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命追凶全文阅读(吕默)最新章节更新_玩命追凶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玩命追凶

作    者:吕默

类    型:科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02:30    最新章节:第六卷、噩梦成真 第15章、扶摇之旅

—————————————————————————————————————

玩命追凶全文阅读: 何大壮好兄弟离奇死亡,他做了一件后悔事,从此厄运不断。为了洗清自己,也为了兑现承诺,更为了远离魅影纠缠,他开启了越描越黑的玩命之旅。

—————————————————————————————————————

玩命追凶最新章节试读:

    第15章、扶摇之旅

    何大壮受王晟的影响,也在考虑贾政道为何如厚待王晟。

    王晟在日记中这样写道:

    一周时间过去了,贾政道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不再与我有任何联系了。如此说来,他的钱也不是万能的,无法满足我的要求,他只能知难而退了。

    王晟因此感觉有些郁闷。

    周末,王晟回到父母家里,始终闷闷不乐。父亲王任维发现他情绪不对,让索伊去询问情况。

    每当这时,索伊总是端上一盘水果,来到王晟的房间。

    她先给王晟剥了一个橘子,送到王晟嘴边说:“晟儿,这周过得怎样。”

    王晟接过橘子,默默吃着,没有理睬母亲的问话。

    “你爸说你情绪不好,以为出什么事了,让我来关心一下。”索伊先把王仁维供出来,言外之意,你别跟我发火,一切都是你那个年迈的父亲多事造成的。她说:“树老了根多,人老了好啰嗦,你别怪他。”

    王晟憋闷心中的肝火,总想找个理由释放一下,母亲索伊便是他发泄不满的最佳对象。

    听了母亲的解释,他有心挤兑母亲几句:夫妻一场,你凡事都往老爸身上推,如果在战争年代,你就是叛徒。

    索伊见王晟冷脸看她,就知道又要成为王晟的撒气筒了。

    “我正在煲汤。”索伊起身便走,她打开房门,见王仁维跟往日一样,正贴在房门上听里面的动静。“你干什么!”

    索伊在家里,只有在没外人的时候,才敢这样申斥王仁维。

    “你呀,不是个合格的母亲。”王仁维不自省行为不端,反倒责怪索伊没有准确表达他的思想意图。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习惯性的舌战又开始了。

    王晟关严自己房间的门,打开音响,把声音调到最高点,用音乐噪声,向父母表达不满。

    今天该着索伊倒霉,她只顾着跟王仁维拌嘴了,忘记了厨房还在煲汤。直到闻见一股焦糊的味道,她才跑到厨房去关火。

    本来是一件日常琐事,偏巧赶上大姐王梅来送海鲜。

    王梅在院外一阵砸门,把大黄狗惊的狂叫不止。

    王晟的音响,搅扰了王仁维夫妻的听力。她拨打座机电话和索伊的手机,均无人接听,以为家里出了状况。

    情急之下,她拨通了王晟的电话,王晟关闭了音响,跑出去给大姐开门。

    “索伊,你聋了!”

    王梅一进屋,便对索伊大呼小叫,又闻道一股焦糊的味道,索伊便成了王梅发泄不满的焦点。

    王晟躲回自己的房间,成为一个局外人,对房间外发生的事情不闻不问。

    突然,王梅踢开王晟房间的门,冲进来劈头便问:“你又在外面惹什么祸了。”

    王仁维与索伊的争吵,属于家常便饭。他不能允许王梅当着自己的面,对索伊横加指责。于是,这场毫无价值可谈的家庭纷争,焦点指向王晟。王梅以家长的姿态,来替父亲答疑解惑。

    若在平常,王晟只需用沉默应对大姐的犀利。

    王梅对王晟的训斥不出五句话,王仁维便出面替宝贝儿儿子撑腰了。

    今天不同,王仁维想知道王晟在外面受到了什么委屈,便装聋作哑,站在王晟的房门口,听王晟如何向大姐作出解释。

    “我需要二百万。”王晟一张嘴,把王梅吓了一跳。

    “你又被那个小妖精给缠住了,她还没完没了了。”王梅顿时责任心爆棚,以为那个叫林薇的女人,又要对王晟施加手段了。

    王晟躺在床上,任由大姐满嘴丫子冒白沫,数叨他十多分钟,才说明自己的心意。

    “我想换一个工作环境。”王晟关上房门,低声提到了贾政道,以及他对贾政道的要求。

    王梅愣愣地看王晟,看了足有一分钟,才挤出一句话说:“他答应你了?”

    “钱不到位,我怎么去跟人家张嘴。”王晟一脸的理直气壮。

    “这事你别管了。”大姐转身便走说:“我找他算账去。”

    王梅怒气冲冲闯进家里,又气急败坏的匆匆离去,惊得索伊和王仁维,不知道这位姑奶奶又发什么神经了。

    王晟被大姐的异常反应所吸引,他一路跟随大姐走出院外。

    王梅也是被这突然听到的消息气昏了头,她顾不得回头看上一眼,确认身后是否有人跟出来,便拨通了贾政道的手机,张嘴便说:“贾政道,你挣钱挣疯了,谁的钱都要呀!”

    王晟毫无思想准备,听到大姐叫贾政道的名字,就知道这个愣头青姐姐,要坏了他的好事,便不假思索的抢下王梅的手机,一声大吼:“你疯了!”

    如果放在平常,就为了王晟这一声嘶吼,王梅至少要用小半天的时间,勒令王晟向她做深刻的检讨,最终由王仁维出面干涉,此事便不了了之。

    王梅被王晟这一嗓子吓得浑身一颤,她呆闷了好一会儿,才从惊恐中缓醒过来,非但没有训斥王晟,反倒低声叮嘱说:“千万别把这事告诉爸。”

    “你怎么认识贾政道的。”王晟警醒了,贾政道对他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态度,原因竟然出自大姐王梅。

    “这个你别管。”王梅少有的温柔,从王晟手里拿回自己的手机。她打开汽车后备箱,把一整箱海鲜交给王晟,再一次叮嘱说:“不许跟家里提这事,你听见没有。”

    “你还没回答我。”王晟执意要知道,王梅与贾政道的关系。

    “他原来是咱爸的司机。”王梅低声说了一句,便上车匆匆走开了。

    老爸的司机!

    王晟惊讶地支吾几下,愣是没说出话来。

    他慢慢转回头,见王仁维站在房门口,眯缝着一双老眼,正向这边观望。

    “你姐跟你说什么了?”王仁维眼看着王晟走到他近前,问道:“你俩跟那嘀嘀咕咕的,搞什么名堂呢。”

    “你猜呢?”王晟少有的好心情,冲父亲扮了一个鬼脸。

    王晟走进厨房,还没来得及放下海鲜箱,便询问母亲说:“妈,老爸原来是干什么的。”

    索伊正在清理汤锅,不屑地说:“好汉不提当年勇,他现在就是一乡野村夫。”

    “你总该让我知道,老爸以前有多牛吧。”王晟搂住母亲的肩膀晃动着说。

    “哼!”索伊只用一个字,回答了王晟的迷惑,从此,绝口不谈王仁维的从前。

    按理说,凭王仁维对王晟的溺爱程度,王晟只要开口,王仁维就应该解答他的疑问,王晟问他说:“老爸,你以前是干什么的?”

    “为党做工作。”王仁维这句话说的,让王晟揣摩半天,也没挑出任何毛病。

    在我们的国度里,哪个行业的工作人员,都是在为党做工作。王仁维的官腔,比王晟的“你猜呢”更具有幽默性。

    “您具体的工作是什么?”王晟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王仁维哈哈一笑说:“我是政府公务员。”

    政府公务员,王仁维的回答就到这里。接下来,不管王晟再怎么追问,得到的回答只有一个:“你小子思想觉悟还有待于进一步提高。什么科长处长局长的,那都是曾经的具体分工,等你从岗位上退下来,所有的一切都不属于你了。”

    一家人好像早就商量好了一样,都把王仁维曾经的工作职务,当成一个秘密,绝口不向王晟透露半个字。

    王晟明白了,家人不想让他吃父亲的老本,怕影响了他的上进心。

    王晟暗自揣摩,既然贾政道曾经是老爸的司机,如今他的事业风生水起,估计老爸当年,可能是某个局的局长。

    王晟无形中抬高了自己的身价,

    这件事成了王晟挥之不去的一个心结,日后当他与贾政道再次见面时,他突然发问说:“你原来在哪个局工作?”

    “物资局。”贾政道不假思索回答道。

    物资局,计划经济产物。改革开放,物资局的称谓便从政府职能部门中消失了。

    王晟沿袭了八旗子弟进入民国后的心态,自诩也算是个G干子弟,属于名门望族了。

    王晟与大姐王梅,只从周末在家相遇后,很长一段时间没再见面。在他与大姐见面的一周后,他接到一纸调令,去银监局报到上班了。

    “王处长,这是您办公室的钥匙。”当工作人员,把一串钥匙交给王晟时,他脑袋还木木的,简直不敢相信,他一分行信贷科小科长,居然鲤鱼跳龙门,神奇般的成为银监局的处长了。

    一切来得都是那么的突然,他摇身一变,成了政府的高级公务员。

    王晟稳稳地坐在老板椅上,还没弄清楚这是在做梦,还是梦想成真的魔力现实,办公电话响起。

    “你好,我是……”王晟刻意打起官腔,要自报家门,没想到电话听筒里传来了杜老大的声音。

    “王处您好,我是小杜。”杜老大的语气变得是那么的谦卑,那么的低三下四说:“我代表本行所有中层,恳请您能给我们一个机会,参加我们为您举办的欢送仪式。”

    “你们的盛情,我心领了,仪式就免了吧。”王晟神奇的发现,他刚坐在处长的位置上,就无师自通,学会了打官腔。

    没等杜老大再说什么,王晟便挂断了电话。这在以往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而杜老大,王晟的开山师傅,竟然没敢再把电话打进来。

    这就是权力的魔力,王晟欣慰地笑了。

    “咚、咚、咚”,传来敲门声。

    王晟刻意清了一下嗓子,故意把请字省略掉,只说了一个字:“进。”

    这语气来自杜老大,王晟完美的毫无保留的复制下来。

    房门被推开,林薇探进头来,嬉笑着,犹如二人当初打情骂俏时的轻浮。她说:“我能进来吗,王处长。”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