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噩梦游戏全文阅读(黑百合)最新章节更新_无限噩梦游戏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无限噩梦游戏

作    者:黑百合

类    型:科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8 22:40    最新章节:番外2:封闭的心(下)

—————————————————————————————————————

无限噩梦游戏全文阅读: 死后重生,张妍被卷入一个疯狂的游戏。丧尸、虫族、核变、自然灾害、鬼魅、妖魔……各种各样的末日接踵而至! 而她唯一的目标,就是——好好活下去!在这场游戏之中,数十万的轮回者,只有一千个人能活下来。 而成为这千分之一之后,等待他们的是另外一片更加广阔的战场……

—————————————————————————————————————

无限噩梦游戏最新章节试读:

    第二天张妍还是坚持去上课,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只是,因为她换了个造型,没几个同班同学能认得出她。

    当点名点到她的时候,后排的她默默喊了个“到”,顿时便有许多视线朝着她刺了过来。

    张妍将及腰长发剪掉了,现在的头发比男生的长不了多少,甜美清新系的着装也变成了中性风格,从头到尾都是阴暗死板的黑色。

    就连她的眼神和表情都变了。

    她的目光淡漠冷静,没有了前几日那种谨言慎行的样子。

    仿佛,她已经为自己树立起了一面墙,阻绝了周遭所有的声音和视线,把自己封闭了起来。

    八卦和议论的声音还在,但张妍就仿佛什么也听不见一样,一个人坐在后排,专注的在一个本子上写着字。

    她正在写的东西,是自己对卢青涯和包欢欢的复仇计划。

    一节课下来,张妍记了整整二十页的方案。

    而其中大部分,都已经被她用红笔画上了大大的“X”,不予采用。

    张妍想过起诉卢青涯,但昨天晚上咨询过律师之后,她发现这件事很难。

    在卢青涯迷昏她并强奸未遂这件事上,她没有任何证据。

    卢青涯下手很老练,在张妍跳楼之后他就清理了现场,没留下指纹、毛发、证物……什么证据也没有留下,还伪装了不在场证明,警方都拿他没办法,她想自己找到证据就更难了。

    至于他散播谣言这件事就更麻烦了,因为没人能证明他说的是谣言还是真相。

    只有张妍清楚自己是清白的,但她无法自证。

    张妍拿包欢欢那几个人同样没什么办法,她们对张妍所造成的只是轻微伤,甚至都不算是刑事犯罪,只能算民事纠纷。

    学校领导也用“退学”当威胁,不让张妍去告包欢欢那几个人。

    因为在校领导看来,学生打架而已,私下也协商好了,这只是一件小事,他们不能容忍张妍用这件小事给学校抹黑。

    白色手段行不通,张妍只能使用一些灰色的手段。

    她不想以暴制暴,但现在的情况是,想让恶人得到应有的惩罚,就只能使出一些特殊手段。

    张妍觉得自己这么做可能会脏了自己的手,但她不后悔。

    ……

    卢青涯有点脑子,张妍不敢用太简单粗暴的方法去对付他,那样太容易被反咬一口。

    张妍也不打算自己下水,她要去花钱雇人。

    她跟舅舅关系一直不错,她模糊的说出了自己想做的事,在被舅舅教育了一番之后,舅舅还是愿意偷偷帮她一把。

    借助舅舅的人脉,关系一层层推下来,张妍几经周折联系到了一个白凌市当地的狱警,那狱警帮张妍挑了几个值得信任的对象,将联络方式交给了张妍。

    这天下午,张妍没课,便打电话约了那三个人一起到白凌市一个知名的茶楼喝茶。

    在茶楼二层雅致的包厢里,张妍陆续见到了那三个人。

    坐在张妍对面的两男一女都是些蹲过牢房出狱的人,而且如今也依旧混在灰色地带,杀人放火的大坏事儿不敢干,但其它游走在法律边缘的事儿他们基本上天天干,每个人都有点手段,油的很。

    这两男一女都是三十岁以上的人了,阅历丰富,脑子活络,只要张妍肯给足钱,并遵守他们的一些规矩,他们就能帮张妍把事儿办好。

    张妍简单说了一下自己现在遇到的情况,并提出了自己的大致设想,让他们帮忙参谋细节。

    听完了之后,其中一个光头胖男人捧着凸出的肚子大笑起来:

    “哎哟呵?那个姓卢的小子,好像有点意思啊?手那么黑居然还活到现在没蹲过班房,有点手段,我都想把他收了当小弟了。”

    “收个屁!”唯一的那个女人白了胖子一眼,女人说话带着一点某地方的特殊口音,脏话都说的软软媚媚的,很好听,“日哦,那小屁孩算什么有本事?老娘随便挑个机灵的小妹过去打它几炮,就能把他搞的老老实实的,鸟毛都没长全的小**孩子!”

    而张妍也冷冷的瞪着光头胖子:

    “我雇你们去收拾他,转头你再把他收成自己人,那我可是不干的。”

    另外一个看上去最普通的戴眼镜中年男人笑着摆了摆手,替那光头胖子说话:

    “妹妹,别听胖子胡说八道啦,他说话不经过脑子的,两头赚的事儿不合规矩。我们收了你的钱去收拾那两个小东西,今后那两个小东西就是我们一辈子的仇人,不可能还去照顾他们,这是规矩。”

    光头胖子也笑呵呵的打了自己一耳光:

    “我就随便说说,这叫啥来着……哦对,反讽!反讽。”

    其他人没再搭理光头胖子。

    嗓音妩媚的女人和戴眼镜的中年男人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了张妍听,两人说的很详细,而且都挺激动的,仿佛做这种挑战界限的事儿特别好玩。

    而听完了他们的计划,张妍也觉得自己在笔记本上写出的那些报复方式还是太甜了。

    虽说那些手段有点见不得人,不过,张妍很满意。

    而这三人上头的狱警也有把柄,他们不敢反过来坑她,她放心。

    这三人还是挺讲究规矩的,他们随身居然还带着合同,然后将各种禁忌和守则一条条解释给张妍听。

    简单来说,张妍必须完全配合他们,为确保她能站在干岸上,也为了他们自己能方便洗白,张妍不需要干任何事。

    只要钱交足,以后的事儿都归他们管,出现任何意外情况也归他们负责,张妍放心听话就行。

    而他们每成功做完一件事之后,就会给张妍发邮件汇报,让她得知前因后果,验收成果。

    签完合同,戴眼镜的中年男人掏出打火机一把火将合同烧毁。

    按他们的规矩来说,既然双方愿意签订合同,那就证明心里都有数了,至于这一纸合同倒不是必要的,留下来反而会碍事。

    将约好的40%首付款交给这三人,张妍起身打算去结账。

    没走出两步,张妍就想起了一件事。

    她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塑料封口袋,里面装着两绺包欢欢的头发:

    “这头发是我从那个包欢欢头上揪下来的,我不知道这玩意儿有什么用。你们有什么想法没?”

    “嘿!这个有大用了。”戴眼镜的中年男人坏笑着将头发收好,“这玩意儿我已经想好怎么用了,就算不能治住她,也能泼她一身粪。”

    张妍点点头,离开了茶楼。

    虽然价格有点贵,但也不过是她三个月的零花钱份额而已,她觉得值。

    之后的事,就交给这些人处理吧。

    而为了不引起怀疑,她和这三人约好,在寒假之后再开始实施计划。

    ……

    转眼便是四个月过去。

    即将进入寒假,白凌大学里的学生们都变得活跃了起来,人们最近讨论的话题总是离不开抢车票和旅游。

    时间就像是一张砂纸,粗暴的打磨着一切,在时光的打磨之中,很多痕迹都被抹平,从人们的记忆之中远去。

    因为后来卢青涯就找到了新的目标,再也没来烦过张妍,张妍身上的那些谣言早就失去了热度。

    现在,哪怕是同班同学也不再有人提及张妍刚入校那几天发生的那些事。

    只有张妍还记得,也不可能忘掉。

    但表面上,张妍却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一个人读书、一个人自习、一个人吃饭。

    除了日常必要的接触之外,张妍不肯和班级里的任何人交流。

    这几个月来,她的变化也很大。

    只要有空闲,她就会拼了命的健身,直到锻炼的全身肌肉酸痛难忍她才会停下。

    她努力增加蛋白质的摄取量,体重终于从82斤涨到了98斤,因为体脂比较低,胸也平,98斤的她穿上衣服的样子还是看起来有些瘦弱。

    从前羸弱的她,现在肌肉匀称健美,力量和爆发力都不错。

    一到周末她就会去练自由搏击、攀岩、跑酷、户外生存,这些都在对付歹徒的时候有极大的作用。

    当一个人的身体素质上去了,她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会变得不一样。

    这样的张妍也让人产生了想要结交的欲望。

    有些势利的同学发现张妍家境很好,主动尝试结交她,而这些人都被张妍冷淡的挡掉了。

    有热情的同学想帮她脱离孤立,带她加入社交圈子,而张妍直截了当拒绝,并不领情。

    当无意中得知了张妍平时有些和寻常女生不太一样的爱好,许多冷门社团也开始拉人,什么腹肌撕裂社、弓箭社、航模社、野外求生社、厨具交流社……都上门找她了。张妍也是一概没兴趣。

    久而久之,不再有人愿意和她主动接触。

    不过,张妍觉得自己并不需要朋友。

    如果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有人伸手帮过她一把,她会感激对方一辈子,也愿意要这样的朋友。

    但,很可惜,当时没有出现这样的人。

    他们旁观,他们疏远,他们洁身自好,他们这群陌生人不愿和她这个“绿茶婊”扯上太多关系。

    而当他们发现可能误会了什么之后,张妍已经不信任他们了。

    张妍觉得自己这种对陌生人的不信任感已经算是一种病态了,但她不觉得这种病态是坏事。

    起码,能保护自己。

    ……

    寒假,张妍不愿意回京华市的家过年,她随便找了个理由,说票不好买,罗秋雨也没追问什么。

    反正,每年过年都没什么气氛,罗秋雨从来不会为了一个春节舍弃自己的生意,每到春节的时候反而是她最忙碌的时候,因为要到处去拜年送礼。

    张妍趁着一个寒假,放松了一下心情,在整个白州省旅行了一个半月,玩的痛痛快快,人也晒黑了好几个色号。

    当寒假即将结束,张妍坐在开往白凌市的列车上时,她突然收到了一封邮件。

    发件人名字叫“段途”。

    张妍愣了一下,才想起来这人是谁——那个帮自己办事的戴眼镜中年男人。

    她立即警觉起来,认真一看内容,她笑了。

    邮件是以几张照片开头的。

    第一张照片上,卢青涯站在火车站候车厅里,拥挤的人群中,他背上的荧光绿色背包有点显眼。

    第二张照片上,视角更加接近卢青涯,隔壁有一双手伸向了卢青涯的背包。

    第三张照片上,卢青涯包里的笔记本电脑被人一手取了出来,同时对方极快的将一块笔记本大小的钢板放进了他背包里,那只手的动作快到相机捕捉不到图像,化作一团残影。

    第四张照片上,卢青涯的笔记本被架在火上烧成了一团黑乎乎的垃圾。

    照片结束之后,短短两行文字,却让张妍无比痛快——

    “他做了一寒假的毕业设计,我们给烧了,他甭想顺利毕业了。

    别着急,这只是一个小试探。”

    张妍按照之前的约定,看完之后就立即删除了这封邮件。

    他们终于开始动手了。

    ……

    开学的第一天,白凌大学的公告栏前挤满了学生。

    好多人都又笑又叫,格外激动,纷纷拿出手机在拍。

    在公告栏上,贴满了一个男人的照片。

    男人寸缕未着,面色酡红,表情狰狞,他趴在一人高的玩具泰迪熊上,做着一些下流恶心的动作。

    三十多张照片,泰迪熊也被摆出了各种姿势,居然没有一张是姿势重样的!

    最大的那张照片被摆在最中间,那张照片上,男人用肮脏的白色液体喷了泰迪熊一脸。

    而这照片中的男人,就是卢青涯。

    虽然校方在二十分钟之后就及时撕掉了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但也挡不住学生们私底下流传。

    “卢青涯日泰迪熊”成为了开学第一天的爆点,顿时火遍了整所白凌大学。

    时隔近半年,路人们大都早就忘了去年张妍和卢青涯之间的谣言。

    但学校论坛上有几个热帖将这件事扒了出来,然后拼命说张妍的好话,揭露卢青涯的虚伪和下作。

    校内论坛的帖子都是段途他们发的,控制舆论也是必须的步骤。

    经过这么一提醒,盲从的人们也开始后悔当初错怪张妍,有一部分人开始同情张妍的遭遇,觉得她之前被陷害了。

    而张妍还是不受任何影响,依旧我行我素的行走在校园里。

    面对突然热情的一些人,她最多就是笑一下,没再多表示。

    坐在教室里的时候,张妍的手机里又收到了一封邮件。

    这次的邮件是一名为“金飞花”的人发的,这是张妍雇的那个女人。

    金飞花发的邮件充满了她个人特色,显然是本人发的——

    “我派了个小妹过去勾引他,他上钩了,日哦,都有两个女人了还有力气搞野食,真是条脏公狗。

    小妹把他带回家,给他喂了刚到的‘新货’,那药够劲儿,他整个人都疯掉了,出了幻觉抱着玩具熊就搞,妈的,笑得老娘尿都崩了,哈哈哈哈。

    论坛上那些也是我叫小妹们发的,她们反正每天坐台也无聊的很,玩的还挺开心呢。”

    张妍了然,默默按下了删除键。

    而就在她刚刚删掉邮件时,讲台附近突然一阵惊呼,有人直接冲着张妍跑了过来!

    来的女人五官不错,但妆容很脏,身材高挑微胖,染一头酒红的长发,也算是个美女,就是太凶横了。

    不是包欢欢还能是谁?

    她径直冲到张妍面前,满脸凶狠,以极快的速度一把抓向张妍的衣领!

    张妍按下手机的录音快捷键,灵活的一闪身,便躲开了包欢欢的手。

    张妍灵活跳上桌子,几个翻滚跳跃便窜到了前排,她绕过包欢欢,在门口附近落定,然后指着包欢欢大喝一声——

    “我之前没跟你一般见识,你现在还想干什么?”

    包欢欢还是那套,一副委屈的样子把黑锅往张妍身上甩——

    “你陷害卢青涯!我知道那些照片是你拍的!你先跟卢青涯约炮,又故意给他灌药,拍了那些照片,你这个女人真恶心!”

    “上次没准备,这次我听了律师的话,录音了。你继续说,这都是将来我告你诽谤的证据。”张妍晃了晃手机,“这次我学着你和你男朋友的样子,也准备好了不在场证明,应该告的赢了。”

    张妍的话成功将包欢欢的嘴巴堵住了。

    见包欢欢居然不敢说了,班级里还在上课的同学们顿时炸了——

    “出去!我们还上课呢!”

    “闹什么闹啊,吵死了!你和卢青涯不是都分手了吗?他现在女朋友是白凝霜,你过来捣什么乱啊?”

    “他不乱搞男女关系也不会被人拍那些照片,丢人现眼。”

    讲台上的教授也愤怒的指着门口:

    “你上过我的课,我认识你,包欢欢,扣20学分!”

    这次,因为张妍对这个班级的人来说不算是陌生人了,他们也开始帮着张妍说话了,多少让张妍感觉到了一点温暖。

    包欢欢灰头土脸的离开了教室。

    老教授似乎心情不太好,他瞥了张妍一眼:

    “上课玩手机,你也扣3分。”

    张妍无所谓的笑了笑,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扣就扣吧。

    反正她一开始就没打算毕业。

    ……

    就在卢青涯丑闻曝光的下午,又一件和卢青涯有关的大事发生了。

    白凝霜跳楼自杀了,当场身亡。

    白凝霜是卢青涯现在名义上的女友,她家境很好,卢青涯费了好大力气才追上。

    结果白凝霜不小心怀了孕,这下卢青涯再怎么温柔体贴也安抚不了白凝霜了,她前几天刚做了人流,闹着要分手,现在还在和卢青涯冷战中。

    而就在冷战的时候,卢青涯居然丢了那么大的脸!

    她想到自己刚流产卢青涯就跑出去跟别的女人开房,还玩的那么恶心,白凝霜一时气不顺,跑去找卢青涯理论。

    理论之后,白凝霜才得知卢青涯是怎样的一个人,卢青涯还威胁她说要把她的裸照发给她的父母。

    中间白凝霜还受了卢青涯的其他刺激,再加上流产之后雌性激素紊乱,情绪不稳定,她一时想不开,就这么从教学楼六层跳了下去。

    这些内容,都是白凝霜在遗书上一字字写下的。

    张妍运气不太好,白凝霜跳楼的时候,她刚好在现场。

    她目睹到了白凝霜跳楼的整个过程。

    这是张妍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死亡。

    白凝霜美丽年轻的面孔在张妍的眼前四分五裂,头着地的白凝霜脑袋摔成了八瓣,一地红白之物飞溅。

    站在七八米外的张妍,脸上都被溅到了几滴血。

    人们在尖叫,在哭喊,而张妍却面无表情的看着白凝霜的尸体,陷入了诡异的冷静之中。

    不知为何,她不怕这种尸体,反而觉得有些凄美。

    张妍想:她大概是真的有点变态了。

    ……

    白凝霜的事闹大了,卢青涯被警方带走审讯,与他相关的人也被盘问了一遍。

    这里面也包括张妍。

    但张妍确实没有再和卢青涯接触过,这件事自然落不到她头上,她很容易就甩掉了关系。

    张妍顺利回家,期间一直盯着手机在看。

    可是,直到快躺在床上睡着了,张妍也没有收到邮件。

    这就证明,白凝霜这件事跟张妍雇佣的人没有任何关系。

    白凝霜的死,是卢青涯自己造的孽。

    躺在床上,张妍有点懊恼。

    如果她能早些动手,或许,这个白凝霜就不会死了。

    不过,这也只是一种假设而已。

    现在假设那些也已经晚了,终究改变不了她已经死亡的事实。

    每个人的人生都有各自的轨迹。

    每一个选择都能改变轨迹。

    而白凝霜现在的结局,其实都是她自己一路选择下来的。

    他们两个是正常交往,没有强迫,白凝霜却还是被拍了裸照、意外怀孕、不理智的激怒卢青涯……

    命运早已注定,其实,谁也救不了她。

    同样是选择跳楼,张妍是为了自由,白凝霜却是主动放弃了自由,她们截然不同。

    但张妍认真思考起来白凝霜这件事,还是觉得不太舒服。

    躺在床上,她想了很多东西。

    一夜无眠。

    ……

    白凝霜的死,让卢青涯被掀到了风口浪尖。

    终于,他伪装的一切良好形象都暴露了出来。

    趁着此时,张妍雇佣的那三个人也卯足了劲儿的下手。

    那个名叫“张大头”的光头胖男人最擅长打架闹事讨债砸场,他趁机找了个由头,吩咐一群马仔将在外面吃饭的卢青涯胖揍了一顿,打断了一条右腿,落下了终身残疾。

    而这件事,因为就在白凝霜死后不久发生的,所有人都自然而然猜测这件事是白凝霜的父母做的。

    就连卢青涯自己都这么觉得。

    趁着此时,金飞花又派了两个小妹假装成是白凌大学的学生,探病的时候故意透漏了一点儿“风声”,暗指打卢青涯的人就是白凝霜的父母。

    卢青涯身败名裂,赔了夫人又折兵,还被打成了残废,他越想越气,越想越不理智,最后在各种各样金飞花设计好的蛊惑之下,他决定为了这条腿,报复白凝霜父母!

    他去了白凝霜家,拎着一桶汽油威胁白凝霜的父母给残废了的他养老。

    白凝霜的父母自然不乐意!

    在他们看来,卢青涯才是害他们家破人亡的王八蛋,他们也没派人打他,他凭什么过来要赔偿?!

    双方争吵的越来越激烈,争吵中,一个失手,卢青涯不小心点燃了汽油桶!

    一场大火迅速笼罩了整栋房子。

    因为卢青涯残了一条腿,他没能及时从火场里逃出,救出来的时候全身95%面积烧伤,完全丧失自主能力,和一坨叉烧没什么区别。

    而白凝霜的父母,则被张大头早就安排好的人给提前救出了火场,两人安然无恙。

    卢青涯这边,自作孽加上外力推动,他最终还是走向了灭亡。

    已经没有继续报复他的必要了。

    ……

    另外一边的包欢欢,也同样不好过。

    金飞花最常混的是风月场所,她费了些力气,挖到了包欢欢的一些旧料。

    原来,包欢欢曾经被卢青涯强迫着卖过初夜。

    这件事做的很隐蔽,但因为包欢欢后续还为了卢青涯主动做过几个月的KTV公主,有固定的联络人,这个料就被联络人抖出来了。

    包欢欢还做过中间人,连哄带骗的带自己的女同学去卖处,自己赚2成的中介费。

    而包欢欢这个女人也是天生犯贱,她觉得自己卖了初夜就是脏货,没有男人会要她了,她就自暴自弃,干脆就当了卢青涯的固定女朋友。

    在张妍之前,包欢欢还帮卢青涯欺负过两个女生,有一个女生被欺负的退了学,还有一个女生干脆也为虎作伥,成为了包欢欢的闺蜜之一。

    报复包欢欢的方法很简单,也很复杂。

    负责这件事的主要是那个眼镜男段途,段途主要的门路都在偷窃这一行,他将包欢欢的头发作为了最主要的报复途径。

    金飞花让手下靠谱的小妹去偷偷收买了包欢欢的几个闺蜜,买了包欢欢好多含有个人信息和DNA的贴身物品。

    然后,段途的那些小弟每次进行入室盗窃之后,都会故意留下一些包欢欢的个人物品和头发,有一些比如便签之类的东西上,还会清楚记录日期。

    当案件积累到了一定程度之后,所有的证据都锁定到了包欢欢的身上。

    因为证据充足,而且包欢欢本身也有各种灰色历史,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入室盗窃可以量刑,而且犯罪金额比较大,次数比较多,包欢欢最少也要进监狱里蹲个五年。

    包欢欢的事,也算是完美解决。

    至于之前参与着一起揍过张妍的其他四个女人,则是张大头负责盯着。

    张大头派了十几个马仔,四五个人盯着一个目标。

    每隔个几天,张大头就让这群马仔揍那四个女人一遍,只要想起来了就去揍一顿,什么时候出手就连张大头自己都不知道,完全看心情。

    被揍了第一次,这四个女人自知平时做的坏事太多,理亏,就认了这个亏。

    被揍了第二次,四个女人开始愤怒,报警,私下排查仇家,但还是无果。

    被揍了第三次,她们开始害怕,下跪哭求……

    不知道被揍了多少次之后,这四个女人被折磨的快要疯了。

    每天都担惊受怕的犹如惊弓之鸟,而且还不确定自己什么时候还会被揍,这种不确定格外让人恐惧。

    这四个女人完全失去了正常生活的能力,每天过的浑浑噩噩,草木皆兵。

    张大头跟张妍汇报,说揍够她们二十次就收手。

    而事情已经全部解决,张妍爽快的交付了雇佣的尾款,他们彼此删除了对方的联络方式,从此再不会有任何交集。

    ……

    白凌大学,对张妍来说充满了不愉快的记忆。

    她原本就打算等到报复完卢青涯就不念了。

    当一切尘埃落定,张妍也松了口气。

    她彻底解脱了。

    其实,报复的快感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强烈。

    看着曾经给过自己伤害的人得到了加倍报复,张妍也不觉得有多开心。

    或许,在报复的过程中,那种心心念念的恨意和幻想,才是乐趣所在。

    而她将这所有的乐趣都给了段途、金飞花、张大头他们三个,她自己体会不到一丝。

    张妍也觉得,就算是自己亲手设计的一切,她可能也不会喜欢那种感觉吧!

    毕竟,骨子里她还是带着柔软的,否则也不会为了白凝霜的死而惋惜。

    张妍又若无其事的读了两个月的书。

    直到暑假来到,张妍才默默办理了退学手续,然后离开了白凌市。

    其实张妍一直都知道,自己不是个读书的材料。

    反正凭着爸妈的人脉手段,她就算肄业了,将来也一样能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一样吃喝不愁,何必非强迫自己硬读书呢?

    在这一年之中,她发现自己对大部分东西都失去了热情,但却爱上了健身和野外生存。

    只有那种不断提高自己力量,不断提高生存能力的感觉,才能带给她一些快乐。

    今后,她决定多报一些靠谱的旅行团队,多参加一些野外生存活动。

    她相信,自己就算离群索居,也并不会觉得孤独。

    追逐自身力量的极限,是她所迷恋的目标。

    只要她还有热情,还有追逐目标的动力,她就永远不会孤独。

    ……

    【完】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