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反派又有气运到账了全文阅读(澹晞)最新章节更新_恶毒反派又有气运到账了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恶毒反派又有气运到账了

作    者:澹晞

类    型:修真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9 18:55    最新章节:第三十八章 恶毒到底后质子发疯了(38)

—————————————————————————————————————

恶毒反派又有气运到账了全文阅读: 天道化身安然因为没有情丝,在情劫中暴力KO众多气运之子。 终于,临门一脚就要飞升的气运之子们怒了。 于是安然就被伪天道化身踢出主世界了。 还好天道老父亲对她不离不弃。 天道:女鹅,咱去小世界里收集气运,杀回主世界。 安然:好主意,怎么收集气运? 天道:让小世界里的......气运之子们爱上你。 安然:爱,那是啥玩意儿? 血的教训告诉她,气运之子们从来只会恨她。 没办法,只能当恶毒反派走相爱相杀路线了。 不过是气运之子们单方面爱,安然单方面杀。 安然:真好,今天也有气运到账呢。【展开】【收起】

—————————————————————————————————————

恶毒反派又有气运到账了最新章节试读:

    “你也是啊。”

    顾辰钰面上浮现出疑惑,“儿臣?”

    苏青禾得意洋洋,“你不也服了半颗神药么?”

    虽然初始目的不同,终究是起到了相同的作用。

    顾辰钰皱眉不过片刻,便神色了然,“儿臣明白了。”

    苏青禾侧过身对他讲话。

    “她心里有你,不然怎么会给你绣帕子?”

    “不过,你要多上点心。”

    回忆起姬清晗露出的那几手,苏青禾心有余悸。

    “姬清晗看起来弱不禁风,没想到暗器倒使得炉火纯青,遑论内力深厚,非常人可比。”

    瞧顾辰钰的神色,却没有多大的意料之外的惊讶。

    她问,“钰儿,你好像知道这件事?”

    他但笑不语。

    苏青禾仔细看他一眼,看他神情不似紧张模样,便放松地往椅子上一靠,“罢了,其余的话本宫也不想说,你自己心里有数。”

    “只再多说一句,姬清晗势必是个有造化的,现下趁他羽翼未丰,你要早做打算。”

    “否则不说别的,单就她一个,将来也不知会身在璎国还是宁国。”

    顾辰钰敛了笑,起身对着苏青禾一拜,“多谢母后教诲,儿臣定会牢记于心。”

    他收了帕子,踏出正殿。

    安然步至小广场前,正遇上念秋。

    念秋一抬眼看到了安然,便定在那儿,不可置信道,“郡主,您,您回来了?”

    安然点头,“一早回来的。”

    念秋在身上擦擦手,“郡主,您用早膳了么?奴婢去给您唤早膳。”

    她说着就要朝小厨房那边去。

    “诶。”安然伸出手,“不用麻烦了。”

    念秋就停下了动作。

    安然问,“本郡主不在的这几天,少君可有什么动静?”

    念头缓缓摇头,“少君一直在房里不曾出来过。”

    她道,“上次苏太医来过,说只是皮肉伤。”

    “药也给了,想来少君脸上的伤该好得差不多了。”

    念秋想了想又补充。

    “不过,太医也说少君有一个老/毛病。”

    “什么思情过重,郁结于心的。”

    安然手指点点唇角,“蹊跷,他思的哪门子情?”

    肯定是背着她悄悄在谋划什么东西。

    转眼注意到念秋奇怪的表情,她挥手打发,“你忙你的去吧。”

    她手抵着下巴,“什么情况?”

    不会是想要打破她一年半的诺言提早回国吧?

    “那我以后毒发怎么办?”

    “不行,必须得看看去。”

    安然匆匆走到侧殿门口,手放到门上,就要一推而入。

    门没开。

    ?

    她又用力拥了拥,甚至拿肩膀去顶。

    连缝隙都没顶开一道。

    安然靠在门边上,蜷起手指敲了敲。

    “姬清晗,醒了吗?”

    里头悄无声息。

    安然换了个姿势,大力拍门,“姬清晗,醒醒。”

    不料那门从里拉开,安然躲闪不及,顺着门拉开的空档倒了下去。

    她原以为自己就要栽到地上,不妨一双手从她腰间伸出,稳稳抱住了她。

    不过,抱的位置略低。

    安然搂着他的腰,一直滑到他小腹处才堪堪稳住。

    被她抱着的人一动不动。

    安然尴尬地想要站起来,却发现不管怎样都不好使力。

    她侧脸贴着衣衫,“少君扶一下我呗。”

    那双从她腰际一路滑到后背的手这才动了动,夹着她的腋下把她整个提了起来。

    姬清晗面对着她,端着她看不明白的表情。

    给她一种神秘莫测的让人猜不透的感觉,莫名的尴尬。

    安然忽地有些局促起来,在他还没开口之前刻意笑了几声。

    她目光扫过姬清晗破了的嘴唇,“你这嘴巴,被老鼠啃了?”

    姬清晗面色暗了一分。

    “原来童华殿会有老鼠?”

    他嗓音渗着凉意。

    安然笑容僵住了。

    这么说确实不大好。

    似乎更尴尬了。

    她权当做没听到,默默略过,跨进门去看方才门推不开是怎么一回事。

    绕到门后头,安然看到那被抽了门闩的门后空隙处又重新有了一根木头。

    她问盯着她看的姬清晗,“你这门怎么能闩上了?”

    姬清晗目光不曾挪走半毫,言语间照旧是凉凉的。

    “我如果想闩,自然有的是法子能闩。”

    安然憋了口气,“你在挑衅我?”

    他神色如常。

    “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听听这阴阳怪气的话。

    她的脾气要上来了。

    安然撸撸袖子,又瞥到他稍稍发肿的脸。

    他虽然努力端着跟平常没什么两样,可还是憔悴了不少。

    她想起还团在垫子上的天道,看着也是病蔫蔫的。

    那口气又消了下去。

    安然好声好气地问,“你怎么了,跟吃错药一样?”

    姬清晗的眼神变了,似是对她的态度有些诧异。

    他扭过头去,“以前不一向如此么?”

    这个动作落在安然眼里,立马被她察觉出几点意思来。

    他在躲避。

    为什么?

    安然再仔细看去,他面上绷得紧紧的,眼角眉梢看似是冷意,可她却并未感受到他之前那般滔天的敌意。

    明面上还是冷冰冰的,实际上却软化了不少。

    安然将撸到一半的袖子又拉了下来。

    她走到另一边,对他笑得真心实意。

    “可我们前段日子处得还不错啊。”

    姬清晗后退两步,背抵到门上发出吱呀声。

    她伸出一只手,在他眼皮子底下晃了晃。

    “你看。”

    “我上次手被你甩到桌角上撞出来的伤现在都还有痕迹呢。”

    “我这都没生你气,还给你请了太医。”

    安然嘟起嘴巴,“现下回来了,头一个来看的也是你。”

    她声音渐渐减小,故意委屈道,“你不仅把门锁上了,还对我爱答不理的。”

    姬清晗把安然的每一句话都听得真真切切。

    每一个字里的语气,他都能精准地分辨出来。

    她故作关切,故作委屈。

    每一种故意装出来的情绪,都是为了引他上钩。

    都是为了,更好地玩弄他。

    骗子。

    他在心里无声地说。

    可是——

    尽管清楚地明白这一点,他还是无法抑制地心动了。

    直到彻底知晓自己的心意,他才发现他有多么渴望她一时的温柔。

    哪怕是假的。

    只要听到她的关心,只要听到她的声音,他都没法不去在意。

    姬清晗闭了闭眼睛,终究是没忍住。

    他迅速抓过安然的手,掀开袖子去看。

    手背上果然是一块淤青,不过因着时间的过去,已经消散了不少。

    但他看着还是心疼。

    姬清晗力道下意识放轻,指腹在乌青边缘柔柔地摩挲着。

    “还痛吗?”

    安然正酝酿了满腔情绪还想再好好表演一番,一个不注意手就到了姬清晗那儿。

    她抖了一下,准备好要说出口的话也忘了。

    这倒是她始料未及的。

    她震惊地看着姬清晗一下一下地摸着她的手。

    搞什么呢,这跟守财奴摸百两黄金一样万分爱惜的手法,摸得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不不不不疼了。”

    安然被姬清晗突然转变的态度打了个措手不及,一下子连说话都有点结结巴巴的。

    “没什么大问题哈哈哈哈。”

    她试图用轻松的大笑掩盖自己的窘迫。

    姬清晗眼皮掀起,目光扫向她的脸,忽地将她整只手握住。

    “郡主手上的伤需要好好处理一下。”

    他说着就要把安然往里头拉。

    安然慌了神,要把手往外抽,奈何抽不出来。

    她继续加大力气,嘴上推脱道,“真不用真不用,不用你费心。”

    姬清晗朝前头走去,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只能听到他的话。

    “怎么不用?”

    “郡主的手背若是一直这样。”

    “我会过意不去。”

    安然这下可以肯定他是真的吃错药了。

    不论她如何抗拒,她都被姬清晗拉进了里间。

    趁他转身拿药的时候,被他一把按在椅子上的安然悄咪咪起身想要离开。

    “郡主最好还是乖乖坐着。”

    姬清晗犹如脑袋后头长了双眼睛,在她有动作的刹那就不咸不淡地说。

    “不然,我不保证再次抓住郡主时会如方才那般。”

    话是平淡中带着点散漫,那一股子威胁的味道却在字里行间满了出来。

    安然的动作霎时宛若被点了穴一般定住了。

    现在她打不过他。

    识时务者为俊杰,安然撇撇嘴,老老实实坐了回去。

    姬清晗寻了药过来,碰碰她的发顶。

    “真乖。”

    安然看着他的动作,一时间还有点稀奇。

    稀奇归稀奇,可被这样的字眼夸,她不服气啊。

    上次被武力威胁还是禁足期间偷溜出童华殿被顾辰钰押着回来呢。

    原以为还有个体弱的气运之子给她压。

    半年不到,一个也没了。

    安然心内唏嘘感慨。

    他一撩衣袍,在安然面前单膝下跪,伸出手掌心朝上。

    还没等他说什么,她就“嗖”地一下把手伸了过去。

    速度快到连他都多看了她一眼。

    安然看着自己灵活钻到姬清晗掌心的手,恨不得拿把刀给它剁了。

    什么手啊这是,竟然敢违背主人的意愿跑过去。

    她心情复杂,找回场子般地鼓起脸颊小声叭叭,“明明是被你威胁的,乖什么乖。”

    姬清晗指尖拈一点药膏,在安然的手背上悠悠打着旋儿。

    “上次比武郡主就知晓了我的实力,否则也不会用半夜偷袭加灌一日醉这样的手段。”

    一说这个安然就来气。

    那天丢人的感受重新涌上心头,她不服气地开口,“少君吃了药,真是变得神勇无比。”

    姬清晗丝毫没被她的话影响到,“还要感谢郡主的慷慨馈赠。”

    慷慨,馈赠?

    这明明是小世界对气运之子的偏爱!

    安然更气了。

    姬清晗低头专心给她抹药。

    “郡主放心,每月的毒,我不会不管。”

    嗯,这是承诺吗?

    安然试探地问,“意思是你会一直待在这里吗?”

    姬清晗道,“我在郡主这吃得好睡得好,没必要离开找罪受。”

    安然垂眸看他专注的神情。

    他手上的动作轻缓温柔,生怕把她触痛。

    明明那乌青一看就是不怎么痛了。

    她起了性子,支起胳膊拄着下巴凑到他眼皮子底下。

    “少君是不是喜欢上我啦?”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