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灵元全文阅读(一天到晚红烧的鱼)最新章节更新_万界灵元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万界灵元

作    者:一天到晚红烧的鱼

类    型:玄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7 07:45    最新章节:第二十六章:殷广风

—————————————————————————————————————

万界灵元全文阅读: 夏历1682年,统治九州万界的金陵皇室腐败,权臣当道,又正直洪灾,民不聊生,九州各族百姓苦不堪言,各族义军揭竿而起,替天行道,龙族少年横空出世,救万民于水火,还九州之安宁一段血与火的传奇,就此拉开帷幕。

—————————————————————————————————————

万界灵元最新章节试读:

    你难道真将那东西交给他们两个孩子?白眉!你是不是疯了!那里面的东西我们三人都清楚!那不是别的,是殷广风!弑神冥皇殷广风!——煞羽仙人

    “啊!好累啊。”龙千应回到客栈甩掉满身的包袱,一头扎在床上,眼皮止不住的开始打架,白炎雪的购买欲望让龙千应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恐惧,太可怕了,正当龙千应准备拥抱周公的时候,白炎雪推门而入。

    “小千,让本小姐看看今天都买了什么好东西,唉?小千!你怎么不梳洗就躺在床上!”白炎雪看着屋内一片狼藉,心中的怒火开始翻涌。

    “男子汉...大丈夫...行走江湖,就应该发扬风格...不...不拘小...唉唉唉!疼疼疼!师姐,别救我耳朵呀,啊——!”杀猪般的嚎叫,让还在夜市游玩的行人纷纷驻足。

    “不拘小节是吧?发扬风格是吧?抖什么抖!给本小姐好好洗!”此时的白炎雪噘着嘴、皱着眉,环抱双臂倚靠在门框上盯着捂着自己发红发胀的耳朵正在梳洗的龙千应。

    “师姐,下次能不能别一生气就揪我耳朵,你看我这耳朵都快赶上饭店里的黑毛猪了。”龙千应边用手揉着耳朵,边小声嘟囔着。

    “好,下次本小姐不揪了,下次就直接剁下来!下酒。”说完,白炎雪做了一个剁耳朵的手势。

    “啊......那师姐下次还是揪耳朵吧,剁下来多麻烦,是吧?”龙千应看到白炎雪手里的动作,感到头皮发麻。

    “切!懒得跟你贫,本小姐要回房梳洗了,然后好好瞧瞧买的那些宝贝!”提到集市上买的东西,白炎雪的双眼瞬间发亮,蹦蹦跳跳的走回她的房间。

    “呼——,这祖宗,终于走了,嗯!”见白炎雪回房,龙千应长舒一口气,突然,他感受到心脏一阵抽搐,紧接着便闻到一股血腥气,龙千应拼命保持清醒,默默运转灵力,敏锐的五感瞬间打开,龙千应的双眼闪过一道青光,他的耳朵传来整座客栈的嘈杂声,他甚至能通过声音判断出客栈的厨房、大厅的食客,楼外夜市上路人行走的声音,已经成为灵师的龙千应,他的五感更是可以比肩灵圣。

    浓郁的血腥气丝丝钻入龙千应的鼻孔,让他感到阵阵恶心,龙千应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进屋内,顺着气味儿,他猛的回过头,黑色的邪气盘绕在他的包袱上空,血腥气正是从这股黑气中传来,黑气仿佛有生命般的盯着龙千应,像是随时要将他吞噬一样。

    龙千应看到黑气眉头紧皱,自打第一次在白眉仙人手中看到它,龙千应就对它极其厌恶,他能感受到黑气上带着浓烈的杀意和祛不掉的戾气。

    “原来是你在作怪,看来师父给你的教训还是不够啊,心法:白帝之心!”龙千应双手结印快速催动心法,他感受到心口传来的阵阵暖流,很快,他的全身散发出阵阵白色的光芒,黑气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开始不安的躁动起来,屋内的血腥气也更加浓郁起来。

    “别做无谓的挣扎了,乖乖待在里面,免得受苦!”话音刚落,龙千应身上的白色光芒瞬间炸开,一道威严的白龙虚影赫然出现在他身后,朝着黑气的方向怒吼着。

    白龙虚影的出现让黑气如同慌了神般四处逃窜,但怎么也离不开包袱的周围,最终无奈再次钻进包袱中,只见包袱中好像有什么东西泛着莹莹的微光。

    龙千应解开手印,威严的白龙瞬虚影间消散,刚刚他所展示的就是白眉仙人传授的心法“白帝之心”的三重境界,白帝之光。

    “师父,徒儿知错,若不是玉盒出变,徒儿万万不会施展心法,请师父饶恕!”龙千应一边说着,一边朝着蓬莱的方向磕头,没错,在他和白炎雪准备出发的前一晚,白眉仙人曾叮嘱过龙千应,不到万不得已,万万不能施展心法,如果在之前的集市上,傅鸣要是见识到龙千应的心法,怕是他们根本走不了。

    磕头后龙千应起身,他盯着眼前的包袱,皱起了眉头,此时,包袱还泛着莹莹微光,龙千应强忍心中的厌恶一把掀开包袱,一个古朴的玉盒出现在他的面前,玉盒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血腥气,龙千应仔细观察了一下玉盒,并没有什么不当之处。

    “奇怪?来的一路上都好好的,为什么偏偏刚才......谁!”龙千应敏锐的听觉让他听到了窗外的动静,他立刻发动凌波微步瞬间闪到窗前,“砰!”龙千应一脚踹开窗子,一把冒着寒气的长刀直直刺向他的面门,龙千应立刻侧身躲过,只见一个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手持长刀的黑衣人出现在他面前,龙千应的目光划过刀身上的羽翼纹路,跟白天街上傅鸣手中的长刀一模一样!

    “精刀卫贵为天羽义军的王牌守卫,怎么开始做这偷鸡摸狗的事情?”龙千应直接戳破了黑衣人的身份。

    “把主上要的东西交出来,饶你不死!”说罢,黑衣人挥起长刀斩向龙千应。

    黑衣人眼看砍中了龙千应,龙千应却没有任何反应,反而身影逐渐消散,正当黑衣人纳闷时,熟悉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

    “是在找我么,大人?爆!灵!拳!”原来在黑衣人砍下的一瞬间,龙千应就发动了残影分身,见黑衣人真的下了杀手,龙千应便不在保留。

    龙千应的这记爆灵拳没留任何余力的打在黑衣人身上,“砰!”一阵剧烈的声响,客栈的窗子被击碎,黑衣人直接从窗子里飞了出去,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动了隔壁屋内的白炎雪,她预感不妙,快速取出枪盒内的七旋,一脚踹开龙千应的房门。

    “小千!你没事吧!”白炎雪看到屋内一片狼藉,但看到毫发无损的龙千应,她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小千,这是什么情况?”白炎雪走到龙千应身边询问道。

    “师姐,你在屋内守住那个东西,我去追!”说完,龙千应取出青钢追了出去。

    “小千!你要去哪!龙千应!”白炎雪看着龙千应追出去的身影气得直跺脚,但还是无奈的走到玉盒旁边坐了下来。

    “小姑娘——!”一阵空灵诡异的声音传到白炎雪的耳朵里,白炎雪瞬间警惕起来。

    “小姑娘——!”白炎雪低下头,发现声音是从玉盒内部传来的,白炎雪拿起玉盒仔细端详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感受到玉盒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吸引力,让她产生了一种想要打开它的冲动。

    “小姑娘——!它是不是很好看,嗯?打开它,你将得到你想要的。”白炎雪的眼神涣散起来,她鬼使神差的慢慢将手放在玉盒上。

    “对,就是这样,打开它,你将得到你想要的!”那个声音越来越兴奋,正当白炎雪要打开玉盒时,她感受到心口处传来的阵阵寒意,冰冷的蓝色光芒闪耀起来,让白炎雪打了个寒战,她的意识也瞬间清醒。

    白炎雪摇了摇昏沉的头,低头发现自己的手正放在玉盒上,吓得她直接把玉盒扔在床上,她想起了白眉仙人对她说的话,让她千万不要触碰玉盒,白炎雪感到阵阵后怕心想:“如果...如果我刚才看到的都是真的......”白炎雪突然感到背后发凉,紧接着一个温润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小妹妹,能把那个东西交给哥哥么。”

    夜色已深,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小贩开始收拾摊位准备回家休息,只见卖馄饨的小贩刚刚要盖上汤锅时,一片树叶飘落在汤锅中,小贩疑惑地说道:“真是邪了门儿了?这一点风都没刮,叶子还能掉下来?”说完,无奈的摇摇头盖上了锅盖。

    小贩不知道的是刚刚掉落的树叶上方,正上演着一场惊心动魄的追逐大戏,黑衣人拖着重伤的身躯艰难地穿梭在树木中,殷红的血液已经渗透了他的面罩流了下来,后面的龙千应仍然紧追不舍,只见二人即将追出城外时,高大的城门上一个倜傥的身影立在城头,皎洁的月光将他的修长的影子洒下,黑衣人抬头看见了他立刻跪下说道:“将军...将军救...噗!”话还没说完,长剑就穿透了他的身体,鲜血不断地翻涌出来,隐藏在树木中的龙千应更是被眼前的一幕惊呆。

    “好快!根本就没看清他出剑!”龙千应心道。

    男人用他温润冰冷的嗓音说道:“没用的东西,这点小事还要本将军亲自出手,留你何用!”

    说完,长剑整个没入黑衣人的身体,鲜血四溅,黑衣人趴在地上不断地抽搐着,殷红的血液顺着地面的砖缝慢慢汇聚到一起。

    男人舔了舔剑上的血液说道:“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龙千应预感不妙,阵阵杀机传来,龙千应猛地侧身,长剑贴着他的身体而过,割破了他的衣衫。

    龙千应一个空翻从树上跳下,站起身说道:“敢问阁下是何人,为何派人偷袭我还抢夺我的东西?”说着,龙千应又一次悄悄打开五感,突然,眼前的一幕让他额头青筋暴起,胸口也开始不断的起伏。

    男人咧着嘴,低头看着手中昏迷、衣衫不整的白炎雪淫笑这说道:“能看清对吧?你小子艳福不浅,这妹妹,香得很哈哈哈!”

    忽然,男人的笑声戛然而止,龙千应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面前,愤怒的眼神仿佛要将他吃掉一般,青钢枪穿透了他的身体,可男人依旧笑着。

    “小子,你不慢,可是,还差了点,哈哈哈!”男人接着咧嘴笑了起来。

    “噗——!”龙千应跪在地上口吐鲜血,长剑从他的背后穿透了他的身体,看着眼前逐渐消散的身影,龙千应才意识到,差距实在太大了。

    “哈哈哈,小子,有些鸿沟是你无法逾越的。”男人将白炎雪放在地上,拍着龙千应的肩膀说道。

    龙千应感觉自己的意识逐渐模糊起来,这是他在昏迷后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咚!”龙千应重重趴在地上,正当男人得意的起身回过头,眼前的一幕让他刚才的心情烟消云散。

    只见白炎雪留着眼泪,手中拿着玉盒狠狠地瞪着男人,男人瞬间慌了神,只能小心翼翼的说道:“小妹妹,听哥哥的话,把东西给我。”

    白炎雪瞪着男人说出最后三个字:“你!去!死!”“咔嚓!”白炎雪打开了玉盒,浓郁的血腥气瞬间蔓延到整座城中,那股黑气直冲云霄并在天空盘旋着,只听黑气中传来的声音大喊道:“出来了,终于出来了!白眉!天境!煞羽!你们三个给本座等着!本座会将你们的宗门踏碎,屠戮你们的弟子,哈哈哈哈!”

    男人看着昏迷不醒的白炎雪怒目圆睁,正要刺死她时,却被黑气击飞“砰!”男人的身体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重重砸在城墙上,只见黑气逐渐幻化成一个头生双角、双目青绿、身穿黑色长袍的男人,他便是魔族三大魔皇之一的弑神冥皇,殷广风!

    “哪来的蝼蚁!本座的人也敢染指,念你将本座带出来,就饶你一命,快滚!”说罢,男子捂着胸口消失在城头。

    殷广风温柔的抱起白炎雪,看了眼地上的龙千应说道:“小灵神,看你这副惨样,我九黎一族终将重返九州万界!”

    正当殷广风要带着白炎雪离开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想走?问过我展天钦了没!”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