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道武神全文阅读(布袋老鸦)最新章节更新_丹道武神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丹道武神

作    者:布袋老鸦

类    型:玄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9 19:55    最新章节: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长夜美人

—————————————————————————————————————

丹道武神全文阅读: 我欲清寡,却得美人如云,生来桃花;我性本善,奈何众生浮屠,败我清闲;我意安乐,岂料因果不爽,天地不仁;我心执念,与卿再世相逢,玉树临风一少年—— “观千秋帝君,怯惧苍天!独我上击九万里,仗剑去,平天阙!”

—————————————————————————————————————

丹道武神最新章节试读:

    “厉害?他们看来兴许吧。”江天道回答了一句。

    司雪衣似有些不太满意,笑着摇头:“不准这样随便应付我,认真回答。”

    “好好好。”江天道低头沉思了片刻,笑容微微敛去了,眼神又落到了她的脸上,认真严肃说道:“我这一生修行,平庸至极,唯独……”

    他欲言又止,司雪衣却好奇道:“唯独什么?”

    “唯独见你,云胡不喜。”

    司雪衣微微愣了愣,眼睛盯着这个曾经极其英俊的脸庞一眨不眨,他的额头、眼角、脸颊生了一些浅浅的皱纹,但眼神始终于第一次想见时无异。她心中生出一股异样,又感到两人这等年纪说这样的话未免让人羞臊,轻轻呸了一下,转而又低语呢喃道:“你总是这般嬉皮笑脸,我却不知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哗啦啦的摇晃声再度响起,直到手中动作停下来,江天道又一次猜错了。

    司雪衣思索了许久,终于狠了很心思,笑容苦涩地问出了那个数十年都没有明白的问题,道:“你当初明明知道我嫁你是有图谋,为什么还愿娶我?”

    “世间许多事都是这么没道理,就比如我最偏心你。”他笑容恬淡。

    “临时起意?”

    “处心积虑。”

    “可我们只见了三面?”司雪衣疑惑道。

    江天道不回答,笑着示意地伸手指了指骰子,司雪衣只好又摇了一遍,待他又猜错了,又问了一遍这个问题。

    江天道伸了个懒腰,慢慢说道:“第一次见你前,我一直以为,人间本不该让我这么欣喜的,但是你来了。后来我知道,我大约是真的喜欢上你了。”

    司雪衣小心地看了看周围,这些“喜欢”的小年轻才说的字眼,若是被他人听到,还不笑死。

    江天道注意到了这一点,很认真地说道:“我知道你觉得‘喜欢’两个字有些刺耳,可能许多人都觉得我们这个年龄说这样的话让人肉麻、荒唐,可那又如何,我是真的喜欢你啊,是那种一提起你的名字,心里就动辄海啸山鸣的喜欢。”

    司雪衣眉眼舒展开来,有些怔住了。

    “第二次见你,我就在想,这个女人,她喜欢静静的一个人,我就给她一个大大的庭院,她喜欢漫天飘雪的美景,我就将那院子四季装点成冬日的模样,她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每天站在院子里看雪,我都喜欢的不得了。”

    司雪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一股暖流自心头溢满胸口,唇齿颤动。

    “第三次见你,我想把我所有的一切都给你,连同这一身怪癖还有一千八百多种臭毛病,我真的是个很讨厌的人,只有一点好,喜欢你。”

    司雪衣眼眶闪烁出微微的晶莹闪亮,明眸一笑,两滴眼泪便从眼角悄然滑落,问道:“江天道,你是天上来的吗?”

    “啊?”他疑惑道,那只为她擦泪的手掌一顿。

    “你应是天上来的。”她笃定地加上一句。

    江天道笑着继续擦她眼角,凑来半截身子近乎俯在了石桌上,问她:“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司雪衣得意地笑,却不回答,眼神在烛火下显得促狭。

    我喜欢的人从天上来,他无意掀翻了烛火,却点燃我双眸盛满的暮色。

    “江天道。”三月中文 

    “嗯?”

    “你刚才问我什么?”

    “你还没有摇骰子呢……”

    “我不管,我就要再听一遍,你刚才问我什么?”

    “我问……你还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我想陪着你,慢悠悠的,走完这一辈子。”

    ……

    画梅亭。

    几个侍从恭敬立在亭外,几个刚入江府的下人偷偷抬头远远打量着亭子中央的白发男子,这位四公子走出雪苑之后并没有急着回风月湖旁的迎安阙,而是先来了画梅亭,驻足了整整两个时辰,直到天色入夜。

    夜风呼啸,他有时说着什么,像是对着茫茫夜色讲述这一年发生的种种,直到许久之后,转身走出了亭子。

    还没走出院子,他的脚步忽的停住了。

    十丈外,在夜幕中不知等待多久的一个倩影,淡黄色长袭纱裹紧绸缎,身形玲珑有致,如同暗夜中盛放的的一朵幽兰,散发着大方、婉约的气息,风韵动人。

    她正站在一颗盛开的梅花树下,歪着头看他,嘴角若隐若现的梨涡,笑容恬淡,但眼角却藏有淡淡的憔悴,便让人觉得夜风有罪。

    他挥手退散了侍从,走到对方面前将其拥进怀里,问道:“来多久了?”

    “听到你回来了,便立刻赶来了,但想到你和伯父伯母有许多话要说,便不好打扰,又猜你出了雪苑后想来的第一个地方,就等在这里了。”女子紧紧抱住他的后腰,脑袋在胸口轻轻摩挲着,贪婪者吮吸着熟悉的气息,说着说着却有了哭腔。

    “害怕吗?”他想了想,终于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害怕。”女子泪和笑一起未曾止歇,似是漫不经心道:“害怕你死了回不来,害怕你活着不回来。可后来想想便也不害怕了。”

    “为什么?”

    “我想,便是这一世再见不到你,那就下辈子,你……是赖也赖不掉的。”

    江长安吐了口气平静了心中悸动,道:“这一年辛苦你了……”

    怀中的脑袋急忙摇了摇,闷闷地道:“当日公子盟情势紧急,我让尚萱回去接手青莲宗,自己留在了这里,我也不太懂,只好死马当活马医,把用在宗门管理各院的那一套方法用在上面,虽说不足进取,但足以守成。”

    怀中的女子自然是留在江州的苏尚君,终日思君今日终见君,她听到消息时也是恍惚了许久,待确认之后便难抑言表的喜悦,迫不及待赶了过来。等待了几个时辰,看到他的一刹,心中的礼法矜持全都被抛出脑后,什么也不顾了。

    她想了想,又说道:“只是这一年你不在,有些人难免有了些想法,不过你现在回去了,过几日我想些办法,也是可以摆平的。”

    她说的轻松,但是江长安明白,那办法不知她要用多少长夜不眠换来的。

    “你好好歇一歇。”他笑道,“后面的交给我,一些事是该有个了断了。”

    说到最后,那狭长的眸子在夜幕中格外的阴沉,但当落在她身上时就随风散去了。

    清风明月,长夜美人,这个晚上注定要发生些什么……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