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过添琴全文阅读(抚琴弄弦)最新章节更新_玉过添琴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玉过添琴

作    者:抚琴弄弦

类    型:修真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30 05:05    最新章节:第四十四章 好奇

—————————————————————————————————————

玉过添琴全文阅读: 当黎明到来的那一刻,黑暗已经散去。 所有的痛苦,不甘,迷茫,都埋在了昨天。 昨天,是你无法忘记的历史。 明天,是你无法预料的未来。 但是今天,你要为自己而活。今天,你依然能站在这里,就是上天对你最好的祝福。 一个人的路,或许会孤寂,会彷徨,也会逃避。 但请你别忘了你活着的目的。

—————————————————————————————————————

玉过添琴最新章节试读:

    踢了几脚都没有踢醒,麻仕脸上也有点尴尬,挠了挠头,对着思玉跟鲁敬开口:“嘿嘿,不好意思,我们五大哥平时喜欢喝酒。”

    “没事!理解!”鲁敬干笑了一下。

    “兄弟,来坐这吧。”阮左站起身,顺便把骰子收了起来,指了指刚刚放骰子的凳子。

    听到‘兄弟‘两个字从阮左嘴里说出来,思玉感觉怪怪的。

    这房间里的几个人,看面容,都是三四十岁的。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喊他兄弟,听起来是有点奇怪。

    “多谢大哥。”鲁敬倒是不客气,直接一屁股坐了过去。

    “兄弟,你还傻站着干嘛?不嫌累啊,来这坐啊!”坐下后,鲁敬回过头,发现思玉还在傻站着,屁股赶忙往一旁挪了个空位。

    “哦哦。”思玉赶忙坐了过去。

    “兄弟,我叫阮左,他叫麻仕。”阮左介绍着自己,又指了指跟他一起玩骰子的汉子道。

    “两位兄弟好!”麻仕抱了抱拳,打着招呼。

    “左边那个叫戈头,旁边的那个是余句,最右边那个是我们大哥,五彦祖。”阮左指着醉倒在地的三个人说到。

    “哦哦。”思玉机械的回应着,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让他感觉有点不自在。

    倒是旁边鲁敬,看起来是那么人见人熟。这让思玉不禁对他好奇起来。

    根据鲁敬在城门口跟他说的,他们两个人的年龄相差不大,怎么性格相差这么大?

    是因为长相的原因吗?难道国字脸天生就吃得开?

    “两位兄弟从哪里来啊?为什么想要来军营?”麻仕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好奇的问着思玉跟鲁敬。

    “哦,我是鲲城本地人,家里人都死光了,就剩我一个人了,无牵无挂。现在国难当头,只想为国家尽最后一份力。”鲁敬笑了笑,说着自己的情况。语气中尽是视死如归,仿佛根本没有担心自己会牺牲在战场上。

    “好兄弟,有志气!”阮左朝他竖了竖大拇指。

    一番话,倒是引得阮左跟麻仕肃然起敬。小小年纪就有视死如归的精神,真是难得。

    “我情况跟他差不多,现在也想为国家出最后一份力。”思玉学着鲁敬的口气,但是目光却有点躲闪。

    说实话,他从军,还是那句话,为了混口饭吃。

    听到思玉的话,阮左撇了撇嘴。这小子一看就没说实话。

    不过他也懒得问什么,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不管他来军营是为了什么,反正只要不是来当奸细的就行。

    “两位大哥,你们从军多久了?”鲁敬在旁边开口问到。

    看房间这几个人,应该也是老兵了,应该对自己要求很严格,怎么现在看起来这么颓废?

    “我啊,我从军应该快十五年了,阮左跟我差不多吧。”麻仕叹了口气。

    “这么久?”思玉有点惊讶,没看出来这些人都当了十多年兵了。

    “是啊,我刚从军的时候,年龄应该跟你们差不多,一眨眼就过了十几年。”阮左看着思玉二人,眼睛满是回忆,似乎想起来自己年轻的时候,

    “开饭了!”就在几人还在闲聊的时候,一个粗狂声音传进到帐子里。

    “嗯?什么?开饭了?”躺在地上的余句瞬间睁开紧闭的眼睛,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顺着声音,摸到了帐子外。

    不一会,提了两个小木桶走了回来。只是那左右摇摆的步子,使得桶里的饭菜都撒了许多。

    许是闻到了饭菜的香味,刚刚怎么都叫不醒的戈头跟五彦祖也睁开了眼睛。

    “嗯?开饭了吗?”五彦祖半坐起来,茫然的看着周围。

    “大哥,你总算醒了。”看到刚刚怎么叫,都叫不醒的五彦祖突然坐了起来,麻仕一脸苦笑。

    他这大哥什么毛病都没有,就是爱喝酒。嗜酒如命,一天三顿都离不开酒,搞得余句跟戈头都被传染了。

    “开饭了,来吃饭了。”余句把两个小木桶放在地上,低头看了看桶里的饭菜,又歪着脑袋对众人喊到。

    目光落在木桶上,五彦祖翻了个身,朝木桶爬去,期间一只脚还蹬在了戈头的鼻子上。

    “什么东西,好臭啊!”鼻尖传来的脚臭味,把还在沉睡的戈头给熏醒了。

    睁开眼睛,立马翻了个身,对着地上就是一顿干呕。

    刚刚他正在梦里跟媳妇做羞羞的事,突然就被一股奇怪的味道熏醒了。那味道,就像自己刚刚掉进了粪坑里一样。

    “嗯?这是来新人了?”艰难的爬到木桶边,五彦祖扶着木桶,站了起来。四处张望了一下,这才发现帐子里多了两个陌生的面孔。

    “大哥好,我是鲁敬,这是思玉。”

    “大哥好!”思玉在旁边也开了口。

    “嗯,好,好,来,先吃饭吧!”五彦祖摇了摇发蒙的脑袋,该死的,他又喝多了。

    酒这个东西,他现在是越来越离不开了。

    一坛酒,能让他忘记往事。两坛酒,就能让他忘了自己姓什么。三坛四坛下肚,他感觉,整个鲲城都是他的。

    好,真好。

    戈头这时也爬到了木桶边,趴在地上,头也不抬,手就往木桶里伸。

    摸索了半天,从桶里摸了个馒头,抓起来就往嘴里塞。

    看的一旁思玉都傻眼了。这得喝多少酒才会喝成这样啊!

    跟着这些人,他真能学到什么本事吗?

    如果是跟他们学喝酒,思玉相信,他肯定能喝成他们这个样子。

    “来,吃。”麻仕从桶里拿出两个馒头,递给了思玉跟鲁敬。

    “多谢!”鲁敬抱了抱拳,对麻仕感谢到。

    “多谢!”思玉在旁边,也学着鲁敬的动作。

    “两位兄弟客气了。”麻仕在旁边挠了挠头,憨笑着。

    思玉接过窝窝头就往嘴巴里塞,狼吞虎咽的啃着。不一会,馒头就被他啃完了。

    “没事,这里还有,慢慢吃,不要急。”见思玉跟饿死鬼投胎一样,阮左又递给了他一个窝窝头。

    “谢谢,谢谢大哥。”嘴里的馒头还没咽下去,思玉又接过一个馒头,往嘴里塞。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