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罪全文阅读(九月飞仙)最新章节更新_刺罪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刺罪

作    者:九月飞仙

类    型:玄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20:30    最新章节:第13章 上山

—————————————————————————————————————

刺罪全文阅读: 得霸天者得天下,自古流传下来的古语在霸天刀身重现江湖后,惊起滔天巨浪、国与国之间争夺,帮派与帮派之间争夺,且看吴铭如何在这片江湖开辟出自己的帝国。

—————————————————————————————————————

刺罪最新章节试读:

    二当家的粉也不抹了,老五也站直身子鼻子不闻了,大当家的当场石化了。要说在场的正常一些的唯独剩下马大嘴了,虽然很不可思议。

    首先缓过来的是袁大当家的,

    “小兄弟别开玩笑了,都知道‘苍’每次赐予力量都是根据自身修习得来的。就算说小兄弟你奇遇不断,修习速度快,底子好,可是天才只是天才。未成长起来的天才还不如给我们一些金银来的实在。我们不会拿自己的命去拼你一个不确定的未来。”

    吴铭失望的底下头,看来自己这手空手套白狼使得不太熟练啊。人家根本不上当,但是目的也算是达到了。

    “老五闻到你这批货里,有一节三百年青笋粉末。上一批货你是运到哪里了?没找我们兄弟几个吧?”

    马大嘴神态很迷茫。

    画面一转,此处是一片山坡,光秃秃的,山坡上站着三个人,为首的一袭青衣,乌黑长发垂在腰间,旁边跟这一男一女。如果吴铭在的话,恨不得上去撕咬了这家伙。他们就是严氏主仆。

    “小姐,莲子还有七天成熟。咱们人马已经戒备在四周了,只不过江湖人士好多不会在乎朝廷的面子。届时恐怕会有一番争夺。”

    站在前面的严小姐,把头上簪子拔下来,又解开腰间玉佩。

    脸上不见任何情绪

    “正好把他们一网打尽,这些蛀虫,修来武艺,获得‘苍’的垂帘,竟然不想着保家卫国,天天鸡鸣狗盗,扰乱治安。在阿爹生病的这段时间,我要让整个洛克郡,没有一点地方不归属朝廷。”

    画面回到马大嘴家里。此时马大嘴正被袁大当家的揪着脖领子,吴铭在一旁拉架,白衣二当家的在一旁摇着折扇。真不知这骚包的家伙大冬天拿把破扇子在那摇个什么劲。老五此时正用雪敷脸,脸上躺着黑水,额~~有点跑偏。

    “老马啊,咱们走南闯北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你老哥这镖局被砸个稀巴烂。有这种提升修为的东西,咱不能藏着掖着吧?你老哥现在啥都没了,不提升点实力怎么为黑熊的108条姓名负责呢?”

    吴铭内心又翻腾了。怎么有种水浒传的感觉,108条命,人20剩下的都是鸡鸭呗?

    老马被掐着也不敢用力,就这些年不练,天天做个行脚商人,哪打得过这些拿命吃饭的家伙?况且袁大当家的还比他高那么一个段位。

    “我是真没见着这东西,至于粉末怎么会在我身上,真不知在那蹭到的。在说了你说的那个什么莲子我也不认识啊?”

    吴铭内心小九九又开始泛滥了,莲子?提升实力的?这也是我紧缺的,先听听马大嘴怎么说。一边想着一边把拉架的手稍微松了些劲。

    袁大当家的感受到吴铭的善意,俩人对视一笑,英雄所见略同。而马大嘴呢,整个人都不好了,因为吴铭撤力的时候,吴铭是跟袁大当家的僵持,那样三方力气绞在一起,马大嘴还不至于很难受,这吴铭一撒力气。袁大当家的力气直接倾泻在马大嘴身上,以至于马大嘴差点喘不过气。

    袁大当家的及时撤力才不至于马大嘴被掐死。

    “大嘴啊,你想想嘴角都去过那些地方?这些粉末只能存在3天,就会失去效力。老五那都不好使,就鼻子好使。输出来咱们一起找找去。”

    “后山,我就去过一次后山,”

    啪~折扇一下打在马大嘴头上。是骚包老二,吴铭心思都在这能提升实力的物品上面。没注意老二啥时候来到马大嘴身后。

    “马大嘴,后山这么大,怎么找?你陪我们走一趟呗?不会亏待你的,把那天你行走的路线走一遍,老五闻闻。能产生粉末,说明这莲子也马上成熟了。”

    袁大当家的把手撤了回来,马大嘴捂着脖子一直咳嗽,

    “特娘的,还是老二你有注意,不愧是我们黑熊的军师。来撞一个。”

    袁大当家的说完就想背过身,屁股朝着骚包老二的屁股撞去。

    吴铭此时是个小透明。也愿意当个小透明,毕竟,越被忽略,被无视才能杀出百分之一百五的杀伤力。哪怕是背刺。

    门又开了,当然不是大门。是屋里的小门,咦,一位妇人站在门口,穿着粗麻布衣,双手放在袖子里面。鞋子明显不合脚,穿的是个男鞋,脖子上红了两块,作为新世界高等教育过得三好青年。吴铭怎么能对这种红印不认识?

    咳咳,想歪了。红印是胎记。袁大当家的直勾勾的盯着妇人,吞了吞口水。

    老二用折扇半掩面容,骚包的撩了撩头发,而老五哆哆嗦嗦的说了句,

    “大,大,大,大哥,女,女, 女”

    还没说完。就被袁老大打断了,

    “女个屁啊女。大嘴艳福不浅啊,又换了?还是这个水灵。瞅瞅这大腿,啧啧。”

    马大嘴,没理会她们直接对着妇人吼到:

    “|你出来干啥?还不回屋里待着去?”

    吴铭这时候也看清了妇人模样,心想怎么听声音这么耳熟呢?村头李寡妇,她男人三年前上山打猎被拖走了,自己一个人拉扯一个四岁的孩子,那孩子也见过,喜欢穿个红兜兜,嘴里叼着一节柳枝,坐在井边的柳树下,看蚂蚁。

    老五又开始了,

    “女、女。女。女人啊,、大。大。大。大当家的”

    “去去去,没见过女人嘛?”袁大当家的说着这话的时候,眼睛从来没离开过李寡妇,吞口水的声音离着一米远的吴铭都能听见。

    李寡妇小声的跟马大嘴说道:

    “到饭点了,米米还没吃饭呢,我的回去给米米做饭了。”说完推开挡路的吴铭,小跑就要出门。骚包二当家的单手扶着门,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只荷包挂在腰间,阵阵清香扑面而来。

    “芊芊子吟、悠悠我心。”

    李寡妇一把推开二当家的,堵住了要说出的话语。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马大嘴,喊了一声

    “走吧,带你们上山。”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