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厮全文阅读(独斩月下狂人)最新章节更新_小厮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小厮

作    者:独斩月下狂人

类    型:玄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06:35    最新章节:神宗篇 第九章 第三夜 安静杀人夜

—————————————————————————————————————

小厮全文阅读: 西城小楼醉寒秋 梦归神宗王二狗 清风吹落满庭愁 但存孤羽傲似友 这是一个关于修道者的故事,诗者落泪,瞎逼歌颂。 一份深刻的友谊难忘,一段青涩的红尘可叹,一道冰冷的孤独刺骨,一个残酷的世界永存。 世人无知,神鬼已逝。 我永远等着,他回来的一刻。 往后的一......千个秋天里,月光,狂风,冰凉的雨打在飞扬的衣摆,火星燃起微光,映在明亮的黑瞳,不用说话,我知道,那是他,来了。 这是我的道,从遇见他开始,从未改变。【展开】【收起】

—————————————————————————————————————

小厮最新章节试读:

    “此剑名为‘悲神的叹息’,皇阶,是悲冥城城主的佩剑。”

    王二接过悲神的叹息,一层流光浮在上面,不时,剑锋会闪烁出冰蓝色的水漾,十分好看。

    握住剑柄,入手有一种冰冰凉的感觉,王二随便比划了几招,前刺、上挑、圆弧斩,行云流水,浑然天成。

    “好剑!”王二评价道。

    “此剑原本是圣阶,但是他的主人李明罡却用它来屠城,城中有很多凡人都无辜死于此剑之下,于是大道降下天罚,李明罡身死,此剑也降为皇阶,它不时会发出叹息声,似乎是在感慨,因此得名‘悲神的叹息’,此城也更名为悲冥城。”

    银树之下,三人在隐秘的通道中行走,雪向两人说着往昔的故事。

    “李明罡是魔头吗?他为什么要屠城?”王二问。

    “他喜欢的女人背叛了他,和他的好兄弟搞上了。”雪面无表情的说道。

    “……”

    “理解,理解……”王二和齐龙默默的点了点头。

    雪瞪了两人一眼,密道走到了尽头,她停下脚步,打开透着阴冷气息的石门。

    石门中很空旷,天窗的月光照射下来,森白的手骨拄着头颅,坐在寒铁的王座上。

    王二不禁打了个冷颤。

    “明罡,你要找的人我给你带来了。”雪说。

    雪答应放两人离开,不过,在此之前,两人要去见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李明罡,或者说是王座上的那堆白骨。

    听到雪的话,白骨之后,一个白魂走了出来,他的身形透明,甚至可以透过道袍看到身后的墙壁,他的气息很弱,似乎随时都会被风吹散。

    “小友进来谈谈?”李明罡对着王二说道。

    王二看向这个坚毅的男人,点了点头。

    他走进房间,轻轻把门关上。

    “剑心,剑意,一剑破万法……”李明罡背着手向前走,“冥冥之中,你我有此一见,也是天意。”

    “前辈还活着吗?”王二问。

    “死了。”李明罡摇头,“你看到的,不过是我的一缕执念罢了。”

    “敢问前辈为何执念?”

    “为女人,也为剑。”

    李明罡伸出手,轻抚着悲神的叹息剑。

    “前辈生前是什么境界?”

    “第五境界,恍惚极境。”

    李明罡说的淡然,但王二还是从中听出了一丝自豪之意。

    王二想了想,然后说道:

    “可否向前辈讨教一招?”

    听到王二的话,李明罡愣了一下,然后大笑道:

    “哈哈哈!小厮,你这一剑下去,可就是身死道消,莫怪我没提醒你!”

    王二的手悬在剑柄之上,身体微倾,沉声道:

    “在下剑皇王无天,请前辈出剑!”

    李明罡看着王二,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小厮莫要猖狂!”

    一道剑光斩下,没有任何技巧,简单的一个剑招:竖劈,但其中蕴含的却是纯粹之力。

    王二眉头紧锁,虽然李明罡现在只是一道残魂,但他仍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大意,因为这道剑是返璞归真!

    神识合一,扫过全场,并没有光点亮起,没有弱点。

    轰!无形的气场散开,一种神妙的状态出现!

    王二停下了呼吸,感受着境力流遍全身。

    李明罡心中流过一丝疑惑,剑骤然加速,悲神的叹息向下劈来。

    王二拔出剑,只听当的一声,李明罡脸色一变!手中的剑竟然被弹飞!

    剑技:格挡!

    王二放下剑,插回鞘中,沉声说道:

    “非剑宗!不能杀我!”

    “小厮……你……”李明罡心中充满震惊:“你这剑技……不可能!不可能!……”

    李明罡呆坐在地上,痴痴的看着悲神的叹息。

    返璞归真,他的剑道已经造极,但却被王二的剑技格挡住。

    为什么?难道那剑技已经超越了大道的法则?

    “小厮,你修的这是什么剑道?”李明罡问。

    王二想了想,沉声道:“继承吾师之道,我称之为仙道,按这条道走下去,十年之内,我可以成为剑仙!”

    “嗯……剑皇?剑宗?剑仙?这些又都是什么?”

    李明罡当年也算作剑道大宗师,可在这些称谓中,除了剑圣外,其他的根本没听过。

    “这是我自己发明的境界,一共六境:剑皇、剑宗、剑豪、剑仙、剑神、剑圣,一生持剑,立于天地间”

    “自己发明的境界?你是要走自己的剑道?”李明罡明白王二的意思了。

    “是。”王二抽出剑,划了个圆弧,然后插回鞘中,说道:

    “我王无天,要走一条不同的人生路!一条七彩的剑之道!”

    “可与我仔细说说?”

    “为吾之幸!”

    月光透彻雪夜,王二与李明罡促膝长谈剑道。

    李明罡不愧是剑道大宗师,王二说出的很多剑技和剑招,李明罡听后都能第一时间指出其中的弱点。

    “剑道连携技……这倒是新奇……”

    两人接着谈到剑道连携技,南山秘境时间已经来到了第三个夜晚。

    李明罡指出,剑技中连携的剑招可以根据境力消耗的情况重新排列,这样释放的时候会更加流畅。

    王二点了点头,默默记在心里。

    “若是有酒,李某定要与小友畅谈上三天三夜!”李明罡大笑道。

    两人相见恨晚,“谁说没有酒?”王二深吸一口气,然后豪气的道:

    “小青!酒来!”

    王二手一挥,小青顿时出现在两人眼前,两只琉璃杯盏,一壶上等清酒,酒液入杯,黑白阴阳鱼在杯底流转。

    李明罡一喜,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好酒!”

    酒兴起,正酣时,李明罡缓缓拿出一柄剑,不过这柄剑有些特殊,是柄断剑,只有剑柄,连锋的地方有一块平整的切口,将其分离开来。

    “前辈,这是?”

    “无名之剑。”

    “……”

    李明罡轻轻吐出酒气:“你摸一下。”

    王二轻轻把手放在剑柄上,心中无杂念,只感觉到一种锋利,似乎可以斩断世间万物!

    “这……”

    “活着的时候,在一个带墨镜的算命瞎子那里淘来的,研究到死,还是不能理解其中的剑意,你的剑道不凡,我很欣赏,恰好我也没个儿子女儿什么的,这柄无名之剑,就送给你了。”

    “……”

    “我要走了,照顾好我的剑,小厮……”

    说完这话,李明罡的魂魄忽然黯淡了一分。

    王二沉默不语,他看着这个悲伤的男人,也许他又想起了那些悲伤的往事。

    李明罡轻轻的抚摸着悲神的叹息,他的魂魄化作星光,飘过银树,穿过雪夜,回归遥远的天穹。

    古有齐龙魂归海,枯灰鬼蛇当死心。

    王二将剩下的酒洒在地面,他看着星光,不免流露出悲情,将悲神的叹息和无名之剑收起,离开了寒铁王座。

    雪和齐龙在银树旁,正等着他,两人已经知道了李明罡离去的事情。

    王二静静的看着雪,说:

    “他说,原谅你了。”

    雪点了点头,她看向那遥远的天穹,漫天飞雪落下。

    二十四个时辰前。

    悲冥城边的一个三层阁楼上,羽之锋后背贴着墙壁,整个人与夜色融在一起,手中夹着什么,注视着城门。

    一个白袍少年这时走进城里。

    羽之锋下意识的出手,三支暗箭破空而去。

    突然,一声叹息声响起。

    羽之锋迅速移向墙角,双手握剑竖在身前,将自己的气息降至最低,同时,悄悄的感受着四周。

    那白袍少年没有中箭,而且,又来了一个人。

    “谁?”

    羽之锋听到白袍少年的声音,意外的有些熟悉。

    白袍少年和那个人在四周找了一遍,不过谁都没发现羽之锋。

    羽之锋的神识警惕的感受着,天气越来越冷了,雪蓦的下了起来。

    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收回了神识,顺着阁楼往下走,然后,悄悄的出了城。

    城外,无际的大地上洒满月光,雪从来没有光顾过。

    果然,只有城里会下雪。

    是灵吗?

    羽之锋听说过灵,所以他猜出了雪的身份,同时,他知道灵的恐怖,所以他控制与灵的距离。

    沿着城边往东走,羽之锋打算绕个远路。

    城中雪下,城外羽之锋孤行。

    不知道为什么,羽之锋想到了王二,在白择城的时候,那招纵横九斩的剑技,一共九剑,在一瞬斩出,九剑挥斩的方向各不相同却似乎有一种玄妙将其联系起来。

    若是能通过秘境试炼,就找他谈谈吧,羽之锋心想。

    羽之锋向前走,手中剑不自觉的模仿王二挥斩。

    忽然,羽之锋的手一松,剑啪嗒掉落在地上。

    “咳,咳,咳……咳咳……”

    羽之锋低下头,剑刃穿心而过,他双腿一软,跪在地上,手捂着胸口,鲜血不断从心头和喉咙涌了出来。

    啊……啊……啊……

    羽之锋无比真实的感受到了生命的流逝。

    他不受控制的倒进温热的血泊中,模糊中看到一袭青衫,竟如此的,超然?

    雪停后的夜如此安静,天上的星在冷空气中愈发明亮。

    齐龙:“雪,你有没有什么传承,要留给我们?”

    王二:“……”

    雪看着天不说话。

    两人识趣的离开,向着东的方向,越走越远。

    “哈哈哈,看来我之前的选择是对的,王兄实力强的超越我的想象啊!”齐龙笑道。

    被雪一击重伤后,齐龙就觉得自己死定了,不过在这燎燎千秋大陆之上,死亡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齐龙没有太过悲伤,只是有些伤感的想起那双红色的瞳眸,那如野兽般凶猛的境力,那如针芒般锋利的剑意,王无天如他的名字一般,无法无天。果然,自己无法像他一样,在这个残酷的世界生存。

    齐龙再次站起来,他知道是王二救了自己,那个绿色道袍的小家伙,齐龙记得,是跟着王二,会吐火的灵。

    起死回生的感觉,让齐龙有了一个全新的眼光去看待这个世界。

    经过短暂的时间相处,齐龙发现了王二命中的神秘,跟着他,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小的时候,齐龙闯进一处像是铁笼子的阴暗室,那里有个披头散发的人一把抓住他的手,小声告诉他:未来,他将会遇到天选之人。

    然后,一道从中域而来的剑光穿过了暗室。

    齐龙吓的赶紧逃离了那里,后来才听说,族中的命师死了,族中人不解,为什么屏蔽了天机,还是会?

    齐龙已经忘记这件事情很久了,只是现在突然想起来,他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旁边的白袍少年。

    天选之人?是他!

    感受到齐龙的目光,王二摇了摇头,笑道:

    “齐龙兄高看在下了,在下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厮罢了!”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