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辉煌图卷全文阅读(温茶米酒)最新章节更新_无限辉煌图卷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无限辉煌图卷

作    者:温茶米酒

类    型:修真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30 06:00    最新章节:第一百七十一章 猎长安,诸龙影,天动雷霆

—————————————————————————————————————

无限辉煌图卷全文阅读: 神道魔法百界族,异能武斗狂歌度。魑魅魍魉机械怪,无限天地迎面来。 这里是,主神空间的全新纪元。世界聚散如群星,谁能辉煌如日月?PS:非元祖无限同人,副本世界可能有大量魔改、原创。

—————————————————————————————————————

无限辉煌图卷最新章节试读:

    长安城,这个时代,这片大陆上,这片天穹之下,当之无愧的第一大城。

    玉兔坠落,金乌升起,长安城中炊烟袅袅, 人声逐渐喧嚷起来。

    就算是妖魔将至、禁军调动的紧张氛围,也没有办法让整座城池都沦落到焦躁不安的环境里,他们也会谈论动乱,也会心有忐忑,但是生活依旧要继续。

    好在这一天,似乎也并非是被战火选中的日子。

    直到金粉宫城, 灰廓百坊, 度过了整个白昼的日光曝晒,迎来了迤逦而至的月光。

    邵凌霄和他的四个侍从, 在月光之下,出现于长安城的高处。

    本来从禁军调动开始,长安城中凡是具有一定高处优势的建筑,早就已经被禁军分派的精锐把守。

    他们警觉到每隔半刻钟,就要以鼓声为记,向把守在其他高处的同袍昭示自身的存在,且敲鼓时候的轻重鼓点,每一轮都有不同,假如有人侵入这些地方,妄图模仿上一轮的鼓点,那么立刻就会被察觉。

    不过,邵凌霄出现在这里的时候,这座楼阁里的所有禁军,都已经在剑气之下泯灭了性命, 细如发丝的剑气从他们的咽喉之间穿过, 摧毁了气管,只留下针扎一样的小孔和少许血迹。

    这些或雄壮或精干的汉子, 不细看甚至看不到哪里有伤痕, 只是像疲累了一样,依靠着栏杆、墙壁、盆栽,萎顿的低着头,长枪和配刀还在他们手中紧紧的攥着,凌乱的支着地面。

    并不在乎半刻钟之后的鼓点如何,邵凌霄神态从容,似乎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放松的,在月色里俯瞰着这座城市。

    唯一一个“紧张”的地方,大约就是他左手的衣袖,袖袍还是缠绕在飞光剑的剑身上,缠得那么紧,那么严密,以至于像他负在腰后的左手,横握了一根黑色而沉郁的哭丧棒。

    从高处看下去,长安城的那些坊市被街道分割成一块一块的,屋顶上的瓦片,似鱼鳞般紧密的排布,又像是黑色的麦田,刚被细细的犁过,留下了这么多规整、细密的痕迹来。。

    瓦片挨着瓦片,屋檐挨着屋檐,每一座坊市之中的那些建筑物都连接在了一起,仿佛从城池存在的那一天,就这样紧密的相依,直到如今。

    只有从那些瓦片的田野里隆起来的阡陌屋脊,才叫人看出了高低之分,贵贱之别,有那些又高又长的脊,飞檐挂角,蹲着龙子异兽,也有低矮到像是被别处屋脊的阴影给淹没了的。

    夜色已深,坊市之间一片寂静,邵凌霄却能够从风里听到万家百姓的呼吸,这是笼罩全城的静谧,也是静谧里满溢出来的生机。

    邵凌霄眸子里被那些瓦片屋顶占满了,瞳仁要远比乌瓦更黑,意味难明,引颈望向更远处。

    高如山影的城墙外,有月如银纱,广袤的旷野间,多处波光粼粼。

    隶属于黄河水系的渭、泾、沣、涝、潏、滈、浐、灞八条河流,在这座城池的四周穿流。

    早在西汉时期,司马相如就曾经于《上林赋》之中写道:“浩浩乎八水分流,相背而异态。”

    八水绕长安的壮丽之美,分明在城外,却被城池之内的氛围所把控,这里的政令出达天下,到新罗、百济,到塞外西域,到苍茫高原,也到浩瀚海波。

    昔日的十万大山,六诏王国,今朝的南诏,离得那么远,其实也已经不免要被这座城的氛围所浸染。

    又一轮鼓声响起,这边的楼阁之上没有回应,各处就陷入异样的寂静之中,细微的声响,逃不过宗师的耳目,正从四面合围。

    振翅而去的传讯者,羽毛扑击风的声音,也混杂在其中。

    但是就在其中一只血鹰,向着高空飞掠而去的时候,下方一条黑影穿透了屋顶,将这头驯养不易的猛禽,化作当空爆裂的血雾碎雨。

    长条状的黑影在半空中微微一顿一节一节的卡壳,泛着黝黑的光泽,顶端那硕大的毒苞与尖刺,使任何人都不会错认。

    ——这是一条属于蝎子的尾巴。

    竖立起来的长尾,还在飞速的延伸,甲壳铮铮作响,不断变粗,直到最后,几乎跟城墙齐高。

    紧接着,那座屋舍像纸糊的一样被撕裂开来,碎片纷飞间,足足有八条与之前那条尾巴差不多长度的黑影,延伸出去。

    冲破墙壁,扫断柱体,附近那些屋舍里面的人,连一声惨叫都没发的出来,就已经被墙体屋顶的残骸,裹挟掩埋。

    内卫的铁哨急切的响起,从一点蔓延到一片,一片又层层传递向更远,直到城外也听得清清楚楚。

    城中各处,转眼之间,至少有上万处的灯光火把晃动着向这边赶来。

    附近的十几座坊市,都陷入骚乱。

    而那九条毒蝎长尾的源头,那个本来近似人形的六臂生物,也在飞快的膨胀。

    大团大团的肌肉,像是爆炸的棉花一样,从他身体上迸发出来,两肩的肌肉一大一小膨胀起来的时候,把头都挤得看不见了,紧接着这种膨胀感向双臂、背后延伸。

    有那么一会儿,原地只剩下一個比房屋还要巨大的肉球,六条手臂都被肌肉埋了进去,一点也看不见。

    但是很快,内部传出了千百声爆竹似的声响,骨骼也随之疯狂增殖,将那些赘生的肌肉,重新撑起。

    六条手臂变成了巨爪,爪子尖端锋锐,臂膀肌肉虬结,变得更富有流畅的形体美感,关节处有甲壳缠绕覆盖,其他部分则是角质的皮肤,粗糙的观感如同鳄鱼。

    双腿的位置变得粗壮无比,也许是因为体重的关系,只能以蹲姿处在那里,六条手臂最下方的一双手,也要辅助支撑,维持着这巨大怪物的重心平衡。

    最后是一个硕大的头颅,从肌肉之间生长出来,五官粗犷,依稀能看出孙灵的模样。

    毛发这种东西已经不复存在,但头顶却长满了骨质的尖刺,像是用无数荆棘攒成的怪物王冠。

    金黄眼瞳的深渊者,用腰侧的两臂和后肢弯曲支撑在地上,上半身倒是略微挺直,四臂箕张。

    这样的姿势,使他的身高只能体现大半,即使如此,头部所在的高度也已经超过了十五米,九条尾巴,更是都比他上半身长出倍余。

    他稍微移动一下,三里之内都能感觉到地面的震颤,发出吼声的时候,前方的一栋屋子直接被吹倒,全城都能听见。

    但这样庞大的怪物,只令邵凌霄的眼神略微新奇了一瞬,便又移开,更着重的去关注长安的应对。

    禁军的重弩被力士们扛着,飞奔而至,有许多高手正在向那边赶过去,琵琶声响,抵消妖魔吼声的恐怖压迫。

    驾驭流水的春秋大刀,横斩而至,与深渊者的一拳对拼,打碎了那只拳头,但血肉却从腕部飞快再生。

    九条长尾呼啸来去,忽远忽近,所到之处,无论士兵还是百姓的身体,只要被尾巴顶端的尖刺擦一下,就融化成剧毒浓浆被吸收。

    饶是如此,禁军的士气,居然没有受到太大打击,他们似乎有过这方面的推测预演,重弩停留在稍远的地方,急射而去,有勇力的将官们怒吼连连,掷出长枪。

    深渊者的吼声也接连发出,城外的妖魔变异体听到这些声音,就像是得到了号令,全速从各个方向向城中赶来。

    那一道道畸形非人的身影,翻越城墙,坠落向下,有些被一流高手挡住,有些角度偏僻一路直闯,肆无忌惮,大开杀戒,在深渊者的统领之下,这些妖魔变异体会更加亢奋。

    不过火把的光芒,也很快分散汇聚过去,那代表着长安的守卫力量,正前仆后继的去阻挡妖魔的脚步。

    整个长安都被惊醒,处处都是战争有火光新生,有火把熄灭,但没有火光逃散。

    “昭昭有唐,天俾万国……”

    目睹这一切的邵凌霄,念出了歌颂大唐的词句,声音悠长,既非赞颂,亦不算嘲讽。

    只是这样众志成城的场面,让他觉得也只有这八个字能够适用了。

    要令这样的大唐真正感到痛苦,死那么一两个皇帝,毁掉那么一些粮食,就足够了吗?那又算得了什么呢?

    就算是想要远避在唐之外,去筹谋足够发动战争的实力,至少也要二三十年的谋划过度吧。

    但是那太晚了,太慢了,有很多人等不及。

    不是邵凌霄等不及,也不是夜摩天等不及,而是大唐的人啊。

    那些曾经在十年前的西南大战之中幸存下来的江湖人物,朝廷高官,乃至于数量更多的士兵们,是复仇的目标。

    那些虽然没有亲自奔赴战场,却也把控着后勤调度的策略,以其他方式为战争尽力的朝廷官员,是复仇的目标。

    那些曾经为十年前的大战而欢呼喝彩,感同身受,振臂高呼的人们,遍及在每一处城池,每一处村镇的那些大唐百姓……

    也是,复仇的目标!

    邵凌霄已经蹉跎了十年,他不能再等下去,再等,再等,等到十年前的那一代人都死的差不多了,都快忘了十年前的心情,那时再发起报复,还算得上什么复仇?

    他要掀起最混乱的时代,用最短的时间让那些人落入痛苦的乱流里去。

    只有这么多的人的痛苦,才能够为我斩碎身上那层仇恨的茧衣,摆脱这十年来层层累加,沉重芜杂的束缚,重获解脱与自在。

    而要想达成这一点,痛击这如日中天的大唐,当然也只有,用“天”的力量。

    邵凌霄所在的楼阁上空,月色夜空里,忽然涌动云气,古朴的天门缓缓浮现出来。

    飞光剑微微一下颤鸣,左手的袖袍就全部粉碎。

    深渊者向皇宫的方向进发,直线前进,无论前方什么阻碍,都被他摧毁,包括陆宁仙在内的四大神兵持有者,虽然能给他造成一定的伤势,却也在飞快的自愈重生之中,没办法真正拖住他的步伐。

    尤其是这头深渊者周围,还有血色的魔法阵图案,持续在各处浮现出来。

    有的魔法阵是令深渊者沉重的拳头骤然加速,有的是为深渊者的躯体某一部分提供硬化防御,有的是幻术乱神,干扰敌人。

    付克斯维持着隐身的状态,踩在深渊者的左边肩头。

    如果这头深渊者真的只是个深渊者的话,绝不会与她打出如此巧妙的配合,但当操控这深渊者躯体的同样是一个法术能力者,二者的配合就变得殊为可怕。

    以至于就算往生方丈赶到,也被血色光晕包裹下,四臂连轰,时快时慢的攻势压住,一次次轰的倒飞出去。

    皇城与外城之间的那一圈空白街道和城墙阻碍,被九条长尾率先轰击摧毁,深渊者快要闯入皇城的时候,各大世家的人手也不得不投入战斗之中。

    嗡!!!!!!

    邵凌霄的右手握住了飞光剑的剑柄,龙哭千里的剑意提到毕生的巅峰,整座楼阁,四周大气,周边百物,随之一颤。

    绝顶宗师的心灵力量,使得他的剑意,仿佛化作了一道又一道水色的龙影,带着清灵的吟声,从他身上飞了出去,巡回游弋于长空,愈显其修长。

    各大世家的高手不由自主的发出惊骇的声音。

    他们看到了夜空中的天门,看到了徘徊天地间的多条龙影,但这并不是令他们惊恐的地方,令众人骇然的是,但凡是踏入一流境界的高手,战斗中所发挥出去的真气,都骤然被那些龙影吸走。

    甚至连他们体内经脉流转的真气,也不可自抑的外泄飞去。

    一流高手的真气,练得精纯如钢,如果能抱元守气,宁下心神,就算是绝顶的宗师,也不可能凭着那些水色龙影剑气凌空一照,就做到这样的事情。

    可是他们现在正处在激战之中,深渊者,血魔法,妖魔变异体,让他们根本不敢凝定真气,反而要使真气激烈发挥,才能够抵御敌人,这样一来,真气被引走的趋势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龙影龙影之间,满城都有似浅似深的光辉,向那处高耸的楼阁汇集过去。

    那高楼所在的整片区域都在盈盈发光,其中所蕴含的力量,令所有有见识的人都觉得心胆俱颤。

    那一剑如果挥出,恐怕能直接从高楼所在的地方,轰入深宫之内。

    虽说其力恢宏乃是集中所得,征兆明显,但凡达到一流的人物,都有机会逃开,但正面而论,没有谁能够抵抗得了。

    而如果那一剑的目标并非深宫,却是对准了某个人的话,那么以剑气的覆盖之广,只怕是连逃的希望都没有。

    他们又怎么会明白,这一剑的目的既非深宫帝王,也不是这些武林大豪。

    邵凌霄抬起头来,发丝之间飞扬的剑气把楼顶粉碎,连碎片粉末灰尘也清空,头顶豁然开朗。

    夜空中的天门越来越清晰,深刻,还在不断的放大,若有人这是仰头看去,天门上的图刻,已是纤毫毕露。

    他这一剑,是要摧毁天门!

    上百个一流高手,长安城各大世家,近百的妖魔变异体的争斗,都会成为这一剑的助力。

    从东都开始,这场招摇而至,激起所有武林人士义愤的长途,就是为了摧毁天门。

    那些真正悠久强大的宗派,保存着先人破碎虚空后,对天门后面的探索和支言片语传回的讯息。

    此方天地与大天地之间的连接,如同绷紧的丝线,只需一丝不平衡的冲击,就会击断这种联系,将天门也粉碎。

    当然这所谓一丝的不平衡,也绝非寻常人力所能抵达的,就算是绝顶的宗师都无法拥有这样的出力,只有如今天晚上的场面,才可以达成。

    那牵扯到两方天地的动静,将会从天门粉碎的地方开始,扰乱这天地之间的气脉。

    并非是所谓的雷霆流星天劫那样直观的东西,而是天地之气的失衡。

    从那一刻开始,直到未来的五到十年内,春汛会化作洪灾,晴天会导致旱地,地气的失衡将会带来粮食的大减产,甚至诱发饥荒、蝗灾,大唐将不可遏制的陷入衰弱。

    然后,就是顺理成章的战乱。

    当这一剑挥出之后,幸存的人就会明白,他们满怀豪侠志气,家国大义,赶来这里,最后的结果,是让所有人都成为乱世的帮凶!

    所有英雄与欲成英雄的人,都要徘徊在罪孽里,伴随见证着万众的痛苦,直到死亡。

    这才是邵凌霄的复仇。

    但,这一剑将挥为挥之际,动作却迟缓下来。

    邵凌霄望着满空龙影,他的心灵神意所汇集过来的力量,已经超出了宗师的极限,但却……

    不对……

    他皱起眉。

    ………………

    付克斯也在关注邵凌霄那边,那是他们的计划中最重要的一步,就算是体温冰冷的吸血鬼,这种时候都不免感受到了一点燥热和忐忑,当然,还有更热切的期待。

    不过,她在保持着对那边关注的同时,也没有放下对战场的警惕。

    只有战斗持续,那边才能顺利,深渊者面前的敌人,又多出了疾电飞影和古兰香的身影。

    庞大的怪物,即使有妖魔变异体的簇拥和血魔法的辅助,也不得不在此陷入焦灼。

    付克斯在施法辅助的同时,搜寻关洛阳的身影。

    一大堆魔法卷轴被她丢出,在半空中击毁。

    血色的魔法阵,同时在上上下下,四面八方,三十几个方向张开。

    防御反击,冰刃,雷霆,低温,懒惰,欢愉。

    深渊者的四只拳头,从各处魔法阵的图案一揽而过,都像是各裹各一层血色光焰的拳头,猛力砸下。

    付克斯看着往生方丈和古兰香各挡其一,另外两只拳头轰向地面。

    疾电飞影的身躯避让移动,三层重叠的魔法图案,已经在他避让的轨迹上闪现出来,迟滞行动。

    ‘关洛阳到底去了哪里?’

    铠甲的身影穿过魔法图案,突然消失。

    付克斯心头的疑问尚未落定,就感觉自己的视野飞快旋转起来,一切景物变成扭曲拉长的色彩。

    头变得很晕,很轻。

    “你刚才,是在找我吗?”

    深渊者肩头上的吸血鬼,只剩下一具无头的身躯。

    飞影铠甲拎着付克斯的头,从地面越过深渊者的高度,在高空中停留。

    铠甲之下,传出的是关洛阳的声音。

    飞影铠甲的召唤器有着类似于认主的设定,在完成一次召唤之后,就会留下召唤者的意能量印记,但是这种认主的设定并没有达到那种至死方休,非要召唤器与召唤人其中一方被摧毁,才可以解除的程度。

    只要其他人的意念能量也超过召唤铠甲的标准,覆盖召唤器里面以前的能量印记,就可以成为新的召唤人。

    而在安非鱼主动转交召唤器的情况下,关洛阳要做到这一点,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

    这件以召唤者本体素质为基础,进行百分比加成的铠甲,在关洛阳身上所展现出来的力量,使敌我双方的所有人等,都感觉半空中留下了一道难以抹除的烙印。

    那是极光璀璨,霹雳环流,宛若足以一举洞穿山岳的雷霆怒涛!

    风雷怒吼和吸血鬼的尖叫同时响起。

    只剩下了一颗头颅的付克斯,发出有声以来最扭曲的嚎叫。

    她不知道有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但是身上所有的防护魔法都在那一刻被轰碎,保命的魔法没有来得及运用,此刻的她,只剩下最后化作蝙蝠血雾逃遁的本能。

    但也慢了。

    铠甲的手掌上,烈火与雷霆爆炸开来,毁灭了一切的痕迹。

    凌空悬浮的身影如同闪电,骤然折返,一脚重重的轰在深渊者的背脊上。

    庞大的怪物,不得不彻底趴了下去,轰隆震荡,烟尘如浪。

    关洛阳踩着怪物断裂的脊梁,站在这座血肉与骨骼形成的小山上,迫视着龙影环绕的方向。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