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渊之下全文阅读(千寒酥)最新章节更新_天渊之下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天渊之下

作    者:千寒酥

类    型:玄幻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13:30    最新章节:凉州诡事 第一百零八章:赵寄奴的过去

—————————————————————————————————————

天渊之下全文阅读: “我曾见过浴火重生的凤凰,万花丛中过的灵蝶;我曾见过缤纷的花朵在风中凋零,残破的身躯在战场上哀嚎……” “我曾不止一次的听到宿命二字,他们说,这逃不掉的……”容我再饮红尘醉,与君共忆......他年泪。 “何为宿命?” “我不知……”【展开】【收起】

—————————————————————————————————————

天渊之下最新章节试读:

    再过几日,乌漠河上的临江之地就会开启,这段时间,凌风一直待在刺史府中,调整自己状态。

    他从乾坤袋中取出一只锦囊,这是之前师兄司涯在陨星城的客栈内交给他的,说是让他也去一趟,说不定能拿到临江之地的传承。

    本来他对这种所谓的传承并不感兴趣,虚无缥缈,可是一想到十三皇子那副急不可待的样子,他就觉得说不定会是真的。

    典阁的氛围还是和以往一样,凌风今天拿了一本刺史府人员信息,随意的翻看,祈君欣就坐在他身边,用她的话说,凌风实在是一个太容易惹麻烦的少年。

    凌风翻看了几页,连着打哈欠,神色疲惫,实际上他刚刚睡醒,外面正是朝阳初升的上午,清风徐来。

    见到少年兴致不高,祈君欣嫣然一笑,道:“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故事?”凌风笑着转过头,看着身边风华绝代的女子,“什么故事?”

    “一个在东秦激励了无数人的故事。”

    凌风点点头,摆出一副听众的姿态。

    祈君欣将额前一缕青丝撩起,缓声说道:“几百年前,在东秦的一处募兵点曾发生过这样一件趣事。从同乡来的二十几名少年一起报名参军,他们中最大的有十八岁,最小的只有十四岁。当时负责考核的便是如今东秦皇朝镇守帝关的冷将冷晨。冷将依次将这二十几人考核完毕,最终只剩下来一个人。此人年纪十六,境界却只有元境,实力之低刷新了当时募兵点的纪录。”

    “元境!”

    凌风差点将口中的酒一口喷出。

    生死劫下,三大九小,元境为始,圣道正途。

    修炼一途以生死劫为标志,生死劫下共有三个大境界,每个大境界又被分为三个小境界,故有三大九小之称。

    下三境:元境、凡境、灵境;

    中三境:王境、皇境、宗境;

    上三境:地境、天境、圣境。

    元境为始,圣道正途,就是指这九个小境界以元境作为开始,以圣境作为结束。

    但凡是修炼之人,哪怕是天赋再烂也能混个元境。

    “我记得东秦募兵的标准便是凡境巅峰,一个元境来凑什么热闹,怕不是来砸场子的吧。”

    凌风在东秦京师呆的那段时间也曾了解过这方面的知识,却不承想这会儿派上了用场。

    祈君欣点了点头,“当时募兵点的众人也觉得一个元境瞎来凑什么热闹。毕竟是要上战场,实力太低就是去送死。但那个人苦苦哀求,希望能得到一次机会,并保证进了军营一定勤学苦练,绝不会拖后腿。最终架不住那人一个劲儿的哀求,冷晨将他一并带入了当时刚刚组建的黑袍军,在那里给他找了一份差事。”

    “喂马?”

    “你听过这个故事?”

    “我猜的。”

    黑袍军即便是在凉州也相当有名气,原因其实很简单。

    当年就是这支军队过靖州,穿越茫茫大漠,沿着烟汾古道夜袭燕荡山,之后兵临凉州城。

    而如今,冷将正率领着这只黑袍军在凉州西面万里之外的地方镇守帝关。

    黑袍军是东秦赫赫有名的铁骑战队,冷将既然肯放一个元境的人进去,想必是不会让他上战场。

    那最大的可能就是……喂马了。

    “是啊,他在黑袍军营喂了整整二十年的马,这二十年间他从未上过战场。二十年后,他的修为达到了东秦募兵的最低要求:凡境巅峰。你想想,不过是元境到凡境这小小的一步,他花了整整二十年的时间。而你呢,从你醒来后修为便是中三境,你的起点可要比他高出一大截。”

    “东秦将士若想上战场,实力最低也要灵境。因为只有踏入灵境,修炼之人体内的灵气才足以支撑他们结阵。于是,这个人想方设法见过了冷将,希望自己能够上战场。正规的战场显然不可能让他上,以他凡境巅峰的实力放上去就是炮灰。于是冷将便将他安排在斥候小队中,负责打探情报。一晃数十年过去了,在一次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他所在的小队几乎全军覆没,唯有他一人带着敌军首级而归。这是他第一次斩杀敌军,距离他当年前来募兵处参加考核已经过去了二十五年。”

    “你应该清楚,修炼之人的寿命要远超俗世之人。一个下三境之人可享用的寿命大概是普通人的两倍,也就是两百余年。可是等到那个人突破到灵境巅峰之时,他只余下了不到十年的寿命。以他的天赋想要在十年内跨越灵境巅峰到达中三境可谓困难重重,即便是冷将也劝他不如享受余下的十年,何必死死追求遥不可及的目标。但那个人拒绝了冷将的建议,并申请将自己调往北境。”

    “那时的东秦北境战事频发,不仅有外敌伺机入侵,更有内乱不断,尤其是幽州,局势更是诡异莫测。幽州刺史府对于幽州的掌控力甚至还不如现在的凉州。那个人作为一名普通士兵被编入了幽州兵司,参与了大大小小十几战。就是在这样的战斗中,他拨云见日,来到了中三境。在幽州的军营里有这样一个记录:不败传说。这个记录就是来形容他的。你猜猜这个记录具体指什么?”

    凌风若有所思,道:“估计是用来记录这个人很厉害,同阶之内无人是他的对手。”

    按照祈君欣所言,这个人在战场的时间怕是有数百年了。

    战斗永远是磨砺一个人最好的方法。

    若是凌风所料不错,那个人接受了数十次战争的洗礼,整个人得到了升华。

    “不,你想错了。”

    祈君欣笑着摇了摇头,她就知道凌风会这么想。

    “所谓的不败传说是指,凡是他与同阶之内交手,十招之内,必败!”

    凌风挑了挑眉,这也太不可想象了。

    浸淫战场这么久的将士不至于这么差吧。

    “事实上他就是这么差,以至于当时的幽州数十处军营都流传着这个人的传说。甚至就连远在京师的东秦皇帝都听说了他的传闻。往后的日子里他继续跟随军队四处平叛,直到那一天他来到了边疆:凛冬之地。这个地方的艰苦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可怕的寒流会在某个不经意间侵入人的心肺,而后将体内的五脏六腑冻住,让人在不知不觉中陷入死亡。这个时候若是被外界触碰一下,体内被冻住的内脏就会瞬间化为齑粉,只留下一具空壳子。除了寒流,在风雪中神出鬼没的冰神族更是致命的威胁。他们的利刃穿越了寒风大雪,夹杂着寒流,让东秦将士就连觉都不敢睡得太深。他在那里呆了五十年,修为只提升了一个境界。”

    “他从幽州出发前往边疆之时修为王境,五十年后再回到幽州之时修为则是皇境。五十年的时间,能够发生很多事,改变很多人,但显然他是个例外。他被调回幽州,跟随幽州军平定了慕容永炜叛乱。那一战他表现出色,被御将阁记下了人生的第一个战功。时光飞逝,就在众人都快要忘记幽州军营还有这么一个人的时候,他终于到达了宗境。此时,他已经三百多岁,距离中三境四百余年寿命的期限不到百余年。”

    “恰好此时东秦腹地最强大的宗门之一云霄宗造反,于是这个为战争而生的人又向上级申请前往云霄宗平叛。也是在那里,他又一次和死亡擦肩而过,但最终他凭借顽强的毅力将侵入自己脑海中的云霄宗长老的残魂抹杀。灵魂力的暴涨让他的修为跟着水涨船高,终于,在历经四百年,他到达了上三境。”

    凌风长舒了一口气,一时间他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自己内心的感受。

    这个故事听起来要远比他自己亲身经历还要跌宕起伏。

    “你如今是宗境,可能对生死劫之事还不是十分了解。但对于每一个要渡劫之人,生死劫将会是他们挥之不去的梦魇。若是幸运,则一飞冲天,从此天地之间再无束缚;若是失败,轻则重伤垂危,重则灰飞烟灭。”

    “有这么可怕?”

    确如祈君欣所言,凌风如今不必考虑生死劫的事情,毕竟还有些遥远。

    因此对于生死劫,他也只是在书籍之中偶有涉猎。

    “中域曾有一个大家族被数家敌对势力联合起来覆灭。为了保存家族的血脉,大约有两千名家族精锐子弟被送往南域的一处秘境之中。那里被这个家族从数万前开始经营,将这些子弟送去便是希望他们利用好数代人经营得来的资源,争取有一日能够光复家族。但时间过去了很久这些子弟都未曾在世间出现过。直到某一日秘境因为长时间无人修缮从虚空中显现出来,众人这才知晓里面发生了什么。秘境之中没有一个活人,就连一具尸骨都不曾出现,只是灵气中夹杂着火焰和雷霆,整个秘境都化作了一片黄沙。后经人们推测,这个家族中的这两千余名精锐子弟极有可能是在渡生死劫之时失败,化作飞灰,烟消云散。”

    “两千人,一个都没成功?”

    这难道是天要亡这个家族吗?

    “一个都没成功。所以生死劫是所有修炼之人不得不要面对的最恐怖的事情。生死劫下皆蝼蚁,唯有渡劫之后,方才能跻身强者行列。”

    祈君欣叹了口气接着说道:“那个人一样遇到了这个问题。其实按照他的天赋和实力,渡劫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此有人劝他不必渡劫,安心享受上三境这六百余年的寿命不好吗?”

    “我猜他拒绝了。”

    “是,这种建议从他第一次来到募兵处时就在他耳边响起,不过他从来没有听过。他的渡劫同样坎坷至极,即便是现在说起也难以想象。”

    “第一次渡劫,失败。雷霆骤降,击穿了他的天灵盖,将他劈成了一个傻子;第二次渡劫,失败。火焰自心底升腾而起,烧坏了他的舌头,眼睛还有耳朵;第三次渡劫,失败,右腿和右臂化作飞灰,不复存在……”

    “你猜,这个人一共渡了几次劫才成功?”

    “我猜他没成功。”

    “咯咯,没有。这个人在经历了整整九次生死劫后,终于在火焰和雷霆之中涅槃重生了。可能就连上天都觉得这样对待他未免有些不公平,也可能是他的人生就是苦尽甘来。重生后的他修炼速度与日俱增,用了不到二十年的时间就达到了现如今飘雪宗宗主这些人的高度。而凉州这些顶尖强者度过生死劫后达到如今这个境界短则三百年,长则五百年。二十年的时间,弹指一挥,若是放在以前,他连一个小小等级都提升不了。”

    “与他同时期参军的那些同乡此时又在何处?谁又会记得他们?”

    “你,这个人可以称之为天才吗?”

    “不……额,总感觉天才二字不太适合他。”

    凌风眼神突然灼热,急忙问道:“你说他是东秦将士,又参与过云霄宗的平叛,那他现在应该还活着吧。若是有缘,我真想见一见他。”

    “他当然还活着了,你见过的。”

    凌风一脸疑问,他认识的东秦皇朝的人好像并不多,武将就更少了。

    “我见过?”

    “你见过,他就是东秦皇朝凉州刺史府现任兵司主将赵寄奴。”

    赵将军!

    凌风失声叫了出来。

    赵寄奴他并不陌生,昨晚刺史府晚宴便是他出手逼着烈雄自断右臂。

    在平时的相处中,赵寄奴就给他一种武将特有的那种憨厚粗犷。

    他文化不怎么高,经常被刺史江负要求多看书。

    凌风至今还记得他刚来凉州的时候,赵寄奴只要没事就来刺史府东苑的典阁,求着自己教他读兵书阅史册,因为刺史府中的其他人老是用这一点来调侃他。

    于是凌风也勉为其难地接下了这个教书先生的活。

    作为东秦的武将,赵寄奴不论修为还是计谋并无出彩的地方,因此凌风也从未觉得他有什么特别之处。

    只是不承想到,他的背后还有这等奇事。

    “其实你只要仔细想想就能明白。东秦战将无数,比赵寄奴修为高的,比他智谋多的大有人在。御将阁凭什么让他来执掌凉州刺史府兵司。要知道,赵寄奴可是连战将都未曾被封却手执连营神枪。说白了,御将阁的那些人也是看中了赵寄奴的这份心志和毅力。”

    那群老家伙年纪虽然大,眼神却丝毫不减当年。

    “难以想象……”

    凌风犹犹豫豫了半天只能憋出这四个字来。

    简直超出了他的想象,谁能想到平日里普普通通的熟人背后的故事竟然这般叫人拍手称奇。

    祈君欣看着目瞪口呆久久不能回过神的凌风,满意地笑了笑。

    凉州每一个人都是极其鲜活立体的,他们有着各种各样的经历,各不相同的人生。一本凉州志,只能记载发生过的事和人,但却无法表达出更深层次的东西。

    她很担心凌风因为看过一本凉州志和几本刺史府的典籍就觉得自己对凉州的局势了如指掌。

    人性二字,岂是可以写出来的?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