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全传全文阅读(凡相)最新章节更新_魔法全传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魔法全传

作    者:凡相

类    型:玄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9 11:35    最新章节:117章 口舌之争

—————————————————————————————————————

魔法全传全文阅读: 时代更迭,文明交替,风云变幻。苍冥之上,云团聚拢间有庞大阴影一闪而逝,倏忽不见,那是神明在巡行。 幽暗深处,染血尸骨堆积成的猩红宝座上,亘古不动的伟岸身躯抬起了它的头颅,那是魔王在苏醒。 深渊中爬出的远古凶灵发出咆哮,人间游荡的恶鬼干起了勾当,称霸一方的妖皇撕毁千年的契约,红尘世外的佛陀破了杀生戒,布局者算计一切,作乱者散播迷雾,隐忍者故作糊涂,活人抱着金砖睡觉,死人在滚烫油锅里煎熬,人与神的对决,魔法与修真的较量,东方与西方的碰撞,从家园到星空的流浪,一切的一切,只因封闭的九转仙路,一场席卷六道众生的浪潮就此掀起。 当先进的魔法巨舰把文武百官吓得瑟瑟发抖,他背朝众人,走向了血与火。 当忠义难全,情缘难兼,他又将作出怎样的抉择?

—————————————————————————————————————

魔法全传最新章节试读:

    “你们还哭哭啼啼个屁啊!还不快快跪谢圣恩!”窦将军颐指气使道。

    而方城民众则哭得愈发悲戚,他们付出了血的代价才从魔土逃出来,就好比一群孤魂野鬼回到了阳世间,重新有了人的样子,再把他们赶回去,叫人如何能接受?

    “一群不知好歹的贱民,简直有辱天恩!弓箭手听令!把那些哭得最不像话的给我扎成刺猬喽!”

    “窦将军!”唐百味制止道,“罢了,由他们吧。留五百骑兵和五百步兵在此守候,待他们过了渊,就把桥烧了吧。”

    唐百味忽然想起一事,“谁来告诉本将,一个半时辰之前,此处为何为有火光,火情似还不小吧。”

    四下里无人应答。知道大桥起火前因后果的人不多,但两百多人都是宗门的核心成员,还是有不少人知道的。只不过这定北大将军并非好官,也不是个好人,若将事情原原本本说出,对小恩公张家宝定然不利。稍有点良心的人都明白,这件事决不能说出来。

    不等唐百味作怒,石矶上前解释道:“回大将军话,此前起火,是在桥上。”

    “本将自当知道是在桥上起的火,按时间推算,那时候桥还没造好吧。你说说,是如何起的火,又是如何保住了桥。”

    气氛有些诡异。石矶感受到了周围人的敌意,也瞥到了艾薇儿那威胁的目光。他知道事情不能做得太绝,要是把张家宝暴露出来,纵然得到了王爷的青睐,也是没有任何立足之地的。

    “起火的真实原因在下也并不清楚,据闻是有个憨人忙于铺设桥板,未妥善放置火炬,以致于烧了绳索。”

    “哦?那后来呢。”

    “后来所幸几位洋大人中有一名懂得御风飞行的法师及一名控水法师,及时将火灭了,又重新牵了几条大索,否则我们早已成了渊下亡魂。”

    “当真如此?”

    “无一言有假。”

    “唔,这大洋之外果然不能小觑,无论邦国大小,皆是能人辈出。我军中何时能有此等青年英才。”唐百味打量了一下那几个白人,兀自沉思。

    “此三言两语便可说清之事,方才为何迟迟无人回话?你们在迟疑什么?还是在隐瞒什么?”唐百味声如洪钟,眼似铜铃地瞪着石矶。

    “恕在下直言,我等堪堪脱离苦海,又被卷入王师之中,不知前路如何,心有惴惴,更慑于大将军威仪,故不敢多言。”石矶躬身作揖道。

    “将军阁下,请你听我说一句话。”艾薇儿这时候插嘴,“我们在里面住了两个多月,因为某些原因,跟几个天赋不错的孩子建立了师生关系。现在我们希望能将这几个孩子带走,给他们创造最好的资源和条件,把他们培养成大康国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优秀魔法师。”

    唐百味愣了一下,随即大笑道:“难得诸位有如此广阔胸怀。用你们的话怎讲来着?此乃万国友好之典范,亦是人类文明之福音,哈哈!本将岂有不允之理?”

    他面向泣声未停的方城民众,“是哪几个好福气的孩子,出来让本将看看。本将定当奏报圣上,给你们都封个少年爵!”

    艾薇儿欣喜地朝黄韵清那边招手,黄韵清诧异之余,拉着余满和苏起景丽走过来。余满抱着婴儿,苏起景丽四条手臂抱着张家宝。这回倒是无人阻拦。

    “这几个,都是普通人出身?”唐百味背着手,目光如炬地端详着迎面走来的几个孩子。

    石矶答道:“回大人,都没什么大的来头,除了那名女子,她是无量宗前掌门神隐子的后人。”

    “有这等事?那为何先前没她的名字?”唐百味突然回头一视,吓得石矶一激灵。

    “是在下疏忽,在下以为,以为…”

    “哼,等会再治你的罪。”

    唐百味不理石矶,脸上挂起和蔼的笑容,上前两步准备慰问一下黄韵清他们。不过他的笑容很快变得僵硬,因为他感觉到那个酣睡的婴儿有些古怪,那个被人抱在怀里的干柴似的孩子,更加地古怪。而体貌奇异的双生人苏起景丽,对于见多识广的他来说不算什么。

    “你们体内的妖族血脉,可不弱啊。”唐百味朝苏起景丽颔首道,“你们故乡何处?父母是何人?”

    “我们不知,从小就没见过。”苏起瓮声道。

    “嗯。有机会去山岚家拜访拜访吧。兄妹俩长这么大挺不易的,在那里或许能寻到你们的根。”

    唐百味慢步走着,绕黄韵清详视一圈,像个慈祥老父似的拉起她的手,轻轻拍着,朝艾薇儿道:“这个女娃娃,你们收作徒弟可以,但最好还是交还给神隐子亲自照料。那个老小子丝毫没有人情味,我得找时间去感化感化他。”

    “这个襁褓小儿,和这小子,”唐百味攫着张家宝蜕皮严重的青黑色手臂,“他们是什么来历?”

    “回大人,此婴乃代宗主扶摇子从普通人家收养。而那少年则是由几名猎户带上无量山避难,具体从何而来,当时并未细问,只知来自南方。”

    “嗯。他们俩,本将要带走,找世间名师,培养成我朝栋梁。艾夫人,你没意见吧?”唐百味突然朝艾薇儿一问。

    艾薇儿一下子慌了,“不行!你不能带走他!”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便缓和道,“将军阁下,是这样的,我很喜欢这个学生,他的思维潜力和对魔法的热爱之深,都是不可多得的。所以请您成全。”

    “哈哈,好!不过本将也挺看上这小子,故愿用一些东西与你交换。魔协二级分会储备干事,圣魔导士实习助理,你觉得如何?本将有些情面,这些名额不是问题。”

    艾薇儿摇头道:“谢谢您的好意。但是我们家族并不需要这些。”

    “不再想想?本将知道你们这些初出茅庐的青年魔法师啊,都很希望能得到这样的机会……”

    “将军阁下!”艾薇儿激动道,“请您尊重我们西方国家的契约精神!正如贵国古谚‘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在我们国家,不论是口头上还是书面上建立的师生关系,既具有道德因果,更具有法律上的约束!除非他不再需要我这个老师,否则我将必须履行为人师者应尽到的义务,这是基于维护魔法强国教育事业之神圣性所必须做到的!”

    “哼,扯嘴皮子还挺厉害。”唐百味冷笑。

    “那如果说事关本朝内政呢?吾皇心系社稷发展,一直在寻找可育之才,以求打开本国魔法工业之局面。本将就觉着这孩子很不错,圣上见了也定然欢喜。”

    艾薇儿莞尔一笑,“米切尔家族,阁下应该听说过,菲瑟亚皇室的代表。我们家族也一直在全世界范围寻找天才儿童来传承本国魔法理念。因为优秀的外部学生资源,一半以上都被契美尼和萨隆联邦瓜分了,而垄断一个魔法新生国的生源,就相当于垄断了以后建设该国魔法工业的权力,以及该国未来的魔法市场。我们菲瑟亚,也想分一杯羹。”

    “所以往大了说,这个孩子也关系到本国政治目的。当然,本国与贵国的意愿是一致的,将来他学有所成,最终得益的还是贵国的魔法产业。我们菲瑟亚拥有顶级的魔法师资和极其丰富的一切魔法资源,也必将一如既往地与贵国保持友好和睦关系。这一点,将军阁下不否认吧?”

    “你说的对。”唐百味铁青着脸道,“那就等他醒了,看他如何抉择。哼,本将不缺时间。我先去瞧瞧,你们是用什么能耐把那座桥给修复好的。”唐百味说着便往崖边走去,自有两队士兵替他左右开道。

    石矶心里一咯噔,暗道不妙。自己刚才撒的谎破绽多多,肯定会被他瞧出端倪。

    这时候,上空却传来一道急促的声音——

    “王爷何在?”

    喊话之人在人群中找到唐百味的身影,匆匆降落,单膝跪在他跟前。是个中年将官,未戴战盔,样子有些灰头土脸。

    “你怎么才来,半天上哪去了。”唐百味看着自己的副将,不满道。

    “王爷!季澜二圣都被那鸟人抓走了!卑职该死,未护得了二圣周全!”那将官垂头痛哭道。他说的鸟人真的是个鸟人,背展一双大翼,手爪似对鹰钩,当时与季圣、澜圣在天上混战。

    副将带人赶来此地途中刚好撞见,便飞身上去帮忙,不料遭那鸟人一爪掀掉扣在脑袋上的战盔,再一翅膀拍中面门。

    醒来时鸟人和二圣皆已不见,附近只寻得二圣遗落的一些物品。

    唐百味听说两位师兄都被抓走了,那还得了?亲自动身,连夜去寻。副将军作为屈指可数的圣境高手,也被招呼上。同行的还有唐百味的一名贴身老仆,外表不甚出众,却轻飘飘一蹬脚就上了天。

    唐百味没来得及交待什么,窦将军正犹疑着眼下如何安排。帐中那位京城来使却出来催促回营,言其须即刻带人回京,并暗示太后于宫中生闷,颇想听听英州的趣事,见见英州的遗民。

    窦将军只得依其所言。按照唐百味的命令,士兵们将数千民众往桥上赶,这一过程少不得见血。在兵刀屠戮下,方城人极不情愿地上了桥。

    有人站在崖边,愤怒地大叫一声,跳了下去。有数人效仿之,挽手成排,发一声而坠。这下入渊的队伍陷入了停滞,或木讷地站在桥上,或面带乞色站在崖边,哭声一片。

    “杀光了又何妨,弓箭手听令!”窦将军不为所动。

    余满顿住了脚步,把眼角泪花抿掉,随后把婴儿交还给黄韵清,注视着张家宝道:“替我照顾好我师弟。他的命途是用来创造光明的,黑暗,我来替他驱散。”说完毅然回头,越过数百弓箭手结成的阵型。

    “都哭什么?回家!战车都还在,怎么来的怎么回去。十年,二十年,英州必成圣地!”

    余满随手拉走一个犹豫着要往下跳的妇人。当跨上桥板的那一刻,他不到五尺高的躯体竟显得有些高大。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