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愈系医生的诡异游戏日常全文阅读(沉醒)最新章节更新_治愈系医生的诡异游戏日常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治愈系医生的诡异游戏日常

作    者:沉醒

类    型:科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7 04:40    最新章节:第二十三章 床下

—————————————————————————————————————

治愈系医生的诡异游戏日常全文阅读: 温柔的男人笑着对眼前鬼物伸出手, “你好,我叫庄闻,职业是医生,要接受我的治疗么?”透过眼眸,它仿佛看见了尸山血海、奈何黄泉。

—————————————————————————————————————

治愈系医生的诡异游戏日常最新章节试读:

    庄闻走上三楼走廊,这里装修美观,整体颜色风格是乳黄色,微黄的灯光令人安心。

    他插入房卡,303室的门应声而开,室内风格较为简约,几乎都是黑白二色,靠里那张双人床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气息。

    在感受到这股异样时,手中的石敢当也散发出温热。

    走近床铺,那股萦绕在心头的不安愈发浓烈。庄闻一把抬起实木床,床下的阴暗空间暴露无遗。

    墙边地面上有一滩水,浑浊不堪,正是它,散发着一种令人不适的气息。

    庄闻在发现游戏可以成真后,就拥有了游戏中的鉴定能力,但是需要触碰。

    他微皱眉,盯着这摊污水。

    最终,庄闻将床放下来,拉到一边,又随手抽了张纸,团成一团,丢进这摊水中。

    纸张遇水即沉,除此之外没有腐蚀迹象。

    确定了安全性,庄闻探出一根指头,点在水上。

    【异物】三阴水

    描述:鬼物长居之地,阴气、怨气、鬼气溢而不消,集而为水。

    志述:在被亲兄弟合谋杀死后,他怨气不散,魂聚成鬼,可不知为何,神志不清,只根据零星记忆逗留阳宅。

    庄闻收回手,冲进厕所,将手指用水冲了一遍,又提起拖把冲出去,将那片地板拖了又拖,直到没了那种异样感,才将拖把带回厕所,狠命地涮干净。

    不是尸水。

    这是他唯一庆幸的事。

    至于这摊水的来历——

    首先,这里有一只鬼长居于此,这只鬼是被自己的兄弟几个一起杀掉的。

    其次,他神志不清,而这里是他记忆中的常居住所。

    庄闻将床推回去。

    他的行李都放在系统背包中,他将它们拿出来摆好,又将必需品带在身上,推开门。

    男人动作悠闲地走在走廊上,目光不断巡视周围,直到见到一个刚从房间里出来的保洁。

    他佯装随口一问,向她走过去,“姐,您在这儿干几年了呀?”

    “啊?”女人一愣,“也没干几年,好像39年在这儿开始做保洁的吧?”

    “哟,老人啊,”庄闻笑起来,“您家住淮山附近的吗?”

    “是啊,你是来这儿旅游的?”保洁人员用手背抹了抹汗,一边聊,一边向电梯走去。

    “对,淮山风景好,来看看四佛松。”

    “四佛松啊,那棵树长的确实好,从四面看是不同的形儿,但是都像菩萨佛陀,”大姐熟稔地介绍起四佛松,看来对它很是了解。

    “是啊,我妈二十多岁的时候来过一趟淮山,可喜欢这儿了,一直夸,我就想着来看看,刚好这几天有时间,”庄闻眼中散发出一种憧憬。

    女人笑开了花,作为本地人,对庄闻的向往很是受用,“年轻人会来山里赏景的不多啦,挺好,挺好。你有什么东西啊,在山下面买好,山上溢价太严重了。”

    “好,谢谢姐,”庄闻乖巧地应了,“对了姐,我听我妈说,这条街以前不是酒店啊,几年前建起来的吗?”

    “哦,这里以前是个村子,四和村。后来政府搞拆迁,搞旅游业,出钱让他们搬去城里,他们不乐意,干脆挪到山下面了。”

    果然,这里以前并非酒店,而是四和村,这里的鬼跟那个四和村有关,而淮山山顶的异常,也与四和村有关。

    一环连着一环。

    “原来是这样,当初我妈就住那个村子里,住的是民宿,我还寻思怎么找不到了呢,”男人目露遗憾,似乎当真是为了寻觅老一辈的经历。

    “唉,这一年年的,变化快,这马上,机器人都能代替我们咯。”

    庄闻笑而不语。

    四十年前,人们就在恐慌智械危机;二十年前,机器还分不清猫和狗、面膜和人脸;现在,确实处理好了二十年前的问题,却还是一群人工智障。

    与保洁一同下了楼,他便前往餐厅,准备先填饱肚子。

    ——

    叶婉婉背着一书包道具进了403。

    闻夕果然是土豪!这酒店一晚上一千多,他一下订了五个房间!

    女孩儿笑眯眯地抱着手机,将自己砸在床上,看着手机里闻夕的账号,异常开心。

    哎呀,收集到一个新老婆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什,他是男的,不能叫老婆?

    叶婉婉轻蔑一笑,这天下只要是让我斯哈斯哈的人,都是我老婆。

    床上,女孩儿对着手机笑得娇憨,床下,一双眼睛睁得极大,无神地看向上方。

    常人不可视的气息透过木头缝,附着在床垫上,进而缓缓渗透,由下而上,黏住女孩儿的背部。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