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影传全文阅读(瓦宁)最新章节更新_暮影传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暮影传

作    者:瓦宁

类    型:玄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8 18:45    最新章节:第十七幕:古村之灾

—————————————————————————————————————

暮影传全文阅读: 萧暮影是现世中一个觉醒灵力的男孩,在各路高人的指引下,担负起处理灵异事件,维护现世稳定的责任。 曾以为最难的工作是隐藏身份,维护治安,拨乱反正,而正真的危机还是潜藏在 “灵魂世界”之中。

—————————————————————————————————————

暮影传最新章节试读:

    临萍市西南八十公里有座小村庄名曰葬骨,路途千沟万壑,崎岖异常,始建者乃是军阀混战时期为避战乱的劳苦百姓。此村原本落后,闭塞,然而二十多年一场大地震彻底改变了它的命运。

    葬骨村一夜间几乎被移平,房屋损失十有八九,道路全阻,水电皆断,村民伤亡过百,惨不忍睹。这样的惨烈引起了全国的关注,灾后重建工作如火如荼,很快一座新村在十里之外崛地而起并改名为藏南村。

    暮影一行离藏南还有些许距离就远远的看见山中云雾缭绕,乌云密布。一入山,车就被水雾遮盖的严严实实,能见度骤降,道路也越发狭窄,险峻。

    暮影不由的紧张起来:“诶,有没有人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明明晴好的天气,到这里就变的阴沉了。”

    疯子边开车边解释道:“这是座大山,也是山水汇聚的地方,潮湿的厉害,恐怕一年中能见到太阳的机会都不多。”

    “天啊,你们快看!”林磬尖叫的指着窗外,暮影闻声跳起,紧绷神经,准备一战。

    “那是瀑布吗!”

    山腰上一道数米宽的水柱居高临下,哗然倾泻,因为雾气缭绕好似凭空而出,风景甚是美丽壮观。

    暮影好一番紧张原来却是一场风景“你真是吓死人了,风景就风景,你不能‘哇’或者‘嗯’什么的吗!叫这么大声的‘天啊’,是要吓死我啊。”

    林磬反过来笑话暮影:“你一个大男人怎么那么胆小,我又没有‘啊!’或者‘救命’,就一个‘天啊’能把你吓死吗!”

    暮影没了脾气,默不作声。疯子笑了起来“你们先别紧张过头了,等下有的是要你们刺激的地方。”

    车行五里,突遇天堑,悬崖对面,雾气弥漫,阴森恐怖。紧张了一路的暮影这下反倒轻松了,他再也不用猜测强敌何时来袭,因为悬崖对面整座山都散发出盛气凌人的灵力。

    疯子将车开至空旷处,掏出小刀,将后备箱中的人参和鹿茸切成12断,拿出药臼捣碎,用鲜花汁水揉搓成团。随后将储存灵力的“介丸”作为模具,制作成丸。最后提神运气,将药草中的灵力闭锁融合。

    疯子将炼制的12颗药丸递于三人:“这药丸你们每人4颗,神志不清,邪气入体,灵力耗尽时均可服用。”

    递交完药丸疯子正襟危坐,目视谨心用手一挥,示意上前。

    “谨心,你最为冷静沉着,现在起你负责指挥,记住凡事三思而行。”

    疯子言毕转向暮影。

    “暮影,你的勇气可嘉,思维敏锐,但是行为过于冲动。大敌当前我要求你必须收起你的‘仁义道德’,我不在乎别人怎么样,我只要你们都安全的回来!”

    最后疯子叫来林磬。

    “林磬,你也是我的徒弟,是我信赖的人,只要你自信,你完全有不输他人的能力。此次我要交给你一个艰巨的任务——全程保护谨心。”

    疯子说完将林磬身上道具一一检查并重新注灵。

    “好了,这次任务特殊,我才多说了两句,你们也不用紧张,凡事都有我。现在起,开启正阳花,你们去寻路,我先进去探探,不要轻举妄动。”

    疯子说完双手靠背,闭目轻念,一运气,灵气上涌,整个人竟腾空而起,轻松自如的飞向悬崖对面。

    疯子一侵入,突然风起云涌,乌云蔽日,无数灵团朝疯子奔袭而去。

    疯子云淡风轻,不屑一笑:“我周启斩魂千万,劝尔等知难而退,保住魂源进入轮回之道。无论何人但有冥顽不灵者,灰飞烟灭,绝不姑息。”

    疯子这头暂且不说,暮影一行听从疯子建议开始寻路过崖。可是越往深走路越浅,行至百米,四周全是杂草已无路的踪影。

    三人无法继续前行只得退回来,寻求村民帮助。最近的一户居民是一位老奶奶,年纪已近八旬,独自居住在一栋小平房中。

    三人向老奶奶打探过崖道路,不料老奶奶突然激动起来。

    “去不的,去不的”老奶奶一直用土话强调着这句,说着说着都哭了起来。“我老头子去山顶给我采药,人都没回来,别个在桥那头找到了,人都没气了。那个地方现在没得人去,你们去不的,去不的。”

    无论如何沟通,但凡有关崖对岸的问题老奶奶只字不提。

    三人无奈只能离开,暮影突然有了想法“之前,老奶奶说他的老伴上山采药,结果在桥对面发现,那么很可能桥就是两崖的通道,山顶就是桥的位置。”

    谨心也补充道:“很有可能,一个八旬老人,身子骨即使硬朗也不会走太远。大路已经荒芜,没有人路过的痕迹,我猜这家人背后可能有路。”

    林磬面露难色:“可是我们软磨硬泡半个小时了,我怕她是不会说的。”

    “所以,我觉得林磬姐姐可以去借厕所了。”谨心倒是开心了起来。

    “为什么是我,这种事现在有人更适合。”林磬说完瞟了一眼暮影。

    暮影撇着个嘴:“我知道了,我去,我去,不然又要被人说‘大男人’怎么怎么了。”

    三分钟后暮影回来,失望的摇了摇头。

    林磬继续嘲讽着:“你个大男人,怎么什么事都做不好,要你有什么用。”

    “大姐,我今年16要大能大到哪去?况且这次大男人真的不好使,我去借厕所,她直接指着路边的大树,我本有些尿意都被憋回来了。”

    姐妹二人听完偷偷一笑,有了暮影垫底,林磬自信出马,三分钟后,林磬在墙角边朝二人招手。

    谨心故意叹气:“哎,要是没有林磬姐姐该怎么办?”

    暮影倒是理直气壮:“你们女生平时到底玩的什么?怎么看都是惯犯。”

    林磬趾高气昂:“你倒是想呢,快点跪下叫大姐。”

    “别闹了,等下把老奶奶引来,今天就别想做事了。”暮影催促着前进赶紧岔开这个话题。

    房间外果然有条小路,痕迹还很清晰。三人顺着这条路穿过两片荒废的田,很快来到山顶。一个毫不起眼的地方,被整理出一个5平米左右的小歇亭。被砍断的两颗树桩连接上了木板做成了椅子,身后的一颗大树被加工成了亭棚,四周的荒芜与此处的惬意形成鲜明对比。

    谨心看着这里的景象突然就走不动路了,暮影则很快找到歇亭不远处一个小坡下面有个吊桥连接着悬崖两岸。

    暮影担心的询问谨心是不是体力不支,谨心伤感的摇了摇了,好一会才从失落的情绪中走出。

    三人来到吊桥前,木牌上赫然写着:“吊桥年久失修谨慎通过。”。

    暮影扶住桥柱尝试了几脚,感觉还很结实。便向前多走了几步,瞬间山风呼啸,黑雾涌起,吓得暮影赶紧退了回来。“这什么情况,这是自然现象吗,我可没感觉到灵力!”

    谨心一脸疑惑:“怎么了。”

    “你们没看见吗,我一走上去就有狂风,黑雾。”

    谨心,林磬疑惑的对视,显然她们没有看到任何异常。

    “你们别用这样的表情,我要开始紧张了。”

    “你已经紧张一路了。”谨心说完自己走上桥去,林磬紧紧跟随着,却被谨心拒绝了。“林磬姐姐,我不走远,就在这试一试。”

    只见谨心在桥面上原地待了好几分钟,慢慢的走了回来。“这是……幻术!”

    暮影听完脑海中便出现自己被张愿困住时的景象。“幻术,这和张愿是一样的吗,可以用灵力破解吗。”

    谨心面色凝重:“奇怪的是这个幻术,我查觉不到灵力的存在。”

    “这怎么可能,明明是幻术,却没有灵力,怎么做到的。”林磬也忍不住走上桥去,然而却什么也没发生。

    “这下更麻烦了,先问问师傅吧”谨心得知林磬没有反应更加紧张。

    谨心通过正阳花呼叫疯子,疯子正在大杀四方。

    “师傅,你那边怎么样了。”

    “这些喽啰,无休无止,肯定有一个强大的灵体在背后控制他们。”

    谨心将吊桥一事告诉疯子。

    疯子一听便知原委:“还是个老家伙!难怪这些小杂碎无穷无尽。谨心,暮影,这个灵体是大师级别,它会将灵力雾化,让人无法察觉,你们要是撑不住就吃药丸。我还要去深处看看,到时候正阳之力可能受阻,你们先原地待命。”

    谨心听后再次靠近吊桥,细细一察,桥周围灵力极其微弱,就像水蒸气一样,平时根本无法察觉,在有灵体靠近时就慢慢汇聚逐渐产生影响。

    “这真有意思,能将灵力控制的如此,我真想见见本尊。”谨心由衷的赞叹。

    “啊,是吗,真的确定吗,疯子可是让我们原地待命的。”平日里最是违背疯子话的暮影,现在最是听话。

    谨心眼中满是渴望,嘴上却说“放心,我只是说说而已。”

    三人煎熬的等待着,突然身后传来叫唤声。

    “哎呀的累,你们三个娃娃怎么喊不的听累,讲的累,去不的去不的。”回头一瞧,那位老奶奶站在亭棚处边叫边向大伙靠近。

    暮影见状连忙往林磬身后躲,看都不敢看。

    “你们这些娃娃,怎么就是……”老奶奶追来阻止暮影三人,却突然不说话了。

    林磬怕她是心脏不舒服赶忙在胸口顺气。“奶奶,别激动,我们就过来看看,不过去的,我们知道,那里去不的。”

    老奶奶两眼直勾勾的看着吊桥,丝毫没理会林磬。

    “老,老头子!”老奶奶突然不顾一切的往吊桥冲去,三人根本反应不过来,还没来的急阻止,老奶奶已经跑到了桥的中央。

    “不,奶奶,快回来。”谨心紧跑两步追了上去,但是立马感到狂风呼啸,黑云蔽日。她赶紧掏出药丸一口吞下,立马觉得头脑清醒,四肢轻盈,浑身充满了力量。

    谨心借助这股劲积聚灵力后突然将其爆炸开,巨大的灵力形成波浪将四周的灵雾冲散。视线清晰之后,发现老奶奶已然走过桥端,而林磬离她两步之遥也已经过去。

    谨心正要去追,一看脚下,刚才的一阵奔跑把桥面上那些朽掉的木板踩塌不少,现在跟本无处下脚。眼见她们已经走远,谨心大胆一跳,木板果然应声而断,危难之际,一股力量猛的将谨心拉扯回来。

    原来刚才谨心爆出灵力将视野打开,让暮影也能正常行动。

    暮影没说二话一把将谨心抱入怀中,让她背贴着自己,两手从腋下穿过将其架住,自己则手脚并用从吊桥两侧的绳索处爬行。

    这是谨心第一次如此接近一个男孩,她知道暮影只是在保护自己,然而青春的懵懂让她无法自抑内心的激动,脸上泛出红晕,心中小鹿乱撞。

    暮影急忙催促:“你倒是动一下啊,不会打算要我抱你过去吧。”

    谨心大脑一片空白:“怎么动啊!”

    “大姐,你逗我呢,我总不能叫你动嘴吧。”

    “动,动嘴!你想干什么……”

    暮影大叫一声:“哎呀,魏谨心,林磬她们要走远了!动下脚,我们爬过去。”

    一句话点醒了谨心,她驽钝的跟着暮影的脚步继续前进。

    两人来到对岸,消散的灵雾又开始慢慢聚集。暮影照着谨心的样子,吃下一颗药丸爆发出灵力并引导其向前方扫射,像电风扇一样缓慢扭转角度吹散灵雾。

    大概偏转了45度,谨心在一棵树下发现了林磬,她跪在地上紧紧的抱着那位老奶奶。

    走近一瞧,林磬面色呆滞,怎么叫唤都没反应。

    谨心立马又拿出一颗药丸塞到林磬嘴里。林磬这才慢慢的咋了眨眼,摇了摇头,恢复了意识。

    “谨心?这是,怎么回事。”

    “林磬姐姐,你好点了吗,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我不知道,就突然越来越困,睁不开眼。”

    “果然,这灵力不是对你无效,而是慢慢渗透,你没有灵气护身,会很危险,赶紧先走。”

    “那,老奶奶?”

    “喂她一颗药丸,让暮影背他回去。”

    林磬将药丸塞入老奶奶的口中,老奶奶恩哼几句还是不清醒。

    谨心看了看四周,灵雾又在汇聚,急忙催促到:“抓紧时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先把老奶奶送到安全的地方去。”

    暮影背着老奶奶,林磬一旁护着,三步并作两步赶在雾气完全弥漫前走过吊桥。

    暮影将老奶奶放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一回头,心中一紧,他没有看见谨心。

    暮影瞪大着眼睛望着吊桥完全没有谨心的身影,他使用正阳花,能感觉到她就在不远处,却始终没有回应。

    林磬也紧张万分:“谨心呢,她在哪?”

    “不远处,但是她没回应我。”

    “不,不行,快回去找她,她一个人会有危险。”

    暮影立马起身犹豫片刻委婉的对林磬说道:“要不,我去吧,我能用正阳花感应到她,也能药丸驱散灵雾。你去的话,不知道什么会受影响,药丸也怕不够。”

    林磬焦急万分,在此时更是难过,自己终究还是成为了大家的拖累。她拿出2颗药丸递在暮影手中,望着暮影离去的身影,内心五味杂陈,眼泪悄然落下。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