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化师全文阅读(绝望小生)最新章节更新_度化师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度化师

作    者:绝望小生

类    型:玄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30 01:15    最新章节:穆家外传:旧日之劫(五)

—————————————————————————————————————

度化师全文阅读: 千年之劫再起,不论如何,这个世界需要一些人站出来,不是乱世,不是末日,只是一群人在默默的与邪恶对抗的故事。 数千年的积怨,阴影中的光芒与潜伏的黑暗再一次对决。一个以度化为生的家族,一个迫不得已走上度化师道路的少年,究竟会在这样的劫难之中开出怎样绚烂的花朵。

—————————————————————————————————————

度化师最新章节试读:

    “哈哈哈哈哈哈,这份力量终于是我的了。”穆玄就像是着了魔一般,肆意的大笑着,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

    他的眼神之中已经燃起了火焰,那灵动的火焰就像是占据了他的灵魂一般,他的眼神中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感情,所剩的只有对于力量的渴望。

    “不能再让他继续吸收那份力量了,他会暴走的!”穆河一边拖住赵旷,一边大喊道。

    众人这才仿佛从梦中惊醒一般,向着穆玄冲去,然而此时,穆玄的力量已经不是他们所能阻止的了。

    金色的火焰在真炎的力量之下完全的进化成为了鲜红色,那血一样的火焰总给人一种不祥的感觉,谁也未曾想到,穆家传说中的古卷力量竟然会是这个样子。

    ‘真炎天下之势’

    气息凝结于一点,穆玄仿佛那不可一世的霸王一般,彻底的站在了穆家的对立面。

    仅仅是他从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就已经能够感受到他的强大,穆家的众人看不见到底该如何才能战胜穆玄。

    “不要愣着了,快上!”穆仁的一记重喝喝醒了众人,这一战他们必须得上,因为已经没有后退之路了。

    ‘大火燎原之势’

    他体内的灵气如海一般倾巢而出,绝对的火之领域将他与穆玄二人皆笼罩了进去。但是穆玄并没有如他料想的那般被火焰所吞噬,他体内似乎有一个无底的漩涡将周围所有的火焰都卷进了他的体内。

    “我可是火焰的帝王!这种小伎俩是没有用的!”穆玄大笑道,然后眼神一变,同样的火之领域从他身上释放了出来。

    两者之间的力量差距一眼便已明了,穆仁的势直接被穆玄的领域所蚕食,所有的灵气都变成了他力量的养料。

    ‘灵透’

    ‘灵透’

    两位穆家子弟趁着穆玄被穆仁转移了注意力的时候,偷偷的溜到了穆玄的身后,在两人交锋之际突然出手,谁都没有反应过来。

    然而穆玄再一次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两人精心准备的一击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穆玄的灵铠也在真炎的锤炼之下发生了质变。

    他们只能听到两声沉闷的‘咚’,然后还没来及反应,就已经被穆玄打飞了出去。

    ‘大火燎原之势’

    ‘大火葬’

    穆仁不信那个邪,再一次释放出了自己的势,配合着古法,领域之中,万人起舞,鼓萧声色,滔天的虚影和火焰向着穆玄压倒过去。

    面对着如此声势,穆玄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鲜红色的火焰席卷而出。那一瞬间,仿佛那屠尽万人之后的血河一般,火焰之流将两人所在之处尽数吞噬。

    “啊。”

    火焰之中,穆仁的惨叫声传了出来。

    “二哥!”穆迪听到穆仁的惨叫声,当即也展开了自己的势,巨大的霸王虚影出现,在他的控制之下闯入了血河之中。

    这样的力量,似乎已经不能够用单纯的火来形容了。

    滔滔不绝的河流不断的消磨着虚影,还未等穆迪赶到穆仁身边,虚影就已经在血河的侵蚀之下,化为灵气逸散。

    随着霸王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穆迪看到穆仁转过身来张开嘴似乎对他说了什么,可他根本听不清穆仁的声音。

    穆仁似乎已经非常虚弱,话还未说完,护体灵气就已经破碎,然后就被淹没在血河的江流之中,彻底的尸骨无存。

    “二哥!”穆迪大叫道,不过很遗憾,穆仁已经再也回应不了他了。

    “穆玄!你已经疯了!”穆天也同样看到了这一幕,他愤怒的指责道,不过很可惜,穆玄已经彻底的迷失在了力量的快感之中,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穆玄,我一定要杀了你。”穆迪疯了一般的向着穆玄冲去,仇恨已经把他的神志蒙蔽了,现在的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杀了穆玄!

    仇恨的力量还是极为惊人的,一直以来卡住他的瓶颈竟然在这个时候轻而易举的就被突破了,他一举突破,终于达到了灵主级。

    在虚影的保护下,他悍然冲入了血河之中。霸王似乎也感受到了他心中熊熊燃起的怒火,即便身形残缺不断的被侵蚀还是成功的保护穆迪过了河。

    ‘霸王哀歌’

    在血河之中的霸王发出悲伤的哀嚎,哀歌之强,甚至都让那川流不息的血河停了下来,穆玄的身体也没有办法轻易的承受住直至灵魂的攻击。

    趁着穆玄被哀歌扰乱了心神之际,穆迪手中灵纹闪烁,青铜古剑出现在他的手上,一剑便向着穆玄劈斩而去。

    然而穆玄还是穆玄,灵魂的重击对于他来说,也仅仅只是几个瞬息之间的事。他从哀歌之中挣脱出来时,穆迪已经攻到了他的跟前。

    看着向他攻来的穆迪,他露出了不屑的眼神。若是别人的话,此时已经丧命于穆迪手下了,不过,他是穆玄。

    长枪显身,蛟龙出手,鲜红色的血光从穆迪的胸口穿过,穆迪直接被一枪钉在了半空中。

    遭受重创,穆迪的攻势一下子就被打断,他看着离自己如此之近的穆玄,眼神中发出了狠光。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穆迪的青铜古剑被他甩出,划过了穆玄的右眼。

    鲜血一下子从穆玄的脸上飚了出来,吃痛之下,一下子将穆迪甩了出去。穆天从怀中掏出两枚符篆,在符篆的力量驱使之下,他的身形加快速度,冲到了穆迪的跟前。

    “先去一旁好好休息吧。”将另外一枚符篆贴在穆迪的身上,符篆之上流出丝丝灵气,止住了穆迪伤口不断流出的血。

    而与此同时,场外的那些穆家子弟也并没有闲着。他们没有能够越过血河的力量,但是通过阵法直接将穆玄镇压还是能够做得到的。

    在穆天和其他几人的指挥之下,巨大的古阵从地面升起,将穆玄笼罩在其中。

    赵旷眼神一缩,知道不能让他们的阵法结成,不然一定会有**烦。虚晃一招,赵旷从穆河的身边冲了出去,目标直指法阵中心的林海如。

    要论谁最懂法阵的话,还是林家的阵灵师,他们懂得这个道理,与度化师战斗了几千年之久的‘阴魂’自然也懂。

    不过穆天又岂能让他得逞,身形一闪便拦在了赵旷的面前,他是断然不能让赵旷就这么简单的过去的。

    前有穆天拦路,后面的穆河也马上就要追上他,赵旷心下焦急,突然眼角瞥到了一旁角落里的穆惊帆。

    “杀了穆天的儿子!”他对着穆玄大喊道,现在能够打破这个僵局的也只有穆玄了。

    穆玄把视线转向了穆惊帆,现在的他早已就已经杀红了眼,之前的所有顾忌和良知都已经不复存在。

    ‘赤红山河’

    那巨大的血河突然转向,向着穆惊帆流去。穆玄出手的太过突然,根本没有人能够想到,而唯一反应过来的林海如,没有在管法阵,直接就向着穆惊帆冲了过去。

    ‘天地炉鼎’

    阵法展开,林海如紧紧的将穆惊帆抱在怀中,炉鼎一样的虚影将二人保护在其中。

    “老婆!”穆天转向向着穆玄冲去,手中连续三道符篆燃烧,天雷降雪地火一下子将穆玄所在的地方吞噬,然而在硝烟过后,穆玄依旧好好的站在那里。

    “妈。”穆惊帆看着因为剧痛而不断颤抖着的林海如,恐惧的紧紧抓住了林海如的衣服。

    “没事的,马上就会没事的。”林海如如此安慰着穆惊帆,不过血河之长,炉鼎已经濒临破碎,她们母子两个似乎很难撑到那个时候了。

    就在这时,林海如身体之中冒出一道黑光,没入了穆惊帆的体内,一道隐形的平常升起,帮助母子二人抵挡着血河的攻击。

    “三清合一!”穆天看着林海如二人,眼睛之中冒出血丝,三张符篆同时燃烧,狂暴的力量一下子就冲破了他的身体。

    闪电、火焰、雪三种力量合成一个能量球,向着穆玄袭去。穆天抱着已经宣布报废的右臂,气喘吁吁的看着穆玄。

    穆天彻底爆发的一击,即便是现在的他也没有办法视而不见,血河一瞬间化作无数鲜红色的火焰,将整片院子包围。

    能量的碰撞,让整个院子里的灵气瞬间暴动起来。

    不过穆惊帆和林海如两人也总算是躲过了一劫,虽然林海如已经奄奄一息,看起来极度的虚弱。

    “都去死吧!”穆玄说道,那鲜红色的火焰球就像是一个个**一般,尽数爆开,那炽烈的火焰风暴,一下子就席卷了整个院落。

    “袁伯,过来帮我一把!”混乱的风暴将众人封锁在院落之中,穆河率先冲了出去,双手快速结印,一个巨大的红色结界将所有人都护在里面。

    袁伯也紧跟着冲出,力量也同样注入结界之中,那红色的结界就像是覆盖上了一层青蓝色的外膜一样。

    结界迎来风暴的碰撞,古卷的力量终究还是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很快,外面的那一层就已经被鲜红色的风暴蚕食干净。

    袁伯吐出一口鲜血,他还想要继续坚持,却直接被穆河甩了出去。

    “走!”穆河大喊一声,彻底的将自己全部的生命力都激发了出来,他那燃烧着无穷火焰的身姿,就像是黑夜之中的太阳一般。

    “等我死后,下一任穆家家主便是穆迪。”太阳的光芒落下,在穆河的最后一丝话音落下时,他的生命也已经燃尽。

    “老公,把我扶到法阵的中心”林海如对着身边的穆天说道。

    “你干什么,你已经没有办法在战斗了!”

    “这一切都是为了帆儿,穆天!”听到林海如的话,穆天知道妻子这一次是下定了决心了,没有在说话,脸色阴沉的将林海如扶起。

    “结阵!”他代替妻子喊出了这句话,撇过头,尽量不让林海如看到自己哭的模样。

    “傻子,我会没事的。”林海如摸了摸他的头发,就像是两人从前做的那样。

    但是穆天又怎么不知道,林海如所说的只是谎话而已。

    回到法阵中心,林海如转过身来,面色凄美的看了穆天和穆惊帆一眼。

    “再见了,我世界上最爱的两个人。”光柱升起,林海如与周围结阵的穆家子弟一同消失在了光芒之中。

    一把巨大的利剑从光柱之中飞出,这把集结了几乎所有人力量的剑刃,以雷霆之势毫不留情的插入了穆玄的胸口。

    古剑上的纹路亮起,那逸散出去的力量投射在院落之中,巨大的法阵运转起来,通天的光柱再一次将穆玄和赵旷吞噬。

    在两个不甘的怒吼之后,一切归于平静,所留下的只有不算胜利的胜利。

    经此一役,穆家死伤过般,家主和近乎所有的长老牺牲,同样在这一战中死去的,还有现任家主穆迪的亲哥哥穆仁,以及穆天的妻子林海如。

    袁伯的身上留下了隐疾,为了继续守护穆家的书院,他不再随便使用灵气,也不再喝酒。

    为了让穆惊帆不再这一晚的阴影中长大,穆天选择了封印他的记忆。这之后,熟知内情的所有人都对这一劫决口不谈。

    这一战过后,整个穆家都变了。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