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悍剑行全文阅读(潇一晏)最新章节更新_雪中悍剑行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雪中悍剑行

作    者:潇一晏

类    型:玄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19:40    最新章节:第五十二章 上门

—————————————————————————————————————

雪中悍剑行全文阅读: 疏离雾气明灭中,一道残阳似血红。踏雪独行凝孤剑,共生白发已成空。 死亡、仇恨,心爱之人死于眼前,该当如何面对?诡异、阴谋,焚冰教的秘密,又有谁来揭开? 守峰人的绝技 “搜星决”出世,预示着无量之劫的神阶功法 “浩然劫”重现人间,一场关乎万物生死的大阴谋,正悄然而来,世界的劫难,便要就此到来。

—————————————————————————————————————

雪中悍剑行最新章节试读:

    岩城的形势越来越紧张,白家和九星门随时都有开战的可能,似乎就只差一个契机。

    城南的极风堂摇摆不定,没有表现出倾向于哪一方的迹象,但也没有人站出来说自己会保持中立。

    头疼的自然是城主府,尤其是那些在大街上巡逻的城主府士卒,他们现在几乎是白天黑夜无时无刻都穿着铠甲、手握兵戈以待命。

    以洛倒是没什么事做,所以便一个人出了城,去到白宇的墓前,呆呆地坐着。

    在离岩城不远的叶村山坡上,也有着一个简陋的墓,但以洛仍然有些不愿意接受叶欣死亡的事实,所以不敢前去。

    也不知坐了多久,不远处一道娇小的身影乘马而来。

    “以洛!”那是白璇,她踉踉跄跄地翻下马来,气喘吁吁地说道,“我就知道你在这。”

    以洛站起身,长呼一口气,问道:“怎么了?”

    “极风堂的人...找上门了,说...你闯了他们的...禁地!”白璇面色有些苍白,还没有缓过气来,说起话来一顿一顿的。

    “啊?”以洛一脸茫然,扫视周围,疑惑道,“我闯了他们的禁地?”

    这里……好像是白家的墓地吧?怎么成极风堂的禁地了?

    “先回去吧,人家都找上门了!”白璇一急,拉起以洛的手就要上马。

    然而她又突然意识到,自己一个姑娘家,不便与以洛同乘一马,于是撒开以洛的手,翻上马背。

    马鞭一扬,娇声喊道:“我先回去了,你赶紧回来吧!”

    随后疾驰而去。

    以洛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深深看了一眼白宇的墓碑,转身向岩城的方向走去。

    白府会客室中,一位威猛大汉站立中央,穿着并非白家服饰,在其左肩分明写着一个“极”字,料想应是极风堂之人。

    此人面相凶恶,握紧了的拳头,显示着他的愤怒。

    大长老则站在他身旁,面无表情,拄着手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以洛回来了!”

    会客室外,有仆人高声叫喊。

    不久,一位仆人领着以洛,轻轻推门而入。

    “以洛!”以洛刚跨进室内,那威猛大汉直接两步跨了上来,高大的身躯拦在以洛身前,“你竟敢闯我极风堂的禁地!”

    大汉怒目圆睁,愤愤地瞪着以洛,捏紧的拳头看上去随时都要砸过去,好在他忍住了愤怒,没有出手。

    “我这几日从未去过城南,一直在城外,如何去你极风堂禁地?”以洛疑惑地问道。

    自从回了岩城,以洛便经常独自一人前往白宇的墓前沉思,根本不可能去闯极风堂禁地。

    “你还要狡辩?”威猛大汉愤怒地从怀中掏出一块被烧毁的木块残骸。

    那残骸被烧毁得很彻底,只有些微的地方还残留着细微的痕迹,而且这痕迹分明就是附火咒所造成的。

    “这……不是吧......”

    以洛有些惊讶,瞬间也明白了怎么回事。

    附火咒乃是凡安的自创绝技,整个岩城,恐怕除了以洛,就只有凡安才会这一招。

    而且这木块残骸上的痕迹比较温和,与以洛那金色烈焰的霸道有所不同,除了凡安,怕是没有他人。

    大长老也认得这木块残骸上的痕迹,比如白家的擂台战、岩城中央的两家决斗之战,以洛的金色烈焰都留下了这种痕迹。

    “以洛,你可得好好解释解释。”

    大长老皱起眉头,看着以洛。

    此时正是关键时期,白家和九星门都在拉拢城南极风堂,一旦极风堂偏向于哪一方,这方势力胜率怕是得增加三成。

    可以说,极风堂没准是一个涉及成败的关键点,大长老可不想在此时因为以洛,而得罪极风堂。

    “我真没去。”以洛有口难辩,即使说什么,都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正在这时,凡安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

    “禁地是我闯的,不是他。”凡安十分嚣张,直接坐在了主位的位置上,挥着纸扇,笑着看向威猛大汉。

    “你!”威猛大汉被气得咬牙切齿,看向大长老,强忍着怒气,“这就是你白家对我极风堂的态度?”

    “他不是我白家之人。”大长老握紧了手杖,看了一眼凡安,甚是无奈。

    白凡泽警告过他,千万不要去招惹凡安,此人实力远超化风境,绝非普通人。

    “不是你白家人?”威猛大汉只认为大长老在护短,立马指着凡安,向大长老怒喝,“那好!既然不是你白家人,老子现在就扭了他的脖子!”

    话音刚落,一道气劲直接从凡安的纸扇面上射出,弹在了威猛大汉的腹部。

    “啊!”

    威猛大汉倒退数米,抱着剧痛的腹部,弯腰跪下,脸色变得极度难看,额头也因剧痛而汗流不止。

    “指着别人说话,是很不礼貌的。”凡安挥着纸扇,淡淡地说道。

    “好!好!好!”威猛大汉缓了好一阵,才说出话来。

    他一手撑着地,一手捂着肚子,站了起来,语气依旧趾高气昂:“既然你白家这般无礼,那就别怪我极风堂不客气!”

    “极风堂的兄弟,”大长老连忙劝道,“此人不能代表我白家,还请见谅。”

    “见谅?见谅个屁!”威猛大汉直接甩手,本来想指凡安,但一想到刚才的遭遇,便把将要抬起的手放了下去,“白家人多势强,哪里看得上我极风堂!”

    说着威猛大汉便转身要走,可凡安却叫住了他:“慢!”

    随后凡安踩着极其诡异的步伐,以极快的速度,时而似鬼魅,时而若疾风,呼吸间便来到了威猛大汉身前。

    “什么!”

    威猛大汉满脸震恐,两眼之中,满是惊愕。

    “你!你!你!”威猛大汉已被吓得说话都开始结巴,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嚣张气焰,“为……为什么你......你会我极风堂的极风术?”

    极风堂禁地虽说有着极风术的秘诀,但就这不到一天的时间,就能把极风术运用到像凡安如此出神入化的地步?

    “低调,低调。”凡安拍了拍威猛大汉的肩膀,然后拿出一本卷轴,扔到威猛大汉的手中,“带回去给你们那个什么堂主,先前揍了他一顿,这个算是补偿吧。”

    威猛大汉看向手中的卷轴,其上三字大名格外显眼——极风术!

    他错愕不已,不明白凡安既然将如此宝贵的极风术偷出来之后,还要还给极风堂,要知道极风术可是一本人阶下品的功法!

    他不知道的是,人阶功法,在凡安眼里,就是垃圾……

    甚至说凡安随手一比划,那玄妙程度,都不知比所谓的人阶功法强多少。

    “我......”他不敢再多说什么,将那本卷轴揣入怀中,便急急忙忙地推门而去。

    “前辈,”以洛不解地看向凡安,“为何您要去那极风堂啊?”

    凡安看了大长老一眼,但却似乎根本没在意大长老的存在,笑着回答道:“我看你身法差,所以去极风堂给你取本秘诀来,让你好好学学。”

    取?说着好像极风术是你家的一样……

    大长老心中虽是这样想,但却没有说话。

    说着,凡安就又从怀中掏出一本卷轴,交到以洛手上:“这是我稍加改动后的极风术,虽然称不上地阶,但还是能勉强达到人阶上品,你就先好好练吧。”

    这一下,更是差点令大长老吐血。

    一个人阶下品的功法,你稍加改动,就变成了人阶上品?

    心中不信,但大长老对凡安的更是忌惮。

    “前辈,谢谢!”以洛接过极风术,一时也找不出别的感谢的话来。

    “打算什么时候离开?”凡安问道。

    以洛愣了一下,收起极风术,回答道:“待白家和九星门的事情解决后再走吧。”

    凡安忽然坏坏地一笑,用纸扇戳了戳以洛的额头,道:“对九星决有没有兴趣?我们去九星门走一趟?”

    “啊?”以洛又是一愣。

    听这意思,凡安还要去九星门偷九星决的秘诀啊?

    大长老的老脸抽了一下,按照凡安的这般操作,岂不是偷了九星决之后,还要偷白家的烈日燎原枪?

    “不用了吧……”以洛摆了摆手,“我有附火咒就够了,不需要九星决了。”

    与余莫达交手时,以洛感受过九星决的威力,与附火咒相比,还是略微逊色了一些。

    “小子,”凡安瞥了大长老一眼,似是不想再让大长老听下去,直接随手一掐,在自己和以洛身边结了一个隔音结界,“你可知这九星决是谁创的?”

    “难道……”以洛不可思议地看着凡安,“难道是前辈创的?”

    “蠢!”凡安一纸扇拍在以洛头上,“要是我创的,还用得着去九星门取?”

    “那晚辈就实在是不知道。”以洛摇摇头。

    “这九星决啊,乃是一个叫做辰炳的人所创,后来遗失了,没想到竟会沦落到这等小门派之中。”凡安叹息道。

    “辰炳?”以洛并不认识,“他很厉害吗?”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