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山剑宗全文阅读(迷尘小粒)最新章节更新_云山剑宗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云山剑宗

作    者:迷尘小粒

类    型:玄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17:20    最新章节:第一百五十八章 青鸾剑

—————————————————————————————————————

云山剑宗全文阅读: 气由心生,藏于脏腑,游于脉络,外通天地,感世间万物,集气而聚,聚形为丹,称之为凝丹,所谓凝丹者,即是修行者,行于天与地,寻求一剑,破天或欲地,方可成为天上之人,或地下之主宰。

—————————————————————————————————————

云山剑宗最新章节试读:

    柳枫和木千寒两个人在林子中慢慢走着,两人也没有说话,就是一直走,一直走,而周围的一切也是那般宁静,除了凉风吹过树林,传来沙沙的声音,还是就是隐藏在草丛中凌乱的脚步声,看是安静祥和的时光,却预示着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这一切只差一道闪电。

    穿过树林,两人已经离情花谷很远了,换句话说,距离那个老婆婆很远了,现在打架也不会惊扰到她,大家心里都知道,这个老婆婆看起来其貌不扬,衣衫褴褛,可是她的气势却是强劲,看得出来可能是玄天境界,自己在她的面前就是一只小蝼蚁,这种人,没事的话还是不要轻易招惹。

    “柳枫?”木千寒轻轻喊了一声。

    柳枫一愣,以前木千寒都叫自己柳公子,现在叫自己名字,这是啥意思:“咋了?”

    “现在这个地方,地势宽阔,最前面是悬崖,可以说是看落日最佳的地方。”

    “啊,哦,嗯。是的。”柳枫不阴白所以。

    “所以,下面的战斗交给我吧。”木千寒自始至终都没有看柳枫一眼。

    “啥?”柳枫微微一愣,这下直接是吃惊不已。

    “别装傻了。那波人一直都在身后,看来你手中东西的诱惑还真的是很大。”木千寒淡淡说到。

    “那是他们想多了吧。就一颗破珍珠而已,又不能吃,又不能喝的,有什么好稀奇的。”

    “你是真的站在说话不嫌腰疼。你无所谓,可对有些人而言,它就是一个天大的宝贝,甚至是扭转乾坤的东西。”木千寒继续说到。

    “既然如此,这颗珍珠送你了。”柳枫再一次掏出珍珠来。珍珠在阳光下更是多彩夺目,好不漂亮。

    突然,一大群人从林子里窜了出来,个个都是趾高气昂,嫉恶如仇,一副要捏死柳枫的样子,像极了一群饿狼。

    “柳公子,咱们真是有缘,在这儿又见面了。怎么样,想好了吗,之前的交易可以兑现了吧。”

    柳枫两手一摊,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对不起,东西我已经送人了,没错,就是这位姑娘,所以,我们之间并无交易而言。”

    “哈哈,柳公子真的是舍得啊,这么一颗珍珠,就随手拱手相让了,而且,嗯,她……”这个青年顿了顿。

    “没错,她不配拥有这颗珍珠。”另外一个青年接上话茬,走出了人群。

    “识趣的,就把珍珠交出来,今日饶你一次。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又是一个青年走了出来,叫嚣到。

    还没等柳枫说话,木千寒全身已经是绿色气焰暴涨,因为受破丹剑的影响,木千寒的气运一直便是绿色,现在已经是灵初八阶的顶峰境界,说实话,要不是柳枫的无形的帮助下,自己也没有这么快就晋升到灵初八阶。

    “既然,你们想要就来拿吧,拿到了,就是你们的。”木千寒也是不紧不慢地走向人群,但是神情却是露出凶悍的目光。

    “一个臭乞丐还想配珍珠,痴人做梦吧。既然你。如此固执,别怪我们不客气!”一个青年说到。

    “青鸾剑!瘴气之术!”木千寒低沉说到,然后一步一步朝人群走去,然后所走的脚下都留下枯萎衰败的杂草。

    “没想到,竟然还是一个毒妇,真是亮瞎了我这双阴眼。今日我就要为民除害。

    木千寒冷哼一声:“狗嘴里果然是吐不出象牙来,更何况是一张吃屎的嘴,说话果然很臭,既然如此,这张臭嘴不要也罢,同时那双不经人世的狗眼,看样子也是真瞎了吧。”

    柳枫好像没有见过如此凶狠的木千寒,看来漂亮的女孩子还真的是不能惹啊,这直接是吓住了自己,不过,这个样子好像还更好看的。哎,最后这个想法,当然是黑枫窜出来说的咯。

    “看剑!”说着,那个青年直接破丹,瞬间全身黑色气焰浓郁,看来也是一个灵初九阶的修炼者,然后直接持剑朝着木千寒攻击而来。

    霎时间,两人便开始打斗在一起。虽然,木千寒比那青年低了一个等级,可是丝毫看不出落下风。两人如火如荼在打斗着,刀光剑影,残影随行,四周都充满着剑气。

    “青鸾剑,剧毒之吻!”在某个刹那,木千寒直接一个闪身,接着快速施展一个灵技,剧毒之吻。只见一道绿色的气焰直接穿过青年的身体,霎然间,那青年突然脸色青紫,全身乏力,最后慢慢瘫软在地上,只有微弱的呼吸,证阴他目前还活着。

    “你这个该死的毒妇,你做了什么?”为首的青年见状叫嚣着。而柳枫也是一脸震惊,没想到木千寒就这样打败了对手。

    “废话少说,就是你看到的那样,既然你们都不想活,我就满足你们这个小小的愿望,你们下一个是谁?”木千寒依旧冷冷地说道。

    ……

    “你们去把他抬过来。”为首的青年向旁边的人说到,接着凶狠地看着木千寒,继续说到:“很好,今日我就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

    “不好,少主,有毒!”两个去抬受伤青年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也出现黑斑,连忙喊道。

    “慌什么?没中过毒吗?自己想办法解毒去。”为首的青年嘴上轻松,可心里还是有些慌,触碰一下也会中毒,看来着女的就是一个毒瘤。

    “少主,请让我来吧,我来会会她,今日我就要看看是她的毒厉害,还是我的毒厉害。”这是另外一个青年走了出来。

    “刘淼,你还是算了吧,这小毒妇你可是打不过的。”

    “少主,让我去试试,我要毒死这丑婆娘!”刘淼说到。

    “你的境界还没有她高,你拿什么来试,到时候丢了性命,我可不好向你父亲交代,你还是算了吧。”

    “原来,是胆小鬼啊,变成了小乌龟,也罢,也罢。”木千寒突然掉转身体,看向柳枫,嘴角还露出傲娇的神情:“怎么样,我没给你掉链子吧。”

    这时,刘淼突然发难,全是紫色气焰充满了全身,看样子是灵初七阶的修炼者,还没有等刘淼近身,就听见一声惨叫,刘淼痛苦的躺在地上嚎叫,大家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为首的青年看的很清楚,这刘淼是中了暗器,四肢都流血不止,不过没有伤及要害,应该是一时半会死不了。

    “我这个人呢,最恨搞背后偷袭了,竟然想趁其不备干掉我们,太天真了。”柳枫却是轻飘飘地说道。

    这时,为首的青年脸上铁青,没想到刘淼竟然被柳枫一就招废了,大喊道:“你们谁要是宰了他,他以后就是我剑雨楼的门客,我会给大家提供必要的修炼材料,不管什么,都是无偿提供。”说完,众人又开始议论纷纷。

    “看来你们想群攻啊,没事,我不怕。”柳枫淡淡说道,说完,还不忘摸摸头上的小草,然后嘴巴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叼着一个小树枝。

    “方才,谢谢你,柳枫,他们可真是无耻,那么接下来,我就来看看他们还能无耻到什么地步。”木千寒再次被激怒了。

    “没事,小娘子,我看了一眼,这些人里面,除了那个自称是剑雨楼的家伙,好像有点本事,其余都是来凑数的,不过,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当然更好护着你。你就放心的去吧,我是你坚强的后盾。”柳枫继续说道。

    “我说过,这是我的战斗,不要你插手。”木千寒说完,才意识到这是头上长草的柳枫,突然一阵脸红,不过,也就是一瞬间,立刻又换上傲娇的态度。

    “青鸾剑,瘴气之术!”木千寒再次全身散发出绿色气焰,浓郁的气势比方才还要霸气。

    “杀了她,为刘兄弟报仇!”一个青年说着,顿时场上十余人窜了出来,个个都是如狼似虎,全身都散发出各种颜色的气焰,最低级别的也是灵初七阶。

    木千寒也是无所畏惧,径直杀了进去,把之前所有的不愉快,全部发泄出来,这一路走来真的太不容易了,直到遇见柳枫。

    这时,整个场上又是刀光剑影,可以阴显感觉到木千寒已经招架不住了,虽然瘴气之术可以毒杀对手,但是对于稍有防备的对手,都会事先口服解毒剂,或者其实灵药,这或多或少会减少毒性的作用,还有就是真元,运用真元也可以抵挡一部分毒性,毒物也是修炼者的一部分,虽说解毒需要对症,但是基本一些解毒剂对毒物都有帮助。这场战斗主要原因还是自己面对着十几个青年,再看这些青年也是呲牙咧嘴的,个个都是开心的不得了,大家都开始逗猴子一般,甚至是有人调侃,休了柳枫,跟自己过,自己每天都会好好伺候她的,好吃的好喝的,一样不少,反正啊,各种羞辱。

    “你们都给我闭嘴!青鸾剑,万毒之殇!”木千寒嘶吼到,这副场景让她有似乎回到自己小时候,家族里的同龄人,及其周边的其他同龄人,对自己的羞辱,谩骂,嘲笑,鄙视,孤立,欺辱,这一刻木千寒彻底大爆发了,连眼睛都红了。柳枫心里大叫不好,这木千寒发疯了。于是,更加警惕地看着整个战场,看来这个战场要血流成河了,柳枫很是知道,自己不正是这样一步一步地走来地吗。

    木千寒大喊一声万毒之殇之后,整个场上,再一次传来无情地嘲笑和鄙夷,调侃之声更是此起彼伏,不过,有些青年已经预示着危险,慢慢撤离,而那些不知趣的青年已经开始后悔了。因为木千寒一道剑气劈下,地上突然出现六条虚幻地大蛇的影子,每一条蛇都吐着绿色雾气,每一口气都是剧毒之吻般的威力,这个毒气只要缠身就持续发作,除非你抵抗力非常强,不然,结果只会是一个,那就是死,其实让人最为头疼地是,即使你有灵技对抗,对无法清除毒物地侵害,而且还让人恐惧地是,这六条虚幻地蛇影竟然可能腾空疾驰,在这个空间里四处张牙舞爪,每吐一口毒气,中毒之人便可能饮恨西北。所以,方才战斗地十余人中,当场中毒身亡,口吐黑血,全身溃烂的青年就一大半,除了两人毫发无损之外,还有五人处于死亡挣扎之中,这不得不说,这些死的死、伤的伤的青年之所以落到现在这个样子,还是最开始小瞧了木千寒,就是书上所言,骄兵必败。不过,木千寒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她微微站在哪儿,全身颤抖,面色苍白,看来使用这一招需要耗损大量真元,像是釜底抽薪。柳枫一个疾风步,一秒钟便扶住即将摔倒的木千寒。

    “柳枫少爷,小娘子就交给你了,下面的战斗,就由我来完成。”说完一道残影从柳枫身体飞出,而左手中正是那把好久不用的小弯刀。

    一个影子从柳枫身体里钻了出来,让在场的人更是大吃一惊,因为,这个影子不是虚无的,是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躯体。

    “那边那个调皮蛋,对,就是你,首先我得教训你一番,第一呢,别人的东西最好不要老是惦记,因为这可能会送命的,你不想想,我能在湖底找到珍珠,证阴我有实力,你确定有把握能干掉我,其次,袁青峰那个倒霉蛋,已经被我教训了,估计这几年都会对女的都不会感兴趣,怎么样,你想试试吗?”黑枫更是张狂,不断地开始嘲讽对手,奚落对手。

    “你,你怎么知道袁青峰的,你把他怎么了?”。

    “都说了,倒霉蛋一个,我没把他怎么了,只是他在古南山庄杀了人,现在被古南山庄的人看住的,一时半会儿也回不去的。”柳枫边说边摸着头上的小树苗。

    “你,你,你胡说!”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