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煮酒全文阅读(对韭当割)最新章节更新_春秋煮酒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春秋煮酒

作    者:对韭当割

类    型:修真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30 02:00    最新章节:第一卷 苦其心志 第三十二章 天涯城

—————————————————————————————————————

春秋煮酒全文阅读: 有人生来天下主,有人遍尝人间苦;有奸佞谥武穆,有忠良身首异处;有那新科举子朝来春风得意,暮了却对着霞帔红烛,烈酒下肚;有败将作茧自缚,有愚民忘了善为何物;有那伪圣人以身落子,也有那真小人接过棋盘,却叩腕不该如此;庙堂雄图霸主,江湖一抔黄土,都说那红粉是骷髅,也还趋之若鹜。 来来来,给各位看官添碗加座,......春秋煮酒,遍数何为泰阿魁首。 【展开】【收起】

—————————————————————————————————————

春秋煮酒最新章节试读:

    曹沫摇了摇头,

    “我既然来了这里,就断然没有原路返回的道理,我这既是为了不让我在乎的人失望,也是为了不让在乎我的人失望。”

    神龟语气讥讽,话很难听,

    “说的好听,来这里的人千千万,什么漂亮话我们两没听过,里面每一寸土地,都曾有过所谓的绝世天才躺在那里,可别到时候遇着危险了,跪着求我们把你救出来,那可就无能为力了。”

    老篙师转头面向曹沫,表情严肃

    “现在回头还来得及,我再最后问你一遍,你确定要进入考验吗”

    曹沫郑重其事地朝老篙师点了点头

    “我要走这一遭,而且是必须走。”

    “好,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路。”

    老篙师话音刚落,翠绿长篙离手而去,直直钉在河床底部。

    霎时,整个汨罗江流域,江水翻滚,拍打河岸,宛如蛟龙过道。

    长篙所对应的天空,黑云翻滚,凝聚起一道直通天门的灵力漩涡。

    漩涡的另一头正是那枚翠绿竹篙钉着的地方,厚厚的河泥朝两边退散,一道雕刻有各种稀奇水兽的石门慢慢显露出来。

    看到水底的石门,老篙师向曹沫解释

    “说是遗址,也许说成是小洞天更确切,里面绝不是表面上看着这么简单,还有当初屈先生建造这里时,为了能够真正地起到考验天下俊彦的作用,特地将小洞天内的考验分成了甲乙丙三个难度。”

    老篙师顿了顿

    “伐毛境对应的是丙这一难度,也就是你进去之后所要面对的,至于之后的锻体、洗髓便是以此类推,大致能告诉你的就这些了,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曹沫摇了摇头。

    “最后再多嘴说一句,当初颜渊来到这里,从进去到出来一共只用了三天。”

    听到这,曹沫眼里含笑,而那只神龟则不满地发出了一声冷哼,似乎是在警告老篙师不要说太多。

    老篙师不以为意。

    随后,那只巨大神龟朝着石门走去,龟甲上镌刻的不知名文字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如有实物般脱离龟甲而去,映入石门之中。

    伴随着轰隆声,石门缓缓打了开来。

    曹沫拜别了一人一龟,遁入门去。

    老篙师目送曹沫进去,询问下面的神龟

    “你觉得,他能成吗?”

    神龟摇了摇他那巨大的头颅,语气不屑

    “我看就不行。”

    老篙师听到他的话,气笑道

    “我看你就是对颜渊耿耿于怀,这么久的事了,恁大一只龟,度量也忒小了点。”

    “滚,老子是玄武,都说了多少遍了,我看你是年纪越大记性越差,和你说了多少年了,老子是玄武,正儿八经、血脉纯正的玄武,还有,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颜渊这小子。”

    老篙师不置口否。

    汨罗江畔,江水平复,有一中年儒生转身而去,再未回头。

    老篙师心有所感,对着那道缓缓关闭的石门,口中呢喃道

    “以后就又是孑然一身,真真正正的一人独行咯,怎么尽让我遇到些可怜人。”

    ……

    话说这边曹沫在迈入那道石门之后,神识立刻被隔绝,再察觉不到外面的任何东西。

    踏入其中,曹沫看不见分毫,如坠云雾。

    忽然一阵强光闪过,待再看清,周围已经是另一片观景。

    只见四周重峦叠嶂,松涛阵阵,各种草木香夹杂着一些腥味扑鼻而来。

    曹沫此时正在一座小山坡上,周围三三两两散落着一些人。

    远眺出去,隐隐约约能看到远处坐落着一座城墙高耸入云的巨大城池。

    曹沫定睛一看,那座城池上,密密麻麻都是盔甲齐整的甲兵,正弯弓搭箭在对抗着城外的什么。

    风中隐隐约约能听到那边传来的喊杀声。

    “你发什么呆呢,还不快收集合适的木材给城墙上送过去,妖族这次攻势异常猛烈,城墙那边压力很大的。”

    只见曹沫身边一位身材不高,但看着结实的汉子,一边催促一边将身边的那棵足足有两人合抱的参天巨木一刀两断。

    动作麻利,毫不拖泥带水。

    “喂,新来的小兄弟,还发呆呢,就是你,帮我把这根木头送到城墙那边去。”

    曹沫左右看了看,这才反应过来那人叫的是自己。

    难道这就是试炼的地方?也不再多想,打算走一步看一步再说。

    曹沫撸起袖子,一把举起那根巨木就要往山下去。

    周围人都被曹沫这一举动惊地掉了一地下巴。

    倒吸了一口冷气,乖乖,这可是足足有两人合抱这么大的木头啊,就这样轻轻松松被举起来了?

    刚抬脚半步,曹沫也察觉到了众人脸上的惊讶。

    心中不免思虑,难道自己搞错了什么东西?

    正当他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时,刚刚那个砍树的结实汉子再次开了口

    “小兄弟,你是不是来错了地方,既然有那个实力,怎么跑到这山野嘎达里跟我们这些老弱一起伐木材来了?”

    “就是,看着挺憨厚一个小伙子,怎么还这般贪生怕死,真男人就该到城墙上去抵挡妖族,如果死在那上面,那也比在后头苟延残强。”

    “要不是我气力有限,怕拖了人后腿,早就上去了。”

    其他人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纷纷以鄙夷的眼神看着曹沫。

    听着众人七嘴八舌的讨伐,曹沫大致也听出了一些眉目。

    这都是在嫌弃自己贪生怕死呢,可是自己一进入那扇门就出现在了这里,这也没办法啊。

    一时间尴尬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好在刚刚那个矮小结实的汉子再次开了口

    “行了行了,既然这位小兄弟来都来了,那就让他干完这些活再说,别耽误了时间。”

    本来正讨伐着的那些人听到汉子发话了,也都乖乖闭上了嘴,不再说什么。

    看到众人的样子,曹沫大致猜出那位矮小汉子应该就是这些人的头领。

    “小兄弟,既然你力气这么大,那也不用你送木头了,来跟我一起伐木,这样我们也快一点。”

    说完,那人递过来一把和自己用的样式一样的柴刀。

    曹沫摇了摇手,大声朝众人说道

    “各位老哥,这件事是我的不对,我不应该为了保住性命躲到这里来,如今我也想通了,可是不知道我怎样才能登上城墙杀敌呢?”

    听到曹沫认错,周围人却并不买账。

    “哪有什么如何不如何的,我天涯城的好男儿提刀便可上那城头。”

    “对啊,提刀便可上,你在这里磨磨唧唧,我看你就是怕死。”

    众人话很难听,但曹沫也不恼,认真地听着众人的话语。

    因为,他现在对这里还不了解,他要从这些人的话里话外听出些这个地方的状况。

    等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讨伐完,他也对自己现在的处境有了大致的了解。

    这个地方叫天涯城。

    天涯城背山面海,沿着海岸建造的那座城池,已经挡住了数不清多少次的妖族进攻。

    而天涯城里的人,也都是在家家缟素,尸山血海中长大的。

    就算是身边这些因为修为气力有限而主要照顾后勤的人员,也都是从小摸着刀,淌着血。

    这里的人各个以斩杀妖族为荣,以死在城头为尊。

    难怪老篙师要跟自己说这里面更应该是一处小洞天,而不是一处试炼遗址,看来屈先生建造这处自有法度的地方确实是费心了,曹沫心想。

    当即也不再多说,提起柴刀,一刀出去,身前的那棵腰粗的树应声而倒。

    不一会儿功夫,这片树林已经被曹沫手中的柴刀砍地干干净净,变成了一片开阔地。

    众人看到曹沫的出手干净利落,也没好再说什么,心中那丝鄙夷也逐渐消失。

    有了曹沫的加入,砍下的木头很快就足够了。

    曹沫跟着众人手脚麻利地将砍下来的木头运向远方的城池。

    ……

    等曹沫一干人等到了城池下,城墙外的妖族还未退去。

    这边眼见城墙下的数不清的甲兵来去如风,不少受了伤的士兵从城墙上抬了下来,即使昏迷不醒,手中还紧紧握住武器不放。

    不少妇人和半大孩童自发在城墙下救治伤员。

    整个天涯城的寻常巷陌,空无一人。

    城墙上,有一人身披白甲,站在醒目处,不断挥动手中长剑发号施令,摇曳的披风在城头被吹得猎猎作响。

    要知道,在战场上,甲胄越醒目,那小命就越不长久。

    而城头那人却反其道而行之,这是让曹沫感到奇怪的。

    城墙上喊杀声整天。

    城里的曹沫已经能够清晰听到城外妖族渗人的嘶吼声。

    “你们,挑选一些木质坚硬,最少要有百年木龄的木头,运到玄武门去。”

    一个威严又带有一丝不容置疑的声音从城墙上传了下来。

    为首那个矮小结实的汉子眼疾手快,立马就挑好了一些木材,吩咐众人火急火燎地往玄武城门而去。

    原本处在妖族攻城时期,为了节省时间,作为后勤官的矮小汉子是不能和直接城门上的城主说话的。

    就连寻常的称呼礼节在这一时期所有人也都不用,对谁都是直呼姓名,在战后也不用担心因为这些细枝末节而产生问题。

    因为,如果城破了,那任何人就都会是一具尸体,并无差别。

    而这次,向来事无巨细,处事无纰漏的矮小汉子却在一阵犹豫之后,直接朝着城头那人开了口

    “吴仁贵,我这边有个小兄弟,气力惊人,让他上城头出战吧。”

    城头上的人听到声音眼神从城外收回,瞥了一眼被矮小汉子指着的曹沫,牙缝里挤出五个字

    “去玄武城门。”

    作为后勤官的矮小汉子听到吴仁贵的回答,也没再坚持什么,带领着众人运着木头朝城门而去。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