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志异全文阅读(古珺)最新章节更新_盘古志异全文阅读最新章节无弹窗

书名:盘古志异

作者:古珺

类型:玄幻小说

标签:超级科技,女扮男装,宠物小,事务所,网恋

最后更新:2022/06/16 10:05    最新章节:初入盘古 第九章 八方碧人

—————————————————————————————————————

盘古志异全文阅读: 盘古大陆,洪荒山河,天地神佛,诸神万仙,奇珍异兽,魑魅魍魉……携子之手,与子游之,有女如斯,吾乎快哉! 在一次任务失败引起的爆炸中丧生的女杀手阿九因受到开启了金刚地狱门的斗战胜佛的愿力波及卷入时空轮回。 两人同时穿越转生到了神农王朝玄女族圣女九天玄女的身上。且看超强双......主如何携手争霸天地! 在洪荒山河的痴男怨女中,又有多少痴情能轮回于六道中?【展开】【收起】

—————————————————————————————————————

盘古志异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这怎么有具石头人?”

    此刻,石罗汉身旁出现了三个人,二女一男。他们穿的衣服倒是和村里之人不同,衣袖领上多五彩纹案,但主要以黑为底。

    继他们而后陆陆续续来了十几人,他们似是赶路又像是被追赶。他们有的手上拿刀,有的背上背着弓箭;有些靠着树坐下,拿起兽皮水壶就是大口喝水;有些缓过来了也围上来好奇地打量着石罗汉。最后有一名头戴银饰,长相大方清丽的女人和两个看上去魁梧壮实男人出现在阿九的视线内。

    突然,一男人惊呼道:“少巫!这这这这剑……这剑是老七的剑!”

    那头戴银饰的女人应该就是他口中的少巫。她闻声而至,众人纷纷给她让出一条道。她上下打量石罗汉,最后视线固定在了它手中的铜剑上。

    她眯了眯眼,手伸向石罗汉手握的剑柄。

    一女人伸手拦住了她:“小心有蛊惑。”说完那女人就往石罗汉身上撒了团白色粉末,扬起一团白雾。周围的人没来得及躲开,连连呛咳。

    那少巫被弹得一脸灰白,从鼻子呼出两团白烟,睁开眼看着那女人咬牙道:“跟你说过多少次,验蛊要先跟我说一声。”

    那女人自己也一头灰,收回手尴尬地笑了笑:“量没控制好,下次注意下次注意。”

    少巫瞪了她一眼,然后双手握住铜剑的剑柄与剑格,想要从石罗汉手中拔出铜剑。

    但无论她如何使劲,就是拔不出来。

    她呵了一声,开始去掰石罗汉的手指,但无论她怎么作工石罗汉还是纹丝不动。

    她停下来喘着气,一男人说:“你要不先歇会儿吧。”

    这时一壮汉道:“我来!”

    众人纷纷让开,那壮汉在石罗汉前扎了个马步,呵斥了几声运气于掌中,蓄力一掌拍在了石罗汉身上。

    一股强大的气从掌中泄出,打在了石罗汉的胸口处,壮汉被这股气反弹飞出一丈远,石罗汉却是纹丝未动。

    众人惊呼,几人围上他,确认他身上有无伤势,他推开众人:“我没事、没事。”

    他又来到石罗汉前,身子一蹲侧身右腿向后一扎步,聚气于右拳。石罗汉旁的人纷纷向后退开,知道他要出大招了。“天罡拳!”他全力一击,冲拳打向石罗汉。

    石罗汉吃了一拳,还是纹丝未动。但阿九脚下的树枝倒是被拳气轰得抖了抖,梢末熟透的乌椹一颗颗往下掉。

    壮汉疑惑的向前细细的查看石罗汉,像是一定要在它身上找出点裂痕来。

    “是、是乌椹!”一些人捡起地上的果子,喜出望外。一人连忙递给少巫,少巫惊喜不已,抬头看向树顶的方向,视线差点就撞到阿九。阿九连忙躲身,换了个位置。

    “你们几人去看看。”她转头眼神示意了几人。那几人跃上树,阿九一惊,连忙跃到远处的树上隐匿,躲开几人的踪迹。那几人分散开来查探,一边看一边惊呼连连:“天啊!”“发财了!”

    他们中有一人摘下一枚乌椹,擦也不擦直接咬了一口,他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喜极,发了狂似的啃果子,眼中露出了贪婪的神色。一人直接摘了就往怀里揣。一人去向了更远处。他们直接拍掌于树干,一颗颗乌椹纷纷掉落。

    下面的人沿着掉落的乌椹拾取,他们也是惊叹不已,不一会儿少巫身旁的乌椹就堆成了小山。这时方才去向远处的一人回来,来到少巫跟前回复道:“少巫,这次我们大发了,这一整片都是,我往西走了两里,全是!里头更多!”

    少巫一听狂喜,大笑了几声:“我要立大功了!”发现跟前这几人也是一脸傻笑,样子看上去蠢憨得不行。

    她收敛了一下表情,将众人呼唤到跟前来。

    等所有人集齐在她跟前,她清了清嗓子,说道:“来,大伙儿先坐下!”所有人坐下来,“我们!从出发到今日已经有五日!这一路攀山越岭、危险重重,路上遇到各种毒虫蛇害、凶猛野兽,大家都不畏惧,坚持到了这儿,实在是非常勇敢!值得表扬,鼓励!”她鼓起了掌,众人也随她纷纷鼓掌。

    “可不是嘛!”一男子说道,“刚刚那蝉,这么大一个!吓死人了!”

    少巫瞪了他一眼,他连忙捂嘴。少巫继续道:“原本我们这一程,是为了族内近日连续失踪的人而来的。我族八个村,大大小小失踪人口已达近百人呐!为了查明真相,为民除害,大家自告奋勇的组成了小队,前来探险,我心甚慰。所以我宣布!在座的人都能得赏乌椹一担!且被纳入采椹之列,永享得利!”

    众人一听立刻欢呼起来!永享得利啊!这是多大的恩惠和富贵!他们之前虽然没有见过乌椹,但深知乌椹的价值与珍贵。前些日子他们听闻有一村童只是上贡了一篓乌椹,四十余个,便得圣女赏赐十枚金贝。这一大片的乌椹得换得多少金贝!?无论是供给宗族,还是上贡给王朝,能想到以后的光景。如果他们以后可以负责采椹,已经不是发财这么简单了,还能去往更高的地方。

    以前别说享用乌椹,乌椹长啥样他们见都没见过。采葚氏一直垄断了交易市场上的桑果农贸的区域,一直独享得利,她们给平民供卖桑葚,上等的果子只会供给贵族。而像乌椹这种极品灵果只有贵族巫觋才有的权利享用。听说乌椹果肉肥美极为美味,吃一颗还能抵上凡人修炼好几年,所以巫觋之间也特别流行吃这种灵果修炼。

    现在他们有种血赚的感觉。没想到一时的英勇能为自己甚至是家族、氏族带来无上的荣和利!他们一时之间陷入了对未来的憧憬和向往,不能自拔。

    这时一男人突然站起来:“此言差矣!”

    众人纷纷看向那男子,他鼻梁高高,眼睛细长。他冷笑道:“莫尚丽,你现在只不过是少巫,还没继承大巫之位。没有资格决定这些事情吧?”

    这时,几根飞镖从一女人的手中刺向那男子,那男子虽反应极快,跃身躲开,但快不过少巫打出的银镖,银镖把几枚飞镖挡了下来,与飞镖都各自钉在了别处的树干上。

    “三儿,莫冲动。”少巫道。

    “姐!他不服你!”那位名唤三儿的女人长得和少巫五分相似,但比她多了一分娇媚,她看着那男人狠道:“待我帮你把他除了。”

    “你除了我也没用。”那男子冷哼,“你们以为采葚氏会放过你们吗?”

    “那也轮不到你一个外族的小喽啰来管。”三儿道,“你就一姚姓走婚男,连根草都不是。如果不是我姐为人和善,在族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你连放屁的资格都没有!”

    “你!”那男子被气得面红赤耳。

    “好啦好啦!”少巫道,“别吵架别吵架……为这点事儿怎么就吵起来了呢?”

    三儿哼了一声:“姜氏出来的人就是如此,一贱草民都能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不分场合乱放屁。你在说话他也敢插嘴,我今天非要教训他。”

    男子:“来就来啊,你以为你打得过我?”

    少巫连忙按住她:“哎哟,咱不打架。好不?”众人也上前劝阻,“你们两不嫌累,我嫌累。这几天都没好好休息了,等会还要继续往里走呢,不知道还会遇见什么。我们都要节省一些体力,以备作战。”

    这时一名男子道:“少主,我觉得我们应该先撤退。我们此行当时是私下启营,也没有跟大巫禀告。这些天也耗损得差不多了,万一发生什么事儿……遇到了厉害的凶手,我们对付不了,没有外援非常危险。”

    有人附议:“是啊,万一你出了什么事儿我们也很难向大巫交代啊。而且我认为,当时大巫不让你来管这事儿肯定是有原因的。”

    又有人加入:“我也这样觉得。这几天下来我觉得这片地域不简单。越往深走,蚊虫蚁兽的体型就越大,昨天遇到那老虎,个头比我们那儿的大了一倍!”他哆嗦了一下,“我觉得我们应该回去了,这我们也找到乌椹了……已经立下大功。现在最妥当的路还是应该回去先禀告大巫,请求增援。”

    “怂货,害怕了?”三儿冷笑一声,“找到乌椹了就不想找人了,怎么,怕没命回去享福是吧?”

    一男子道:“就是,见利忘义。我们此行是为了失踪的村民而来,不是为了让你发财!”

    那男子气道:“我为了发财?我要是为了发财我就不会来这鬼地方!当初谁会知道能发现乌椹?难道你知道吗?我出此言只是为了少巫的安危!往下走只会更加凶险,万一少巫出什么事儿你们担得起责任吗?”

    三儿:“你就我姐一男宠,连跟我姐成婚的资格都没有,仗着我姐喜欢在这里嗷嗷叫,你以为你是谁?说你胆小都算给你面子了。”

    “呵!你又以为你是谁?不过仗着自己母姓平时横行霸道,你是少巫吗?你不过是少巫的手下败者,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都别吵啦!!!!!!!”

    众人安静下来,看着被他们围在中间的少巫。

    “你!坐到那边去。你!坐到这边。”少巫指使道,“都给我坐开点,不许吵架。”

    少巫:“我们这一趟我知道大家都不容易。辛苦大家了。”她给三儿使了一个眼神,让她不要说话。三儿不悦的剜了几男人一眼,走到旁边坐下来。

    少巫安抚道:“我知道大家都为了我好。在这里都是族里最优秀的人才,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是吧?我也相信有了这一趟历练,我们的能力又会更上一层楼的!我相信自己,也相信大家的实力。绝对没有什么问题。所谓能者多劳,正因为我们的能力越大,所以更要为村民们做更多事情,帮他们做他们做不到的事情。大家说是或不是?我们是族里的中流砥柱,将来也会成为族里的顶梁柱。我相信我们今天经历的事情,只会给我们更好的磨砺,让我们更坚强的支撑氏族的荣耀!”

    “我们的好姐妹,好兄弟都失踪了。我们不能坐视不管!老七、老五、十二、十三十四……八妹、九妹还有娃娃们!失踪的都是年轻的一代!这样下去氏族会丧失生机!我们有保护他们的责任,保护氏族的传承!”

    “这一趟,我已发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如果他们还活着,一定要把他们带回去!如果死了……就算查不到幕后凶手,也要把他们的尸体带回去!带会我们的祖墓,给他们祭祀超度,魂归故土,回到家里!来世再回到我们的族里,再生为我族之人!”

    说到这里,有人落下了泪水。

    是啊,他们的兄弟姐妹、家人亲人突然就不回来了,说不见就不见了,他们要把他们找回来!

    少巫:“等会你们每个人吃一颗乌椹,恢复体力,我们在此休息一晚,天亮便出发。你们两个,”她指了两名壮汉,“把这剑拔出来。这是老七的剑,我要把它带回去。”

    两人点点头,开始轮流尝试把各种招式用在石罗汉上。其余人吃了乌椹后,都开始坐下炼功。少巫用纳戒把小山堆一样的乌椹收了起来,也找了处地方坐下开始炼功。

    阿九本想离去,但想想此些人由少巫带领,应该都是氏族里比较位高之人,或许中间会有金蚕蛊蛊母的线索。但她也不能直接就上去一顿请教吧?就只能在暗中跟着,探查消息。她找了个能听到这些人动静的安全距离,隐匿着自己的踪迹,盘腿而坐,继续炼轮力。

    到了快子时,在那些人都进入休息,纷纷睡去。他们中间负责站岗的两人突然互相使了个眼神。其中一人离去,往东走出五里。他唤来了一只飞雁后,从怀里拿出一张信符。

    内奸吗?

    阿九心想。还是不要管吧。不关她的事情还是少管,管了对她并无半分好处,还有可能给自己惹一身骚。

    但她心里还是有些异样,有些不舒服。为什么会不舒服,她一时半会也说不上来。她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找了一个离少巫比较近的位置,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她捡起一颗石子,弹向少巫。

    石子还未弹及,少巫睁开眼,躲开了石子。听到动静,少巫身旁的人纷纷惊醒。

    “谁在哪!?”壮汉大喝一声。

    就在一女子出现在阿九方才站的位置之前的瞬间,阿九已用传送阵把自己传送走。

    待阿九从她之前设置的传送点再回到这里时,已见那两名男子被几人按跪在地。

    “说!到底是哪里的细作?”三儿厉声问道。

    其中一人喊道:“我真的不是,我当时真的没发现他走远了,他当时跟我说他要去解手……”

    “那你看我们醒来为什么要跑?”一男子阴冷的问。

    “我、我没有要跑!我只是想去追查……追查是何人暗算!”

    “你。”早上那位验蛊的女子对着另一男子道,“把刚在飞走的大雁招回来。”她掏出了一把刀,贴着他的脸皮,刀尖顺着她的手往上在男子的脸上划出了一道血痕,最后刀尖停在他右眼珠子旁。

    她从怀里拿出一个瓶子,举到这男子的眼前:“如果不召回来,我先把这边眼珠子剜下来,把虫子倒进去,让虫子往下爬,吃掉你的内脏。但你放心,它们不会吃掉你的心。为什么呢?因为不会让你这么痛快的死掉。要让你慢慢的感受,感受万虫嗜体之痛,最后再吃掉你另一边眼珠子,吃掉你的脑仁……嘿嘿嘿。”

    那男子听了浑身发颤,他想咬舌,但下颚早就被压着他的壮汉给掰脱了臼。他见那女子把瓶子盖子打开了,吓得尖叫哭喊,嘴里含糊得喊着:“我召!我召!”

    女子合起了盖子道:“别想耍什么花样。”她给壮汉使了个眼神,壮汉把那男子放开,男子哆嗦地站起身,往前走了几步。

    说时迟那时快,人群中一女子往那男子跟前扔下一纸包。那纸包炸开,散出一团迷烟。

    “有毒!”一人喊道,众人捂着嘴鼻。

    从烟雾中飞出两道飞影,刚才扔烟雾包的女子和一男子奔向东,那名下巴脱了臼的男子奔向了西。

    少巫向西奔去,那会用蛊的女子随着少巫奔去,跟随他们有五名男子,其余人皆向东奔去。

    阿九没有犹豫,跟上了少巫,向西奔去。

    没想到那名内奸速度极快,他飞走跑跃在树林间,身姿异常轻盈矫健。少巫和其余人不断在后追赶,非常勉强才能和他保持一个肉眼能见的距离。

    阿九能感受到这些人的七魄境,以她之前的判断,这些人大部分人应该都在天冲境,其中有三名男子在和那个叫三儿的在灵慧境,只一名壮汉和少巫是在五行气境。而只有这会蛊的女子她探测不到她的境,一般这样的情况就是这名女子比她的境界要高。

    现在她们身边的男子里面有三名男子都是阴阳气境,那名五行气境的壮汉和三儿去到另一边。这边有那名会蛊女,这少巫应该也没什么危险。阿九这样想着,保持着一个不被发现的距离跟在后面。

    前方的男子逃至一个河谷间,河谷激流奔涌,但两岸间距较窄。那男子双手结印,往地上一拍,奔流的河谷中被一块隆隆升起的巨石分流。那男子又结一印,猛地回身从袖中甩出一条爪链甩向少巫等人,众人被逼退向后几步。

    那男子收回爪链,又从另一只手甩出两枚飞刀,这次飞刀正正瞄准那会蛊女子飞去。少巫眼疾手快顺着刚才伏底身体向后滑退之势从地上捡起两枚石子甩向飞刀,将两枚飞刀弹飞。

    这时几人退至到一个区域,周边有几颗树突然以他们为中心爆破开来,一阵火势隆开,差点波及到阿九,她连忙向后躲腿。

    竟然事先埋伏了?

    阿九诧异。等火势退去,只见几人周围的那片区域的树植都被烧成了炭灰,在这片焦土的中间有一堵黑色的高墙。这堵高墙围成了圆将几人护在了中间。而在这堵圆形围墙的顶口,有股巨风往天上吹出。

    风停下后,七人从中跃出。

    那名河岸边的男子用力甩着爪链在空中回甩了两圈,最后蓄力往河谷对岸甩出。爪链上的钢爪远远的嵌在了河谷中隆起的小石岗的石壁上。他纵身一跃,随着钢链的缩短,他飞荡到石岗周围,他又甩出一条爪链卡住石缝,一个回拉,借力在空中一个翻身,干净利落的落在了石岗上。

    这边七人来到岸边,少巫看着石岗上的男子怒喝:“你压制了境界!你到底是何人!?”

    男子嘴角微勾,此刻不再隐藏,一股强大的轮力从他身上宣泄而出,他把境界恢复到了五行气境。

    “你到底是哪里的奸细贼人!?如此压制境界藏匿在我族是何居心!?”

    那男子冷笑道:“说到藏匿,我怎么都比不过你吧?大巫?”他目光看向那位会蛊的女子。

    众人也看向那女人,少巫眼神疑惑片刻,又恢复狠戾的瞪着那男子:“你在说什么?什么大巫,大巫正在神农王朝行祭,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这是什么局中局中局?

    阿九一时间也看不懂了。看那男子的意思,说的就是这会蛊女子是大巫。但据她所知,大巫是一个中年女人,起码得有四十多岁了。这女子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和少巫年纪相仿,和大巫少说也差一代吧。

    男子冷哼一声:“你自己不问问她,我到底是什么意思?”

    少巫看向那女子,眼神有些疑惑,因为在这种情况,她也不觉得那男子在这个时候还开玩笑。

    阿九此时只看得见那会蛊女子的背,看不到她的表情。

    那男子冷笑道:“一个人没有灵根,却能修炼到天冲境,竟然还能御蛊,如此怪异之人,难道你从来就没有怀疑过她的来历吗?”

    少巫:“你少挑拨,小菀从小和我一起长大,我为什么要怀疑她?”

    男子:“他并不是从小和你一起长大,她是在你六岁的时候,被大巫拾回族中的。她是大巫给你‘做’的一个保镖,傀儡而已。”

    少巫惊疑,她看向女子:“小菀,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的灵魂已被大巫之灵蚕食,是大巫经过无数次失败后做得最成功的一个人蛊……那无数次失败中,有我的姐姐。还有他的。”

    这时,那男子看向少巫周围站着的一名男子。那名男子脸上表情突变,眼神变得极其阴郁,手中召出了一把护手钩。

    “还有他的、他的、他的、他的……我们的姐妹,都在小的时候,被你的母亲,被大巫掳去,用来炼人蛊,但都失败了。”

    在少巫身后的几人皆亮出了自己的武器。

    好家伙,这些男人全都是一伙的?

    阿九看着感觉这反转有点有趣了。

    “不……这不可能……”少巫摇着头,喃道。

    人蛊?还有这么恶心的东西?

    饶是杀人无数、自认为见多识广的阿九,听到了也觉得这大巫,真是有点东西,是个狠角色。

    直接那少巫陷入了一阵茫然,突然又似醒了过来,猛然抓住小菀的手臂,神情有些癫狂:“告诉我!他是什么意思?他说的不是真的!告诉我?小菀!”

    “你知道她为何心智永远停留在十三岁吗?因为就在她十三岁那年,她的智灵已完全被大巫蚕食,记忆永远停留在那里。大巫让她残存着一点自己是人的意识,为的只是不让你怀疑,让她看上去更像一个普通人。但即便是这样,她也是幸运的。因为她活下来了。而不像我们的姐姐妹妹,被完全做成了傀儡!”说到此,那男子悲痛欲绝。少巫周围的这些男子有悲痛,有愤怒。他们握着武器的手在颤抖,一步一步的靠近她们。

    少巫摇着头,有些要发狂:“不,不可能,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听不懂没关系,反正今天你将命丧于此。我们潜伏多年,为的就是今天。你是那贱人最满意的一个女儿。我们要杀了你,还有你的妹妹,然后是你们的族人,我们都会杀光,去祭奠我们惨死的姐妹!”

    突然,被少巫抓住的小菀嘿嘿地笑了两声,一把推开了少巫。她双手闪速结印呵道:“八方碧人!”

    噗!噗!噗!

    突然在小菀和少巫的四周出现了八团烟雾,在烟雾中出现了八名披头散发的女子,她们身穿白色纱裙,但露在衣服外的的皮肤都贴满了明黄色的符纸,画满了附文。

    随着小菀抬起的手指,她们像得到指令般抬起了头,从披散的长发中露出白纸般苍白的脸。她们皆眼睛紧闭,神情漠然。

    男子们见到了这些女子后,神情开始变得痛苦扭曲。一男子手中的剑掉到了地上,双腿一软,跪倒在地,失声痛哭。

    小菀嘿嘿笑道:“怎么样?让你与你姐妹见一面,高兴吗?她是你姐姐还是妹妹呀?”

    “你!我要杀了你!”那男子捡起地上的剑,向她冲去。其余的男子都跟着冲了上去。

    小菀突然癫狂地笑了起来,双手挥起,那八名‘女子’突然睁开眼睛,空洞的看向他们,其中一名女子突然开口:“哥哥……”

    一名男子手上的枪啪地落地。这时那叫了哥哥的女孩突然阴笑起来攻向那名男子。扬起双爪,朝男子的头挥去。另一名男子从旁抓住他的衣服拉着他往后退,但还是被那名女子抓破了胸前的衣服,在胸口留下了几道血痕。

    “不好!是尸毒!”那男子查看倒在地上的男人的伤口,其他几人皆奔至他们周围,将武器举起防御。那男子从怀中拿出一药瓶打开往受伤的人胸口上倒。开始运气为他逼出毒血。

    小菀双手手指开始弹动,随着她手指的动作,那些‘女孩’步履蹒跚地走向他们,嘴里不停的念道:“哥哥……”“弟弟……”

    “有一件事情,他说错了。”小菀看向少巫,“我是十五岁,不是十三岁。她眨了眨眼睛,天真的说道。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