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全文阅读(洛某)最新章节更新_少年歌!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少年歌!

作    者:洛某

类    型:玄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15:15    最新章节:第十四章 少年之交

—————————————————————————————————————

少年歌!全文阅读: 这一生,不求前途坦荡,不避往事肮脏!

—————————————————————————————————————

少年歌!最新章节试读:

    七月的南夜,没有骄阳似火。

    一点,两点……嫩绿色的草尖刚刚冒头。

    它们无比坚强,在毫无光彩的泥土下度过漫长的九个月,一直期待着外边的美丽世界,成千上万的伙伴一起等待,最终却只有寥寥几位坚持下来……

    它们又无比凄惨。常年的积雪融化后,本该坚硬的土地变得松软,它们无法体会破土的艰辛,便以为整个世界会以温柔将自己拥抱。忽然有一天,一阵裹挟着寒意的微风吹过原野,那是冰雪降临的预兆,它们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便被漫天的霜雪包围。于是用尽了所有力量,展现出最美丽的一面。这与它们的梦想是完全不同的,那份美丽本该持续闪耀,最终被这世界的其他生灵铭记。可惜,一切都来不及。此后,它们便只能将这一份遗憾保存,最终化作下一个美好愿望。

    这就是它们的一生,怀着期望而来,带着遗憾死去。期望将遗憾变成期望,可惜遗憾终究将期望化作遗憾。

    与这些小草相比,萧齐何尝不是如此。

    唯一不同的是,他不会因为活着而感到开心,也不会因为死亡而感到恐惧,如此,他便比这三个月不到的微小生命还要凄惨。

    他曾无数次的努力,渴望得到至亲之人的认同,可惜,最终换来的只有责骂,从那时起,他便感觉自己的出生是这世界最大的荒唐……

    他曾无数次向那男人证明,自己从来不比其他人差,可惜,只能看见男人冷漠的表情……

    他曾无数次质问自己,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可惜,连他也不知道……

    实际上,在他心中还有一个念头。他多么渴望那个男人能回头看看自己,冷漠面庞逐渐变化,最终展现最温柔的最慈祥一面,将自己拥在怀中,他便能无比自信向全世界呐喊:这是最爱我的父亲……可惜,这一切只是幻想。这念头埋藏在他心底最深处,那是他最脆弱的地方……

    如今独自上路,萧齐却感觉更加迷茫,只能越发任性,好将自己不堪的一面掩藏。

    既是如此,他又怎能容忍青岚的“挑衅”!

    “此处并不适合动手。你若想打便跟来,我萧齐奉陪到底!”萧齐脸色难看,表情再也难以控制,留下话语后便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青岚没去计较萧齐态度改变的原因,回应一声后便追寻萧齐踪迹而去。

    “几位大人,小的……”几人本在一处别院休息,然而胡重意与唐何钰已经先一步离开,如今萧齐和青岚也走,院落中便空无一人。驻守在此的剑阁弟子正端着丰盛菜肴前来,却发现眼前的空旷景象,不禁疑惑地挠挠头,便也只能退去……

    “你到底打不打的?”萧齐本来正在平复心情,忽然听见背后青岚的声音,他便决心不再掩藏情绪。

    骤然回头,本就稍显细瘦的脸颊更是骨骼突兀,咬牙道:“打,怎么不打,既然我是在你不擅长的领域赢了你,自然做不得数!”

    “将你最擅长的武器拿出来,我萧齐即便如何不堪,也不至于占人便宜!”

    看见熟悉的锈剑,青岚深深呼吸。“我最擅长的,是长枪!”忽然他将左手往前一伸,便见他左手手腕上有个狼头刺青,那狼头忽的张口,一阵暗红烟雾便浮起,随后汇聚在青岚右手,一把暗红长枪便被他握紧。

    “我这长枪约莫是你锈剑长度的两倍,我……”

    青岚还未说完,便被萧齐打断。

    “屁话真多,要打就打,长又怎样,只怕连我身体也触碰不到!开始!”

    青岚笑着点点头,这一次,该他先出手了!

    小道上,枪剑交击,光华四溅!

    ……

    “哎,你果真很强,即便是我最擅长的武器,仍旧不能将你击败!”二人斗了半刻不到,便以平局结束。实际是萧齐输了几招,但如此微小胜利于青岚而言等同没有。

    “既然如此,若有机会,你我重新打过!”输给这讨厌的家伙,萧齐难以接受,可惜即便他使用了所有剑技,仍旧不能取得优势。

    他开始反复思考其中原因。

    一是青岚的身躯强度太过变态,直接承受了他几十招的拳脚也不见丝毫影响。

    二来那长枪在青岚手中时,仿佛长了眼睛般,当真达到枪随心动的地步。

    青岚使用黑刀时,尽管他攻击凌厉,技巧非凡,萧齐还是感觉到他招式中隐约存在的缺陷,也是借着这份缺陷,他才能与青岚斗个难解难分。

    而在青岚使用这暗红长枪时,萧齐便难以寻找其招式中的破绽,只能持续发挥着自己速度的优势与之对抗……

    “我想进那武君坟墓看看,不知你有什么打算?”萧齐忽然问道。

    “我没有明确去处,还是跟着你比较妥当!”青岚咧嘴一笑。

    “好!”萧齐也不拒绝,便收了锈剑,朝着那墓地方向走去。

    萧齐没有刻意掩藏,青岚便也发现了他手上的小剑图案!

    “我有的,你也有……如此看来,我与你当真是难分上下……跟在你身边也好,时不时就能打一场,总该有分出高下的时刻,就是不知道是我还是你了!”青岚喃喃自语,这是他的真实想法。二人是相同境界,在日月城一战,最后时刻他险些丧命在萧齐的诡异剑法下,自我感觉是因为萧齐是真正的剑修,而自己只是半吊子的刀修。然而如今拿出自己最擅长的武器仍旧占不了上风,便让他斗志更浓,自然把萧齐当作了最大的对手。

    思绪至此,青岚又回忆起那一日黑刀出现的场景。

    当他将那黑刀握在手中,心里便诡异的涌现一种或思念或幸福的感觉,至今他也没想明白原因,仿佛那黑刀与自己有着无比亲密的关系!

    萧齐与青岚的距离本就不远,加上他曾是武师境界的六识,便听到了青岚的自言自语。

    实则,他也是同样心思。

    当日他挥出那一剑,便被恐怖的力量反噬,那时他想的不是如何活下来,反而在猜测自己死后的丑陋模样……忽地却有两道力量护住他的心脉,这便只让他受了些皮外伤。那一战,他虽没输,却绝对不算赢家。

    今日他才清楚,原来青岚最擅使用的武器竟是长枪,更在这第二次比试中将他死死压制,怎能不让他憋屈。

    一人竟能同时掌握两种武器,更是修行到精深地步。如此妖孽之人,确实勾起了他的好奇。

    萧齐自认不是什么绝世妖孽,却也不认为比他人欠缺许多。他不会去羡慕青岚的天赋卓绝,实力强大,他只会努力修行自己坚定的道路,在不久的将来,他要用手中的锈剑斩断青岚的黑刀与长枪!

    如此,击败青岚就成了他又一个执念。

    正是二人都有击败对方的强烈欲望,故而成就了一份怪异关系,这份关系将两个少年紧紧联系,最终变作牢不可破的兄弟情谊……

    南夜极地,多了两道流浪身影。

    “胡重意,你给老子等着,若是下次相见,老子拥有碾压你的实力,一定将你狠狠修理一顿!”原野上传出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循声望去,便看见两个少年瘫坐在一块半人高矮的怪石旁。一人无奈,一人愤怒。这二人嘛,自然就是萧齐和青岚了。

    即便胡重意有再大怨气,也不会与自己性命过不去,自然不敢告诉萧齐那武君坟墓的正确位置,便胡乱指了一个其他方向。

    按照他的指示,以萧齐二人的速度,只需向西行走半日时间,便能看到一处终年封冻的峡谷,再围绕峡谷右侧行走,翻过峡谷便有一条宽大河流,随着河道逆行而上,大河发源处向西再走半日便是一处大戈壁,那武君坟墓便在那大戈壁中。

    然而走了两天,二人始终是在原野上流浪。至于那终年封冻的峡谷,二人连其影子也没见到。起初萧齐以为是自己方向有些偏差,故而又将方圆数百里找寻一遍,便逐渐发现了其中问题。

    南夜原野平坦,一眼望去,若是有何突兀地方自然能被察觉,如此看来,那胡老头讲的根本是个错误方向!可惜萧齐胡乱行走了许久,便连回去的路也记不得了。

    如此又是两日时间,二人饿了便猎杀些雪原小兽烧烤,渴了就寻找细小涓流。也是两人的运气太差,但凡寻找到一条大一些的河流,便能顺流找到人家。

    幸亏二人修为不低,心智也算坚毅,否则已是熬死在茫茫原野。

    “胡重意这名字有些熟悉,是那剑阁的老头吧?”尽管漫无目的的流浪几日,青岚却没有太大感觉,或许是他早已习惯流浪日子,又或许是因为受骗的并不是他。

    两人紧密接触几日,便也逐渐熟悉对方的本来性情。

    在青岚看来,萧齐是个急性子,不论什么事情都想迅速解决。

    在萧齐看来,青岚是个气死人不偿命的蠢蛋,天知道这家伙脑袋里装的是些什么。

    “你倒是悠闲,若是一直在这原野游荡,等待风雪降临,以你我的实力,只怕要被活活冻死!”青岚越淡定,萧齐便越烦躁。

    青岚不知从哪掏出半斤烤熟的兽肉,不紧不慢的咬下一块,细嚼慢咽,悠悠的开口:“若是如此,你我二人便看谁的挨冻能力大了,若是你先冻死了,这场比试我便是赢家了……”

    “再说了,若是实在不愿如此卑微死亡,我们还可以回到剑阁的驻守地方嘛。我这鼻子比较灵敏,寻着味道便能找回去。”言罢青岚又将那兽肉扯下一块。

    萧齐登时如遭雷击,看着青岚“艰难”开口:“你为何不早点说出来,却让你我二人在这原野胡乱寻找方向!!”

    青岚将那一口兽肉咽下,一双清澈眸子便对上了萧齐的眼睛。他思考片刻,这才淡定回道:“我并不记得你有询问过我!”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