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神行全文阅读(说来惭愧)最新章节更新_天赐神行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天赐神行

作    者:说来惭愧

类    型:修真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30 04:30    最新章节:第十二章 敲诈

—————————————————————————————————————

天赐神行全文阅读: 修真者所追求的神灵,也可能是天道的养料……当姜沐晨走到天道身前,只因一句 “你身上有我的味道”而才幸免于难,可真的是天道放他一马吗?不猎物总要养肥了才好吃……

—————————————————————————————————————

天赐神行最新章节试读:

    益洲深处,一行年轻人正战战兢兢的前行,为何在一个破败之地如此小心翼翼,还不是因为最近益洲新成立的宗门,听说这个宗门万事不忌讳,外门执事都敢收为内门,这可是头一遭啊,而且最近四处打劫,好多家族子弟都有来无回,前段时间就碰到一波来自和洲的家族子弟,本身就穷的叮当响,居然还被打劫了,当时遇上的时候还以为是一帮乞丐。

    这群外门弟子还在庆幸一路平安的时候遇上了一个种地回家的山民。

    “你好,老乡,我想问下最近有什么比较特殊的事情发生吗?”

    宗门领头的叫胡宇桐,不出意外的话半年内就有可能晋升为内门,家中也不差,是和洲比较出名的酒水世家。

    “最近啊,听说沙子沟那边怪事比较多,这都三伏天了听说那边还下雪呢。”

    年轻农夫扛着锄头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那估计是有人在那边遭了劫,咱们绕这点走。”

    胡宇桐不再理会农夫,对身旁十几位外门弟子说道。

    “你们瞧着眼生啊,应该不是本地人啊。”

    年轻农夫轻佻的问道。

    这倒不是十几个修行者的压迫感不足,反而是因为对方十几个年轻人扎堆让农夫毫无忌惮。

    “老乡啊,我们是来自和洲的,过来试炼,请问你们最近有什么出产吗?我们买一些当做吃食。”

    胡宇桐和一般宗门子弟比起来已经算是有亲和力的了,换作是其他人可能直接就原地毁尸灭迹了。

    “哦~这样啊,我突然有些头疼,你们会治病不?”

    年轻农夫锄头随意放在地上,身体就倒在路边。

    “不好意思啊老乡,我们并不会医术,稍等片刻我马上帮您叫人。”

    还没等胡宇桐走远年轻农夫便哀嚎道:“救命啊,这群谋财害命的人哟,连老百姓都不放过,天杀的唉,哎哟,头疼哟,脖子痛噢,肩膀麻木唉,胸闷啊,腰酸喂,腿痛喔。”

    随着农夫开口,胡宇桐他们仙境后期修为都寻不见人影的荒郊野地出现了一群年轻人,数量可能只有六七个,但对方一来就将他们十几人的气势碾压了。

    “哎,扬哥,你怎么好端端的躺地上了?是不是他们欺负你了,这样,我马上叫人拦住他们,让他们给个说法,好端端的一个壮年碰上他们就躺在路边哀嚎,这不对劲,必须报官,太没天理了!”

    为首一人言语惊人,胡宇桐一看确实找不出什么特别耀眼的地方,脸大脖子粗,眼睛还小,可就这么一个毫不起眼的人居然将祸水泼向了他们,不,这不是祸水,这是屎盆子!

    小眼睛身后几人也是七嘴八舌的说着让他们偿命之类的话语,胡宇桐这边胆子小的都已经开始哭了。

    小眼睛一看对面居然敢先出眼泪,直接放大招,一群人就直接开始磕头了,嘴里还说着“扬哥安息,走好”之类的话,最让人看不透的是出来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头上披着白麻,哭着说道:“爹啊,你死的好惨啊!”

    胡宇桐一边直接懵掉了,明明活铮铮一个人,怎么就开始丧葬一条龙了?

    躺在地上的林飞扬也是汗颜,平时可不是这么教他们的呀,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就演死了呢?是自己演技不好吗!

    胡宇桐这才看出来了,这是碰瓷,多明显啊,演技都还不熟练,肯定是遇上刁民了,正当感叹世道不公的胡宇桐又看见一人从天而降,看修为应该是打不过的,只见那人右手食指指向胡宇桐,说道:“我辈修行者可是谋财害命之徒?老实交代你们行凶过程,该有的赔偿一分不少的交到我手上,不然你们今日恐怕是走不了了。”

    最先到来的七个人也是七嘴八舌的说着赞同的话语,最可恶的还是那个小眼睛,大吼着:“我亲眼看见他们对扬哥下毒手,扬哥那么一个平易近人的人,今日怎么会遭此毒手,从此与我们天人永隔,命运不公啊!”

    连年纪最小的杨子煜都看不下去了,只有十来岁的她指着林飞扬说道:“胡说!他明明还活着,不信可以验尸!”

    顿时场面陷入漫长的宁静,林飞扬也不敢喘气,但又怕被开肠破肚,他心里想着“演砸啦你们,回去肯定要再好好训练!”

    夏鸿冰淡淡的对胡宇桐说道:“你们就说吧,现在人死了该怎么办?”

    一边说还一边玩弄手中兵器,这明显就是打劫啊。

    其实暗地里夏临晚已经笑的不行了,从小到大还没玩过这么好玩的游戏了。

    这下胡宇桐总算是看出来了,这是碰瓷不行转强抢了呀,对面夏鸿冰一看就打不过,况且还有一帮小的,这还不明显,遭了太升宗的劫了呀。

    胡宇桐心中后悔不已,就不该嘴贱问这农夫问题!

    “诸位想来应该就是太升宗的吧,我们早就接到宗门提醒,所以身上都没带什么值钱的东西,这样,先放我们一马,我们拿到值钱的东西立马交还于太升宗,不管多远我们都送。”

    胡宇桐是彻底慌了,之前他还曾嘲笑别的宗门子弟没出息,没想到太升宗如此不要脸面,诈骗加敲诈,这要是放到别的大洲可是死罪!

    林飞扬一看事情败露,也不装了,起身对胡宇桐说道:“既然知道了我们的身份,我劝你还是不要耍花招,除非你们中间有不止一位神灵境,不然该给的一分都不能少。”

    胡宇桐这边年纪最小的小女孩杨子煜喃喃道:“看吧,还不是没事,骗人,哼!”

    胡宇桐身为外门领头人,虽不是长老,可在平时长老说话都没他管用,他的形象在其余外门弟子面前一直都是神一样的存在,可惜今日就算立地成神也救不了他们。

    “唉,宗主,咱们能不能不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啦,您看别人一眼就给看穿了,而且这样下去对咱们的名声是不是……”

    夏鸿冰一边给战利品归类一边对林飞扬说道。

    “要不下次换换?你来当被欺负的人?”

    也不是夏鸿冰嫌钱多,只是他们从极夜神殿带过来的东西远比这打劫过来的东西值钱,还不止一点点,而且连夏皇都极为推崇的人怎么会纵容手下的人做出如此下作的事情来,关键他们几人还都被安排了角色。

    “这不是钱财的问题,这事关尊严,他们现在就拿益洲当做后花园,还放一群小屁孩进来搞什么试炼,那将来能做出什么事情谁知道?”

    貌似一直被误解的林飞扬也看出夏鸿冰的不解,终于是正面开始回答这类问题了。

    “可也不能用这种手段啊,也太…那个啥了吧。”

    “那不然怎样?把他们都做掉?你下得去手吗?”

    林飞扬也算是忍不住了,其实他也不想一直当那个被别洲修士欺负的人,可他不当就没人愿意当。

    “你要知道他们放进来的不止一批,这些天你也看到了,如果我们不这样,像他们这种的会不停的进来,到那时我们的底细早就被敌人给摸清楚了。”

    林飞扬做了几次深呼吸后又说道:“相信不久后他们就会派圣灵团队进来,那时候才算是发家致富,就算圣灵不来神灵总是要来几个的嘛,你们想想,打劫一个神灵威不威风,解不解气?”

    一想到有机会打劫神灵,夏鸿冰就低头不语默默开始整理战利品。

    其实林飞扬说的没错,大帝道果这个事情就是从李念慈这里出去的,他们早就有了这个计划,只是当时只是算作一种可能,并没有成功的把握,毕竟大帝道果是一个很珍贵的东西,想来竞争会很激烈,至少也得花个几十年才能定下归属,而且几十年后的赢家是否愿意藏匿于益洲还是个问题。

    这是一个豪赌,就算只有一丝可能也是值得的,益洲修复迫在眉睫,李念慈若是再不做点真正有成效的事情益洲就真的废了。

    好在事情如想象中一样,甚至还好了一些,不然太升宗要想成立估计还得等上个百年光阴。

    “道理我们都懂,可是始终过不去心底那道坎。”

    从神殿侍卫到坑蒙拐骗只是因为李念慈不记身份给了夏鸿冰一个刑罚长老的位置,原来在神殿之时从来没有因为钱财等身外之物犯过愁,可如今太升宗是在是太穷了,先不说从神殿带来的物质被放在了宗门中央当做诱饵,除外连一间像样的房间都没钱弄,还是夏鸿冰自掏腰包给公主殿下修了一个勉强能行的修行室。

    一旁的姜沐晨和夏临晚两人年纪相仿,正是玩闹的时候,嘻嘻哈哈的沉浸在过家家的欢乐之中。

    只是不懂事的老曹总是不合时宜的打断了两人的快乐。

    “小姜啊,你要记住你的身份,那可是宗主嫡传,咱们只是一般人,要是放在别的宗门见到他们都是要主动行礼的,可别到时候得罪了他们连累咱们,好不容易换来的内门身份啊!”

    自从李念慈将执事归类于内门,六位最初的执事办事可卖力了,其中曹执事就一直不停的鞭策各位同僚,虽然魏宇先才是宗主认可的执事长老。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