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示记全文阅读(笔与江湖)最新章节更新_启示记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启示记

作    者:笔与江湖

类    型:修真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06:00    最新章节:冬去冬来

—————————————————————————————————————

启示记全文阅读: 一场遗失的梦境,黑色古城,玄甲古兵,当镰刀划过,留下的是什么,封印的是什么。 布衣少年,苍茫天地,如何从局中脱身,又如何逆流而上,一剑斩风流,夕阳下,枫叶林中回荡的又是谁的笑容,

—————————————————————————————————————

启示记最新章节试读:

    萧瑟的冬风卷起松软的雪打着转落向寒竹,寒竹承受不住这连绵下了半月有余的大雪被积雪压弯了枝头,偶尔有鸟儿踩向寒竹,积雪被外力挤压,从寒竹枝头簌簌而下,减轻了积雪压力的寒竹像是被解放一般,忽的一声,崩的笔直,本已站稳的鸟儿,被大力甩向天空,惊吓的叽叽直叫,似在抱怨竹子的无故侵袭。

    死鸟,叫什么叫,这大冷天的还要听你像催命一般,烦是不烦?

    寒竹下,只见一个少年顶着漫天的飞雪愤怒的指着天空的鸟儿喊骂。

    只见那少年,穿着一袭青色长衫,脚踩一双黑色棉布靴,面目清秀,剑眉星目,身后长发打了个结,用一木簪子盘在脑后,作小道士打扮。

    臭老头,这么冷的天还要让我去给他打酒喝,要不是这些年,,哼,少年恨恨的似乎想到了什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踩着积雪雪向前走去。

    时光匆匆,转眼已经过去四年,小竹也已经从一个孩童变成了十三岁的清秀少年。

    四年之中,神仙老头完美的兑现了他的承诺,好好“教导”于他。

    只是这对于小竹来说,简直是妖魔的折磨。

    清晨微亮就要站在冰凉天地中,去修炼那神仙老头教给他的心法口诀,吐纳调息,调息完毕接着还要对着河水练那不知道什么名字的破剑法,再接着还要做饭,洗衣,等等各种繁琐之事,周而复始。

    这种日子竟持续了四年之久,不过在这四年之中,小竹也从这种日子种体会到修行之道的种种好处和神仙老头的用心良苦,在着寒冷冬天身穿一件青色长衫,运道决心法于身,血气行运之中产生一道道热流温暖其身。

    只是小竹实在看不惯每次神仙老头臭屁的样子,所以没少气他,当然也没少挨打。

    今天清晨就是因为小竹捉弄于他,被脱掉只剩下一袭青色贴身长袍,被赶到村内打酒喝,并且不准让他施法取暖,纯用内息抵抗。

    小竹苦闷的想着这些烦心事,顺手捡起地上散落的一根枯木树枝,被他随用手向前挥打着积雪,发挥着怨气。

    死老头,打来酒,还给你尿上本少爷的童子玉液让你喝。

    你若要那么做,呵呵呵,一阵阴冷的笑声响在小竹耳边。

    小竹听到传到耳边的笑声,知道这时臭老头用传音之术警告于他,如果他敢这么做,得到的处罚会让他难受十倍,小竹明白臭老头说得出,就绝对做得到,他愁眉苦脸的猛的摇头,拔腿就跑,边跑边喊道:死老头,好心给你打酒,你还敢偷窥我讲话,死老头,臭老头,色老头。

    古河河畔处,神仙老头靠着一张摇椅上,眼睛朝着一个方向看去,仔细看他眼中有一道青色身影慌张的向前冲去,那冲跑的身影,如一只蝴蝶一般,轻盈飞掠。

    唔,还不错!

    神仙老头,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墨竹村,街道上上,络绎不绝的身影穿于其间,花姐的包子铺像往常一样忙碌不停。

    花姐刚招呼完一个村民,停下手中擦拭灶台的毛巾,坐在凳上小休一会,眉头显现出一股很深的忧愁,目光没有焦点的看着前方,良久,一声叹息从口中传出。

    自从四年前知道自家小山遭遇不测,灵魂遗失,就一直提心吊胆了四年之久,好在有一个自称玄化的道人出计谋于她,让她虚伪与蛇,而好像家里那位“小山”看出了什么,不过最终什么也没做,神色间满不在乎,只知道在家闭门不出,也不知道这里有什么玄机。而花姐这些年也很少回到家中。

    想到这里,不由想到了小竹那孩子,哎,那孩子惨啊!记得有一次前去看他,寒冬之内,坐在冰天雪地被埋成了一个雪人,浑身冻得通红,头顶都冻出一道白烟来,这还不算,做完这些还要去急速流动而又冷冻的河水中捉些鱼儿供那臭道士享受。

    花姐当时就要发怒,结果那臭道士屁颠屁颠跑到花姐说了些什么,花姐才消去了怒火,不然花姐绝对会一脚蹬在玄化得瑟的屁股上,让那臭道士尝尝花婶的腿功,哪里又会管他什么神仙之流。

    花姐又叹了一口气,这时一阵门帘响动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沉思,一个青衣少年,从帘子前伸进了脑袋。

    花婶忙站起身来,满脸惊讶的看着一头雪花的小竹说道:小竹,你不是在随那道人修行吗,怎么有空来看花婶。

    小竹一撇嘴,掀开帘子走了进来,对着花婶挠了挠头发嘿嘿一笑道:我给臭老头来打些酒水,顺便来看看花婶。

    花姐伸出手去拍了拍小竹身上的雪花不满道:小竹啊,怎么你还是一个臭老头,臭老头的喊玄化道长,应该喊师父才是啊!

    小竹明亮的眼光稍微黯淡了一下,旋即一耸肩道:我也有好多次称为他为师父,但他好像很坚持,不让许我这样称呼他。

    花姐道:为什么会这样。

    小竹说道:我也不知为何,不过没关系,这么久,我也习惯了。

    花姐摸了摸小竹头顶可怜道:这几年,修行很辛苦吧,真是难为你了,这么冷的天,只穿这么单薄的衣服,难道这也是修行的一种吗?

    小竹点头一笑道:  苦是苦了点,但小竹愿意这样修行。

    小竹一顿缓缓说道:花婶,还是不要说小竹了,这些年,我在臭老头哪里了解到很多,因为小竹的愿因,让你承受那么大的痛苦和压力。

    花姐苦涩一笑摇了摇头,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转身寻了纸袋,装了好些大肉包进去递给小竹柔和的说道:小竹,花婶相信你,你要好好修行。

    小竹看着花姐的眼神从看到他时候的惊喜转为黯然,又假装无事似的关心他,这让他心里产生一种痛苦的感觉。

    然而小竹只是接过肉包,对着花婶道了一声谢,转过身去,在即将踏出房门的时候,小竹停下脚步,又回头望了一眼,花婶满是怜爱的看着他,那目光笑容是那么的让人亲近和熟悉,小竹在心中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默默念了一句:花婶,小竹会保护你们的,掀开帘子,迎着风雪大步离去,再没回头。

    古河岸旁,虽然大雪下了那么多天,天气阴冷,但奇异的是古河却并没有结冰,还是那么波澜壮阔的向前奔腾,小竹手里拎着两壶村里酿造的上好墨竹酒,心里想着那个臭老头,他知道臭老头虽然嘴上无情,但心里是很疼他的。

    只是这次回村小竹心里总是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本该修行的时间,却被臭老头赶来打酒,小竹知道屋里还剩下父亲酿造的酒液,臭老头一直不舍得喝,小竹总是感觉臭老头总是有些事情瞒着他,只是他不说小竹也从来不问,也许是没到时间吧。

    行走片刻,远远望去,河畔旁的小屋已经清晰可见,一汪河水汹涌流过,正如小竹的心情,急切的想看到那个身影。

    小竹加快了脚步,片刻后,踏过岸旁的石子站到了门口,看着那个胸口起伏的道人,心里的异常感觉慢慢沉寂下来。

    臭老头,我回来了。

    躺在椅上的道人睁开了双眼,并没有第一时间看向小竹,而是盯着屋顶看去,眼中好像闪过一丝疲惫和无奈,转瞬被一丝坚定代替,面上又重新浮现出了玩世不恭的笑容。

    神仙道人站起身子走出了门口,看着眼前的小竹,不知都什么时候面前的孩童已经和他臂肩一样高了,时间过的真快啊,那么,也该结束了吗?

    你说什么?什么结束了,小竹疑惑的扬了一下眉毛。

    神仙道人一摆手道:没什么,让你去打酒你去了那么久,你是打算急死我吗?

    小竹哈的一声呛道:我去打酒,您老人家在这优哉游哉,却不知道这大雪漫天,路何其难走,又不准我借助道法神通,又哪里知道本少爷的辛苦?

    哦?这么说,是我的错了?神仙老头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小竹不禁打了一个冷颤,赶紧把手中酒水双手奉上低下头颅施了一个弟子礼道:哪里是您的错,您赶紧饮上两口,看弟子这酒是否还满意。

    神仙道人神色得意,接过酒水道同:呸,少在这里装模装样,又不是第一次喝。

    小竹谄媚的嘿嘿笑了两声:那弟子这就练功去了,您老人家慢用。

    慢着,一声断喝打断了小竹离去的身形,小竹转过身来看着神仙道人。

    神仙道人道:今天不用修行,我有些事情于你说,你且随我进来,

    小竹被神仙老头的举止弄得有点摸不到头脑,只得跟上前去,刚在屋里站定就听神仙道人缓缓说道:小竹,你今年十三岁了吧,还记得我对你讲过的五年之期吗?

    小竹心中那股异常的感觉又涌了上来答道:弟子时刻记得,还多亏这些年神仙道人耗费心力为弟子施展玄门真决稳住小竹腿部伤势恶化,没有您老人家,只怕小竹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神仙道人自嘲一笑:你也不用拍我马屁,以前不考虑你小小孩童心里如何想法,把事情原委对你说明,如今,我也照样对你实话实说。

    小竹郑重道:弟子聆听。

    神仙道人呼了一口气:我对你施救,也是应我之身劫,如今时限已到,你也要应你之劫,你可知道。

    终于来了吗?小竹沉重的再一施礼道:弟子心里早有准备。

    神仙道人缓缓道:我教你道法原本对你对你不抱有奢望,你灵魂不全,经络不通,要知道修行,根骨,天赋,机缘,缺一不可,你失去了一些,也得到了一些,我原本以为修行境界,凡尘,入灵,御行,蹑虚,神化,这五大境界你连最基础的凡尘都跨越不过,我虽然传你法决,但因为你灵魂的原因天然残缺,但也是天意所在,你用自己的天赋加努力跨越了修行的第一步到达了凡尘境界,引天地元气入体,但终究因为你灵魂缺失,经络不通阻碍了你神意气血如一,始终到达不了纵深一跃灵台照,浩然之意气长存的境界。

    小竹苦涩一笑道:弟子能有现在这个成就,全靠神仙道人栽培,至于以后,弟子暂不敢奢望。

    神仙道人看着小竹微微眯眼继续说道:我对你说过三个法子,解你之劫,但显而易见,现在只能依靠你自己来去走这一遭,应对劫难。

    小竹张嘴欲说些什么,却被神仙道人一摆手打断说道:我知你想法,只是我却无论如何是进不了那幽冥鬼域的。

    小竹一怔却也没有解释什么。

    神仙道人继续说道:如今时间已到,我这便要离去了,你要好自为之。

    小竹瞬间愕然!

    神仙道人看着身前的孩童,从听到他要离去的话语,一脸震惊的看着他,到想要故作平静,却又慢慢惊慌失措的面孔,内心叹息了一声。

    良久才听小竹说道:您要去哪里?

    神仙道人笑道:当然是去做我该做之事

    小竹眼角已有泪水隐现,他不是没有想过有这一天的到来,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一天为何如此之快。

    小竹以前很好奇,一个人在这苍茫天地中静待千年,到底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能忍受这岁月之痛,他想不明白。

    小竹并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害这位对自己亲如父母的老人遭遇劫难,只是有些事情他却怎么也想不明白。

    只是好像也没有知道的机会了,因为他就要走了,小竹心中的悲伤抑制不住,就像那古河的冷水一样,一遍一遍冲击着他的心灵,原来今天的不安就来自这里吗?

    神仙道人静静的看着他,忽然附身把小竹拉到身边附耳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随即站直身子道:你我因缘际会相遇到一起,我虽教你四年,我却没有收你为徒,你也不必如此模样,就算,,,

    神仙道人微一闭眼,旋即张开,眼中冷光闪烁:不管以后你发现我做了什么,哪怕你发现我十恶不赦,以后过来杀我就是!我绝不怪罪于你。

    小竹迷蒙着双眼看着他,不明白神仙道人这样讲是什么意思。

    不过,显然,神仙道人也没有解释的欲望,只见神仙道人抖动一下袖子伸出手来递给小竹一件物件说道:这件不闻钟乃九天之玉所制,有驱魔散鬼,凝心定神之功效,我偶然从一地所得,我把法决传你,你自己好好体会,说罢又传法决于小竹。

    小竹颤巍的小手接过那个不过拇指大小浑身发出纯白之色的小钟,白色小钟上面刻了些图案在上面,小竹此时泪眼迷蒙,急切间也看不太清楚,只是抓在手中,倔强的脸庞紧盯着神仙老头。

    神仙老头嘿然一笑道:那我这就去了,说罢,神仙道人绕过小竹走向门外,道袍一挥,一道蓝色光芒闪过,半空漂浮着神仙道人的紫金葫芦,只见葫芦周身散发蓝光闪烁不停,也不见神仙道人如何作势,轻飘飘落于其上,道决迸发,尖啸声起,瞬间直上青冥。

    小竹再也忍受不住一声大哭抢出门外对着天空大喊了一声:师父!

    天空尖啸声猛然一停,一道豪迈的笑声传来:我交待你的事情,莫要忘记,如果你还想活命的话。

    小竹满面泪水,小声说道:弟子绝不敢忘,只是,只是,以后让小竹到哪里寻你呢?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