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天求生全文阅读(雨水林)最新章节更新_望天求生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望天求生

作    者:雨水林

类    型:玄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5 23:20    最新章节:轮回起(3)前-往 第二十四章 所望已至,来日再会

—————————————————————————————————————

望天求生全文阅读: 为什么要用人来恢复灵气?“因为这是界土的意愿,净世,阴阳轮回。”“结界削弱是因为人的破坏与灵魂的厌念波造成的。”乱了阴阳,乱了纲常,人不再是只是人,生物的祈愿的改天换地。这是一部寻亲记?&nb......sp;这是一条死亡路?这是一书进化史? 一场天灾,让他开始了解自己的身世。 一场天灾,使他成为了一个无心之人。 一场天灾,予人们的是毁灭还是新生。 这个世界竟是一场计划! 这个世界为什么会这样! 这个世界就这样灭亡吗!原来这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样子。 欢迎来到这个架空的世界。【展开】【收起】

—————————————————————————————————————

望天求生最新章节试读:

    来到登记处,少尉扫视三人一遍问道 “你们的武器呢?”

    田晴乌:“卖了。”

    雷車:“放在其它的地方。”

    陈雨白:“交给别人了。”

    少尉看了一眼身旁的士兵,随后士兵走向了三人,再然后士兵看向了少尉并摇了摇头。

    “你们进去吧。”

    三人悠哉悠哉地走向了广场内的幸存者驻地。

    几人向四周扫视很快便发现了五位女性的所在地。

    “你们回来了。”

    三人来到众女身边坐下。

    时间一点点过去,来到中午12点半,一人拿着扩音喇叭说着话。

    广场中的各种人声很快便消失了。

    接着军队开始派发面包和水。

    许多人走了过去,在救援人员的指挥中分区排队领取。

    这时广场中心瞬间空旷起来。陈雨白现在才看清楚之前被挤得密密麻麻的广场,真的都只是人。

    到陈田雷众人领取食物了。雷車淡言:“我包里还有些食物我们就不去领了。”

    陈雨白听到雷車说的话后接言:“我们也是。”随后便让栾怀可把装食物的背包挪了过来。

    正当陈雨白想把包里的食物大捞几把出来与众人分享时被田晴乌制止了。

    田晴乌轻言“要吃什么让他们自己拿。”

    随后陈雨白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句,自己拿了一包小软糖吃了起来。又把包给栾怀可推了过去。

    几人各种拿着食物吃了起来。

    这时陈雨白突然感到周围传来异样的感觉,他环视一周,发现有许些人吃着东西看着他们一伙人。

    转过身来,陈雨白发现雷車已经席地盘坐并闭目释放出微弱的玄气。

    ‘是在感应什么吗?’

    而田晴乌在喝了一口水后便起身离开了。

    “我去找军官办点事。”这是他离开前说的。

    一段时间后广场中再次传来人们的嘈杂声。

    陈雨白不断环视着广场中的人们,耳边不断传来人们的交谈声,隐隐似乎还听到有小孩的哭声?

    这时有一种感觉从他的内心中涌出,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话语来形容这感觉,它既让自己感到疑惑,又让自己感到‘发笑’的喜与哀。他不清楚这是什么,他只知道这种感受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产生。

    他像个小孩对新奇事物一样,好奇地观察着人群。

    田晴乌来到了少尉这里。

    少尉注视着田晴乌:“你好田先生,有什么事吗?”(少尉不只是记住了他们三人的姓名,而是这一类特殊的人)

    田晴乌:“你好,之前看你们有登记幸存者的信息,可以帮我找两个人吗?”

    少尉“可以,那你告诉我关于他们的信息,我派士兵去查找,找到我会派人来通知你。”

    “谢谢”

    “对了,请问长官C市也有救援队吗?”

    少尉沉默了几秒后说到“我们离开基地时便带着各自的救援任务前往相应地区。C区自然有救援队。”

    田晴乌认真听着。

    随后田晴乌便把阳汤父母的姓名和大致年龄报给了他们。

    少尉:“王先生,之后若有其它事情可以让救援士兵来找我,我姓李,你可以叫我李少尉。”

    田晴乌:“那,麻烦李少尉了。”

    李少尉轻微一笑。

    接着田晴乌没有过多停留,回到了众人所在地。

    这时从一旁跑来一位士兵对着李少尉小声说了些什么。

    “办完了?”陈雨白问道。

    他坐在了陈雨白身边。

    “嗯。”睡后田晴乌看了一眼天空,蔚蓝白云的苍天,其中的太阳逐渐向西方走去,明媚的阳光漫撒大地,他掌心向上,想感受那丝温暖,他看着皮肤被光照射的清楚明晰。

    我不知道他是否感受到了。

    田晴乌脱口:“我可能不会和你们去联盟了。”他的声音很小,只有坐在一旁的陈雨白听见了。

    陈雨白瞬间停止了活动,一两秒,他看向了说说笑笑的栾怀可和江米。“是要去C市吗?”

    “对,我还是想回去看下。”

    陈雨白:“那之后呢?”

    田晴乌:“看情况。若我父母跟着救援队前往了联盟,希望你到达那时可以帮我寻找一下。”

    陈雨白:“小问题,那你把父母的名字和年龄告诉我,最好有照片之类的。”

    说着田晴乌从包里掏出手机,才发觉手机早已没电关机了。

    陈雨白见状道,“小问题,我包里带了大蓄量充电宝。”

    田晴乌惊奇“你还带了那东西?”接着他见陈雨白欲起身去拿充电宝便喊停了他。

    “不用了。”

    他看着手中的黑色屏幕,说到“我父亲叫田XX,母亲叫玉XXX,两人今年差不多五十岁左右。”

    说着说着陈雨白发现田晴乌似乎陷入了思考之中。

    陈雨白就盯着田晴乌看着。突然田晴乌回过神来说到:“若我回去没有找到有关父母逃离的消息我会前往幸存联盟的。”

    陈雨白没有多言,只说了句“知道了。”

    这时陈雨白转过头去发现雷車看着自己二人。

    陈雨白向他一笑,而田晴乌则是一点头。雷車则是点头回应二人。

    又过了一段平静的时间,来到儿日广场的幸存者逐渐减少。

    士兵:“人越来越少了。”

    李少尉:“多半是因为外面的炼灭兽活跃起来了吧。”“对了有没有统计还有多少未归的救援小队?”

    士兵:“听传来的消息说,外面的救援小队在今晚差不多应该都回来的完。”

    李少尉眼睛深沉地看向广场外的防御部队。

    “知道了。”

    时间来到下午五六点,太阳向山下溜行,天空开始变得阴暗。

    人们感到气温的降低,开始不自觉地靠拢。广场四围突然放亮出几点闪烁,许些人抬头瞟了一眼。

    “哦!原来是探照灯。”.......

    下午六左右,天上已经看不见太阳,有的是那片迎接夜晚的残昏,直到灰蓝的天色覆盖上苍。

    一位士兵跑到了陈雨白众人所在地。

    “你好,田先生,我们根据你提供的信息在幸存者名单中找到了两个相似的人,李少尉请你去确认一下。”

    这时坐在广场的陈雨白突然感到自己似乎卡顿了一下,头立刻向着地面磕去。随后他的身体抽搐一动,恢复了过来。那种感受就跟玩电脑时突然出现的掉帧卡顿。那一刻让他感觉到时间瞬间过了五个月一般。

    还在回想刚才情况的陈雨白惊讶:“什么情况?”“没睡好吗?”

    一旁的栾怀可见状:“陈大哥怎么了?”

    陈雨白笑道“没事,可能睡觉的时间不够。”

    栾怀可茫然地回了一声“哦。”。、、、

    田晴乌跟着士兵向登记处走去,不一会儿他便看见有两人坐在登记处一旁的凳子上跟着一个军人似乎在聊着天。

    虽然田晴乌只在手机视屏上和阳汤一起见过二人,但是此时的他,从内心中涌出的判断告诉他那二人就是阳汤父母。

    与二老聊天的正是李少尉,见田晴乌走了过来他便说道“要找你们的人来了!”

    二人瞬间起身。

    田晴乌只见二人起身,还未等他们转身,田晴乌便听到两个让他感到沉重不已的二字。

    “阳汤!”“汤儿!”

    田晴乌停下了脚步,停在原地不知所措。他知道自己没有找错人,但是他不知道该如面对阳汤父母。

    二人转过身后,阳汤父亲脸上泛起的笑容瞬间消散站在原地目无表情看着他,而阳汤母亲脸上泛起地嘴角上扬的笑容一闪而过,随后便再次笑了起来。

    田晴乌看见阳汤母亲带着笑快步走向他并用转换过情绪的笑容对他说道:“是小田啊!”田晴乌却发现阳阿姨的眼睛在看了自己第一眼后便一直看向他身后,在发现田晴乌身后确实没人后阳阿姨转眼盯着田晴乌用着压制自己情绪的语气,低声问道:“小田,阳汤呢?怎么没有看见她—人呢?”

    田晴乌一动不动杵在原地,他发现自己想开口说话,但是张不开。

    阳阿姨见田晴乌不说话,她的笑依然还在,但是她嘴角的弧度在不断向下弯曲,语气也不断变得急躁,声音不断高亢起来。

    “小田,阳汤呢!”“阳汤呢!”“她没跟你在一起吗?”

    这里二老的内心其实应该就有了答案了。不然找自己二人的为什么是田晴乌。

    但是他们不是天,可以推断结果。

    假如阳汤只是和田晴乌分开了,让他来B市找阳汤父母两人呢。

    阳母和阳父看田晴乌这样,内心已经开始崩溃。但是他们就想听到那句话。—假如,假如,他们只是分开了,假如只是阳汤受伤了而已,来不到这里,在某处等着父母两人。

    阳母再也忍不住,眼泪从她的眼角涌了出来。双手把着田晴乌的肩膀摇晃着他。

    “田晴乌,你说啊!我女儿呢!阳汤呢!她人呢!”

    田晴乌也瞬间像个失去灵魂躯壳般!任阳阿姨摇晃着。他的思绪回到了那一天。

    似乎过了一段时间,也可能这段时间只是田晴乌大脑自我感觉的。田晴乌忽然看见阳父的眼睛,和他微微颤抖的身体,他站住了,阳母这时也感受到自己再也晃不动他了。

    田晴乌眼睛望向天空一眼。随后说道:“汤儿她走了。”当他说出这句话时,一滴眼泪从他的眸子中流了出来,划过脸颊落到地上。

    听到这话这话的阳父,身体瞬间瘫软坐在了凳子上,而阳母一下放声哭了出来然后坐倒在了地上。

    “汤儿!汤儿!——”

    这时还有少许人来到登记处,看见有一个妇人坐地而泣,这对他们来说也不奇怪了,因为一路上看见许多,听见许多,甚至自己身边的人都发生过如她般的哭喊。但是,他们自己还活着,还要活着,还想活着。

    没有人在意着倒地妇人的哭泣,无非是寥寥几眼然后在指挥下走进广场还剩余的空地上。

    李少尉见状悄悄走到登记点,给他们三人留出一点空间。

    士兵对着正在登记的人说到:“大家记住现在广场的人越来越多场地越来越挤,进入广场找到空地后不要到处走动,不然后来的人看见属于你的空地没人后给你占了,到时候就很不好从新找位置。”——

    一位士兵走到李少尉身边悄悄说道:“那两位不应该是那位的父母吗。?”

    李少尉:“看样子不是,应该是是他女友的父母。”

    “—”

    士兵:“这人说没就没了,跟打仗一样。”

    李少尉:“是啊,谁知道人战未果,牲畜既立。不过结果都一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士兵:“对了少尉,那人员的安排何时开始。”

    李少尉:“好像是明早。让大家今晚好好地在团一晚上。”

    过了一会儿田晴乌拉起阳母坐到凳子上,开始给二老讲述他和阳汤经历的事情。

    “对不起伯父伯母,我没保护好她。”

    阳母靠着阳父的肩膀带着哭泣是声音说到:“养了近二十年的独生闺女就这么没了,从小为了她的健康成长,我没有不时刻注意她的身体是否良好成长,她的心理是否健康开朗。当她考上大学,说着未来的一切能自行解决时,我知道她可以不再需要我们时时刻刻注意她了,她已经长大了、不只是年龄还是内心。可是,可是、谁知道就是这样一别——我还记得当大一放寒假时她说不回来了,要在外面找一份工作—自己帮补学费和零花钱,我说没必要爸妈不差那点钱。她说自己想靠自己的劳动来生活,我便没有继续说她。”—— “到了大一结束,她也只是回来待过一个星期就回去了,说是——(不断的抽噎)还要上班,请不了多少天假。那时我就看出来那孩子有什么事瞒着我。哪有上班请假一个星期的。我记得就在那不久她打视屏电话说她交男朋友了。当时我好多次提醒她一定要看清楚看明白对方的为人,现在这个时代不同以前。她给我拍着胸口打包票说对方人绝对没问题,毕竟她是我养出来的女儿。”说到这里阳母已经泣不成声。

    一段时后阳母接着说到:“我就让她带回来看一看。她说不怎么有时间,也就有了后面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手机上。”这里阳母似乎想到了什么,哼笑了一下,表情似哭似甜。

    “那时阳汤他爸,你叔叔板着个臭脸,把汤儿给弄得不高兴—(妈,你看爸!)—”阳母说了很多关于阳汤以前的事,但更多的是阳汤对她说着阳汤和田晴乌的趣事。

    阳母:“之前我们在出事后便给她打过无数次电话,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打过去手机一直提示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候再拨。直到手机提示音变成已关机,我的心里突然就冒出个想法,但是我一直不敢去想。”

    “再后来我们收到救援消息来到这里,听到长官说有人找我俩,以为是——”

    说到这里阳妈再一次哭泣,哭了很久,直到她无力发声。

    过了不知道多久,田晴乌见二人情绪平复一些后站了起来“李少尉我能把我叔叔阿姨带到我们的位置吗?”他听到那个士兵先前说的话。

    李少尉:”自然可以田先生。你这样的能人可是我们联盟最需要的啊!”

    田晴乌自然知道李少尉这句话表明的是什么意思。

    “那我们就回去了。”田晴乌说完便带着阳父阳母离开。

    陈雨白看见田晴乌带着二位中年男女走了过来。

    田晴乌请二人坐下后,来到了陈雨白身边。雷車依然闭目。

    陈雨白:“怎么说?”

    田晴乌本以为陈雨白会问些其它的,但接着他说到“我打算今晚就离开。”

    陈雨白:“你决定了?我觉得你的父母很大可能前往了联盟。”

    田晴乌:“不管怎样,我还是想回去看看。毕竟离家2年多了也想回去看看。”

    陈雨白:“好吧。”

    田晴乌:“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白打趣地说道“是你岳父岳母吧,你放心我会保护他们的,到了联盟,我也会帮你找你父母是否在那儿。”

    田晴乌:“那就谢谢了。”

    这时雷車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双眼,听了两人的话后道:“我也会帮忙的。”

    这时陈雨白突然靠向了雷車笑说着:“有雷师兄在,叔叔阿姨的安全定有保障,甚至是我们这一队人的安全。”

    雷車此时也笑着回道:“谁是你师兄,他们的安全我会保障,但你就要靠自己了。”

    陈雨白“别啊,雷車,不久前我就差点死掉,前路茫茫,你身为强者多多少少要保护一下我们这种弱者是吧?”

    雷車:“别,我只是比你们早一段时间,别忘记我还比你小,不应该是哥哥保护弟弟吗?”

    陈雨白:“诶,不是说修行者不看年龄吗?”、、、两人来回拉扯,不经三人都笑了。

    田晴乌:“二位大恩难言,日后再报!”

    陈雨白再次说笑道:“田晴乌我感觉你说话不一样了,这可不像平常的你啊!再说我俩可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

    听到此话田晴乌像放下了什么东西,笑着轻呵了一口气对着陈雨白道:“是啊。”这里陈田两人不经感叹就短短几天时间两人便建立起如此友谊。

    可能这就是末日灾难下人们的真情坦白,因为可能说完这句话后,下一句话谁知道就有没有人听得到。哪儿还有时间说假话套客气,毕竟终于没必要也没时间看别人脸色去言语,一切遵从内心。当然在强者面前还是当狗活得久。

    说罢,田晴乌转身对阳汤父母说了一些事情,可以看见他们在听了田晴乌的话后阳母突然拉住田晴乌,随后在田晴乌续说下放下了手,说着“注意安全”。

    陈雨白这时想到‘阳汤父母是把田晴乌当女婿,当儿子了吗?’

    ‘毕竟都这样了,很难不认可这样的女婿吧?’

    田晴乌起身准备离开,栾怀可和栾奶奶带着担忧道“小心啊!”“田大哥注意安全,我们在幸存者联盟等你。”

    江米和雷車异口同声道:“路上小心。”

    江丽客气地说着:“注意安全。”而杨姐见状不好不说的跟着说了一句“注意安全。”她不知道田晴乌叫什么。

    这时陈雨白也站起了身说:“我送你出去。”随后陈雨白便与田晴乌来到广场入口。李少尉看见两人提醒到:“刚才前面传来了有炼灭兽现身的消息两位现在出去很容易被它们盯上。”

    李少尉见两人不为所动,只好说了一句“那两位小心。”

    随后陈雨白和田晴乌来到广场外围,一点一点地往外走,这时有巡逻士兵看见两人急忙喊到:“你们两个,干什么的!不知道夜晚有多危险吗!”

    陈雨白没有管他,说了句“我们是开体者,不用管我们!”

    士兵听到这里,还想劝说他们,但是被同行的队友给制止了“别管他们了,这几天见的还不够多吗?个个以为自己是个开体者就了不起。幸好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看见炼灭兽的踪迹,不然够他们看的。”

    “但是、”

    “别但是了,相比他们我们更加危险,还有我们的任务,切忌不能出岔子。”

    “好吧。”、、、

    田晴乌“你送到这里就可以了。”

    陈雨白看着田晴乌:“你确定不过了今晚?”

    “不了,明天就是救援的第三天,队伍要撤离,到时候大量人员行动,不方便。”

    陈雨白“既然如此,那你就在这等我一两分钟。”说罢陈雨白向四周看去,随后跑进一处田晴乌看不见的街角。

    见此情况田晴乌感到十分疑惑。

    不一会田晴乌便看到一人骑着一车,车上载着一个小背包。

    陈雨白骑车来到田晴乌面前,这就当给你的饯别礼了。

    看到这里田晴乌一脸震惊“你?”随后心中一转。微笑道“你果真不一样啊!”

    陈雨白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田晴乌不是我刻意瞒你,是有一些事情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自己也是一脸懵逼。你放心到时候了我会告诉你的。”

    田晴乌看到陈雨白一脸诚恳的样子笑着呵出了声:“我没有怪你的想法,你现在不就是变相表明了你也有纳戒。”正当田晴乌想接着说话时陈雨白率先开口道“其实我真想不到你这样怎么前往C市。”

    田晴乌瞬间茫然,‘是啊,若没有这些东西,我要一步一步走到C市吗?’

    “谢谢你陈雨白。”

    陈雨白听到此话不好意思起来。“你看你又说这话,都说了我们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兄弟不是嘛!”

    田晴乌看着眼前这个比他小几岁的男孩,想到从开始相遇到现在的一切他看向了深空,‘这一切是那么的自然而又奇怪,像是这一切都是被事先安排好了的一样。’

    他伸出右手半握手掌于胸前,陈雨白看见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伸出自己的右手与他合拳而握。

    “我田晴乌”—“我陈雨白”

    “在这末世之中”—“在这夜月之下”

    “结为生死兄弟!”

    “永不背叛!”“永不抛弃!”

    “若有违背!”“身死人灭!”

    田晴乌“是时候了,我该出发了。”

    “嗯,注意安全。”

    正当田晴乌要上车走时,他停了下来。一本正经地看着陈雨白,陈雨白瞬间感到莫名其妙。

    田晴乌“陈雨白你记住关于你有纳戒这件事从现在开始不要给任何人说起,这东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至少目前为止,是没有关这种东西的消息。”

    陈雨白:“那雷車不是—”田晴乌打断了他的话“他是对自己的实力有着信心才告诉我们,当然也不排除他把我们当了朋友。毕竟我们一共才见过几次面,你记住了,我是一心只想找到亲人和寻求复活之法,别人,就如雷車所说,可能还有很多像他这样的隐者,他也只有一枚纳戒。你自己小心,毕竟不是任何人都像我这样。”

    “那雷車?”

    田晴乌摇了摇头,“对了说到这里我才想到你有纳戒,岂不是说你有精神力?可是精神力不是—”

    陈雨白“这个我也不清楚,我是靠—”田晴乌再一次打断了他的话,“不用说了,记住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而这一切切忌不要外传,免得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即使是我,你也要注意不要轻易地说出你的秘密。”

    陈雨白“即使是你?”

    “对。”

    陈雨白不解“可你怎么会知道了解这些的?”

    田晴乌望向天空言到:“我出来社会有几年了,但我确实没想到,有那么多事物在电视上,手机上,报纸上,书上才看得见的内容会发生在我的生活中。”

    “对了”“田晴乌从身上取出两块玄石“这两块你帮我让我岳父母吃下。”陈雨白收了下来随后从自己的身上取出两块玄石给了田晴乌。

    田晴乌看着陈雨白笑了一下没有再说谢谢,转身骑上自行车扬长而去。

    陈雨白只听到他留在夜空中的一句话“记住我说的话。我也曾像你一样。我们联盟见!”

    陈雨白疑惑“这是一句话还是三句?”随后他带着疑问回去了。

    ps: 22章修改掉了皮皮团人员是因为二次元爱好而聚集的。没更是赚米感受生活中的感悟去了。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