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象鼎记全文阅读(渡犬柴)最新章节更新_四象鼎记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四象鼎记

作    者:渡犬柴

类    型:玄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30 05:25    最新章节:第三十三章 辽国行(11)

—————————————————————————————————————

四象鼎记全文阅读: 天下四分,虽然争纷不断,但却仍是维持着一种稳定的局势,四个国家各有春秋,各自秉持着各自的道义,但是随着传说中创帝的四象鼎的重现,平衡正被风浪打乱,和平已被撕掉虚伪的皮囊。

—————————————————————————————————————

四象鼎记最新章节试读:

    这是什么情况,难不成那个女子是故意修好马车轮子然后谋害我们的吗?但这样也说不通,为什么会偏偏放过我?

    “还有一个呢?”

    这是一个姜巡相当熟悉的声音,姜巡一听见就冷汗直流,紧紧握住手里的勿屈意,这不是李顺平的声音吗?难不成学长是叛变了吗?

    “放心,已经被打昏了,一时半会儿还是难醒来的”

    听见这话,姜巡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脖子,嗯......的确有点疼。

    “等一下,好像有点奇怪。”李顺平又说了一声。

    但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姜巡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紧贴着车门尽可能地把窗户打开一个能观察外面的最小角度,然后屏住呼吸去看向外面。

    靠近车门的旁边,昏暗之中,李顺平按着一个什么东西在地上,而那个东西在拼命地挣扎着,发出凄惨的叫声。

    姜巡知道已经不能再等了,直接踹开车门冲了出去,然后他就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近处燃着一个火堆,楚以诺手里拿着一条树枝支起水瓶在烤着火,李顺平在雪地上按着一头不大不小的鹿,女子抓着兔子的耳朵,他们在听见马车的动静后无一例外地看向冲出来的姜巡。

    “呃......”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情况?姜巡愣在车门处,一脸懵逼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几刻钟后,姜巡坐在火堆旁烤着肉,而楚以诺和李顺平在旁边翻来覆去地笑。

    “哈哈哈,原来姜学弟还会有这种被迫害思想啊!哈哈哈哈~”

    “不行了,着实是好笑极了!”

    “你们够了!你们支的肉都快烤焦了!”姜巡终于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女子坐在另一边,看着眼前的三个人,情不自禁地也笑出了声。

    然后她就看到了姜巡看向她的那带着些小委屈的眼神,这让她笑得更大声了。

    “你们够了......”姜巡捂住自己红得像番茄的脸。

    “好了,我们说说正事~姜学弟,够了,我们不会再笑你了。”李顺平看着捂住脸的姜巡,说道。

    “真的?”姜巡放下了手,然后他就看到了李顺平那憋笑憋得像猪肝一样的脸。

    “够了,别勉强自己,想笑就笑吧。”

    李顺平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不,现在还是得说点正事。”

    姜巡顿时变得严肃起来。

    “那就是我们接下来怎么分这些烤肉。”

    “哈?”

    姜巡一开始以为自己听错了,然后他就看到了李顺平那一脸将笑又不笑的模样。

    姜巡又捂脸自闭了。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不要那么认真。”楚以诺连忙圆场。

    “嗯~接下来才是真正重要的事。”李顺平点了点头。

    女子听了李顺平的话,立马起身识趣地说道:“我先回避。”

    李顺平看着站起来的女子,点了点头:“也好。”

    女子也点了点头,随后独自走到了之前她停的那匹马旁边背靠着站着。

    姜巡看了一眼,随之看向了李顺平。

    李顺平拿出一张地图,然后拿起一个枯枝,指着上面说道:“我们接下来要往这个方向走。”

    楚以诺眉头皱了下:“这不是我们应该走的路,我们不是应该走那里吗?这才是最短的路程。”

    姜巡点点头。

    “是的,所以我打算征求你们的意见。”

    “嗯?”

    “我们的任务是要用最短的时间去往这座城——平城,但我刚刚从那个女孩子身上得到了一个情报,”李顺平顿了顿,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地方,“这里和那里的一段已经被卷入了战争了,要是还是沿着一样的路去,怕是要遇险了。”

    姜巡皱了皱眉,楚以诺点点头:“那的确得另寻他路了。”

    姜巡:“那既然如此,我们就只能绕最近的路了,也就只有暂时去这座小镇,然后再折由此地前去平城了。”

    “然而。想不到姜学弟虽然人生地不熟,但却能通过一张地图找出最合适的方法啊!”李顺平点点头,赞许道。

    “......侥幸。”

    “那,楚学弟有什么见解吗?”

    楚以诺摇摇头:“没。”

    李顺平收起地图:“那这事就那么定了。”

    “学长。”姜巡说道。

    “什么事?”

    “那女子可不可信,她帮助我们的原因是什么?还有,我们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萍水相逢,知道名字有什么用?”李顺平靠了靠,对姜巡耳语道,“我们最好还是少跟平常人发生牵连,不是吗?”

    “......”姜巡沉默地低下了头。

    “肉烤好了。”楚以诺笑道。

    “嗯。”姜巡拿起一串,轻轻咬了一小口,觉得索然无味。

    夜里,姜巡他们围着火堆睡觉,原本要让女子睡马车上的,但是女子说什么也不肯睡,而是拿出了一个厚厚的睡袋,在火堆旁睡下了,于是他们三人就索性也不上马车睡了,说是要守夜,其实上是让女孩子在外面睡觉而自己在马车里睡觉而良心不安。

    楚以诺和李顺平早已睡下了,姜巡第一个守夜,因为他睡了一觉,的确没什么睡意,手里不时搅着火堆里的柴,脑子里却想起了之前梦境里那个少女对自己说的话。

    “注意你身边的人,但不要表现出怀疑。”

    “每个。”

    姜巡按了按太阳穴,这不是跟没说一样吗,总感觉自己又被人敷衍了。

    但漫漫长夜,姜巡能够想的并不只有那么多,他开始仔细回想这几个月自己经历过的事、读过的书,这一切的一切都好像在姜巡脑子里变成了一根又一根的细线,最后编制成了一个并不完整的线索网。而在这些藕断丝连之中,一直在暗处影响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姜巡添了下柴火,翻动了下,他想起了小时候的事。

    “不行,太慢了,要更快点!”一声严厉的叫喊响起。

    还是七岁的姜巡手里拿着木剑,脚却在发软。

    “将军,小公子已经没力气了,还是休息一下吧?”拿着木剑站在姜巡面前的士兵对坐在一边的姜定海行礼,恭敬地说道。

    “继续。”冷冷的声音,听不出一点感情。

    “可......”

    “战场上!”姜定海不知是对那名士兵还是姜巡,抑扬顿挫地说道,“如果没有那份死战下去的坚强意志,那么那个人,就离死不远了!”

    “唔......”士兵握住手里剑的力道加大了些,冷汗从脸颊一直流到了地面,“遵命!”

    “咳咳......”姜巡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又举起了木剑对向那名士兵。

    结局当然是又被打翻在地。

    “喂,可以了,不要再站起来了。”士兵压低声音对倒在地上的姜巡说道。

    但姜巡还是死命地咬着牙站了起来。

    “你听不懂吗,啊?”士兵诧异地看着姜巡。

    “如果......”姜巡开口了。

    “如果?”

    “如果这就是父亲所希望的......”姜巡举起剑,“那我就这么做吧。”

    “真是......笨蛋......”士兵再次把姜巡打翻在地,这次姜巡彻底耗光了身上的力气,身体好像完全不属于自己了,眼前也变得模糊,模糊,直到黑暗把姜巡所能看到的全部占满。

    真是......不堪回首的事啊。

    姜巡看着不断燃烧的火堆,自嘲地想道。

    “睡了?”

    姜巡忽然听见冷不丁的一声。

    楚以诺在被子里抬起头看着姜巡。

    “你一动不动的,我以为你睡了。”楚以诺说道。

    “没......你怎么没睡?”姜巡问道。

    “睡不着,这是我的老毛病了。”

    “得治。”

    “的确。”楚以诺认同地说道。

    火堆里柴火发出“噼啪”声,楚以诺看着沉默的姜巡,忍不住说道:“你到底在想什么?”

    “以前的事。”

    “哦?”

    “一些不堪回首的事。”

    “好事。”

    “这怎么看出来是好事?”

    “如果一个人在想起一些不堪回首的事时能够保持住冷静,那么大概已经克服过去了吧?”

    闻言,姜巡笑了。

    “怎么听起来像是骗自己的说辞?”

    “谁说不是呢。”

    “你要是真睡不着的话何不起来替我守夜呢?”

    “我不。”楚以诺裹紧了被子。

    “那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地躺着,不要诈尸来吓人。”姜巡有些愤懑地说道。

    “......”楚以诺果然不说话了,一时变得安静了下来,只有单调的柴火声。

    不过这样也好,安安静静地过了今晚,明天中午应该就能到镇上了吧?想到这里,姜巡摸了摸一直放在口袋里的信,低头添柴。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