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如阳全文阅读(苍海桑月)最新章节更新_君如阳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君如阳

作    者:苍海桑月

类    型:玄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30 01:06    最新章节:论道!

—————————————————————————————————————

君如阳全文阅读: 神秘人窃取了气运以补人寿,谁人能叩长生?道生一,那道又从何而来? 人故生而为何?

—————————————————————————————————————

君如阳最新章节试读:

    “与龙相伴可不算什么好事呀?粒儿。”老者坐在石墩手拿卦扇轻摇说道。

    抚摸这颗千年大树的粒儿,没有回话。

    身穿白衣的何白从地面上如金铜钱般的叶子,被细仟的两根手指夹起对准太阳。

    见到小辈不回话,方黎也没有继续嘲讽的兴趣,哒—收起卦扇往庭院外走去。

    两者之间,同步跨入,一位跨出,对他们而言,一个战者,一位败者。

    相对而坐在石墩之上,这次何白不在是斩脉一族的主力军,临阵换将,兵家大忌,但没有办法,他实在不想在面对老柏。

    离开了石桌,进入小房内,杨凯梅已经昏迷三天了。

    ......

    “小粒儿,你可有信心出师呀?”老柏慈祥和蔼的问道。

    抬脚而立,粒儿深鞠一躬说道,:“老柏先生,粒儿有信心。”

    “小少小少,木剑胯腰。大了大了,鬓发如梦。思物、思人、思神。”老柏缓缓说道。

    “少年织梦,心中有将。年迈之寻,秉笔画生。思名、思利、思忆。”粒儿对道。

    “真真世道,假假人心。路路艰辛,事事不顺。看看、做做、寥寥。”

    “道法自然,可真可虚。路稳心凉,九八无十。停停、嘘嘘、走走。”

    “利人寡用,暮年摒弃。逐鹿可蜜,熊志一心。可圈、可点、可悟。”

    “鸟尽儿鸣,一成输九。赤脚天下,仁利同舒。可规、可控、可真。”

    “荡荡浪跃,木木久召。平平素素,年立可出。懂物、懂事、懂明。”

    “流流溪水,半半黑白。速速往往,冠之礼冕。礼人、礼节、礼法。”

    “树摇风到,杰杰之序。停制久缓,黄叶寒风。却知、却路、却混。”

    “底水巨流,安安律法。沿蹦坝水,漠骆挡风。尖剔、尖霜、尖浮。”

    站起身来的老柏,说道,:“你已出师。”

    “谢谢老柏先生的教诲。”粒儿深鞠一躬说道。

    刚想离去的老柏,转过身来问道,:“粒儿为师能否在出一道?”

    “先生请讲无妨。”粒儿伸手请坐说道。

    待两人坐下后,老柏提出一道,让数千年上下无人能解的题。

    “道法自然,道何来,法何来,自何来,然何来。其地其天。”老柏停顿了会说道,:“这道题,上下一千年来无人能解,上两千年只有一人能解“伏羲”。为师不是为难你,你可以不答。”

    思索了一会的粒儿问道,:“不知,老柏先生需要简约之曰,还是繁琐之说?”

    “可否,简约之曰,繁琐之说各半?”老柏说道。

    望向千年银杏,随着落叶被秋风吹落,粒儿站起身来接住从银杏掉落的金铜叶。

    ......

    “这,怎么可能呢?”大堂之中,各方齐聚而坐,康宁疑惑道。

    沾沾茶杯的孔泽望向众人,无人能够回答康宁的话,孔泽开口道,:“其实,只要五季前辈和麋鹿前辈,回到此地或清醒,我们有可能知道这其中的奥妙!”

    众人齐刷刷看向,大堂外的小帐篷。

    小帐内林萧坐在木椅手持长枪,旁边躺在特质的药床上麋鹿,时而眼皮跳动。

    “气玄消逝,心境全无。”站起身来走到大堂门口,看向昆仑山那柱玄光之气直冲云霄的安索喃喃道。

    “麋鹿前辈,也就在这几天,会清醒过来了。”从风屏走出一身穿青衣的青草从风屏内,她就听见了三人的话,思虑过后,她还是决定告诉他们麋鹿的身体情况。

    ......

    “你是邓牧?”躺在木床上清醒过的王锐看着身前在忙碌的中年男人说道。

    正在捣草药的邓牧听到身后的问疑,转过身了的邓牧脸上已有了几道伤疤,看情景应该是突破安索的法能所留的,:“你醒了?别动,你现在身患重伤不可轻举妄动。”

    想要从木床上用手撑起身的王锐,听到邓牧所言便停止自己的动作。

    端着装有药草汤器皿像个茶壶一样的东西,来到床前将王锐扶起。

    深喝了一口,脸色有些凝重,邓牧道,:“哈,这白草峪,极为苦口,不过毕竟是良药。”

    “多谢邓牧兄!”王锐靠着床杆说道。

    将器皿放在床头的桌子上的邓牧,摆摆手道,:“谢不必了,不过你现在是否还有气玄可运动?”

    “尚有一丝!”听到邓牧的话后,王锐抬手轻抚胸口说道。

    ......

    “五季你也没有了?”国庆坐在莲花藕上看下盘膝而坐的五季问道。

    缓缓睁眼的五季,看着国庆回道,:“仅有一丝尚存,老墨呢?”

    听到五季的问话,老墨猛然跳起说道,:“镜如烟海,气如江水。”

    站起身来,走到庭台护栏看向那株泛出紫玄光的莲花,湖面被一道红光破开水面来到庭台上。

    “木灵,是否感到心境如烟海,气如江水?”国庆看着被木灵破水而出,造成涟漪起起伏伏的湖面问道。

    转过身来,木灵看向那半株泛出紫玄光的莲花回道,:“不,心中觉空。”

    ......

    拿起金桐叶放在石桌上,递给老柏,粒儿说说道,:“道然是同,自法同殊,一法一道,一自一然,如梦中出巡,身中至地,天地之间,本就一阳,月明只是旋转。”说完,他在石桌上画圆,但每次都是不同的位置,直到画到老柏面前,然后继续道,:“心中所虑,可有念,可有神,目中所致,可看一叶知春秋,一叶本一叶,为何在叶色彩,便可知春秋呢?”

    “一人,从少到老,一人从老到少,可经,可回。经是人生漫漫长路,回是老年时漫漫回忆,人生可快可慢,越快越慢,越慢便越快。”

    轻拿起叶子,往天空中的太阳对照,老柏神色清逸。

    次日,玄光三道,飞向昆仑山。

    本是阳日出罩之时,天空骤然大变,云层中不断拂动着云雾,一声怒吼,金龙再现。

    这一天国庆选择站在守护天脉一侧,何白借修道之为,悟道之玄,得道之物,集齐三成。

    独裁的天脉之夜,萧然逝去。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