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幽血录全文阅读(无支祁)最新章节更新_九幽血录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九幽血录

作    者:无支祁

类    型:玄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11:45    最新章节:第155章 玄魔劫

—————————————————————————————————————

九幽血录全文阅读: 如果某一天,突然有人告诉你,你并非真正的自己,而你的命运早已注定,你会如何? 是屈服于所谓的天命之下,还是奋起反抗? “我突然起了些兴趣,想给你一个机会。”随着那神秘黑袍人的话音落下,一个崭新而玄妙的世界向十岁的战族少年敖战打开。

—————————————————————————————————————

九幽血录最新章节试读:

    一番思索,二人交换个眼神,这次却是尉迟红枫开口说道,“不错,你杀我独子,我来此既为复仇也为夺宝,话已至此,要杀要剐你看着办吧,反正我二人的修行路也断了...”

    敖战听了一声冷哼。

    “此刻在下着实后悔,一时利欲熏心,平白断送了修行路,哎,若是当初上报判官城又何至于此?”赤袍人负手而立,适时出声叹息道。

    他二人也是活了多年的老狐狸,此刻内心平静如水,因为他们深知修行者乃是逆天而行,许多修士往往软硬不吃,此刻若是贪生求饶恐怕更会难逃一死,反向而行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更何况二人一个只言复仇夺宝,表现得坦坦荡荡。一个仰天长叹,话语之中又透露出二人没有将敖战相关讯息泄露的消息。加上对方顾忌四城阵法之事,活命的几率必然能多出几成。

    敖战眼珠一转,他在知道四城阵法与判官城大阵相连后,本就没有杀人灭口的想法,不过想借此机会猛敲一竹杠罢了。

    你二人一路跟踪至此,我难道就那么好脾气白白让你们走了?

    “其实前辈已经惩戒了你们,但你二人实则冲我而来,我这人向来公道,也要从你们身上拿点东西...”敖战说着,眼中寒芒微露。

    二人原本浮现一丝惊喜的面皮突然一僵,生怕敖战要的是自己的一手或一脚。

    “放心,我只要你们一人留下一件宝物即可。冥器、战技、五行精粹、灵丹、奇物...皆可!”敖战罢了罢手,神色突然一松说道。

    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处境,自然只有加快提升修为,这宝物资源自然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能敲一笔是一笔嘛!

    尉迟红枫二人一怔,暗叹一声原来是想讹点宝物,虽然有些心痛,但也让二人暗松了一口气。

    “此物名为天睛伞,是一把封禁类法宝,亦可用于防御,玄阶极品冥器中也当得精品二字。”尉迟红枫闻言,没有多废话一句,直接翻手取出了一把几近透明的大伞,直接抛给了敖战。

    “有这么厉害,那刚才你怎么不用来挡我?”敖战一撇嘴,心底明白这玩意儿应该属于比较偏门的东西,因此尉迟红枫才没有费神去炼化。

    尉迟红枫愣了愣神,决定沉默以对。赤袍人同样不拖泥带水,翻手取出一块巴掌大小的檀木盒子。

    敖战吞魂神识一扫,发现其内是一套七十二口飞刀,仿若一套袖珍玩具。

    “地煞飞刀,七十二柄飞刀皆为玄阶上品冥器,其价值不在玄阶极品冥器之下,攻击犀利如暴雨击梨花,只是对神识的要求极高,炼化难度也颇大,在下也就没有淘神使用。”赤袍人说着,两手食指往木盒一拉,檀木盒子的表面铿锵一声化为两半,而后两扇盖子再次分化,一连六次,檀木盒子也化作了一块嵌满了飞刀的胸甲。

    敖战点点头,对这件冥器尚算满意。

    赤袍人微微一笑,再次点指,将地煞飞刀化为木盒,递给敖战。

    敖战毫不客气的将两件冥器收下,正欲说话间突然脑海一阵嗡鸣,心间涌现一道莫名的讯息,整个人仿佛来到了一个荒芜之地,孤零零的伫立天地间。

    “我的天劫,要来了!”敖战突然睁开双眸,一道精光一闪而逝。

    拓宇眉头微皱,一挥手,两道黑色丝线直接形成环状,将尉迟红枫二人牢牢捆住。

    “道友何意?!”赤袍人惊怒问道。

    拓宇看都没看二人一眼,向敖战问道,“什么时候?”

    “就在今天!”敖战一脸凝重的回答道。

    “什么劫?”拓宇双眸一眯,郑重的问道。

    “玄魔劫...”敖战苦笑一声,轻轻低喃道。

    “果然。”拓宇叹了口气,眼底不知蕴含的是欣喜还是忧虑。

    “既然如此,你二人今天就不能离开了…”拓宇转头看向尉迟红枫二人,一脸的冷冽。

    二人如堕冰窖,只觉得正被一道漆黑的深渊凝视着,五脏六腑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道友莫要出尔反尔,我二人绝不会透露丝毫的!”赤袍人急忙扬手大喊道。

    敖战漠然看向他们。

    “一个赤铁城城主,一个黑铁城城主,放心,我不会伤你们性命的,但也绝不能让你们离开了!”

    拓宇说着,麻衣一扬,背后漆黑如墨的虚空漩涡浮现,随后八道粗壮的长满吸盘的触手一探而出,吸住二人四肢,只听得二人一齐发起惊呼之声,便被扯进了洞天之中。

    “前辈,这玄魔劫真的有幽冥十八卷上所说的那般厉害?”敖战见此地没了外人,当即皱眉询问道。

    “玄魔劫的具体威力如何我不知道,可我知道历史上但凡渡此劫的人都没有全身而退的,最重要的你也知道,玄魔劫的问世便是天下大乱的预兆。”拓宇语气凝重的说道,看敖战的眼神不免多了一丝古怪。

    敖战联想到幽冥十八卷中对玄魔劫为数不多的词藻刻画,不免心绪紊乱。

    ‘玄魔劫现,乾坤大乱,魔相者,天命难测...’

    短短十五个字,令敖战不知该喜该悲。

    “先调整状态,我为你护法,玄魔劫随时可能降下。”拓宇望了望天空中突然汇聚的的浓稠乌云,出声提醒道。

    敖战仰头一看,默然颔首盘膝坐下,开始控制心神,运转洞天法将状态臻至最佳。

    拓宇沉吟片刻,身子一动化作残影,每一次凌空现身都有一柄小旗从天而降插入地面,一连三十六杆小旗落下后,拓宇出现在湖泊上空,单手点出一记青光,整个湖泊区域顿时由底部亮起一道璀璨法印,只是片刻便消失不见了。

    做完这些,拓宇这才负手而立,微微抬头望向天空,此刻顶部盘旋的乌云色泽更深,形如漩涡,正缓缓旋转蠕动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直至敖战蓦然睁开双眸,缓缓起身。

    “要来了!”敖战双眸精光乍现,整个人涌现出浓郁战意。

    “让我来打头阵!”无尘子郑重的声音突然在敖战脑海响起。

    “嗯!”敖战不置可否的点头,只是直勾勾盯着天空。

    到了此刻,天空之中乌云已经由黑化红,漩涡中心变得深邃无比,无尽的漆黑里似乎有一双眼睛正凝视着敖战,让他有种窒息感。

    敖战不由自主的凝视黑洞,似乎被某种未知的神秘所吸引。

    霎时之间,他念头急转,可越是想要抽离就越是难以自拔。

    “不好,竟然吞噬神识!”敖战猛的惊醒,周身汗如雨下。

    不知何时,这天劫竟然已经开始了!

    这一看之下,敖战发现自己的吞魂果然正在缓缓流逝,灵魂正不断化沙没入那高空中的黑洞,而糟糕的是身躯根本没法动弹,口不能言不说,神识也没法传音,连与身为器灵的无尘子交流也不行,仿佛此刻整个人与天地的关联完全被切断了!

    敖战清楚的看到无尘子正轻轻颤动,似乎等着他一声令下便冲向天空,硬抗天火。

    敖战心头苦笑一声,看来这玄魔劫果然非同凡响,不似幽冥十八卷上记载那般,依次降下赤、白、灰三色火焰,而后有九道威力不强的天雷淬体以转变灵力。

    吞魂微颤,似乎正在加速瓦解,敖战无奈之下唯有强行运转吞灵咒法,可越是这般,吞魂似乎瓦解得更快了!

    “这到底是什么鬼天劫,连我吞魂都会被吞噬?”敖战在心头恼怒,心绪急动却一时难有破解之法。

    清晰的看见自己的吞魂被劫云吞噬后,情急之下的敖战脑海灵光一闪,突然逆向施展吞灵咒法。

    这个操作换来的是脑海‘轰’的一嗡鸣,好似万千海涛冲在礁石之上,而后更是视线一白,进入了一片茫茫无际的苍白空间。

    “怎么回事,我不是正在渡劫么,这是哪里?”敖战环顾一周,发现这个空间虽然空无一物,却是可以触及,是真实存在的。

    敖战留神缓步前行,仔细洞察目光所及之处,可不管他走多远,这空间始终没有一个尽头。

    前方永远是一片苍白景象...

    不知多久后,敖战停下步伐,强行平复一腔聒噪情绪,凝神思考着前因后果。

    有一点他十分笃定,那就是自己一定还在渡劫之中。可眼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又要如何脱离此地,他仍是一头雾水。

    “难不成此地是那劫云中心后的空间,此地存在的也不是我的本体,而是吞魂被吸纳过多从而凝形的魂魄?”突然之间,一个惊骇的想法在敖战脑中闪现而出。

    此想法一浮现便如附骨之蛆,再难以消除,不禁另敖战心神激荡。

    “看来我逆向施展吞灵咒法,反而加剧了劫云吞噬魂魄的速度,这才瞬间来到了此地,也就是说我的吞魂已经被吞噬过半了...”念及此处,敖战一阵惊骇又无奈。他的吞魂本就是灵魂碎砂凝聚所化,能在此地重新凝形必是流逝过半方才可能的事。

    “如此看来,拖得越久我的魂魄就流逝越多,等吞魂彻底进入此地,恐怕我也就身死道消了。既然如此,我脱离此地的唯一办法就是...”略一思量,敖战双眸一亮的咬牙做了决定。

    下一刹,敖战根本毫不犹豫的扬起双掌,灌注所有灵魂之力汇聚掌心,狠狠地朝自己的额头拍去。

    这一击携十成之力且毫不犹豫,只听得‘啪嗒’一声闷响,敖战只觉得天旋地转,双眸之中更是金星乍现,挥之不去,随即,道道金光由他头颅开始迸射而出,原来是一条条不断衍生的裂纹。

    须臾之间,裂纹便遍布全身,成了一个精光闪烁的小光团,敖战露出痛苦至极的神色,双眸之中却闪烁着一丝决然。

    ‘轰!’

    随着一声巨响,敖战整个身子猛地炸开,恍如这洁白世界里的唯一一捧异色烟火。

    ......

    伫立湖畔边的敖战身子蓦然一抖,双眸猛地睁开,忍不住就是一大口黑血呕出,随即痛苦的跪伏在地,抽搐不止。

    “嘿嘿,看来赌对了...”敖战满是汗珠的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见他这般模样,拓宇也忍不住动容了,略微靠近几步,出声问道,“小子,成功了?”

    “玄魔劫果然厉害,不过第一波攻击就让我灵魂受创严重,没有十数年功夫根本难以恢复,以我现在的状态再接着渡劫,想来是必死无疑!”敖战苦笑一声,这般回道。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