虽是一脸正经的样子,但在艾克上校看来,却依然狰狞得厌恶,艾克上校厌烦的别过头,这一路上,华帝这个样子出现在眼前,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最初,艾克上校还挥拳猛击,但是,这就跟打在自己身上一样的痛楚,到了后来,艾克上校干脆不再理会华帝。

    看着艾克上校像个小孩一样的倔强,华帝阴阴的笑道:“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

    一,你好好和我相处,听我的指挥,那你可以得到无穷的力量和永生;

    二,我把你完全吸收掉,这世界,再也没有艾克上校这个人。你好好想想,我可不是在唬人!”

    艾克上校也相信华帝可以办到,心中几度艰难的挣扎,老半天,才无奈的点点头,颓然的坐在地上,沉吟一会,问道:“现在,我们要做什么?”

    华帝听到艾克上校肯就范,开心的说道:“现在,咱们要先组织起一支军队,那样,才可以在天下横行。”

    “军队!说的简单!”艾克上校耻笑道:“你以为凭着武力,就可以在现在的年代组织一支军队啊,现在已经不是古代,现在的一切,都要有钱才能办事,才能招到士兵,才能添置装备,知道吗?钱!”

    “钱?”华帝在朗门星,从没使用过什么钱或其他货币,高度统一的朗门星,早已经实行配给制,而且,单一的教廷生活,也没有要用到钱币的地方。

    现在,突然听到‘钱’这个词,先是愣了愣,才不解的问道:“钱是什么样子的东西,这么厉害,只要有钱,什么都可以办到吗?”

    做了二十多年的雇佣兵,艾克上校最清楚,在地球上,没有钱,那你屁都不是,和路边的石子没有区别,但有了钱,你就可以是上帝,想干嘛就干嘛。

    这一次受训,马赛给的钱虽然不少,但在死去的十个雇佣兵身上,都几乎耗光了,特别是在医院熬了几个月的那五个弟兄,现在的艾克上校,和个乞丐差不多。

    “我看,还是想办法找钱要紧,士兵,只要有钱,我就可以把兵团里大部分士兵拉过来,然后配上最好的装备,我们大可以占岛为王。”

    说着说着,艾克上校突然憧憬起美好的未来,在海上呼啸纵横,在岛上吃喝玩乐,就像一个土皇帝,谁也管不了。

    华帝好奇的看着艾克上校脸部表情的变化,邪笑着问道:“你已经有了打算是吧?”

    艾克上校哈哈大笑,笑停,才正色说道:“地球,可是有百分之七十是海洋,目前,各国并没有过多的把精力放在海防上,所以,我们成功的机会要高很多,我的计划,是先打劫各国的押运车,将劫到的钱,合法的买下一个大岛屿,在岛上,创建一座堡垒,建立一支军队,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华帝点点头,赞同道:“很好,那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做,那么,我们从哪里开始?”

    艾克上校抬头想了想,思考了半天,才淡淡的说道:“世界货币,以欧元和美元的流通性最高,那我们就从以这两种货币为官方货币的国家入手,由欧洲开始,至美国结束!”

    连续几日,法国、德国、荷兰等地相继出现毒杀押运员,抢劫银行运钞车的案件,在犯罪现场,遗留的唯一线索,就只有车厢内,淡淡的腥臭毒气,每一个押运员,全身都是臃肿紫黑,毒时,一点准备都没有,都是在瞬间毙命。

    车内的钱,全都一扫而空,连硬币都没留下,可是,目击者都证实,抢劫运钞车的只有一个人,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要想搬空装满一袋袋钱的运钞车,这得是人才干得了的事。

    两日后,在美国,又再生多起抢劫运钞车的案件,一周内,各地银行损失金额过七亿美元,一时间,各地流传出不同版本的传说,抢劫者,被不少人视为侠盗,但更多的人,则视其为‘妖魔’。美洲银行抢劫事件之后三日.......

    艾克上校拿着一张瑞士银行的支票,轻轻的将支票推到桌子对面的中年男人面前,淡淡的说道:“一个面积六十七平方公里的地方,就值这两千万美元,何况,使用期限才一百年,土地的所有权,不还在你们手里,这样的买卖,你们很划算的。一小说 > W<W<W﹤.≤1﹤X≦I≤AOSHUO.COM”

    “艾克先生。”对面的中年男子扫了一眼桌上的支票,默默的数了一下上面的‘o’,脸上顿时堆起了谄媚的笑容,一边伸出手,紧紧的夹起支票,一边附和的说道:“您说的对,这个荒岛摆在那也没什麽用,还希望像您这样的巨贾好好开利用,才能体现它的价值,您放心,我马上通知下面的人办好所有手续。很快的,很快~,呵呵!”

    艾克上校脸上虽然堆着笑容,但眼睛却是令人生畏的凌厉,看着对面的人收起了支票,艾克上校眼里才露出一丝愉快的神色,依然淡淡的说道:“总统先生,很高兴这次合作这么顺利,这是小小意思,请笑纳!”

    艾克上校说着,站起身,半弓着腰,将手伸向总统的面前。

    总统会意的也笑着站起来,微微大大方方的伸出手,握着艾克上校的手,装作诚恳的说道:“我代表政府,欢迎你来投资,希望合作愉快!”

    艾克上校突然抓紧总统的手,小声的警示道:“总统阁下,希望在我们合作期间,你的军队和警方,都不要插手我岛上的事务和管理,当然,我也不会干那些损害阁下利益,和危害贵国安全的事,希望阁下以此作为合作愉快的基础。”

    总统脸部僵了僵,但老成圆滑的迅即恢复,另一只手搭在两人握起的手上,保证道:“放心,我以总统的名义向你保证,祝我们合作愉快!”

    艾克上校嘿嘿的笑着,缓缓抽回自己的手,将藏在手心的一张支票,偷偷的换到总统的手心里,总统马上合掌,装作向艾克上校合什祝福,一场交易,在假面欢笑中匆匆结束。

    在总统亲自督办下,相关部门无不特办,不过半个多小时,便办完了一切租赁手续,客气的告辞,艾克上校快步走出办公大楼,随便拦了一辆出租车,便径直朝着海边开去。

    艾克上校揣着一纸合约,漫步在海边码头,这里是这个国家的第二大港口,鸣着呜呜汽笛的巨大的货轮,连成一片的集装箱,忙忙碌碌的工人,让码头显得异常繁忙。

    艾克上校冷冷的看着这些一柜柜的集装箱,被吊上一艘艘巨轮,嘴角微微上翘,露出奸邪的笑,冷哼一声,才插着双手在裤袋,朝着热闹的海边走去。

    炎热的夏季,来这片美丽的海滩游玩的游客很多,在这种经济并不达,但民风淳朴的国家,可谓是西方游客眼中的天堂,无数的小商人却看中了其中的商机,不惜离乡背井,来到这片海滩做起各种生意,喧闹的叫卖声,在心情不佳的艾克上校听来,却是那么的吵杂厌烦。

    艾克上校皱皱眉头,转到岸边的公路上走去,想要避开这些烦人的小摊小贩,才没走几步,身后突然有人叫道:“艾克先生!是你吗?艾克先生~”

    这个国家,这个地方,艾克上校还是第一次来,但在这种地方,这个时候突然的有人叫自己,让艾克上校也感到很吃惊,身体顿时定住,双手缓缓抽出裤袋,警惕的慢慢回头。

    几米远的一个小摊后,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汉子,正兴奋的高举着双手,用力的挥舞着,艾克上校疑惑的看着这名华人汉子,努力的在记忆里搜索着,但怎麽都想不起来在哪见过这个人,脸上僵硬着,张着嘴啊啊的含糊应着。

    汉子极擅于察言观色,看出艾克上校并没有认出自己,忙绕出摊子,蹬蹬的几步小跑,堆起满脸的肉,眯基着小眼站艾克上校面前,谄媚的笑道:“艾克先生,您在去年,不是去过乌鲁木齐吗?在那个农场里,我看到你和戈夫曼的比试…..”

    “嗯?……哼!”乍听‘戈夫曼’这个名字,艾克上校的脸顿时阴沉下来,冷哼了一声,背起手,偏过头不说话。

    看这架势,汉子就知道,艾克上校和戈夫曼的积怨极深,心中暗暗高兴,忙涎着脸,自我介绍道:“艾克先生,我啊,原来也是在乌鲁木齐那个农场,是个经理,当时,被小开抓住点鸡毛蒜皮的事,竟然把我狠狠的揍了一顿,你想啊,老板的家业迟早是给小开的,我这给小开的印象,完全毁了,没办法,只好自己请辞了,然后,就流落到了这里,终日为三餐劳碌。唉~,我说这些有钱人啊,就是不把人当人看,您说,是不是?”

    艾克上校细细听完,又再仔细打量了一下汉子,这说起来,在仓库里,那堆建材上,好像是在自己士兵身边,有这么一个人,当时,也是被打得很惨,。

    既然是一面之缘,艾克上校总算正过脸,淡淡的说道:“嗯,我记起来了!不过,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汉子听到艾克上校想起自己,开心的笑道:“我叫陈群,绰号叫‘海胆’,原来是在马六甲一带营生,后来,跟着大伙转到6地上来,现在也只是混口饭吃,生活难熬啊!”

    “你在海上营生?”艾克上校仔细打量陈群,的确,陈群皮肤上,淡淡的一块块海癣斑,这是常年在闷湿的舱底里熬出来的,想到今后的展,艾克上校掏出一卷美元,扔在陈群怀里,展颜笑道:“陈群,以后,你就跟着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没人敢欺负你,哈哈~”

    陈群没想到一次意外的偶遇,竟然跟到如此豪气的老板,当下,连小摊也不顾收拾,一路跟着艾克上校屁股后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