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北问天全文阅读(陌路凉凉)最新章节更新_项北问天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项北问天

作    者:陌路凉凉

类    型:玄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8 20:25    最新章节:第一卷:人间日暮七星现 第369章 意外结局

—————————————————————————————————————

项北问天全文阅读: 夏虫不可语冰,你我又何尝不是夏虫,自诩万物之灵,奈何不得长生,如果杀戮,死亡,鲜血,重生,都不能找到存在的证明,那就和少年项北一起,在乱世里走上探索长生的宿命。

—————————————————————————————————————

项北问天最新章节试读:

    “极北之地?”昏迷中的项北被这四个字瞬间唤醒。他挣扎着想要从雪山的白毛里起身,却因为身体的知觉尚未恢复而动弹不得。

    倒是玉儿的阿大,情急之下一跃而起,在空中又连着抓了几次雪山的背毛借力,轻松的跳到项北的身边,然后拎着他的脖领给拽了下去。

    “阿大!”玉儿担心中年男子要对项北不利,慌忙解释,“我是看他快要冻死在北荒雪原,这才把他带回来的。他身上还有一个剑灵。”

    说着,玉儿摸出了鸣阳,交给了中年汉子。

    玉儿的阿大名叫祝如夜,接过鸣阳端详了一阵,“却是一把神兵。”

    但是他对玉儿擅自把项北带回寨子里的行动还是非常不满。

    “我们的祖上,被九州之土所不容,一路北迁至此,可以说是用先祖们的尸体,铺路铺到此处。你若是再暴露我们的行踪,只怕族人们会招致杀身之祸。”

    祝如夜是寨子里的管事,平时寨子里的日常事务都由他说了算,可是眼见数百年间的平静,竟然被一个外人的闯入打破。

    而且,闯下祸事的人还是自己的女儿小玉,这让一向沉稳的祝如夜也有些不知所措,简单的审问过项北之后,用绳子同时绑了项北和小玉,押着他们去见村里的长老。

    长老,是寨子里灵性最高的修者,虽然大家都多多少少身赋一些仙脉在体,但真正能够操纵仙术的,却只有长老一人。

    只是长老平日并不在寨子里出现,而是在寨子后面的大围山上,避世修行。

    遇到自己也无法决断之事,祝如夜只能去请求长老的决断。

    到了长老静修之所,祝如夜让手下看着两个被绑好的年轻人,自己理了理衣服,这才小心的冲着一座天然而成的山门行李请示,

    “如夜有事求见长老!”

    话音未落,山门就吱呀一声闪出一道门缝,一个小童从里面探出头来,

    “是如夜村长吧,长老知道你今天要来,已经让我在门口候着多时了。”

    山门一向清净,长老竟然让小童在门口候着自己,这让祝如夜心中开始惴惴不安。幸好自己判断无误,这突然闯入寨子的异乡人,对寨子来说,不是小事。

    想到此处,祝如夜又用爱怜的目光看了看一脸不屑的兰儿,

    “唉,这丫头,没了娘,自己把她给宠坏了。倘若是长老怪罪,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替她求情,好保她一命。”

    山门之后,是一个天然的洞穴,岩壁虽然阴凉,却并不潮湿,一个跳跃着火苗的火盆摆在中间,火苗的晃动,让山洞里的一切都变得虚幻起来。

    尤其是整个身形都隐在黑暗中的大长老。

    如夜远远的跪倒在地,虔诚下拜,

    “大长老,村里竟然闯来了外乡人。如夜不敢擅作主张,特地将来人和误将此人引入村寨的玉儿押解到长老门外,等待发落。”

    “哦?这样啊。那就一起把他们扔到熔炉里吧。”

    熔炉,是距离村寨十里的一处深渊,深渊下,远远可见是炼狱之焰,莫说是人的血肉之躯,就是金玉之物,若是掉到下面,也会被那里的炼狱之焰给瞬间熔化。

    “啊?”祝如夜吓得一时呆住了,没想到大长老竟然如此决绝的就断了玉儿的生路。

    “长老,是我教子无方,才导致玉儿懵懂无知,犯下如此大错,这是在下的罪过,请大长老允许我代玉儿领罪。”

    “那好,那就你们三个同坠炼狱崖。也好断了寨子的危机。”

    祝如夜听到大长老的吩咐,顿时心如死水,看来长老的心意已决,务必要把牵连此事的人除恶务尽。想想也是,寨子里的平静已经不知维持了多少年,能保留这份平静的,全是靠着远离了九州那些恶人恶鬼。

    纠结一番,祝如夜实在想不出求饶的理由,想想能陪着自己的掌上明珠,或许也不是一件坏事。

    “好,多谢长老成全。”祝如夜咬牙应下了长老的安排,转身准备退下。

    突然,黑暗中传来一句呵斥,

    “混账,玩够了没有!”

    又一个大长老的声音,从一旁的侧洞里传了出来,随着一颗小小的烛焰闪烁,一张充满褶皱的枯槁面容,渐渐闪现了出来。

    先前要祝如夜带着玉儿一起跳下熔炉崖的声音,突然变了味道,变成了一个略带稚嫩的少年声音,

    “师父莫怪,我这,不是和村长开个玩笑么?”

    听清这个声音后,祝如夜顿时火往上撞,

    “是雪松这个小兔崽子,没想到他学长老的声音学的这么像,竟然把自己都给蒙骗过去了。”

    “大长老,谁让如夜他这么自私,竟然不让玉儿师妹随你修行。我不过是和他开个玩笑嘛。”

    雪松穿着一身黑衣,刚才又隐身于黑暗之中。用惟妙惟肖的声音模仿大长老,蒙骗过关倒也合情合理。

    雪松倒也是个讨巧的少年,一边为自己找理由,一边又小心翼翼的上前搀扶起长老的手臂,从长老手中接过了那盏跳着豆粒大小火焰的烛台。

    “雪松,你们先出去吧,我和如夜村长还有要事相商。”

    显然大长老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对刚才雪松顽劣之举,并无追究之意。

    雪松趁势,招呼上带路的门童,逃也似的溜了出去。

    山洞之内顿时又沉寂下来。

    山门外,雪松看到了被五花大绑的玉儿,顿时大怒,“你们几个,怎么还把我师妹给绑了,就不怕我师父生气,把你们投入熔炉崖么?”

    几个村丁面面相觑,知道面前这个少年是大长老的爱徒,得罪不起,可是又没有祝如夜的指令,不敢私自放人,一个稍微机灵点的上前搭腔,

    “雪松长老莫要怪罪我们这些下人,我们这也是奉了村长之命啊。再说,玉儿是村长的命 根 子,咱们相信村长也不会因为玉儿的无心之举,要惩戒于她嘛。”

    雪松虽然年纪小,但是因为是大长老的徒弟,在村子里的地位不输祝如夜,看着师妹被绑,不多废话,上前就把玉儿身上的绳索砍开了去。

    只是玉儿并不领情,“我犯了错误被阿大管教,不牢你费心。”

    雪松倒也不去计较,而是转身去看玉儿身后的同样被五花大绑的少年,

    “咦,这就是那个竟敢闯入我们寨子的异乡人啊。”

    ……

    山洞里,只余下大长老和祝如夜。长老慢慢从衣袖里掏出了一个不知保存了多少年的竹简,大长老拨开竹简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生怕会搞坏了,这种紧张的气氛,让下面原本就心怀不安的祝如夜更是紧张。

    直到最后,大长老才用苍老的声音念叨起来,

    “如夜,你的来意我已明白,先祖传下来的竹简已经提及此事。”

    大长老顿了一顿,看似还在念竹简,实则这几句话已经早就烂熟于胸。

    “我辈后人,静待天机,仙脉不断,仙灵不枯,南来异星,召我祖魂……”

    “什么?这是说,我们祖上早就知道会有异乡人闯入我们的村寨?”

    “不止如此。”大族长长叹一口气,“异乡人的到来,说明天劫将至,我们的族人,亦不能在此天劫中独善其身。”

    所谓天劫,无人可以预料结局。只是相传天劫降世,会有天魔重现世间,好在有天上紫微拱卫,人间七星现世以抗天魔。

    这小小的祝家村,需扶助误入此地的异乡人,履行自己自师祖而传下的使命。

    “我们的使命到底是什么?”祝如夜心情沉重起来,想不到这宝贝女儿带来给村寨的,不止是一个迷路的外乡人,更是一个关系到村寨生死存亡的天机安排。

    大长老沉吟半晌,却无法回答,只是反问,

    “你可审问过那个异乡人,他来我们这里所为何事么?”

    浑浑噩噩的异乡人,此刻正在山门外静静的等待自己的命运,这就是传说中的极北之地,那此处就应该能找到转世重生的方法吧。

    双手被缚在身后,项北动弹不得,但是他并无意挣扎,只想着能有机会找到这里的管事人,无论如何都要求得重生之法。

    贴着心口的那枚锁灵玉似乎也已经感受到了项北激动的心情,随着那颗心脏的剧烈跳动,变得越来越暖起来……

    (天劫终至,大战可期,奈何看官寥寥,码字功力giaogiao,待凉仔闭关修行,功力大增后,继续把这个故事讲下去……)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