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住!我才不要选择模拟全文阅读(订阅酒时久)最新章节更新_苟住!我才不要选择模拟全文阅读最新章节百度云

书    名:苟住!我才不要选择模拟

作    者:订阅酒时久

类    型:修真小说

最后更新:2022/03/29 16:10    最新章节:二十九章:发现真相的苗师妹

—————————————————————————————————————

苟住!我才不要选择模拟全文阅读: 穿越到异世界,天真善良的江帆在经历生活的毒打,从粉红变成腹黑再变咸鱼,加上选择模拟不按套路出牌,目标从成仙做祖已经变成找一个家苟住不出来。 藏底牌、易容、借助反套路却非常套路的选择模拟避开以下麻烦:漂亮的女人、不必要的出风头、不必要的出门、不必要的社交。 只为不沾因果。实在是不懂事的年纪,已经招惹了太多麻烦。 “出门需要准备什么?遮掩改变气息的法宝镯子、神乎其技的易容术、特制石灰粉、一万张符箓、金蝉脱壳之术、身外化身、丹药丹毒、一击毙命的神通,土遁之术……” “还需要什么?再想想再想想……”

—————————————————————————————————————

苟住!我才不要选择模拟最新章节试读:

    道峰。

    江帆睁开眼露出一抹微笑,瞌睡虫已经喂了大鱼,现在只需要把储物袋拿回来。

    这件事就结束了。

    清晨的阳光倾洒而下,桃花飞舞,神华灵光氤氲,盘坐着的陆红缨缓缓睁开双眸。

    “盯着我干什么?”她白了一眼江帆无语道:“你这家伙不会是对我有什么想法吧,先说好,我不喜欢女人也不喜欢男人。”

    “师姐,你的魅力虽然很大,但是能不能别这么自恋。”江帆无语的摇头叹气说道,“我只是觉得这时候师姐化化妆,才更配现在美丽的景象。”

    陆红缨丝毫没有气恼,反而满意的大笑,还好没出现话本里的剧情。那种我把你当兄弟,你居然图谋不轨想上我。

    “我要出去吃早餐了,需不需要我帮师姐带一份?”感觉体内轮海里灵力恢复了很多,估计灵鱼的位置,江帆从道蒲上站起来伸伸懒腰随意问道。

    “我不吃早饭。”陆红缨摇头说道:“中午帮我带一分九品红炎耗牛烤肉,青梨灵桂佳酿,清蒸青灵尾就成。”

    修士虽然轮海境就已辟谷,但是灵膳能够帮助修行,满足口腹之欲,因此很多修行者依旧保持着曾经吃饭的习惯。

    “知道了。”

    江帆点头表示明白,拿出小枪令牌沿着小路下山。灵光绽放抵挡呼啸的风沙,他施展流光掠影跨过白玉桥。

    来到任务殿堂外,感知到灵鱼已经停在殿堂后方不远处,他选择了一条小路进入山中。

    后山不是什么清静,灵气充沛的宝地。加上江帆很小心,一路上倒是没遇到什么麻烦。

    很快。

    他来到一处寒潭,看到了长途跋涉,导致萎靡不振的灵鱼。神魂一直感知着附近情况,伸出手灵力幻化成一只巨掌。

    直接捏住寒潭里的灵鱼,寄生的吞噬虫爬到手掌上,储物袋已经逐渐泄的阴寒气息,让它忍不住痛苦翻滚。

    “再忍一忍。”江帆手掌上灰白的灵力涌现,全部灌入吞噬虫体内。

    “吱吱~”

    吞噬虫舒服的叫出生,区区泄露的气息灵力足以镇压了。让蛊虫钻入手掌的皮肤下,江帆转身离开后山返回。

    来到任务殿堂所在的街道,左右两侧有很多店铺,灵膳酒楼,经过宗门认可的个人小店,卖法宝的楼阁,典当铺,交易功法之地。

    很热闹。

    他买了两个大包子。

    风蹄羚羊的肉加入香料,味美多汁非常不错,他一边吃早餐一边返回断琴崖。

    路上的弟子在纷纷讨论,丝毫不知道正主就在身边。

    “听说了吗,不仅外门第一的南方逸死了。就连他的内门堂兄南肃也惨遭毒手,还是死在洞府里,真是太可怕了。”

    “敌对家族下的手吗?”

    “不清楚,神秘客出手,魔宗奸细铲除天才,苗疆未来国师不堪纠缠痛下杀手。单纯的诡异事件爆发,内门有人嫉妒,突破失败等等说法都有。”

    “不过很多人倾向于,凶手是神秘客和苗疆未来师,刚刚有人看到执法堂的人,去了苗疆未来国师的洞府。”

    “她的嫌疑很大。”

    这些讨论江帆并不在意,从苗幼薇被执法堂找上门,他知道执法堂已经开始疯狗咬人套路,得抓紧时间把储物袋放回老巢。

    他和苗幼薇有牵扯,与南方逸理论上有冲突的可能。

    执法堂肯定会找过来。

    江帆这般想着却没有乱,表现得跟正常八卦弟子差不多,用了比平时多两倍的时间,这才跨过白玉桥来到断琴崖。

    悠闲的往沙河方向走去。

    ……

    相比悠闲吃着早餐的江帆,大清早被人吵醒,平白无故被怀疑的苗幼薇心情糟糕透了。

    她站在自家洞府外,怒视执法堂的人员,“区区一个南方逸,连我一拳都接不住,真要想杀他需要动用蛊虫?”

    “尸体和蛊虫留着让你们好发现,这简直就在栽赃嫁祸!”苗幼薇咬牙切齿,明眸瞪着身边的疤女道:“你是不是眼瞎,这种事情都看不出来。”

    “苗小姐息怒。”疤女淡淡一笑平静道:“我们没说这件事情是您干的,蛊虫的主人已经查明是内门弟子南肃。”

    “这个案件牵扯复杂,涉及到了魔宗和神秘客,而蛊虫是破局的关键,我们执法堂想要借此,逆向抓出其他魔门奸细。”

    “所以想请你帮个忙。”

    苗幼薇抬起清纯绝美的俏脸以光滑下巴对人,黑白分明宛如宝石的明眸露出不屑转身欲走。

    你说帮就帮?

    “作为报答我们可以帮苗小姐找到叫江帆的师弟。”疤女不慌不忙的说道。

    “对于敢陷害我的人,我决定要给他一个教训。”苗幼薇转身淡淡说道:“说吧,你们需要我做什么。”

    疤女心里虽然很好奇,这个江帆到底是谁,居然能让苗疆未来的国师念念不忘,但是脸上依旧是一副面瘫的表情:“刚才噬心蛊虫在月湖盘旋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向它主人残留的气息所在赶去。”

    “蛊虫种类复杂繁多,效果更是神鬼莫测,我们怀疑湖里有魔宗留下的其他东西。不过下去寻找什么都没有发现,听说苗疆有一特殊蛊虫吞噬虫。”

    “其善于隐藏东西。”

    “所以想请苗小姐前往灵湖确认一下是否有这种蛊虫。”

    这件事情很简单,加上看在报酬的份上,苗幼薇决定原谅这些无礼的执法堂弟子一次。

    “带路。”

    她略带一丝不耐。

    很快。

    疤女带着苗幼薇来到月湖畔,后退一步示意她可以开始了。

    “吞噬虫虽然不强,但是妙用极多非常珍贵,与另外的瞌睡虫、泡泡虫、绿毛虫、吸血虫号称苗疆五祖虫。”

    “除了江师兄,还没见过非苗疆一脉的人能驱使这五种蛊虫,这些执法堂的弟子真是异想天开。”

    “随便划划水就能够让他们找人,这感觉真不错啊。”

    带着愉悦的心情,苗幼薇拿出一根碧绿长笛,特殊的法力灌入其中吹响。

    呜~

    音波回荡在湖面,按在长笛上的葱白手指,不可察觉到一紧。

    苗幼薇心里泛起波澜,无数念头在脑海里翻滚,她觉得自己不小心发现了真相。

    原来如此!

    一曲结束。

    她脸上带着嘲讽,复杂的情绪压在心里道:“吞噬虫是苗疆根本蛊虫之一,魔宗的手段虽然诡异莫测,不容小觑,但想破解控制蛊虫的秘密他们还不行。”

    “该做的我都做了,记得别忘记答应我的事情。”

    疤女皱眉问:“苗小姐早就确定了为何不早说?”

    “呵呵。”

    苗幼薇呵呵斜视。

    清纯可爱的小脸上,就差写着就是玩三个字了。

    “你送苗小姐回去。”疤女深吸一口气,转身对身边一个女弟子命令道。

    “是。”

    “祝你们工作顺利。”苗幼薇笑着转身回去,她身后跟着执法堂的女弟子。

    有执法堂的人问道:“师姐,她说的话可信吗?”

    “作为苗疆未来国师,她比我们更紧张吞噬虫,苗疆五虫非苗疆血脉不可操纵我早知道了,答应帮忙找人,让这位过来出气,都是我们补偿做事不利而已。”

    疤女淡淡道:“毕竟宗门最近的传言指向的这位不是凶手,而是苗疆的未来国师。”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 <上一篇

)">
下一篇>>