侏罗纪志异全文阅读(自今)最新章节更新_侏罗纪志异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侏罗纪志异

作    者:自今

类    型:玄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15:55    最新章节:第九章 陡然生变

—————————————————————————————————————

侏罗纪志异全文阅读: 一个前海军陆战队员穿越到1.9亿年前的侏罗纪,历经千辛万苦,给那片大陆带去了和平与希望。

—————————————————————————————————————

侏罗纪志异最新章节试读:

    第九章 陡然生变

    守护小路书的两位天神,虽然在天界名头响亮,但很少有人见过他们的真身,他们的背景也很吓人,是西方老祖的关门弟子。天界的天兵天将,虽然知道他们武功深不可测,可从来没人见过他们出手。这两个天神,长得俊朗的叫尼神,长得威严的叫罗神。

    这两个天神把小路书托付给天上的千里眼和顺风耳照看后,来到冥河上方,立刻进入水中,来到冥府。

    守门的鬼兵眼睛一花,两位天神已然进了庞大阴森的冥府。因为有千里眼和顺风耳指点府内路径,这两位天神显得熟门熟路。但他们不敢显身,化作一道青烟穿廊过厅地很快来到地狱的大门口。地狱的大门紧闭。

    化成青烟的两位大神也不停步,直接“嗖”地一声从门缝里钻了进去。来到了地狱。

    地狱像一个巨大的黑黝黝的巨大的“井筒”。从上往下共分十八层,四面是凹凸不平的岩壁。地狱当中火焰升腾,热浪扑面,红红的火光中,四周发黑的岩壁上,有着密密麻麻的小窟窿里,里面囚禁着一个个邪恶的灵魂,它们受着地狱之火的永世炙烤,出奇的是,有善念的人并不受到十八层地狱之火的影响,他们只感到微热,因为地狱之火并不炙烤善良的人。

    地狱最下面的那层,紧贴岩壁的过道上,站着两个女人,一个一身黑衣,一个一身青衣,她们并肩站在一个窟窿前,窟窿里面一个贴着邪恶标签的陶罐在地狱之义的炙烤中不停翻滚扭动,那黑衣女子和青衣女子正用自己的玉簪你一下我一下不停刺那小罐。原来小路书的灵魂被非法装进贴有邪恶标签的小罐后,在这里受着地狱之火的炙烤,受着玉簪尖头的突刺,小路书的灵魂在里面似乎非常痛苦,那小陶罐摇晃得非常剧烈。能想象出里面那种无法逃避的痛苦

    两位天神看得怒火冲天,青筋直暴。但想起千里眼说的要息事宁人,要悄悄地拿走陶罐。但那陶罐正在那两女的眼皮子底下,如何能悄悄拿走。两神无奈,在她俩背后显身,道:

    “小神在这里,向两位小姐有礼了。”

    两女正紧盯着小罐,在拿那小罐取乐。忽听背后有声,倏地转身。但见两位天神,金光闪闪地站在面前,大吃一惊,来得这么快,自己还没玩够呢!

    那黑衣大小姐柳眉倒竖,凤目怒睁,随即睨着他俩道:

    “现在现身了,来求情了,原先的威风呢?”

    “就是噢--,小姐,原先的威风呢,原先打我的威风呢,再打我试试!”说着,那二小姐把脸凑过去。

    两位金光闪闪的大神,哪受过这种受奚落,气得眉毛一杨,但想到要息事宁人,要说说好话地带走小路书的灵魂,于是忍下怒火。那个用棍打过二小姐的俊朗的天神说:

    “还请二小姐,恕小人无礼。”

    “小姐,你听到了吗,天神道谦了,可他是扬过眉毛再说的。扬眉毛这是说他在生气,不是诚心诚意地赔礼道谦。他是没了办法再说的,你说是吧,小姐。”

    两天神的气直往上冲,心想--

    可那二小姐说话的速度,比他俩想东西的速度还快,那两天神还没想完,她就说:

    “你两肯定在想,活该,活该被打,这么惹事的小婢要是投胎到人间,那还得了。哈哈……,脸发青了,被我说中了,没得话说了吧。哎哟,你们又在想了,好吧,我把你们现在心中想的东西说出来,你们肯定想,跟这丫头片子不必客套话,上去拿东西,拿好就走,你们是不是这么想的,说啊,说出来呀!”

    那两天神气得……,一天神说:“即然二小姐这么说了,那就恕我直言了。大小姐,请把小路书的魂归还,此事到此为止,各走各的路。”

    “我料到你们有此一说,”那大小姐阴恻侧地说;“你觉得我们泄露天机在先,不敢声张,生怕闹到天庭,大家都没了好处,对于你们的这种想法,我就直说了吧,这小路书害得我们不能投胎成人,我们也要让他从人变成鬼,在地狱里永世陪我,这样我们才能安心。”

    那天神大怒道:“你是说你不想归还了!”

    大小姐冷哼一声道:“正是!”

    那天神怒眼瞪着她道:“大小姐,有道是:‘退一步海阔天空,如执迷不悟,苦海无边’”

    “你现在对我说苦海无边太晚啦!我在镜中看见我的头被打秃,又不想戴假发让自己变得漂亮一点,我就知道自己甘愿堕落——进苦海,而且不愿被度。大尊神,要想拿小路书的魂,动手吧!”

    那两尊天神听她说‘甘愿堕落进苦海,而且不愿被度’的话后,大吃一惊,后退一步,同时让他们大吃一惊的是:那大小姐的脸此时变得无比狰狞!她秃着顶,批头散发,黑色的衣服像是里面没有躯体似的空荡荡地飘动,简直像坟墓里爬出来的一个恶鬼。那二小姐也是如此,这两人此时己变成了恶鬼。原来那两位小姐在折磨小路书时,她们心中的邪念不断膨胀,此刻在地狱中说出“甘愿堕落进苦海,而且不愿被度”的话后,她们灵魂中的邪恶全部被召唤了出来,使她们的脸变得无比狰狞。因为她们的灵魂已变得邪恶,那地狱之火轰地一声高高升起,并在半空中瞬时变成无数双——发红的火焰之手,以泰山压顶之势来捉拿她俩,要将她俩的灵魂收入陶罐。她俩披头散发地在无数双火焰之手的前面,向两尊天神猛扑过去。

    那两天神吓得大惊,他们从见过这种场景。他们立即手一扬,两人手中已赫然出现巨大的金剑和金棍,同时手一挥,顿时在他们的前面扬起像一堵墙似的高大的金光,他们想要用这像一堵墙似的金光——挡住那个两女鬼,和她们后面的由无数双火焰之手组成的从半空中压下来的地狱之火。

    此时。

    那高大的天神急道:

    “二师弟,快去夺那囚小路书的陶罐!”

    “是!”说毕,那瘦天神已然高跃,一头冲出上面巨浪般压下来的可怕的地狱之火,他半空中手臂暴长,那带着金光的手五指畚张,直插进那窟窿,一把抓住陶罐。那陶罐被狱火炙得发红,吱吱数声,青烟冒起。那可是地狱之火烤的,那天神根本不惧,握住陶罐落在大师兄后面,急道:

    “快走!大师兄!”

    “是!”

    两神急速转身,刚要离开。

    那两个小姐已带着身后的地狱之火扑到他们后面。那大小姐急忙伸出双掌一拍,掌声中,她早已设置好的一个巨大铁笼轰隆一声从天而降,顿时把四人罩入其中。笼底一收,把四人都关在里面。然后这大铁笼自动地缓缓移向十八层地狱的中心,只要上面铁钩一松,铁笼就坠入熊熊的狱火之中。

    原来这大铁笼是用来把那些犯下弥天大罪的凶恶之徒,投入永世不得超生的第十八层地狱下面的火坑里的。

    两神大惊,难道这两恶女知道自己不能投胎超生,失去了求生的欲望,便不戴假发,要拉自己一起入地狱。那俊朗的天神抱着囚小路书灵魂的陶罐,他在冥河桥的上打过小婢,而小路书不仅没让她们投成胎,还把她们打得秃顶,这仇虽然大得很,值得她们报仇,但想到此两女用同归于尽的方式来报仇,他不禁不寒而栗。

    那两女在慢慢移向地狱中心的铁笼里,既不和那两天神吵,也不和他们打,环抱胳膊靠在铁笼的栏杆上,讥笑地看着两天神。那两个天神想到将和这两个恶女永世呆在这地狱里受煎熬。气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那俊朗的天神顿时拿起手的中金棍,用尽全身功力向那铁笼的栏杆一扫——

    那两个鬼小姐一看到这天神擎起金棍,就知道他想扫铁笼。

    她们不说话,也不动,一脸讥笑地看着这天神。

    哼!

    也不想想我们这大铁笼是用十八层地狱之下的玄铁所造,你这破铜烂铁的金棍想扫地我们大铁笼——

    她们想看他扫不动这大铁笼后的尴尬的表情。

    然后再嘲笑他。

    岂知那金棍是西天老祖用九天之上的九星洞里的奇金所制,与那十八层地狱之下的玄铁造的大铁笼一碰,简直就是天地相碰,那大铁笼和金棍顿时在轰然声中四分五裂,那些爆开的碎片,飞向四壁,撞得井筒般的地狱发出震耳欲聋的隆隆声。地狱上面那些大块的岩石,混和着那些密密麻麻的装着邪恶灵魂的陶罐,雨点般地落下来,这地狱,也就在这种碎片和隆隆声中剧烈地摇晃起来,并且倾斜着往下沉,好像马上要倾倒似地,给地狱里的人的感觉就是天塌地陷。

    那四人见大铁笼轰然碎裂,大惊,同时跃起。

    那两女连连打出阴掌,她们拼死也要留住两神。

    那两天神虽然不想置那两女死地,但想到那两女想和他们同归于尽以及不知她俩还有什么后着,也吓得连连打出巨剑和金掌。

    地狱顶层的牛头马面、判官、黑白无常以及其他的大大小小的鬼,听到地狱里那可怕的动静都吓得索索发抖,待反应过来有人攻打地狱,也纷纷下来为两小姐助战。一时间十八层地狱打得天昏地暗,冲天的狱火到处燃烧。各层被打入地狱的千千万万的邪恶的灵魂因陶罐破裂纷纷出逃。

    那天,东海龙王正好闲了无事,到冥府来逛逛,如冥帝有闲,便弈两盘棋。不巧冥帝出巡了。这时他听到地狱里打得惊天动地的声音,拉开地狱黑色的大门一看——

    那些鬼兵鬼将,以及大小两姐、两尊天神、和出逃鬼魂都到了第一层,那黑呼呼的地狱之门一拉开,所有的人蜂拥而出。因为地狱之火已烧到第一层了。龙王吓得挥袖就逃。那最先冲出来的高大天神,一看龙王转身就逃,心知不妙,这条胆小多事的老龙定会说出此事,此事也定会传到天庭。所以他想拦住他,并告诉他原委,请他不要说出去。哪知那龙王一看高大天神提着巨剑追来,心想自己是冥帝的好友,那天神敢打地狱会不会连自己也打,急忙化成一缕青烟穿出冥邸冲出冥河直奔天庭,因他认为只有那里才是安全的。

    跟着冲出冥河的高大天神看他直奔天庭,暗道此事坏了,而且老龙王逃得极快,一溜烟地冲进茫茫云海不见了。他追不上了,只能祈祷老龙王逃到天庭不要乱说。

    高大天神在冥河上方深深叹了口气,然后快速折回冥府,找到还在打的瘦天神,也不管地狱被打得一塌糊涂,拉起瘦天神,一溜烟逃到冥河西南的荒草地,那瘦天神急忙把魂送入小路书身子,此时高大天神已在一旁把一切告知了千里眼和顺风耳,那两神听完后,叹了一口气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我们也没有办法了,就等玉帝审判吧。“

    冥帝的大女儿见此事并未按自己心愿办成,不仅小路书的魂被夺,而且地狱也被打塌了半边,望着熊熊燃烧的狱火和到处哀嚎的鬼兵鬼将,没了计较,只得硬着头皮再去求助爹爹了。

    那假装外出巡查的冥帝回府后,看到地狱被打塌的惨状和听完两个女儿的叙述后,吓得瘫坐在地上说:“这件事不仅没了,而且越闹越大,更吓人的是那些在地狱受罚的邪恶的灵魂都逃了出去,又要危害人间,这如何是好。”

    “那你就快快想个办法吧爹爹”那大小姐把阎罗王扶到椅子上后撒娇地说。大小姐出了地狱后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二小姐也是如此

    “这还有什么办法,就等玉帝审判吧。”冥帝颓然坐在椅子上再也不想说话。

    话说八大金刚正守护着南天门,忽见一人急冲而来,闪出喝道:

    “站住!来者何人!”

    那疾速而逃的老龙王慌里慌张地不知自己已逃到南天门,被一声断喝吓得突然站住,以为那高大天神已追到,回头一看,高大天神并没追来,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清醒过来,心想冥府见到的事最好不要说,那冥帝是他的好友,那两尊天神也不好惹,连冥府都敢打,也不知他们两家为何打,要是我说错了话,那两家今后向我报复起来,我还能安心吗,想到此处不禁打了个寒颤,还是回龙宫吧,这种事还是少管为好,他一边想着,一边转身又逃。

    那八大金刚一看来者,慌里慌张站住又慌里慌张转身就逃,断定此人定是干了见不得人得事,于是又是一声断喝:

    “站住!哪里走!”说着,那八大金刚同时跃起,将东海龙王围在当中,他们手中的八大武器,神伞、巨剑、琵琶琴……全都对着他。

    那东海龙王一看被八大金刚团团围住,顿时吓得瘫坐在地说:

    “小神……小神是东海龙王。”

    东海龙王?八金刚定神一看,果然是穿了便装的东海龙王。穿便装?慌里慌张?肯定是干了坏事,这几天天庭多事,玉帝正大光其火。于是喝道:

    “东海龙王,你不在东海勤政,着便装东逛西溜,又吓得瘫坐在地,干了什么亏心事,快说”

    “小神是东海龙王——小神是东海龙王,胆小,从不敢干亏心事。”

    “那着了便装慌里慌张跑到南天门干什么?”

    “这……这……”

    “这什么这——肯定有事,捆了,送玉帝御审”

    “冤枉啊,别捆啊,小神没干坏事啊,有人追杀我啊。”他一发急说出来了

    追杀?为什么追杀?又是谁追杀?这还真有事,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得送玉帝。于是大喝一声:“捆了!送玉帝!”

    一条神带倏地飘下,将这倒霉的龙王捆了个结结实实。

    那时尚未午朝,大殿里只有三三两两的人,一看八大金刚捆着东海龙王进来,吃惊地瞪大了眼,难不成东海也出了事。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