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纪行录全文阅读(逐梦奇谈)最新章节更新_九天纪行录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九天纪行录

作    者:逐梦奇谈

类    型:玄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5 16:21    最新章节:第二卷 若见花 二 梦之灵

—————————————————————————————————————

九天纪行录全文阅读: [慢热+细腻+原创全新设定+科学修真] 追求真理的塔瑟卡文明,长生久视的九天界修士,爆发了一场大战。 僵持不下的两方,共同陷入了危机。 为了寻求破局之法,双方都试图掌控宇宙给出的“变数”。 夹在两个文明之间,哪怕是登顶天尊,也不过任其揉捏,沦为一方胜利......的祭品,似乎是无法避免的。 就连倚仗的金手指系统,都不过是敌人的施舍。 就是这么一个无奈的夹缝生存故事,且看付青锋如何寻求那绝境中的希望。 [绝不无脑,绝不乱装逼,一切有依据,更新有保证!]【展开】【收起】

—————————————————————————————————————

九天纪行录最新章节试读:

新世纪网吧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进门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柜里面预备着商品,诸如可乐、方便面之类的玩意。

新世纪进口没有柜台,在网吧最里面的那桌才是,要走过去刷卡。

陈剑一进门,熟悉他的人就叫道:

“斜键仙,你今晚又来打你那臭几把白银晋级赛啦?”

陈剑不屑一笑,三分邪魅六分狂傲一分凉薄:

“刘狗,本座前日已晋升黄金大能,脱离九转白银之境,而今轻易碾杀尔等废铁!”

刘狗就是这里的网管,全名刘恒,老板侄子,学习嘛......

学习好还当什么网管!

刘狗身材瘦小,长得尖嘴猴腮,人还挺好,大概没在所谓的“社会”里摸爬过。

陈剑跟他倒是很熟——

开玩笑,小爷每次都是五百五百的充,那跟你嘻嘻哈哈的?

他扫了下二维码,充了五百块。

“叮,充值成功,充值金额,五百元,赠送金额,六百八十元。”

听着这个声音,陈剑感觉人生到达了巅峰。

又能住上十天半个月了!

一杯茶,一包面,一个副本打一天。

他感觉有些饿,没有急着上机,先买了桶泡面。

当看到那熟悉的黄紫色包装时,他疑惑问道:

“刘狗,这脚坛烟菜牛肉面还不下架啊?”

刘狗讪讪一笑:

“我吃,我吃。”

陈剑耸耸肩,也不去管了,一甩外套!

这一刻,随着隔壁三个座的大叔的烟气升起,他的蓝色外套披风似的飘在空中。

大伙都认识这个网瘾逼,全都起哄起来:

“我操,斜键仙半夜查房!”

陈剑冷笑一声,摁动开机键,熟练输入账号密码。

他的键盘是斜着的。

烟气升腾中有点呛,手指蝴蝶般翩翩在袅袅烟中敲打,远远望去,仿佛神的手在弹钢琴,优雅,快速。

他使劲嚼着嘴里的绿箭,全神贯注地集中精力在电脑上:

正在为您匹配三个垃圾,等待中......

念久跟他双排,半夜了玩的人不多,都在高段位,区区黄金大能还不配匹配到大师超人。

他就挂着,一边嚼着绿箭一边看手机。

新世纪在二楼,位置还不错,不过装修比较老了,天花板上的风扇老旧发黄,摇来摇去,空调开了,但风力不行。

手机上那则新闻还在头条,令他有点后背发凉。

昏黄的灯光,掉漆的墙面,老旧的吊扇,破损的沙发......

周围打键盘的声音令他稍稍安心一点。

为了压制这种怪异的氛围,他打开了一个抑智游戏。

一进游戏,就是逗地主。

逗地主,第一句听到的,就是阴气森森的一句话——

犯大吴疆土者,盛必击而......

陈剑连忙退出,一来就是阴兵,不好不好。

看了眼电脑屏幕,蓝光幽幽有点诡异。

【正在为您匹配三个猪鼻,等待时间五分钟......】

五分钟就五分钟吧。

正好泡面来了,还有可乐。

他就缩在发黄的沙发里嗦面。

一边听着键盘声叫骂声噼里啪啦:

“猪鼻吧,还他妈刷你那逼三狼!”

“队友呢队友呢救一下啊!”

“奥利安费!”

等等,怎么倒放都来了?

耳机里忽然“叮”的一声传来。

匹配成功了!

陈剑赶忙吸了口面,看向屏幕——

三个猪鼻已就位

【开始输】

移动鼠标,点击确定。

他搓搓手,直接秒锁剑圣。

顺便ban了某个快乐男子。

念久:操,你ban我绝活!

夜尽天明:不是绝症?不是绝症?

两人唠嗑着,不这样就容易犯困。

陈剑喜欢剑圣。

大概是名字里有个剑字?

他喜欢看人物背景故事。

他本以为剑圣是个逍遥自在的大师。

没想到背景那么惨,族人宗门全灭。

大概每个超凡入圣的家伙都比较孤独吧。

他想到这里不自觉笑了一下。

自己也很孤独。

周围的键盘声渐渐微弱,吵闹声也似乎在远离,耳机里的游戏音效遮蔽了一切。

他以为自己融入了这间网吧,其实也并没有。

还是游戏里自在。

不知为何,他精力好得很。

连续打了几小时都不带困的,平时肯定得向阎王预支一下明天的寿命。

每次做完那些怪梦,都感觉有无穷的精力在体内涌动,仿佛有某种东西要破开这幅躯壳。

不过这种状态持续的时间也不长。

大概凌晨五六点的样子,天蒙蒙亮,玻璃窗外能看见微微的隐隐小楼。

陈剑还算精神,念久已经撑不住了。

快乐男子手里捏着风,还没喊“索里啊给痛”就被敌方狐男一枪捉掉。

对方打字公屏嘲讽:

芜,酱紫窜?一枪捉掉啊!

陈剑玩的寒冰,刚被对面辅助单杀,又看了眼念久,0-8了。

他立刻发挥“斜键仙”的神力——快速打字。

夜尽天明:怎么这么菜啊,猪鼻吧?

念久:老夫连战两天两夜,要......要,去了......

夜尽天明:......

陈剑无语了。

游戏很快就寄了,反而是其他三个“猪鼻”战绩不错,他俩就是甲级战犯。

念久也是个狗逼,坑完就下线,头像灰暗。

陈剑也没心情打了,关机准备走人。

他摘下耳机,忽然有点奇怪。

怎么这么安静?

分明快黎明了,不知为何,他感觉这里阴暗至极,似乎有某种东西隐藏在暗处,偷偷盯上了他。

他瞥了眼其他人。

按理说这时候应该人挺多才对。

怎么......

只有两三个了?

都距离他很遥远。

都背着身子。

似乎在打字。

他打了个寒战,莫名感到一种恐惧升起。

临走前,他望了眼柜台。

刘狗趴在桌上睡着了一样。

在他转身的瞬间,柜台上的男人抬起了眼睛,死死地盯着他的背影。

没有瞳孔。

陈剑感到背后一种阴冷至极的气息。

他不敢停留,直接跑下楼。

穿过机台间的通道,他看见进门口三个并排坐着的人的屏幕。

各自有一行字:

我一直看着你⊙⊙

当你在寂静的深夜独自奔跑⊙⊙

感觉到背后幽幽的目光直冒冷汗⊙⊙

陈剑脚下差点一滑,浑身冷汗都快冒出来。

他心中的无由的愤怒爆发出来。

他做了一个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举动。

扭头,举起左手,竖起中指:

操,傻壁!

老旧的网吧似乎在掉漆。

掉现实的漆。

似乎回到十几年前的老网吧一样。

塑料卷帘窗。

破凳子椅子。

砖头一样的台式电脑。

座椅上空无一人。

网管的位置,只有一双没有瞳孔的眼白盯着他。

陈剑看不到这一幕了。

他飞一样跑下楼道。

新世纪位置很偏僻很深。

颇有点林中小屋的感觉。

就是因为偏僻才能给以前的他上网。

小巷子里,道路错综复杂的。

陈剑本很喜欢这种寻宝似的氛围,找到一间隐藏在小巷子里的网吧对于一个网络狗而言是多是一件美事呐。

不过现在他很讨厌。

他巴不得有一条宽敞的直通回去的大道。

但他只能狂奔在巷子里。

身后似乎起了迷雾,顺着巷子追了过来。

白雾笼罩过的一切似乎都在变形。

陈剑不敢驻足。

他现在只觉得心脏要爆炸一样。

那种无由的,怪梦带来的愤怒在胸膛里燃烧,支撑着他竭力奔跑。

转过小街,穿过长巷,走过集市!

过了马路就是居民小区了!

令他绝望的一幕出现了。

马路上空无一人,什么车也没有。

只有白茫茫的迷雾。

身后的迷雾停了下来。

面前的迷雾堵在天地之间。

陈剑沉默地站在马路口。

上天天无路,下地地无门。

他忽然笑了:

“走投无路,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胸中的愤怒,怎么那么滚烫?

滚烫到忘记了恐惧!

他大吼一声,声浪竟然震开了面前的迷雾!

“我,操,你,妈!”

他的胸中仿佛有火焰在燃烧。

雷电一般的东西在眼中闪烁。

迷雾似乎也被震住了,竟然开了一条路。

陈剑不再停留,径直冲入小区!

奶奶还在里面,千万不要出事!

凝滞的迷雾似乎在蠕动,在窃窃私语。

如果有人在这里,就会发现。

白雾里面似乎有无数人影。

或者说,

无数双,眼睛。

这些眼睛齐声开口:

我一直看着你

当你在寂静的深夜独自行走

感觉到背后幽幽的目光直流冷汗

转头却空空荡荡时

那是我在看着你

我会一直看着你

陈剑一边跑,一边感觉不对。

时间似乎凝固住了一样。

将出未出的黎明。

破旧古老的小区。

一切如此诡异。

他望向小区院墙上的画。

还是伟光正的油彩人物画。

还有八荣八耻之类的宣传。

怎么这么像......

十几年前城乡刚刚发展起来的样子?

这里究竟是?

他终于进了小区。

一个人也没看见。

如此寂静,似乎大家都在梦乡。

平日里,这个时间点,张大妈应该起来散步才对。

楼上的牛爷爷应该起来唱老歌:啊,五环,你比六环多一环~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他站在熟悉的居民楼下。

这里够老,十几年没变。

所以似乎还是那副样子。

可是他知道有什么不一样了。

微微的黎明的光。

照在暗淡的色中。

似暗似明间,有种绝大的诡异感。

他望着空荡荡的楼道,像是地狱之门敞开在眼前。

忽然明白了——

这个鬼地方,这个似乎倒退了时间的地方,为什么那么诡异了!

违反日常的逻辑,而且......

充满了人生活的气息,却没有一个人!

一种将要发生什么,却还没有发生的感觉萦绕心头。

胸中的怒火越烧越盛,几乎快要占据大脑,突破胸膛,以至于什么恐惧与害怕都忘了。

陈剑咬牙切齿道:

“你敢害我奶奶,我要你万劫不复!”

他也不知道他怎么敢说出这种话的,分明他毫无反抗能力。

可是当他说出这句话时,他感到一种笃定。

笃定他,可以把控一切!

笃定这个世界,听从他的命令!

他一步步沉重地走上楼道。

逼仄的楼道仅容一两人通过,两侧墙壁不住地掉落石灰,“娑娑”地响动,像是阴暗里有蛇爬过。

一步步上楼,心情越发沉重。

走到铁门前,似乎还是那副样子,只是两边墙上的涂鸦不见了,似乎是刚刷的石灰一样。

他掏出钥匙,结果打不开。

这才想起了,这门换过锁。

陈剑只能硬着头皮敲门。

老年人睡得不怎么沉,铁门隔音不好,他听见奶奶爬起来穿鞋子的声音。

老人走的很慢。

每一步都走在他的心上,几乎吊在了嗓子眼。

“千万不要出事,千万不要出事。”

他祈祷着,那声音越来越近了。

“踏,踏......”

脚步停住,他听见门把手在动的声响,奶奶在开门。

似乎想起了什么,老人隔着门问道:

“是小剑吗?”

还是熟悉的声音,老态龙钟,带着种老人特有的慈祥。

陈剑喜出望外,大声回道:

“是我奶奶!我忘带钥匙了!”

“哦~~”

老人应声回道,声音拉得很长,听起来有点沙哑有点怪:

“让——咳——我——看————看!”

陈剑被老人含着痰一样的古怪声线惊得心里一跳,还是站在猫眼前。

他发誓。

他要宰了那个混蛋!

铁门上,长出了一只眼睛。

两只,三只,无数只。

密密麻麻。

猫眼似乎反了过来,他站在门里,奶奶站在门外,用眼睛贴着猫眼。

那双昏黄的,浊暗不清的老花眼。

他曾很熟悉。

现在他不熟悉了。

那些眼睛里渗出血丝。

然后爆开,溅了他一身血。

他听见门后身体倒地的声音。

铁门开了。

“吱——吖——”

有风从通风窗吹过,老房子里一股萧瑟。

失去眼睛的老迈身体颓然地瘫倒在地,肥大的手从门把手上滑落。

陈剑从来没有这么恨过自己。

如果不是自己习惯性的依赖奶奶。

如果自己不跑到这里来。

是否不会害死奶奶?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如此懦弱!

是因为我没有力量!

力量,给我力量!

他的心中在咆哮,那愤怒在燃烧!

像是某种东西被唤醒了一样。

他曾认为自己只是个喜欢默默无闻藏在人后草草度过一生的家伙。

可是现在他不这样想了。

原来我的心里也藏着烧穿天地的怒火!

他猛地转过身,楼道口的窗外,不再是小区的景象。

而是一团迷雾。

迷雾中,一只巨大的,没有瞳孔的眼睛,冷冷地注视着他。

身后某种响动传来。

似乎有什么站了起来。

他扭头望了一眼。

目眦欲裂。

老人的面上,全身密密麻麻的眼睛。

它们像是在说话:

我一直看着你

当你在寂静的深夜独自行走

感觉到背后幽幽的目光直流冷汗

转头却空空荡荡时

那是我在看着你

我会一直看着你

心中的愤怒忽然平息了。

取而代之的是种亘古的无力与荒凉。

他在狭窄逼仄的楼道间,有风吹过。

原来不是风,是迷雾啊。

迷雾笼罩过来,要将他的眼迷瞎。

隐藏在迷雾中的眼睛似乎透露出了兴奋的意思。

它只差一个人就可以晋升到“现实”的级别了。

到时候,就可以拉更多的人进入它的梦境!

它选中了眼前的小子,他内心如此孤独,也有着令它垂涎欲滴的力量。

现在,他能感到面前这人的悲伤、愤怒、对未知的害怕,以及......

高高在上的,蔑视?!

那人的转过头,凝视着那双迷雾中的眼睛。

他的眼中有雷电与火焰在呼啸。

无穷无尽的力量在涌出,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变得缓慢,风、光、影、雾......

似乎能看到一切的轨迹了。

无论是过去的,还是未来的。

一种奇异的感觉升了上来。

眼前的一切,这个世界的一切!

听从我的指令!

陈剑感觉某种东西在胸膛中呼之欲出!

那是什么?那是什么!

他不知道,可是某种力量已经到了他的嘴边:

“吾,秩序之衡律。”

“世界之权柄。”

“我是原,我是初。”

“我以秩序之化身的身份,命你灭尽。”

这样的话语,这样的蔑视!

也许这样的话根本不该出现在“陈剑”的脑子里。

可他现在确确实实就是这么想的。

而且他即将说出来。

他能感到他说的一切都将成为真实。

然而话到嘴边,他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仿佛有什么东西限制住了他,整个世界都与他格格不入。

怎么都开不了口。

眼睛被吓得瑟瑟发抖,它真的感受到了那种掌控一切的伟力,那绝不是它能抗衡的!

可是那人忽然不说了,也不动了。

它顿时勃然大怒,自己竟然被一个凡物唬住了!

也许出于害怕,也许出于愤怒。

眼睛带着无边的迷雾冲了过来!

陈剑平静地等待着,心中的愤怒还在,可是力量在消散。

或许是命运吧?正是怪梦带来的奇异状态消失了。

只有接受了吗?

他闭上眼笑笑。

他用尽全力的挥出一拳:

“去,你,妈,的,狗,屁,命,运!”

他知道这样必死无疑。

不过他不在乎。

来吧,杀了我!

但你永远不能使我屈服了!

我还能狂笑啊!

“哈哈哈!”

大笑回荡在楼道间,眼睛冲破了一切,无论是居民楼还是小区,钢筋水泥犹如豆腐,迷雾腐蚀掉一切。

陈剑感觉自己的身在下坠。

他很累,怪梦的力量散去了,他想好好睡一觉。

也许一切都是场梦,醒来能看见奶奶给自己做的早饭,两个包子一个鸡蛋一杯牛奶。

他的眼角有滚烫的泪滑下。

闭上眼的最后一刻,他看见了一个女孩子。

他发誓,他从未见过这样美丽的美少女。

骨肉匀亭的小腿,纤纤一握的腰肢。

穿着一身淡黄色长裙。

裙摆飞扬,长发飘飘,嘴上似乎嘟囔着:

“居然没死诶,我还以为我来晚了呢。”

“哇,差点就是‘现实’级别的灵了,还好我有秘密武器!”

她从远处高楼上跳过来。

她的瞳孔居然是血红色的,皓月似露出的手腕上与如云般优美的脖颈上有着血色的花纹

血红色的美丽眼睛,血红色的花纹,发着火焰般的赤光。

少女掏出一把手枪,踩在废墟上,一只手拎着陈剑,一只手持枪,对准冲过来的迷雾与诡异眼睛道:

“吔屎啦你,食我EX咖喱弹!”

陈剑闭上眼,他被少女放在废墟上,抬头能看见粉色的条纹。

他说出了昏迷前的最后一句话:

“姑娘,你走光了......”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