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儒仙全文阅读(作者:红星火龙果)无删减_逍遥小儒仙在线阅读无弹窗

书名:逍遥小儒仙

作者:红星火龙果

类型:玄幻小说

标签:轻小说,假面骑士,魔法幻情,救世主,写实向

最后更新:2022/08/06 20:53    最新章节:第207章:进击的术数课

—————————————————————————————————————

逍遥小儒仙全文阅读: 这个世界文道为尊,文人掌文箓,修文气,开文宫。 九品开窍文箓,一目十行,身轻体健。 八品修身文箓,文字加身,如有神助。 七品仁者文箓…… “诗词歌赋,笔墨丹青,棋艺话本这些你都懂?” “略懂略懂。” “都懂一点也行。” “是亿点点……” 官居一品,权倾朝野? 封王拜相,永享荣华? 不不不,身怀国家图书馆全部资料的李长安,无奈接受了,世人把他名字刻进圣庙的事实。

—————————————————————————————————————

逍遥小儒仙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对付刺头学生,李长安没什么经验。

    但前世这样的学生,他见识过不少,得出一个结论。

    这类学生,大多属于吃饱了撑,欠收拾的那一类人。

    讲大道理没什么用。

    因为他们根本就懒得听。

    所以最重要的,是让他们能听得进你说什么。

    对此,李长安表示自己很有经验。

    再次走进连名号都没有的学堂,三十名白鹿学子全都在,而且一个个像斗鸡一样昂着头,恨不得用下巴杵自己一顿。

    李长安都看乐了。

    “在开始今天的课业之前……”李长安目光从三十名学子桀骜不驯的脸上掠过,

    “先来一炷香的杀意磨砺时间。”

    李长安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杀意箭矢悄然旋转,冰冷刺骨的凌厉杀意犹如深秋迷雾,逐渐弥散开来,在每一个白鹿学子面前汇聚。

    此时还在夏日,本应酷热难耐,但三十名白鹿学子,却仿佛瞬间如坠冰窟。

    身体忍不住地颤抖。

    周身每个毛孔,都在散发着恐惧。

    刚刚的桀骜不驯,顿时烟消云消,只能咬紧牙关,拼命支撑。

    “坚持不了的话,就把脑袋低下去,杀意自然会消散。”

    李长安站在讲桌前,似笑非笑道。

    单纯维持一刻钟的杀意勃发很简单,只需要保证细水长流即可。

    可如果单独针对每个人,而不只是把杀意随意铺开,难度将会是数倍乃是数十倍的提升。

    因为每个人都需要精准控制。

    饶是李长安拥有杀意箭矢作为杀意核心,也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如果有人能看到杀意,就会发现三十名白鹿学子的眉心处,各有一支杀意箭矢在缓缓旋转,眼看就要刺入皮肉当中。

    学堂内鸦雀无声,每一名白鹿学子的表情都极为严肃,甚至有少数几个人脸色已经开始泛白。

    李长安将众人的情况尽收眼底,悄然撤去了其中几个人眉心处的杀意。

    没有杀意针对的学子顿时松了一口气,心有余悸地看向李长安。

    一个字都不敢说,甚至连呼吸声都不自觉地放轻,不敢发出任何动静,生怕又招来李长安的注意。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支撑不下去的白鹿学子越来越多,但还有几个仍然咬紧牙关硬挺着。

    尤其是张少白和顾秋炎,二人已经满头大汗,腮帮子都在颤抖,可愣是挺着脖子,一动不动。

    李长安眉头微微一挑,龙象内息深处,杀意箭矢的旋转速度又加快了一丝。

    凌厉的杀意再次拔高。

    张少白和顾秋炎眼中的恐惧之意骤然爆发,心神瞬间就要被摧毁。

    李长安立时收回杀意,只留下张少白和顾秋炎好似溺水般,大口大口喘气。

    偌大的学堂,只听到二人的喘息声。

    可没有人笑话他们,能坚持这么久,已经远远超过了其他学子。

    待众人从杀意中缓过神,李长安方才悠悠开口道,“今日,我先和各位讲解何为乘法。”

    “《管圣》有云:安戏作九九之数以应天道。此九九之数,便是乘法。”

    “诸位想必对此已经颇为熟悉,但今日之课业,我会在《算经》的基础之上,稍作调整。”

    “首先为了日后方便,我会将乘法用‘×’表示……”

    半个时辰后,

    在所有学子头昏脑涨快要崩溃的时候,李长安终于停止了授课,“今日我们主要讲了乘法。”

    “但同时把四则运算之法做了整理,希望各位回去之后多加温习。”

    张少白和顾秋炎互相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绝望之色。

    这特娘的是个什么鬼术数?

    明明每个字都听得懂,可放在一起却让人一头雾水?

    四则运算还能理解。

    那些奇怪的符号,又是从哪儿蹦出来的?简直让人头大。

    这个李长安,从何处学来这么多千奇百怪的东西?

    “今日作业很简单,每个人编写一道与乘法有关的术数题,明日我来检查。”

    李长安说完后,便离开了学堂。

    学堂里顿时哀鸿遍野。

    “老天爷啊,李长安怎么会这么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见了鬼的四则运算!”

    “加号、减号、乘号、除号……到底是谁开创出来的?为什么之前从未见过?”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以后术数课,将会成为挥之不去的恐怖梦魇……我想死!”

    “别着急去死,李长安说了今天有作业,要不然明天肯定会用杀意把我们折磨的生不如死!”

    一听到杀意,在场众人又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

    太特娘的憋屈了。

    陆教谕最多也就是严厉,可从来都没动用过武力。

    可李长安倒好,上来就是一炷香的杀意磨砺,这谁吃得消?

    “张兄,我们以后怎么办?”有人问握紧拳头的张少白。

    张少白咬牙切齿道,“我跟他李长安杠上了!”

    “不就是杀意吗?老子就当这是武道课了!”

    “总有一天,我要让李长安教无可教,只能灰溜溜地逃走!”

    顾秋炎也是一拍桌子,恨恨说道,“不错,不能让他再那么嚣张下去。”

    “杀意磨砺虽说痛苦,但只要坚持下去,肯定有好处!”

    “平日我们从哪儿能找到,用自身杀意助我们修行的人?”

    “李长安以为是在震慑我等,实际上却成为了我们修行的踏脚石!”

    “而且这种奇怪术数,肯定只是一开始拿出来震慑我们用的,不可能有太多。”

    “张兄刚刚说得对,很快他就会教无可教!”

    ……

    李长安来到竹山后山,脸上还一直带着笑。

    怪不得有些人喜欢当老师,原来把自己当年的痛苦,转嫁到别人身上,是这么爽的一件事。

    这才只是小学阶段的四则运算,这帮家伙就受不了了。

    以后的一元一次方程,二元一次方程组,一元二次方程……

    嘶,光是想一想都觉得……那么痛快!

    “今天怎么没有苦大仇深了?”王天罡饶有兴趣地问道。

    李长安嘿嘿一笑,“前辈,我好像找到另一种修炼杀意的办法了。”

    “说说看。”

    李长安把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王天罡听着也乐了,“所以这些学子,反倒成了你修炼杀意的工具?”

    “这种一心多用的法子,的确可以提升对杀意的控制,而且大有裨益,不过千万小心,可别把人弄残了。”

    “一旦心神被毁,那人可就要变成一辈子活死人了。”

    李长安点头道,“前辈放心,我自己试了很多次,目前坚持一炷香没什么问题。”

    “有这么多人做靶子,精进速度会很快,相信坚持两炷香,乃至一刻钟也不会太远。”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