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孤轶闻全文阅读(岚枫浪某)最新章节更新_九孤轶闻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九孤轶闻

作    者:岚枫浪某

类    型:玄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12:20    最新章节:第五卷 公叟之怒 第十四章 四方口之战(三)

—————————————————————————————————————

九孤轶闻全文阅读: 奇伟秀丽的一座山峰之上有一雅致凉亭,上书 “泰平亭”,亭口立柱有联,左曰:“秉义奋身,镇压万方”,右曰:“绥爰九域,莫不率俾”。 亭中有案几,一仙风道骨略显老态儒士打扮的中年男子在案上提笔挥书,只见其上书四个大字:“九孤......轶闻”,随即落款,名为:“九孤老人”。 九孤老人随后拿出一张新纸挥写,曰:“显仁三十二年,皇崩,武德立,其后纷争不休,兵戈不止,群英璀璨,豪杰并起,余仅以此书以缅众星。”【展开】【收起】

—————————————————————————————————————

九孤轶闻最新章节试读:

    武德五年七月二十一日清晨,四方口定西卫主力大军帅帐。此时在芈旭的主持下,主力众将正在召开早间军事会议。

    副帅赵勋率先朝芈旭恭敬的禀报道:“启禀大帅,经探子连夜急传得知负责阻敌的管武部已在既定位置跟陕省陈缜部接战了,顾同部也在昨日到达了阻击位置开始构筑工事。而我主力大军经过连日不休的劳作,营寨工事已经初成,军械也基本搭建好了。请大帅示下!”

    芈旭满意的点点头,他和颜悦色的道:“儿郎们连日劳作辛苦了,今日且稍作休整,这两日咱们吃了林仲投石和弓弩的大亏,礼尚往来,让军械儿郎们辛苦一下,今日让咱们也问候问候他们!”

    赵勋点头应是道:“末将领命!”

    芈途面带忧虑,语气迟疑的道:“可是公父,管武部面对的是陈缜气势汹汹的十万大军,在如此地势平坦的原野上阻敌他那两万人必然是捉襟见肘的,我们难道不该是待他一接战阻敌就立即大军掩杀速速击败林仲部才是上策么?如今我们万事齐备反而停下来跟林仲远程互轰,儿不解!”

    芈旭微笑着点点头,面带欣慰的道:“途儿体恤前方将士为父很欣慰,管武其人忠直坚韧敢于犯上,其性格让他将成为不多得的防御良才,如今正是此子建功立业大放光彩的时候。你要相信他,更要好好利用他辛苦制造的机会,我们今日让连日劳作的战士们好好休整一番,明日开始就是为了决胜的连番搏杀了,不到分出胜负之时将再无休整的机会了。说到这里,如此良将,我定西卫竟然在此次事变中涌现出了两名,真是天助我也!就是顾同部面对的是林仲长期培植的朝廷精锐,不知道他是否能顺利完成孤的谋划,只要他能挡住龙骧虎步十五万大军三天,我们这边的战事应该就结束了。唔,这样的话,是该有所准备,芈途听令,你点一万轻骑随时待命,莫要折了我定西藩国的忠臣良将!!!”

    听完芈旭一番话,芈途茅塞顿开,他赶紧跪拜着道:“儿臣领命,待时机一到,我就立即赶赴前线救援管顾两位将军!”

    旭途二人一番推心置腹的对答让世子芈通本来就滋生了的心结不断扩大,他冷冷的看着这一切,面色闪过了让旁人难以察觉的不屑与嫉妒。

    主力方面今日的战斗就此敲定,为期一整天的矢石弓弩互相“问候”就此拉开了序幕。在双方如此热忱激烈的友好“问候”下,很多战士化作了冤魂去见了自己的老祖宗。

    此时,陈缜管武对决的战场。

    昨日陈缜动用了两个万人队接连攻打管武的营寨,死伤了两千多人都没跨过管武部营前的沟堑一步,管武部也不好过,有三百多人死在了昨天的恶战中。

    芳草萋萋的原野上,双方营寨中升起了缕缕炊烟,在这看似祥和宁静的优美表象之下却是沟堑前无数冤魂的残躯。就连这样的表象也持续不了多久了,等待饱餐完毕的将士们的将是新一天的殊死搏杀血战死斗,不知这无名原野之上,到了午间还有几缕炊烟,到了晚间又剩多少篝火呢?

    不久之后,饱餐休整完毕的陈缜部抱着拔掉敌营奔赴前线的心思倾巢而出,统帅陈缜挥舞着马鞭再次做起了简单的战前动员:“我的袍泽兄弟们,昨日一战是我们来到此处后的时间太不充裕了,今日我们有的是时间好好的冲击敌营,大家打起精神去奋力搏杀吧,林大将军还在等着我等呢,第一列出阵,进击!”

    第一阵战士在旅帅的带领下应声而出,在盾兵的护卫下犹是气势汹汹的高喊着口号朝着管武的营寨踏步而去。

    管武也没闲着,他在望楼上振臂高呼道:“儿郎们,如本帅所言陈缜这十万援军就是土鸡瓦犬,昨日来势汹汹士气正旺之时都不能越过我们的工事一步,更别说今日士气已衰、战心已竭了。管武在此给你们保证,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奋力搏杀,胜利必将属于我们,我等定能将捷报带回给公爷!”

    营里营外的将士们听到这番话后,士气高昂壮志满怀的齐声回应:“我等必奋力搏杀,死战不退,定要将捷报带回给公爷!!!”

    不久之后,双方就又接上战了。

    管武部昨日占了便宜,此刻士气那是非常旺盛,在望楼弓手的掩护下个个嗷嗷直叫的杀喊不绝。而第一阵战士昨天本来就吃是了大亏的,军心士气自然是比不过对手的,双方斗了一个时辰左右就开始呈现了溃败之象。

    陈缜也不是易于之辈,此时第二阵的战士早已坚盾护卫着踏着整齐的步子迈入了战场准备替换兵势已渐有败象的同袍。

    第一阵的旅帅赶紧下令撤军休整,将攻坚的重任交给了袍泽弟兄。

    第二阵上前与敌接战搏杀,经过一个时辰的苦战基本上拔除了管武部连夜新修的鹿柴,此时已到晌午时分,早已被安排提前造饭饱餐的第三阵龙精虎猛的来到了战场接替了第二阵疲惫不堪的战士们。

    如此连番攻击让管武部外围的战士们着实吃不消了,这第三阵刚一接战就攻破了一个沟堑,在定西卫战士们的奋力搏杀下才将敌人打了出去。

    眼见拉开了口子,第三阵的旅帅指挥部队源源不断的猛攻这个沟堑,打得此处的定西卫战士们一个叫苦不迭艰难支撑,眼看就要招架不住了。

    望楼之上的管武见此情景,不由得拉长了脸,他怒气冲冲的拔出随身宝剑暴喝道:“岂有此理,近卫亲兵,跟我来!”

    须臾之间,管武的营门大开,在他的亲自率领下一千名枕戈待旦的近卫亲兵龙精虎猛的杀喊而出。

    他们气势汹汹的径直奔到了那个薄弱之处,接替了此处早已疲惫不堪、战心衰竭的定西卫战士。管武奋勇当先,方一接战就砍翻了四个第三阵的战士。他麾下的亲兵们也如猛虎入羊群一般肆意的收割着第三阵战士们的生命,眼见对方如恶鬼降临一般不可战胜,第三阵的将士们纷纷起了怯战之心,好在此时第四阵的将士们已赶上前来,他们快速的替换了士气低落的第三阵同袍派出重兵与管武等人战做一团。

    眼见管武都亲自下场血战了,陈缜麾下的一名部将急切的喊道:“大帅,此时叛贼军中无帅,我们大军掩杀过去定能大获全胜。速做决断呐!!!”

    陈缜摆摆手,他气定神闲的道:“非也,管武这厮仗着个人蛮勇亲自下场血战,正是其人之前久做士卒留下的毛病,还没改过来,我们正该抓住这个时机猛攻那个点,最好能阵前将其斩杀,届时叛贼失帅无首,必然自溃!第五阵,准备出击!”

    第五阵旅帅应声拍马出列中气十足的高喊道:“末将领命!”

    第四阵才参战不久,第五阵的战士就汹汹而来,还皆是猛扑死打管武所在的这个点。管武及其麾下的亲兵面临了空前的压力,这群杀神不仅没有丝毫怯战之心,反而越战越猛,越战越振奋,从管武开始到他身边的每一个亲兵都浑身浴血,犹如恶鬼一般拼死血战,很多战士的兵刃都砍卷了犹自杀喊不休 。

    大战足足进行了两个时辰之久,合第四阵第五阵两阵之力竟然也没拿下这个点。久战无果之下,援军战士对自身的怀疑之心开始滋长,进而变成了对敌人的敬怕,最后怯战畏惧的情绪在军中不断的弥漫。

    眼见合两阵之力都拿不下管武,陈缜此时是面如土色,灰心不已,但此时不是他身为主帅暗自气馁的时候,他很是不甘的大声喊道:“不好,如此再战下去我前线将士有溃败的风险,天时已晚,速速鸣金!”

    听见后方响起的鸣金之声,第四阵和第五阵的旅帅如蒙大赦一般的长舒了一口气,他们赶紧应命急切的下令撤军回营,前线的战士们也如得到了天大的恩赐一般面带喜色结阵撤军。

    望楼之上负责支援的弓手部队看得真切,他们纷纷高呼起来:“哈,赢了!管帅威武!”

    管武想用手擦一擦满脸的血污,但他手上的血污更甚,只能是多添污秽罢了。他气喘吁吁的感叹道:“总算是退了么?可真不容易!”

    管武的亲兵们也各自收起兵刃满怀热忱的高呼起来:“管帅威武,定西卫万岁,万岁,万万岁!!!”

    管武这边顿时响起了山呼海啸一般的齐声呐喊,那是血战之后迎接胜利的感动呼嚎。

    陈缜这边则是全军沮丧的没有发出一丝喊声,第四阵与第五阵的战士们悻悻而归各自回营默默擦拭着伤口,主帅陈缜更是将自己关在了帅帐中独自反省懊悔。

    不久之后,芳草萋萋的原野上再次升起了缕缕炊烟,处处篝火,祥和宁静之象再次出现在这战场之上。一整天的血战就此结束,只剩下遍地的尸骸在证明着之前的恶斗。

    傍晚的微风开始吹起,这阵阵风声让人听来似乎是在悲鸣着的黄昏乐章。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