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转生在一个内卷的江湖中全文阅读(拙笔生柯)最新章节更新_我转生在一个内卷的江湖中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我转生在一个内卷的江湖中

作    者:拙笔生柯

类    型:玄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14:25    最新章节:第五十七章 乌龙

—————————————————————————————————————

我转生在一个内卷的江湖中全文阅读: 内卷江湖,无卷不有。我王一鸣,唯有一卷,此卷可搬山,倒海,降妖,镇魔,敕神,摘星,断江,摧城,开天。 我叫王一鸣,一鸣惊人的一鸣,我是一名卷王。

—————————————————————————————————————

我转生在一个内卷的江湖中最新章节试读:

    “龙长老,我这次在泉州可是见到了一个百年难得一遇的剑道奇才啊!”

    “哦?暮长老,那你有没有把我们萧家剑冢的入门令给他?”

    “那还用说?这我当然下手了!现在我们萧家剑冢有了剑女,再有了这个剑子,那重启剑灵之时指日可待啊!”

    “……”

    高台上,暮长老跟大长老正谈笑风生,说自己在泉州捡到一位剑道奇才的故事,旁边的几位长老也附声应和,气氛很热烈。

    这时,秦羽带着王一鸣来到了高台上向萧暮长老禀报道:

    “暮长老,你要我等的人我给您带到了!”

    “哦!正说着您遇到那位剑道奇才呢!没想到这就来了!”

    高台上立马有长老发出了笑声。

    萧暮也一脸高兴的转过头来。

    不过当他看到王一鸣的穿着打扮以及长相时,他懵圈了!

    “你是?”

    萧暮在心中一万个声音在说:这小子谁啊?我根本不认识他啊!

    “他就是最后一个试炼者啊!您要我等的人啊!”

    秦羽还没明白过来情况,反而还带着不解的语气反问萧暮长老道。

    萧暮回响起半个时辰前的一段对话。

    “暮长老,您看时辰已到,入门试炼是否可以开始了?”

    现场负责监督的教官小心翼翼的走上高台,鞠躬行礼,询问此次入门试炼的总负责人萧暮长老是否可以开始试炼。

    萧暮此时因为他要等的人还没到,急的满头汗水,又听到教官的请示,他彻底坐不住了。

    叫来站在身旁的剑灵殿侍卫弟子秦羽,让他去渡口等着接引。

    临行前他还说了一句,试炼即将开始他应该是最后一个试炼者了!你一定要把他给我等到!

    事实确实如此。

    但……

    这小子也不问问来的人是谁,他就给带到高台上了?

    看到暮长老越来越阴沉的脸色,秦羽也意识到很有可能是自己搞错了。

    他大张着嘴,脸部表情极其夸张的转回头来问王一鸣道:“你不是姓王吗?”

    “我确实姓王啊!”

    王一鸣已经看出这是闹了一出乌龙事件。

    不过刚才这位小哥对他咆哮的态度让他很不爽,所以他也没有下台,反而还夸张的说自己就是姓王啊!

    这没毛病!

    不过这样就把锅全推到这个骄傲的外门小哥身上了。

    秦羽确实慌了。

    他一脸吃惊的转过头来,慌张不安的看着此次试炼的总负责人暮长老。

    萧暮也是无语的抚了一下额头。

    这也确实怪他,出发前没把他遇到的那个剑道奇才的全名告诉秦羽,只告诉了秦羽他姓王。

    但没想到这个时候还有人来参加入门试炼。

    难道他不知道按照原定计划现在试炼已经开始了吗?

    试炼只要一开始,后来者就再也不能参加。

    要不是萧暮为了等他捡到的那名天才中的天才而推迟了试炼开始时间。

    王一鸣就已经进入不了萧家剑冢了啊!

    而关键是这个同样的迟到者也姓“王”?

    在万分紧急之下,秦羽来不及做更多的确认,这才造成了此次乌龙。

    “抱歉长老,这次是我的失误!”秦羽满头冷汗的鞠躬行礼道。

    萧暮厌烦的挥了挥手,说道:“算了!这件事也有我的考虑不周。”

    王一鸣站在旁边,心中莫名生了一股气。

    这两个人知道他不是他们要等的人后就仿佛他是一团空气一样。

    好似他这样的小角色可有可无一样。

    开玩笑!

    我们的王家大公子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

    “哎!老暮放宽心,你要等的人没来,我们就继续等吗!”

    “是啊!要是让剑主知道你找来一位剑子,那老剑君也是不会怪罪的!”

    “……”

    周围的长老纷纷出言安慰气急败坏的萧暮。

    萧家剑冢每次开山门招新人的试炼时间都是有严格规定的。

    如果有延误或提前开始,试炼的主负责人是要受到严惩的。

    不过有些特殊情况可以除外。

    比如说这次的萧暮找到了一位能改变萧家剑冢未来一百年势力布局的重要人物。

    那么试炼就可以有稍许的推迟。

    不过萧暮又想到,他当时已经明确给那个少年说了试炼开始的准确时间。

    他对加入萧家剑冢也抱有很大的期望,说了绝对不会错过试炼开始的时间的。

    怎么会迟到这么久呢?

    就算泉州路远,但也不该迟到这么久吧?

    “喂!试炼还开不开了?我们都在这等了三个时辰了!”

    “是啊!鸟都等出来了!再不开试炼,哥几个可说准先拿这儿的人开开荤!”

    “……”

    台下的众人已经有了骚乱。

    这里面什么人都有,从平民百姓到贵族皇室,从文雅书生到粗蛮悍匪……

    萧家剑冢招人从来不看出身地位,只看你有没有修行剑道的天赋以及不对萧家剑冢做出危害的举动就行。

    所以才有这么多鱼龙混杂在里面。

    “不会就是为了等这个小子而耗了我们几个时辰吧?”

    “是啊!他走后门我们已经忍了!还浪费我们时间这就不能忍了吧!”

    “……”

    众人看台上负责人没有发话,心怀怨气的他们就将矛头指向了王一鸣。

    王一鸣脸色很难看。

    “喂!大哥!有没有搞错?你没听见我不是他们要等的人吗?”

    “你这么无差别的攻击真的好吗?”

    王一鸣正在郁闷之时,靠近高台的人群中立马有爱心人士站了出来,替王一鸣澄清道:

    “大家不要误会了!刚才我听见台上萧家长老说了!这小子根本不是他们要等的人!他是冒牌的!”

    听了这位大叔的话,王一鸣还暗自点头。

    但很快他就听到了台下不和谐的声音。

    “冒牌的?你TM不走后门还站在高台上干什么?还赶快给老子滚下来!”

    “真是的!看了这小子就碍眼!”

    “冒牌的浪费我们时间?那更不能忍了啊!”

    “……”

    听了这些声音,王一鸣一张老脸瞬间阴沉了下来。

    他迅速的在人群中搜寻刚才冒头的那位大叔。

    我焯!

    大叔你这是表面洗白实则抹黑啊!

    我日你姥姥的!

    王一鸣要气炸了!

    他被莫名其妙的带到这座高台上,结果却被告知带错人了?

    自那之后,他就无休止的遭受着台下无数人的恶意。

    宝宝真的想哭。

    我TM招谁惹谁了?

    …………

    就在这时,萧家剑冢外的峡谷上又有一条小船滑了过来。

    船上只站着一名背着背篓的看起来极其羸弱的年轻书生。

    不过他在船上的身躯却在不断的扭曲着,幸好这里已经没人,不然看到这副画面估计要把人吓出心脏病来。

    他像一只蜈蚣一样扭曲着身体,突然他不动了。

    他的眼睛变成了纯黑色。

    他的体内有一个声音在说:“这次的任务记住了吗?”

    “放心!都记住了!”

    然后又响起另外一个声音说道。

    这两个声音都不是这位年轻书生本来的声音。

    在两个声音做简短的交谈后,书生的眼睛瞬间恢复了正常。

    他眼神迷茫的看了看四周,然后疑惑道:“到了?”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