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走山客全文阅读(老王是个好同志)最新章节更新_南派走山客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南派走山客

作    者:老王是个好同志

类    型:科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7 05:37    最新章节:第二百四十四章·子母煞

—————————————————————————————————————

南派走山客全文阅读: 尘世间,纷纷缘。君寻富贵吾寻仙。走山派跟那些盗墓者挖坟掘墓盗取金银财宝不一样。 走山派门人的目地除了诛灭各类兴风作浪的妖物,还在苦苦寻求长生之道,以求羽化升仙。 走山派自秦朝流传至今。而这个门派的祖师爷,正是那蜃楼东渡,替秦始皇求取长生不死药的徐福。 徐福东渡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蓬莱岛到底是仙......山还是妖山? 沧海桑田,时过境迁,这个古老的门派的传人越来越少。而王佑羽正是这个门派当代最杰出的弟子。 王佑羽背负着门派的使命,历尽千难万险踏遍各处名川大泽,与黄河捞尸人联手斩杀兴风作浪的巨鼋,又孤身一人在长江诛杀妖蛟。 广西十万大山里面又埋藏了哪些秘密?【展开】【收起】

—————————————————————————————————————

南派走山客最新章节试读:

    在我们都吞下玄阴尸丹后,又在原地调整了一下状态。感觉体力和元气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然后打算往上一层走去, 越往上走,煞气也越来越重。

    果然,刚上完楼梯,只见屋子中间摆着一张画像。

    “这里怎么会有张画?”老秦好奇的装备伸手去拿画。

    “住手”萧老头一把抓住老秦的手使劲一拖,便将老秦拖了回来。

    “怎么了?”疑惑的老秦看着萧老头说了句。

    萧老头摇了摇头:“你就没有感觉到不对劲吗?按道理来说这千机妖楼一层比一层凶险万分,这里怎么可能只有一副画,而且你看那画上的东西。”

    我定睛一看,这才看见那张模糊的画像上画着一个怀抱着婴儿的女子,只是两人的眼珠都是黑色的,看不见一丝眼白。

    “这画看起来很邪,大家小心点。”我师父看了一会儿画后扭头提醒道。

    “老家伙,你看这画上的东西像不像子母煞?”我师父用肩膀轻轻的碰了一下萧老头。

    萧老头点了点头:“一副画着子母煞的画?按道理来说应该不可能啊?”

    鬼医笑了笑:“要不烧了它吧!看着有点渗人啊!”

    “咯咯咯”一阵诡异的女子笑声传来。

    “是画上的那个女人在笑吗?”白良凑到我面前说道。

    萧老头同意了鬼医的话,于是掏出符咒念起咒语,随后又把正在冒出火焰的符咒挥手甩到那画像上面。

    “咯咯咯咯”碰到火焰的画在发出一阵诡异的笑声后,然后冒出了黑烟。

    黑烟越来越多,直接把离画比较近的我和白良两人全部笼罩起来。

    “小子,你在哪?”我的耳边传来萧老头的声音,可睁开眼睛一看,周围眼前黑乎乎的一片。

    这时,我师父用神识跟我交谈起来:“臭小子你先不要慌,依我观察,那画遇到火焰制造出一个另外的空间,我们进不去,你也出不来。

    这样吧!你和白良两人注意安全,先找到你那个空间里的东西灭了它,你那个空间马上就会消失,我和他们几个先去上面几层等你。”

    我看了看旁边的白良笑了摇了摇头:“没想到这张画还能制造一个另外的空间,看来我们两人有麻烦了。”

    “咯咯咯咯”又是一阵诡异的女子笑声在我背后响起。

    我急忙扭头一看,却什么都没有发现。站在我旁边的白良也是四处扭头观察,看来也是没有什么发现。

    “嘻嘻嘻嘻!”这次诡异的笑声出现在我头顶,我急忙抬头一看,一个白色的人影晃了一下就消失了。

    我和白良一看,马上摆好架势背靠着背警惕的看着四周。

    “我这边有东西!”白良忽然说道。

    而我也发现了我前面一片漆黑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白色人影,于是对白良说道:“我这边也有东西。不管它是什么,干它。”

    说完我慢慢靠近面前那个白色人影,等我走近了才发现是一个长发及地的女子,此时她在背对着我站着。

    “你是什么人?”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嘻嘻嘻嘻!”那女子转过身看着我发出一阵诡异的笑声。

    我也终于看清楚,那女子和之前画上的那个女子一模一样,眼眶里面的瞳孔是全部都是黑色,看不见一丝眼白。

    一张煞白的脸上长着一张血红的嘴唇,就像是个纸人。

    而她身上胸口那一块的白色衣服上满满当当全部都是小小的血滴图案。

    “公子是在问奴家么?嘻嘻嘻嘻!”那个女子慢慢朝我飘了过来。

    “站住,再过来一步我就打死你。”我指着慢慢靠近我的白衣女子怒喝道。

    谁料那女子不但不听,反而笑的更加放肆。

    眼看就要到我面前,我急忙从兜里掏出符咒扔向空中,然后双手快速结出法印。

    “砰”一声闷响,我操控着法印将那女子一下打飞数米远。

    “公子好粗暴哦!一点也不会怜香惜玉。”那女子从地上站起仍然诡笑着看着我。

    我一看她没事,于是追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女子伸手抚摸着脸颊诡笑着说道:“奴家是血衣娘子哦!”说完又指着胸口上的密密麻麻血点说道:“这些血滴都是打过我的人哦!一个血滴就是一条性命。公子可愿意成为下一个血滴?咯咯咯咯!”

    “什么?血衣娘子?你就是血衣娘子?”我看了看正在诡笑的女人。

    “那你就是为了这个才把我拉进这个空间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空间实际上就是在画中吧!”我扭头看了看正在另一边跟一个小怪物厮杀的白良,然后又死死的盯着那个自称血衣娘子的女人。

    “不错!你猜对了,在画中,我可是无敌的哦!”血衣娘子忽然挥舞着利爪快速朝我扑来。

    我一个箭步闪开,然后双手举起符咒继续结出法印不停地打向血衣娘子。

    “没用的,你的法印在这个空间里对我无效的!”血衣娘子一边晃动身影一边不停的朝我的天灵盖猛攻。

    “不过是个子母煞而已,也配称血衣娘子?大胆女鬼,放肆。”我一边挡住攻击,一边趁机在虚无的地面上布下天罡屠魔阵。

    血衣娘子一看我识破了她的身份,怪吼了一声便朝我飞扑过来。可她不知道这正是我挖的陷阱,就等她入坑。

    “嘿嘿嘿嘿!你不是血衣娘子吗?有本事等我一下。”我一看那血衣娘子中计,已经踏入了阵中。

    我急忙双手快速结印启动了天罡屠魔阵。

    “阵起”我大喝一声,然后闪到一边开始召唤阵中的金甲神将。

    “啊!”血衣娘子一看凭空出来的金甲神将,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金甲神将举起手中的降魔杵对着血衣娘子就是一下暴击,直打的血衣娘子四分五裂。

    “就这?”我冷笑一声然后解除了天罡屠魔阵来到白良那边。

    跟白良对战的是一个长相怪异,双眼散发着红光的婴煞。

    “小东西,你娘已经死了,赶紧投降吧!”我对着那婴煞喊到。

    那婴煞一听母体已死,张开嘴巴发出了阵阵凄厉的怪嚎,紧接着它又张开嘴巴露出满嘴利牙朝我弹射而来。

    就在婴煞刚碰到我身上的时候,我急忙调动护体罡气形成一个结界把那婴煞反弹回去。

    婴煞一看突击失败,于是又张开嘴巴喷出一点口红色的液体。

    “嗤!嗤!嗤!”几声,被婴煞喷出的红色液体溅中的结界顿时出现了一片片密密麻麻的孔洞。

    “这东西还能破我的护体罡气?比它的母体厉害多了。”我闪到一边朝白良说了句。

    “哎呦”白良一下没注意,被那婴煞一口咬中了胳膊。

    “你居然敢咬我?那就让你感受一下我咬你的恐怖。”白良甩手将婴煞甩了出去,然后赶紧现出本体一脚踩住地上的婴煞,对着那婴煞的脑袋就是一口,而这一口直接把那婴煞的脑袋咬爆。

    被消灭的子母煞尸体很快就变成了一滩褐色的液体,周围漆黑的环境已经消失,此时我和白良正站在千机妖楼里的地面上。

    而那张画像之前根本就没有被萧老头烧毁,一切都是画像制造出的幻象,而我们进入画中那个空间消灭了画中的子母煞,画中那个空间直接就消失了,而那画也直接开始燃烧起来。

    由于担心仍然是幻觉,我站在一边等待画像全部变成了灰烬才慢慢走过去,手指头感受到灰烬的温度后,才确认那不是幻像。

    我扭头看了看手臂受伤的白良:“你的手没事吧?”

    白良摇了摇头:“放心吧!一点小小的皮外伤,赶紧走吧!他们还在上面一层等着我们呢。”

    我点了点头,然后赶紧朝上面一层走去。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