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言问道全文阅读(青檐阁主)最新章节更新_圣言问道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圣言问道

作    者:青檐阁主

类    型:修真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6 05:45    最新章节:第四百二十章 完结章

—————————————————————————————————————

圣言问道全文阅读: 天地灵气从未枯竭,末法时代也不复存在,修行人为何隐遁世间从不现身? 神墟里的真仙,洞天中的宗门,世家龃龉与问道求存。数千年的传承和修行的流变,随着天道的变迁,到底怎么样才能够找到一条长生之路? 天道撒下三颗种子,这个世界将会走向何方,全都系于一个少年的身上。 而这一切,都要从一场大......雨、一条人命,和一本无字的古书说起。 【展开】【收起】

—————————————————————————————————————

圣言问道最新章节试读:

    “陈箔!”

    顾陈书冷眼看着面前拦住自己的人,呵呵一笑:“不果然是不想让我成为圣子!你到底是大祭司的人,还是都劼的人?”

    “看来左良辰的人已经见过你了,是索安君?”陈箔稍加思索,就明白了其中关键,但是却没告诉顾陈书他到底是谁的人。

    而不管他是谁的人,顾陈书都必须解决掉他!

    想到这里,顾陈书一手握着短刀,一手抱着摩罗神像,冲向了陈箔。

    这鬼东西,根本就放不进储物空间!

    陈箔冷笑一声,伸手抽出了一柄鬼头大刀,便朝着顾陈书劈了过去。可就在两人的兵刃即将碰上的时候,陈箔的脑海中已经出现了顾陈书被自己连连劈飞的画面,顾陈书却突然收手了。

    收手?

    陈箔刀锋一转,便朝着顾陈书的脖子上砍了过去。

    “生死场!”

    冷冷的声音从顾陈书的嘴里吐出来,陈箔顿时瞪大了眼睛,可再想收刀,已经来不及了!

    “你是……”

    刀刃临身,就在距离脖颈不到半分的地方猛然间停下来。顾陈书的  身体当中突然爆发出一股猛烈的气势,无形的气场甚至夹住了鬼头大刀的刀刃,让他不得寸进。

    顾陈书眼中金光闪过:“问心!”

    一道白亮的刀光闪过,陈箔只听到一声轻微的破碎声。这道声音,来自于自己的胸膛深处,来自于自己的心脉。

    “顾……”

    他伸手指着顾陈书,张大了嘴,可是却终究已经说不出话来。心脏破碎的疼痛,全身失血的暗沉,胸腔和肺叶被浸泡的压抑,让他无法呼吸。

    陈箔的尸体猛然间跌落,飘散在了虚空中。

    顾陈书猛地喘了两口气,迅速掏出了几枚丹药嗑进嘴里,补充着身体当中几乎干涸的言力。不过好在,运营到阴神的跨度,在真元质量上似乎并不是很大,“生死场”并未造成严重的后果。

    赌对了!

    他早就猜测过,从元婴到阴神境界,最关键的点终究还是意识、神魂与元婴的融合,以及阴神夜游的玄妙。

    “生死场”无法突破境界关键,只能让他拥有跨越一个大境界的真元力量。

    看来确实如此。

    走!

    顾陈书抱紧了摩罗神像,转身就跑。

    可就只是这片刻的时间,四名元婴中期已经追到了他的面前。顾陈书夺路狂奔,朝着一个方向径直飞去。

    他很清楚,想要摆脱四名追兵,绝对不可能正面硬刚。

    刚刚能够斩杀陈箔,只是因为“生死场”的爆发。一次就已经勉强了,再来一次自己还有没有力气都说不定,更何况背地里还有索安君和顾衡……

    “陈箔死了?”

    四名追过来的元婴中期同时也在震撼着,之前他们四个人可是和陈箔交手过的。对方手上到底有多强的实力,他们能不知道?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居然死在顾陈书的手里!

    “会不会是顾衡?”一个人疑惑。

    另一个人说道:“你傻啊!刚才我们来的时候就看到曲周和陈箔,顾衡要是在,会让曲周跑了?”

    “哼!他能杀陈箔,却未必打得过我们四个!”

    “说不定是什么秘法,只能用一次两次,追!”

    “追!”

    所有人的心里都在打着小算盘,若是对方真有什么杀手锏,他们第一时间都会将身边的人当成挡箭牌,恨不得他们消耗顾陈书的实力。

    但是顾陈书却根本不跟他们交手,只是继续疯狂向前逃窜。

    镜面穿梭!

    “包抄他!”

    一名圣子候补喊了一声,便“一马当先”冲向了碎片的另一面,可是在跨过二维平面的时候身形却猛然间一滞。

    谁特么会傻到先去送死?

    其他三个人当然看出了对方的小心思,没人会上这等拙劣的当。说不定曲周就在后面按着一张底牌等他们露头呢?

    谁先出来谁先死!

    可是等他们等了半天不见顾陈书露面的时候,就突然觉得大事不妙。再次联通脑海中的定位,就发现顾陈书早已经出现在了另一个地方。

    怎么回事儿?

    一名元婴中期敏锐地察觉到:“妈的!上次就是陈箔带着他从这块碎片上跑的!”

    “一定是有空间通道!狗日的陈箔,偷鸡不成蚀把米!还要坑我们?”

    “少废话了,追!”

    他们都是发现,顾陈书居然改变了方向,甚至是向后飞去。

    在场的都不是傻子,当时就明白了,顾陈书从一开始目标就是这块投影碎片,为的就是利用这一段距离差,赶往终点坐标。

    漆黑的尖刺横空而出,从虚空中跳出来,便朝着顾陈书刺了过来。

    “顾衡!”顾陈书心头狂跳,飞快后撤,却依然还是被撕裂了胸口的衣服。

    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顾衡的攻击便连绵不绝而来。此人攻击和陈箔完全不同,丝毫不遗余力,片刻之后顾陈书便再次被他手上的尖刺划伤了一道。

    “有毒!”

    顾陈书只觉得血脉一阵翻腾,就像是燃烧一般。

    “呵呵呵呵!”顾衡这才稍稍停下了动作,看着顾陈书,似乎是在等待毒性的发作。

    顾陈书闷哼一声,手心当中悄悄捏了两张圣言符,一张“壁月夜”治疗伤势,一张“威天下”防止对方的毒中带着法术。

    血脉沸腾的感觉渐渐消散,顾陈书看着面前的顾衡,心中不断盘算。

    如何摆脱?

    杀肯定是杀不了了,若是用“生死场”杀了他,剩下的言力都根本不足以支持他逃出这片空间,顾陈书一咬牙,转身就跑。

    顾衡似乎十分信任自己的毒,并未穷追猛打,似乎打算趁着顾陈书最要命的时候,给他最后一击。

    从开始到现在,顾衡就一直在等待着最佳时机,每次出手,都必然倾尽全力,力求达到目的。

    顾陈心道了一声不愧是我的本家。

    感受着体内的毒素已经消散到只剩下一星半点,顾陈书的速度却并未提升,而是保持着稍微比四名元婴中期更快一些的速度前进。

    是不是要露出一个破绽?

    可若真的佯装毒发,自己到底能不能一击即中,斩杀顾衡?他甚至都不求击杀,连重伤都只有不到一成的把握。

    可就在这个时候,顾陈书的眼神突然看到另一片投影碎片。

    微微皱了皱眉头,他终究还是选择了飞向那块碎片的背面。

    镜面穿梭!

    顾衡冷哼一声,整个人在镜面虚空前拐了一个直角,直接紧贴着镜面飞向了上方,很快便到了碎片的边缘。

    他相信,凭借自己的力量和速度,以及顾陈书现在中毒状况,他就算是再来无数次镜面穿梭都摆脱不掉追杀。

    想到这里,顾衡的嘴角不由得浮现出一抹微笑,猛地冲向了碎片的另一边。

    可就在这一刻,他脸上的笑容僵硬了。

    “噗!”

    一柄短刀直接没入了顾衡的胸膛。

    甚至他的身子都没有完全转过来,两条腿还在二维平面的另一边,只有半个身子出现,就已经被人偷袭成功。

    “索安君!!!”

    顾衡简直难以置信:“你……”

    索安君呵呵一笑,将顾衡一把推向了虚空,短刀当中蕴含的真元,已经将他的内脏彻底绞碎,一点都不剩,顾衡在没有了活下来的可能。

    “走!”

    索安君带着顾陈书就走,问道:“方向!”

    顾陈书指了一个方向,他现在只能选择相信索安君。就算不相信,他也没有能力反抗,不如赌一把,就赌索安君真的是左良辰的人。

    对于左良辰愿意让自己做圣子这件事,他还是十分笃定的。

    路上的时候,索安君果然并没有出手。

    两个人落在了一个看起来像是黑洞一样的东西面前。顾陈书说道:“这就是终点了。”

    索安君看到了顾陈书身上露出的破绽,不由得呵呵冷笑:“不用如此试探我,我索安君从不屑于说谎!左神使也不屑于使用这样的手段,不过……”

    “不过?”顾陈书看着索安君,知道最后的交易要来了。

    索安君说道:“神使的意思是,在圣子继任典礼上,用真正的噬道虫暗算都劼!”

    “什么?”顾陈书愣了一下,有点没反应过来。

    原本左良辰让他做的,是让自己假装暗算大祭司,实际上为的是骗过都劼,大祭司并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当时左良辰的目的是让顾陈书成为圣子,而没有大祭司,顾陈书就不可能成为圣子。也为了暂时骗过都劼,打算利用大祭司无虞的真相坑一把都劼。

    可想而知,当坤根大阵就要完成的时候,都劼以为大祭司已经陷入虚弱,这个时候起事偷袭,肯定是死无葬身之地,甚至连带着他背后那名未知的神使一起死。

    对应的,大祭司让他做的,是伪装成被偷袭成功的样子。到时候大祭司必定会公开显露自己的虚弱,引诱都劼提前起事,或者还能利用都劼坑左良辰一把。

    毕竟左良辰一定不会眼睁睁看着圣教分裂,大祭司伪装虚弱不出手,都劼提前闹事,左良辰肯定要出面解决。

    都是老阴批……

    可是,现在左良辰又想干什么?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