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道尊者全文阅读(幺幺七)最新章节更新_悟道尊者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悟道尊者

作    者:幺幺七

类    型:玄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08:55    最新章节:第二十三章 再战

—————————————————————————————————————

悟道尊者全文阅读: 风起云涌,三千鸦杀,一朝重生,灭宗之恨。你道山河万里何苦,我言血海深仇必报。 悟道为尊,踏平天下。风波何惧,尊者为上。

—————————————————————————————————————

悟道尊者最新章节试读:

    单邢看着历星近在咫尺的面庞,不自觉地向后退去。

    “也许你说的是对的。”单邢低头道“擂台上的那阵风,谢谢你”

    “举手之劳罢了,不必言谢。”历星说罢,莲步轻抬,便跃下了屋檐。“早些休息吧”

    单邢怔愣了片刻,如水的月色里已然不见那抹倩影。

    又是一日清晨,熹微的晨光破云而出,黎悟一行人在院子里稍作休整后便向位于城中的擂台奔去。要想掌握云檀越企图割据的证据,需得明察暗访,而云檀越此人戒心极重,加之有了凌风教的支持,城主府的戒备更是固若金汤,而只有在群英会脱颖而出,才能拿到那十个编入城主府的名额。

    加之,黎悟着实好奇连二品续命丹都能拿赝品来糊弄的北城城主是否当真如此慷慨,能一次拿出十枚三品破级丹,丹药每跨一品,便为天堑,而玄赢大陆上,自然也有丹师盟会,且遍布大陆,名曰丹泉盟,泉之一字,百水之源也,以孤身流淌于山涧之间,却仍以微薄之流滋养大地。丹师先辈取此号,便是希望后世丹师能以己为丹,造福世间,润万物于微末之时,赋玄赢以勃勃生机。丹泉盟丹师和丹药同品,盟主五十年一次大选,以制丹取胜,其内无防御之士,只因丹师珍贵,每位丹师身后自有高手,乃至一个家族相护,放眼玄赢,倒真没有几个敢对被丹泉盟登记在册的丹师动手。

    黎悟想罢,一行人已然到了擂台之下。宣士敲响了手中的铜锣。黎悟同单邢便只需坐着等人挑战,昨日胜出的共有十人,若想夺得名额,怀烟同历星则必须将其中二人给挑下去。

    黎悟昨日异能一出,一时间竟无人敢与之对抗,黎悟倒也乐得清闲,再瞧单邢那头,虽有人蠢蠢欲动却也不太敢贸然便上擂台。要知道这上了擂台若是输了一次,便是满盘皆输,再无挑战的机会。

    只是清闲归清闲,怀烟今日的对手还是得好生挑选。

    黎悟的眼神一扫,心下便有了几分了然,以他为首的一排十人除了他和单邢虽然个个凶神恶煞看着不好对付的样子,实际修为却都平平,最高  也不过筑基初级的样子,哪里是怀烟的对手,只是为求保险,黎悟还是向第三把交椅看去。

    “怀烟,挑战第三个擂主。”黎悟的清雅的声音在怀烟识海中响起。

    修士生来便有识海,此为除却丹田外最为重要之处。只是此为十分隐私之地,常理而言外人不得入,除非是结成道侣,只是怀烟不知为何,从她和黎悟初识之日起,黎悟的心声便能传入自己的识海,而自己如果希望知道,自然也能听见黎悟的心之所念。

    “好。”怀烟在识海中应道。

    只是这历星殿下,也不知修为几何?黎悟扫了眼台下的历星。历星似感应到了什么,也抬头看他,嘴角是志在必得的笑意,还顺带瞅了眼黎悟身旁的单邢。

    也罢,我顾好烟儿便是。黎悟看着单邢飞红的脸颊弯了弯唇角。

    须臾,怀烟便有了动作,她迈着轻巧的步子,至第三位擂主面前,便停了下来。

    “你的位置,我要了。”怀烟淡笑着,莹白的脸颊上泛起两个浅浅的梨涡,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瞧瞧这话,说的这般自然,好似那位置生来便是她的一般。历星有些想笑,这丫头倒是有意思的紧。

    再看那第三把交椅上所坐之人,竟同怀烟一般,亦是一名女乐修,玄赢大陆实为修仙大陆,在此位面下是为凡尘界,其上才为此位面所认为的仙界,只是数百万年来已再无人能够敲开仙界大门。且玄赢大陆修炼分支众多,乐修便是其中一种。

    端看那女乐修,放在风沙肆虐的北城来说,倒也算生的一副好相貌,眉目清秀,身形纤长,只是若要同其面前的怀烟相比,却是毫无疑问落了下乘,倒有些云泥之别的意思。怀烟之美,似是云雾缭绕的蓬莱阁宇,叫人禁不住惊叹,却又叹仙山不可亵渎,望而却步。女子之美,则似地上宅院,少了太多难言的气韵。

    只是今日这两人必有一人落败而归。围观众人发出阵阵叹息。本身这北城美人便是稀缺,更何况这群英会个个都似绿林好汉,五大三粗,全指望这一两个女修洗洗眼睛,如今倒好。众人望向那交椅上的肌肉大汉们,又齐齐叹气。

    “若你赢了我,这把椅子自然是你的。”怀烟面前的女子笑道,却见她双手做诀,一支竹笛便跃然于上。

    黎悟眉头一凛,他最初给怀烟选择对手,看中的便是这女子为乐修,北城民风剽悍,正经乐修极少,他又探其修为,左不过筑基九阶的模样,而怀烟如今已有成丹二阶的修为,只是那竹笛上所缭绕的灵气充沛,倒不像是只有筑基的样子…难不成,以气化笛??

    不,在低于封明期以气化器虽有先例,只是其天赋需得极强,如今的怀烟虽失心火,但天赋尤在,以气化器连她尚且做不到,她面前的女子,又如何可能做到。那便是,她用丹药或是别的什么物什故意隐藏实力,将自己的修为压制在筑基巅峰,而这方法似乎不是那么完善,导致灵气外泄,尽数包裹在她的竹笛之上…那么她的真正实力。

    黎悟闭上双眸,放出神识,“成丹二阶!”黎悟睁开双眸。

    “烟儿,她同你一样,是成丹二阶,万事小心,不可轻敌。”黎悟的声音在怀烟的识海响起。

    “知道了,悟哥哥。”怀烟稍敛起面上笑意,轻盈一跃,便上了擂台。

    “在下雨轩,得罪了。”名为雨轩的女子同样一跃上台,不等怀烟反应便吹响了竹笛。

    “破阵曲…”历星望向台上,这是杀招啊,这雨轩究竟是何人。

    “烟儿,凌空。”黎悟在怀烟识海道。那人的破阵曲虽气势凌厉,到底修为有限,若是站在原地,便是任他宰割,若是躲过首次最为强劲的音浪,就还有反击的余地。

    “好。”怀烟应道,身子便已然置于空中。手中灵气乍现,纤纤玉手上便已有一把古琴,这把古琴虽算不得什么极品,甚至于有些过于素净,却也实实在在花了黎悟将近半年炼丹所得的银钱去搜罗材料,细细雕琢。仔细看那古琴之下隐约可见一个烟字。这是黎悟炼器生涯中的第一个成品,亦是独独为她所做。

    几乎是须臾之间,怀烟身影一闪,便轻轻巧巧将那音浪躲了过去。怀烟的素手轻抚琴弦,便如有仙乐从那琴身上倾泻而出,携着春风化雨般的柔美,令在场众人仿佛历经了一场身心的涤荡。丝竹乱耳,仙乐明耳。除去佛音,北城众人平日甚少听乐曲,他们早已习惯了呼啸的北风卷起北地狂沙时的咆哮,嫁娶丧葬时的吹吹打打已是唯一的渠道。偶尔在茶馆有幸听得乐修高弹一曲更是难得。但即使他们没有什么鉴赏眼光,却也被这似柔非柔,令人身心一震的乐声所折服。

    众人情不自禁地闭上了双目之时,怀烟娇柔的面上也泛起一抹笑意。

    “是时候了。”黎悟的声音在怀烟识海响起。

    怀烟所弹,在众人看来是最为简单的安神曲,和雨轩破阵曲的肃杀之气不同,看似最为软弱无害,可只有黎悟知道,此为安神曲,实非安神曲。这是怀烟将安神曲和破阵曲所结合的产物。以安神曲的皮囊为烟雾迷惑对手,却字破阵曲为实质打得对方措手不及。

    擂台上的雨轩眉头蹙起,她的确不知这怀烟意欲何为,按照常理而言,躲过她的攻击后最好的选择便是立马发难,可这怀烟却奏了一首可笑的安神曲,雨轩亦只是迟疑了片刻,她所受的训练并不允许她分神,因而几乎瞬间,她便重新将竹笛递到唇边。

    只是擂台之上,战斗之时,又哪里有允许迟疑的时间。虽是片刻的迟疑,也足够怀烟向她发难。怀烟的青丝在风中轻舞,玉手一转,从古琴上流淌的音符便全然无了柔美之意,取而代之的,是较之雨轩的破阵曲,更为骇人的腾腾杀意。台下众人蓦然睁开双眸,皆有一种如芒在背之感,好似有万根钢针在自己的脊背外候着,然后一点一点话渗入皮肉,融入经脉,令人遍体生寒。

    历星眉目舒缓,美人奏琴,果真不一般。

    雨轩怔然,眼见着那琴音以凌厉之势朝面门袭来,瞳孔微缩,下意识便想要避开,可那乐音好似一早便布好了天罗地网,如同温和的猫儿环绕在她四周,只是一瞬,便化做蛰伏的野兽意欲将她狠狠撕碎。

    我,不能输。雨轩重新奏起了竹笛。即使她的衣袖在乐音的缠绕中渐渐破碎,连鲜血也从皮肉中渗了出来,顺着手臂淌到地上,却仍死死咬紧贝齿,不肯认输。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